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55 情字难逃

055 情字难逃

        昭华受痛,竟晃了晃,轻咳起来,素衣见他这幅娇弱的样子,连忙扶着他担忧的问他有没有伤着。

        心中十分自责,明明昭华前两天还伤的起不来床,如今还没好利索,自己还下手没轻没重的。

        抬头对上昭华含情脉脉的眼神,嘴角还挂着忍都忍不住的笑,这才发觉自己又被他给骗了。

        一把将人推开,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昭华,你真的很讨厌。”

        “这么讨厌我,刚才还那么紧张我干嘛?”

        “滚一边玩去。”素衣跺着脚,自己气呼呼的走了。

        第一次见到凤怜笙的时候,天上的血霞正浓,连府上都渲染了一片血色,她就那样孤独无助的站在窗子边,清秀耐看的小脸上默默的挂着泪。

        还没到二夫人的院子,远远的就听到里面传来的争吵声。

        “卿晨,你今晚就留下吧!你许久没有陪我了。”凤怜笙声音微颤,蕴含着无尽的委屈。

        “别碰我,我看见你就恶心,以后别再找借口骗我来这了。”顾卿晨一把甩开凤怜笙扯着他衣袖的手,将人甩倒在地。

        “为什么,你为什么突然就这么对我,你以前不是很宠我的吗?”凤怜笙红着眼睛,不甘心的质问。

        “宠你?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是因为什么才留在顾府,还受人尊重的,如今你这般缠着我,简直是不知廉耻。”

        “我是你的二夫人,与你在一起,我怎的就不知廉耻了。”

        “我看是你得了失心疯才对。”顾卿晨甩袖而去。

        出门正遇上站在门外的素衣昭华两人,未做言语,直接就离开了。

        “这莫非又是什么痴情女子薄情郎的桥段?如此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怎么就还动起手来了。”素衣实在是为他们可惜。

        两人进去之后,凤怜笙正从地上爬起来,缓缓的走到窗边,任由华丽的裙摆,打着结拖在地上,墨黑如瀑的及腰长发,有些凌乱,许是刚才被推了那么一下,发结都松散的一些。

        呆呆的望着外面奇异的美景,嘴里还在喃喃自语。

        “为什么?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底是哪里出来岔子?”

        素衣看着凤怜笙那副自怨自艾的模样,不由的嗤笑。

        “你又何苦自己作贱自己,世间男子千千万,还非得吊死在这一棵树上不成?”

        凤怜笙抹去自己眼角的眼泪,看了眼平静如常的昭华,对素衣说道,“你说的轻巧,这话连你自己都劝服不了,何必拿出来劝给别人听?”

        “你知道我?”素衣有些差异。

        “自然知道,不就是来取我性命的人吗?”凤怜笙倒了两盏茶,示意两人请坐。

        素衣不乐意的撇了她一眼,“何必把自己说的这么委屈,我不过是取回我自己的东西罢了。”

        昭华手指触了茶盏的温度,感觉并不算烫,端起茶盏递在素衣的手中,像是要她多喝点茶,少说些话。

        “你能知道这些,看来并不是一个有些机缘的凡间女子。”

        “不过我不明白,你既然有缘得了阿素的神骨,稍加修炼,证道飞升并不难,那时就算阿素取走了神骨,你也不会就此身死。”

        “可你偏偏放弃了这大好机缘,甘愿做一个平凡女子,为了一个男人,这般没有尊严?”

        昭华盯着凤怜笙,似乎是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凤怜笙原本挂着礼貌微笑的脸上,多了几分不屑和哀愁。

        “做神仙又如何,你们二人曾经不都是受六界敬仰的神仙,如今看看,都落得了什么下场。”

        “世人都说仙界有多美好,觉得仙界就像是一个象征着美满幸福,没有疾病,没有痛苦的地方,可他们又怎么知道,仙界才是这六界最肮脏的地方。”

        素衣重重的放下手中的茶盏,“看来你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凡人哪里会知道关于仙界的一丝一毫的事情,而你却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你并不像表面这样,只是个凡人这么简单。”

        “瞒着又如何,我不想欺骗你们,但我也并不想说与你们听,如今我不过是个努力挽回君心的可怜女子罢了。”凤怜笙哀叹。

        昭华开口,“看来他们猜的没错,顾府出了这事,你不但知情,并且还脱不了关系。”

        “听说当初你盛宠一时,如今落得这样的田地,那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素衣终于按耐不住自己内心那颗探知八卦的心。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失去了卿晨的心。”

        素衣见她没有要说的意思。

        “罢了罢了,不愿意说就算了,还是赶紧取了神骨,也能早点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阿素说的对,是该早些回去。”

        听了两人这么说,凤怜笙修长的手指不安的拨弄着茶盏上的盖子。

        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的唯唯诺诺,有了几分恳求之意,“能不能再给我些时间。”

        “给你时间做什么,你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们,万一给你些时间,你反而去害人了怎么办?”

        素衣不依不饶。

        “其实你想知道的问题,我也想知道,大夫人失踪的第二天,卿晨像往常一样来我院中坐坐,我见天色晚了,就想着帮他宽衣解带,早些休息。”

        “却没想到他惊恐的看着我,像不认识我了一般,落荒而逃,从此之后,他对我的态度越变越差,直至变成今日的这个样子。”

        “在还没有弄清楚卿晨为什么会这样对我的情况下,就算是死了,我也不安心的。”

        素衣见她说的可怜,心中竟不知怎么的生出了几分同情之感,“如果弄清楚了,你还会舍得去死吗?”

        “神骨本来就是你的,还你是应该的,我只是想走的明白一些。”凤怜笙说的诚恳。

        “算了,反正快死的人了,就当是了却你一桩死前的心愿,我再等上几日也无妨。”

        “阿素……”昭华望着她。

        “昭华不必劝我,我们等上几日,也没什么大碍的。”素衣无所谓的说道。

        “阿素,我是想说,你这样知道顾及他人的感受,更有人情味,更可爱了些。”

        素衣刚入口的茶,听了他这句话险些把自己给呛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