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32 命悬一线

032 命悬一线

        “今日还是秦淮在袅袅闺阁听琴吗?”素衣问一旁的小二,秦淮一身正气凛然的书生模样,实在不像是会流连烟花之地的人。

        “是啊,这半年秦淮和袅袅姑娘可是常常都有来往的。”小二笑道。

        “看来袅袅喜欢秦淮无疑了,结果被宗泽棒打鸳鸯,秦淮一怒之下拉上宗泽共赴黄泉,大抵就是这样了。”素衣说道。

        昭华却摇头,“未必这么简单。”

        “怎么不是了?目前来看确实是这样的可能比较大。”自己情窦还懵懵懂懂的素衣反驳。

        “袅袅看秦淮的眼神不对,琴音也不对。”昭华望向袅袅闺阁的方向,“这琴音听着蜿蜒缠绵,细听却又蕴藏这一丝怨气不甘和无奈。”

        “琴音更是一个人的心声,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怨气和不甘。”昭华补充道。

        白仓跃上桌子捧着糕点啃,路过的小二见它圆滚滚的可爱,还不忘戳了它两下才离开,惹的小白一顿抱怨。

        “你们听说了吗?那土匪宗泽有一个月没进城了,这实在不像是他的作风啊。”隔壁吃茶的人突然说道。

        “我一朋友说他前几天出去办事,路过匪山,听见上面传来阵阵练兵的声音。”

        “练兵?他们一群没有规矩的土匪,集合起来练兵做什么。”

        “谁知道呢。大概是最近宗泽缺钱花,哪位大财主又倒霉了吧。”

        “.......”

        素衣疑惑的看了看他们,又看见昭华看向城门的方向,似乎能透过墙壁知道城门口的一举一动。

        “来了,故事要开始了,阿素莫慌,静静看就是。”昭华放下手中的水杯说道。

        “什么?”还没等素衣问出声,下面一个衙役跑过,引起行人一阵阵的惊慌,“宗泽带人攻城了,大家快躲起来!”

        “攻城?我们要不要去帮忙?”素衣紧张的问对面的昭华。

        “不去了,随他们的造化吧,按照两年后这里的百姓对他的态度,甚至还喊他一声县令,想来也不会伤害城中的百姓。”昭华又招呼了小二再上两碟糕点。

        事实也的确如此,说是攻城,那些个衙役哪里打得过这群凶残之徒,基本上就是宗泽带人长驱直入,直接占领了县衙,之后宗泽就赶到了香袅阁。

        这次并未像往常一样,在门口闹了许久也不敢入内,而是直接冲进了袅袅的闺阁,此时哪里还见秦淮的踪影啊。

        “袅袅。如今秦淮潜逃,这城已经是我的了,你也该是我的了。”

        谁人不知宗泽带人劫掠之处,寸草不生。

        “你若是不动这城中一分一毫,我就答应为你独奏。”袅袅的声音并无波澜,细听甚至有几分欢快之意。

        “答应你便是。”宗泽开怀大笑。

        “是了,袅袅喜欢的是宗泽。”昭华给对面的那个郁闷的人添上茶。

        素衣皱巴个小脸,“明明之前宗泽来看她,她还老是拿花盆砸他,这妖真是奇怪。”

        “她在等今日,想来其中还有诸多缘由存在的。”

        昭华起身,看着对面为了在衙门方便,一身男装的素衣,“走吧,阿素公子?”

        “去哪?”

        “回衙门!”

        噗~刚刚踏上衙门阶梯的素衣,一口鲜血喷出,跌倒在地。

        昭华箭步上前,“阿素!”昭华看着素衣背后的衣衫上的尚未消散的一丝黑气,“妖族!”

        昭华也顾不得去追那个伤人的妖,连忙给素衣渡了些灵力,抱起便向他们的小院走去。

        “怎么回事?”刚踏进衙门的门口,就被回来的宗泽给叫住。

        见素衣伤的不轻,就喊道,“谁伤的人。”着实把宗泽气的乱骂。

        自己刚答应了袅袅,怎么回头就有人快被打死了呢?

        “我先去给她救治。”丢下这句话昭华也不再理会他。

        宗泽问了一圈都没人说话,自己的兄弟自己还是了解的,敢作敢当,于是就叫人去搜捕伤人的人,好向袅袅一证清白。

        昭华看着床上的人气色越来越苍白,他的脸色也越来越冷,这人显然是准备至阿素于死地。

        白仓从素衣的怀里爬了出来,嘴角同样咳出大滩血迹染红了它雪白的皮毛。

        “你为她挡了一部分攻击?”昭华检查这小白的伤势,想来若不是如此,素衣恐怕当场就得丧命了。

        “我一直与其他的灵兽都不太一样,这伤应该要不了我的命。”白仓说着又咳出一口口的血迹,昭华小心的将它拿起来,慢慢的度些灵气。

        白仓费力的抬了抬自己的小爪子,指着自己的颊囊,“拿出来,喂她。”

        昭华顺着它指的那一侧,取出来一枚丹丸。

        “黑心肝给我的,说可救命,本想着没什么事,我自己私吞的。”说着便躺在了昭华手中一动不动昏迷了过去。

        昭华抹去丹丸上的血迹,是太上老君的回还丹,千年出一炉,一炉也不过两颗,这颗也不知秉文当年在哪讨来的。

        犹豫了片刻,还是分出了一点给小白,剩下的给素衣服下去。

        见两个伤势渐稳,昭华这才松了口气。

        宗泽赶到的时候,正看到昭华站在院落门口,脸上如深潭寒冰,身边草木无风自动,气势尽出,极为骇人。

        即便是宗泽这样刀口上滚出来的人,也一时间心生畏惧。

        出神的昭华好像终于察觉外面似乎还站着一个人,方才敛了周身气势,变回那个清朗依旧的人。

        “找到凶犯了吗?”昭华随口一问,显然没报什么希望,他此刻也不敢离开素衣,怕再被人趁虚而入。

        “没有。”宗泽说道,“她没事吧?”

        “没事,休息休息就好了。”

        听到这话,宗泽才松了口气,看着那个刚才还一身寒气的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喜欢袅袅吗?”昭华突兀的问了这么一句。

        他看着床上的人,只觉的揪心的痛,他怕,他好怕失去她,就像千年前一样,为保下她性命不惜以命相博。

        “我.....”宗泽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问。

        “你犹豫了,答案早就在你的心里了,何必还左右摇摆不定,如果你放弃的东西,以后再想找回来,就需要付出惨烈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