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68 渔翁之利

068 渔翁之利

        素衣许是躺的久了不太舒服,干脆翻了个身,背对着修宏,“说了半天,左不过是来劝我送命的,那恐怕让你失望了,我现在惜命的很。”

        “执迷不悟!”说完,修宏准备甩袖离开。

        “修宏!”刚转身,就被素衣给叫住了,原本以为她会回心转意,却只听到,“回去好好管管你的天后吧,当年要不是她,就不会有我屠六界的这一系列祸端,也就不会有你今天站在这劝我送命的这一幕了,别哪天被她坑死了,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见修宏没了踪影,素衣这才起身,看向现在一旁负责看守的人,语气缓和了许多,“元白仙,你可还记得我?”

        那负责看守的仙人连忙凑上前去,他从进来就觉得里面的这个人眼熟,又觉得不太可能,“柳素衣?”

        “你还真飞升成仙了!”素衣笑道。

        当初她去凡间寻找魂魄的时候,上了昆仑山,元白那时还是一个昆仑山的掌门,素衣不过是个体弱多病,去昆仑山求保性命的小女子罢了。

        元白飞升后,也听说了许多关于神祭素衣,和昭华上尊的传说,没想到,这个素衣,就是他认识的那个素衣!

        “都是昭华上尊给的灵丹好用!”他再不识货,到了天界,也该长长眼色了。

        “元白仙,我想让你帮我一件事!”昭华的身体,她怎么可能会不记挂。

        “你们对我有点化之恩,只是……”元白显得有些为难。

        “我知道你的难处,我只是想让你帮我送个东西去冥界!”素衣将蕴灵石从她的脖颈间取下。

        元白咬了咬牙,“行,我一定帮你送到!”

        “元白仙!”在这个时候,还能帮她的人已经很少了,“送到之后,你就去三清天吧,这里不适合你。”

        虽说昭华和她都不在三清天的了,但是那里毕竟是上尊的住所,仙娥侍从照旧,还是需要人的。

        三清天的名声之大,凌驾于六界之上,这一点元白还是明白的,为此他也愈发的感激。

        不过冥界,他倒是第一次去,阴冷的风吹着,听着处处的鬼哭狼嚎,就算他现在成了仙,还是有些头皮发麻。

        此时的冥王殿中,秉文正努力的劝阻昭华,“昭华君,你真的不能去!”

        昭华躺在卧榻上,咳了又咳,脸色已经惨白的毫无血色。

        “我若不去,没人能将阿素带回来,他们不会放过阿素的!”说着,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无尽渊的魔障动荡至今不明,你的元神也越来越虚弱,你不能再折腾了!”秉文急得团团转。

        “我必须去!”这话说的坚定不移。

        “好!”秉文想了又想,“你等我回来,我就让你去!”

        他要回三清天,把三清天里的灵丹妙药都给搬出来,不管有没有用,总是能强身健体的。

        秉文刚刚踏出们,就与在冥王殿门口,四处张望的元白,撞了个满怀。

        看身着天界的服饰,秉文越发的厌烦,“你来这做什么?看昭华君死了没有吗?”

        元白一听连忙摇头,“我是来送东西的!”赶紧掏出蕴灵石。

        秉文这才缓和下来,“素衣姑姑让你送的?”

        “姑姑?啊!是,素衣姑姑还说,这蕴灵石或许能帮到昭华上尊!”元白解释道,不过喊自己以前的弟子姑姑,还真是别扭。

        秉文拎着蕴灵石,也顾不上元白了,连忙进屋去,放在昭华的面前。

        蕴灵石里的灵气精纯,不管怎么样,至少暂时能稳住昭华君的元神,护住他的身体不再变得糟糕。

        当昭华出现在修宏面前的时侯,很是让他诧异,“昭华上尊的伤势看来是稳住了。”

        “暂时死不了了!”

        昭华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让修宏愣了愣,随即笑到,“昭华上尊与素衣呆的久了,连说话都越发的像了。”

        “放了她!”昭华可是懒得和他废话。

        “昭华上尊知道的,素衣若是不献祭,上尊早晚会元神俱灭,到时魔障依旧会霍乱六界。”每次说起这个问题,修宏的神色都会变得严肃起来。

        “那又如何,天帝只需要记住当初答应我的就是,为她我能救这六界,为她我也可灭这六界,我只要她活着,至于魔障,在我死之前,我会解决,给天帝一个交待。”说完,昭华就直奔水域。

        素衣看着他巧笑嫣然,“来的这么快干嘛,我又不会出什么事。”

        昭华拉过她的手,抚着被灼伤的地方,“怕你在这里呆久了无聊。”

        “很久没有回过三清天了!”素衣开口。

        “现在就回!”

        两人刚踏出水域,就看到寂梧朝这边过来。

        “素衣姑姑,这冰水珠你还是拿去……”

        “不需要了!”素衣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过。

        “人鱼族被解救了,天后也被关了禁闭,在此多谢素衣姑姑了!”寂梧朝着素衣的背影说道。

        素衣没有回他,也不想理他。

        这几天她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东西,这个世上,还会有几个人不恨她,向她献殷勤的!

        她屠六界的时候,立敌无数,这其中也包括人鱼族。

        寂梧怎么会不恨她呢,恨她屠杀人鱼族,也恨天后算计了他的母亲,囚禁了人鱼族。

        所以从一开始,寂梧不过只是在利用两个人而已,他找到素衣,利用冰水珠取得好感。

        而后又利用神骨和她与鱼安的交情,引她去东海,让她与天后正面相对,最终两个人不管谁输谁赢,他都可坐收渔翁之利。

        如今人鱼族被解救,天后被关禁闭,素衣被人在后面逼着献祭,这样的局面,也就只有寂梧一个人是最终的赢家。

        “你说,魔族真的该灭吗?”这个时候,她想起了且生的话。

        “没有该与不该,狼吃野兔,兔子吃草,狼没有错,兔子没有错,草也没有错,不过是人们为了更好的生存,互相厮杀而已,不管是什么物种,开了灵智就会又私欲,就会起争端,天道规则如此,我们不过是规则中的人罢了。”

        昭华的话,素衣听的似懂非懂,她只知道她现在的私欲,就是活着,昭华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