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33 袅袅失踪

033 袅袅失踪

        昭华背对着宗泽,看着床上的那个人,一时间,这话不知道是说给宗泽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得。

        只是宗泽听了这话脸色大变,“你都知道?”

        昭华没再说话,回到房中,轻轻的关上房门,留下宗泽在院中静立了许久才离去。

        第二日天色微亮,县衙内就吵闹一团,昭华看看床上的人,还没有醒来。

        “首领,我们辛苦攻占南安县,你竟不让动这城中分毫?”

        “就是呀!首领,是你说的,我们所过之处,一定要鸡犬不留。”

        “兄弟们,这些年来,你们跟着我过着强抢豪夺的亡命日子,虽说倒也过得奢靡,可你们可曾想过,去过过平稳的日子?”宗泽说道。

        “首领,我们都是把脑袋放在刀口上的人,已经退不回来了!”

        “是啊,现在人人想取我们性命。”

        “这座城,不能毁,日后,我们便在这里安营扎寨,想过平稳日子的兄弟,也可以在城中谋些生计,过过平常的日子,不喜安稳的兄弟,随我出城取财。”宗泽喊到。

        “好!”这些人都是与他出生入死,对他倒是忠诚信服。

        “袅袅在此谢过众兄弟了!”袅袅不知何时来到这里的,“这座城袅袅甚是喜欢,为了答谢众兄弟,袅袅在此略献拙计。”

        说着,让人将琴架上,下面的匪徒两眼放光,即使此时的袅袅带着面纱,也不难看出,此等美人,倒难怪把他们的首领迷的团团转。

        听闻,平日千金难求的袅袅姑娘,在府衙为匪徒们公开弹奏,一时间把府衙围的水泄不通,希望能一睹美人芳容。

        袅袅素手拨弄琴弦,悠扬悦耳,婉转连绵,让这些匪徒们的心都静上了几分。

        宗泽拔剑,合着她的琴音,在府衙的园中挥舞,轻盈如燕,点剑而起,那衣诀飘飘的模样,教人觉得他就这样要乘风而去一般。

        如此郎才女貌的才子佳人,众人一片成赞,可惜若宗泽不是匪就好了。

        素衣这一睡已有十日了,丝毫没见有转醒的迹象。

        这十日可把宗泽给难为坏了。

        宗泽几次前去为袅袅赎身都被袅袅拒绝了,袅袅说,“你若是能像秦淮那般,将这南安城打理的井然有序,我就考虑考虑。”

        烧杀劫掠他会,维护治安他当真不会。

        于是有了下面的一幕,那些匪徒们也不再只知道吃喝玩乐,时常到大街上走一走,遇到欺霸良女者,就地格杀。

        抢劫偷盗者,就地格杀。

        仗势欺人者,就地格杀。

        拐骗儿童者,就地格杀。

        总而言之,凡是犯科作乱者,不论大小,皆杀。

        一时间,满城风雨,都说这群匪,杀人不眨眼,民众吓的不敢出门。

        杀的多了,人们渐渐发现,他们杀的皆是些往日里,做些坏事,有的是凭借财大气粗,作威作福的人,竟无一个无辜的平民百姓。

        百姓们胆子也就大了起来,这南安县倒也慢慢的恢复往日的热闹,几乎无人再敢作乱,可以说是,夜不闭户,家中财物一样不少。

        看起来比往日秦淮在的时候,百姓更加安居乐业。

        “阿素,明天宗泽就要去找袅袅提亲了,你最爱热闹,快起来去看看。”昭华为素衣洁面,小白在素衣的旁边也一直没有醒,这让昭华越发的担心。

        像往常一样坐在素衣的床边与她说了一会话,起身将洗脸的水给倒了。

        “水~”微弱的声音响起,昭华手中的水盆潸然落地。

        “阿素,你醒了!”昭华连忙跑到床前,喂她喝了一些灵液。

        素衣睁开眼睛,正好看到昭华焦急的盯着她,他那原本就明亮的双眸此刻似乎有雾气凝聚。

        “昭华,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么紧张的样子。”素衣这个时候还不忘扯着苍白的唇嘲笑他。

        昭华直接一把将她拥在怀中,“阿素,阿素....”一声声的叫着她的名字,似乎要将这些天的担心和思念全都一起喊出来。

        “昭华,你怎么了。”素衣拍拍昭华的后背,安抚道。

        昭华轻轻松开她,“阿素,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昭华,你这些年帮我的已经太多了,没有你我可能早就死了,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素衣盯着昭华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昭华帮她整理了一下浮在脸上的发丝,心中却始终难以平复,若是你什么时候恢复了记忆,是否还会这么说?

        素衣手指触碰到枕边的白仓,“它怎么了?”

        “它为了救你,也受伤了。”

        素衣细细的检查了一圈,似乎是在慢慢恢复,就将自己项间的蕴灵石解下来,放在它的身边,有助于它早点醒来。

        “是谁想要了我的性命?我这些年也不曾与人结怨啊。”素衣揉了揉发痛的脑袋。

        “是妖!”

        “这城中只有一个妖!”

        “不是她,袅袅只是个普通的猫妖,她要伤你逃不过我的眼睛的。”

        “我一个凡人,怎么值得他们这么大动干戈!”

        “别想了,再休息一会,明日我们出去走走。”昭华将素衣的被子盖好。

        翌日,衙门里锣鼓喧天,宗泽带着人抬着一箱箱的聘礼,浩浩荡荡的前往香袅阁去提亲。

        “什么?袅袅已经失踪几日了。”宗泽惊喊。

        “是啊,我们四处找过了,一直没能找到袅袅。”管事妈妈此时也很为难。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宗泽一拳砸在香袅阁的大门上。

        “袅袅姑娘说她出去办点事,可谁知道她这一去,一连几日都没见她回来。”管事妈妈小声的嘀咕。

        宗泽再也管不上其他,吩咐人在城内迅速找,城内找不到就去城外找,说什么也要把袅袅找回来。

        素衣看着街道上匆匆忙忙乱窜的土匪们,“现在城中这么乱吗?”

        “自从他们进城,已经这么乱了许久了。”宗泽将素衣护在身侧。

        “我们去吃茶。”

        “好。”

        嘉历64年十二月三日,已经过去一年的时间了,昭华的灵力也几乎被昆仑镜消耗的所剩无几,小白已经转醒。

        宗泽在城内城外搜寻了三日了,这三日风雪交加,冷的刺骨,可还是未见袅袅的一丝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