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60 大雨将至

060 大雨将至

        到了晚上,凝聚在一起的乌云,沉重的压在头顶,好似随时都会砸下来一般。

        将天空中的星辰,遮挡的看不到一丝光亮。

        好在素衣的和昭华二人的五识都不同于凡人,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躺在屋顶上看着风云变幻。

        “阿素,在想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昭华已经出现在素衣的身边。

        听到声响,素衣挪了挪躺在瓦片上的姿势,将右腿翘到左腿上面,双手拢在脑后,“在想今晚的天空,可没昨晚的好看。”

        想起昨夜的水天一色,星河璀璨,抵死缠绵,春色无边。

        遇到万事都能坦然处之的昭华,脸上不易察觉的爬上了一抹红晕,又迅速消逝,“阿素说话真是越来越胆大了些。”

        “哦?是吗?我只是说夜空好看,昭华在想什么呢?”素衣脸上露出狡黠中略带一丝暧昧的笑。

        昭华敛着衣角也学着素衣的姿势躺在她的身边,还不忘用手指敲着素衣的脑袋,“你可是个女孩子,怎么这般不知害臊?”

        “太过娇羞的女子,又如何收的了你的人?”这话说的轻快,还带着几分得意。

        “真是拿你没办法!”话虽这么说,那眉梢上攀着的喜色,任谁看了都知道他心中欢快,“可是在想温景的事情?”

        “嗯,你说温景说的那句,怜笙不是怜笙是什么意思?”

        “你呀!哪哪都好,就是好奇心太重。”昭华责了一句,继续说道,“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他想表达的也正是他说的意思。”

        “此怜笙非彼怜笙,真正的凤怜笙已经死了。”

        “你怎么知道?”素衣转过脑袋问昭华。

        “小厮说凤怜笙身世可怜,自己一个人艰难度日,可她有着你的神骨,肯定自小就聪慧,有着这份缘在身上,就算再不济,也能被某些门派看上,拉入做个弟子什么的,不至于过的这么艰苦。”

        素衣点点头,确实是这个样子。

        “再说了,二夫人的身孕突然就没了,可能就是她冒充凤怜笙的时候,并不知道凤怜笙有身孕,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顾卿晨不是说过吗?凤怜笙的身孕,极少的人知道。”

        “如果是这样,那现在的这个假的二夫人,也没有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很有可能温景和真正的凤怜笙都死在了她的手上。”素衣哏哏的说道。

        “还有大夫人的失踪,也与她有关,如此看来,我们是找到正主了。”昭华拂去素衣脸上被风吹散的头发,温声说道。

        “我的神骨居然会在这种人身上,明天我就去问她,看她还怎么狡辩。”素衣想想自己被她骗了,气就不打一处来。

        “好了,她做的坏事,自然会有该有报应,你气个什么?”昭华觉得他这个样子实在好笑。

        “还有那个顾卿晨也不是什么好人,连自己兄弟的心上人都下手,还让人有了身孕,简直就是人渣。”

        “阿素~”昭华无奈的说道,“顾家主不像是你说的那种人。”

        “我看就是!”素衣根本就不听昭华为他的辩解。

        想不明白,干脆就不想了,时间到了,自然就水落石出。

        “好了,我们不说他们了,我们说说我们自己。”素衣将身子侧躺着,面对昭华。

        突起的狂风将素衣的衣裙吹的来回摆动,迎风的一面,衣衫紧紧贴着身子,勾勒出女子的玲珑曲线。

        “阿素,小心着凉。”昭华将素衣圈进自己的怀里,手掌伸到素衣的身后,把被风吹得飒飒作响的衣摆,给扯了回来。

        “昭华,等拿了神骨,我们回三清天看看吧!”素衣往昭华怀里缩了缩。

        “好!”昭华的手还在顽强的狂风做着斗争,仿佛势必要将素衣的衣服给放的妥帖了才算罢休。

        “再重新给天河里养些锦鲤。”

        “好”

        “重新给你养一只仙鹤。”

        “好。”不管素衣说什么,他都应着。

        “我们成亲吧!”

        “好……阿素,不好!”昭华应了,才察觉到不对,连忙否认,看着怀里人期盼的眼神,自己险些被她给绕进去。

        “为什么不好,如今你我已经相许,你不娶我,是还想始乱终弃不成?”素衣有些气恼,这人怎么就那么不好说话呢?

        “不曾始乱,更不会终弃,阿素,我是一个将死之人,你又何苦呢!”昭华微叹。

        “我今生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做你的妻子,生如此,死亦是如此!”素衣坚定的看着昭华。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阿素,我应的是有史以来最大,最不能躲过的劫,你若是与我成亲,将我们的命运连在一起,这劫可能会连累你,甚至连你也会丢了性命!”

        他又何尝不想与她成亲,昭告六界,她是他的妻,可是不能,阿素意气用事,他却不能不为她考虑着。

        “我不在乎!”素衣神色恳切。

        “我在乎!”昭华丝毫也不退让。

        “反正就是不娶我对吧!”素衣气恼,一把推开用臂膀圈着自己的昭华,“谁稀罕不成,你自己一个人过日子去吧!”

        说完起身气呼呼的离开了,她觉得她现在心里就像是憋着一团火气,理不顺,出不来的,难受的很。

        要是再和昭华聊下去,自己可能会被他给气死。

        一滴雨点落在昭华的额头,冰冰凉凉的,直到素衣跳下房顶不见,他才收回目光,脸上原本温浅的笑意渐浓。

        他喜欢的正是素衣这种活泼欢脱的性子,让他那原本无欲无求的心境有了一丝波澜。

        素衣就宛如一朵不寻常的花朵,开在了他这一片荒芜的心里,一切都开始变的有了色彩。

        只是这两天素衣收敛的本性,变得乖巧的很,昭华想,大概是她知道她误会了自己,如今自己更是命不久矣,才想着极力的对自己好。

        可她不知道的是,他喜欢的正是她这种使小性子的模样。

        就在大雨准备倾盆而下的时候,昭华正好看到黑夜中,一道身影向凌栖阁飞快掠去,消失不见。

        昭华并未做什么,起身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