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52 东粼顾府

052 东粼顾府

        三月份的东粼城,树枝上刚刚覆盖上一点点的绿色。

        似乎冬日里的那点寒气还未散尽,大街上的人们依旧将自己给裹得厚厚的。

        然东粼城繁华异常,人声鼎沸,这热闹的景象让人觉得,那丝未散的寒气都又消退了几分。

        昭华与素衣两人走在街道上,皆是一身玄衣,衣衫上华丽的刺绣,就让来来往往的人觉得这单调的玄色布料贵重的很。

        哪怕是最差的天蚕丝制成的衣衫,在凡间都是很难得的。

        只是两人华贵的衣衫看起来异常的单薄,让那些打量着他们两个的路人,不禁的打了个寒颤,连忙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衫,似乎这样会更暖和一些。

        又觉得这两人看起来俊秀聪颖的模样,却是个为了好看不要命的家伙。

        要么就是这两个人脑子不太好使,想来应该是在家里被人宠坏了公子小姐,自己跑出来玩的时候,忘了带脑子。

        这两个人,一定是有病!

        路过的人纷纷暗骂一句,匆匆离去。

        素衣听的脸色发青,“无知的人类。”

        昭华一脸的淡然,细看嘴角还挂着一丝浅笑,“知道他们无知,阿素又何必动怒?”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被骂还笑的那么开心,我看你是真的有病吧!”

        素衣怒盯着路过的凡人,他们以为自己听不见他们在心里骂自己吗?她不仅听的见,还听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昭华挑着眉尖看了她一眼,也不言语,学着路人的样子,拢着衣袖风轻云淡的往前走。

        素衣气呼呼的跟在昭华的后面,眼神直勾勾的似乎要将昭华射穿一般。

        路边的小摊上,一个江湖道士,盯着两个人看了许久,觉得这两人确实是一副人傻钱多的模样。

        那聚光的小眼,闪着精光,抓起身边的招牌幡就向两人一路小跑过去。

        “二位算命吗?前世今生,姻缘嫁娶,都可以算,不准不要钱!”道士直接就拦住两个人的去路。

        素衣原本铁青的脸上,挂上了一丝玩味的笑。

        在昭华这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还能活多少年的老妖怪面前卖弄这些,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那你算算,我和他谁先活到头?”素衣指着一边无聊的看戏的昭华。

        ……道士嘴唇微颤,这个问题还是第一次有人问。

        别人都是求富贵,算姻缘,没见过有人算着自己啥时候没命的啊?

        这两人,果然有病!

        道士装模作样的掐着手指头,“我见二人面相红润,是有福之相,自然是万寿无疆。”

        万事捡好听的说就对了。

        “不过……”

        还没等素衣上去拆穿他这个江湖道士,就听见他话锋一转。

        “不过什么?”素衣眼睛藐着他。

        “不过我算出二人近日可能会有一场大劫,买张渡劫符吧,只要十两银子,保管二人日后事事顺遂。”

        “死道士,骗钱骗到我头上来了,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素衣撸起袖子,就准备上去揍他。

        人还没冲上去,自己的皓腕被一只打手给扯住了。

        “阿素,不用你动手,他坑蒙拐骗,报应很快就到了。”

        道士看着素衣那副母老虎的样子,抹了把头上的冷汗,这么凶悍的女子,还嫁的出去吗?

        “我是道士,还是你们是道士,说的就跟真的一样!”

        昭华漫不经心的说道,“昨日你掉进了茅坑里,前天你丢了二十两银子,大前天你骗人被拆穿,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大大前天……”

        “停停停!莫非你真的是什么隐藏的大师?”道士不可置信的看着前面的那个公子哥,这气质也不像啊!

        不过他说的一字不差,掉茅坑这事,他确定是没有人知道的。

        “啧啧啧,报应不爽,想来下一步就该丢点小命了!”素衣看热闹不嫌事大。

        道士噗通一声,抱住昭华的大腿,“大师,救救我吧,可有什么化解之法。”

        这一幕引来路人纷纷侧目,见是这个道士吃了亏,也见怪不怪的走开了。

        “化解之法倒是有,只是为什么告诉你?”素衣踹了踹扑在地上的道士。

        “我给你们银子,我有银子。”

        素衣扯了扯自己的衣袖,很是轻蔑,“你看我们像是缺钱的人吗?”

        那道士眼珠子转了转,环顾四周,谨慎的爬起来,“想来你们是外地来的,我可以告诉一个你们东粼城的怪事,日后你们也好有个防备。”

        “哦?那你说说看。”

        那道士见有救,连忙往前凑了凑,生怕被人听了去。

        “前阵子这东粼城里财大气粗的顾府招了邪祟,一夕之间,与顾家主情谊深厚的大夫人一夜暴毙,平日里心善仁厚的顾家主性情大变,就连盛宠一时的二夫人也骤然失宠。”

        “想来是出了什么事情,这和邪祟有什么关系。”素衣忍不住打岔,

        凡人真是愚昧,净喜欢把事情想的那么邪乎。

        “如果说是顾府出了什么事情,才变成这副模样的,那也说的通,奇就奇在,发生的毫无征兆,前一日都好好的,顾家主准备带着二夫人外出,大夫人留在家中看管生意,一切正常。”

        道士小小的眼睛来回观察了一下周围,神情紧张。

        “更奇怪的是,至今都没人知道大夫人是怎么死的,在哪死的,又是为什么死的,尸首也没有找到,但是顾家主坚定的认为,大夫人就是死了,再问些什么,他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昭华的眉微微隆起,如此说来此事是有些蹊跷。

        “顾府一夜之间物是人非,顾府的管家也觉得事情太过诡异,就一直在找各方的道士去顾府看看倒底是惹上了什么邪祟,才遭此大祸的。”

        “你也去了?”昭华打量着前面这个看起来格外猥琐的道士。

        道士的小眼挤了挤,“去过,确实有妖气。”

        “啧,你一个只知道坑蒙拐骗的江湖道士,难不成还会降妖不成。”素衣鄙夷。

        “没点本事,你以为我怎么能活到现在还没被打死的?”道士气冲冲的仰着脑袋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