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31 镜内阴谋

031 镜内阴谋

        老李一副看傻子一样看着素衣,“县令都是朝廷任命的,怎么可能是谁想当就能当的,更何况是土匪了?”

        素衣生无可恋的看着昭华,那为什么后来的人们都称呼宗泽为县令。

        “走吧,以后就会知道的!”昭华安慰道。

        本来昭华是打算如果县衙准备去抄匪山的话,他还能帮帮忙,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袅袅好不容易回到了两年前,他再去直接把宗泽给杀了,那她岂不是得气死,想想还是能不插手就不插手吧。

        虽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们三个的关系。

        三个人回衙门的路上,路过香袅阁,那刚上了通缉令的宗泽,此时正在香袅阁的门前大喊大闹。

        非闹着让袅袅见他一面,气的袅袅姑娘从顶楼直直的丢下来一个花盆朝着宗泽的脑袋砸去,被宗泽险险的躲开。

        路过的人忍俊不禁,显然对这样的画面已经习以为常了。

        “你们县令喜欢这里的袅袅姑娘?”素衣问走在前面一心想着回去吃饭的老李。

        “应该吧,反正城里的男人哪个不喜欢袅袅姑娘!”饿着肚子的老李回答的很是敷衍。

        你这等于没说一样。

        “我就不喜欢。”昭华接话。

        “我也不喜欢。”素衣说道。

        “你俩闭嘴!”老李看了看两个不知廉耻的人,一个长的比一个妖孽,还看的上什么红尘女子,哼,断袖!

        就这样两个人在这里一晃就是半年,这半年秦淮和宗泽为得袅袅姑娘一笑绞尽脑汁,针芒相对。

        常常都是宗泽挥洒千金不如秦淮的酸诗一首,两人也常常看对方不顺眼,说起来也算相处的和谐,不至于见面喊打喊杀的地步。

        反倒在别人眼里他们二人有些打情骂俏之意。民众们都在暗地里说,他们别最后美人是没抱到,两人倒是看对眼了。

        一转眼就进入了秋季,有句老话,叫做多事之秋。

        今年的秋雨连绵,雨水比往年格外的多,淅淅沥沥的已经一个月未停了。

        “昭华,这半年我们什么也没查出来,除了看出来袅袅和秦淮关系不错之外,什么也不知道,并且我们还要等一年半才能出去。”素衣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看着外面淅淅沥沥下着的雨。

        昭华放下手中的书籍,看着门口那个郁闷的人,想来是这一个月都不怎么出门给闷坏了,“要不要出去走走?”

        “不要,我想小白了,我们进来的时候它没被带进来,也不知它现在怎么样了,能不能吃饱,有没有被猫叼走吃了。”越说越伤心。

        进来之前,它有点害怕袅袅,毕竟也是只猫妖,就先离开了,想着等他们二人出来了,再找他们,结果他们两个就来了这里,把白仓给留在了外面。

        “它机灵,当初去找辰华的时候,可是和妖兽都聊的愉快的很,这凡间的猫伤不了它。”昭华站在她身后安慰着。

        “可我还是想它。”素衣委屈的撇着嘴。

        “你还能想起来我,我很欣慰!”瓷气的声音传来。

        素衣和昭华都是精神一震,看到白仓从看不清的蒙蒙雨水里爬出来。

        连忙起身将它给捞出来,放在昭华的手里,想着把它给烘干。

        素衣学的那点术法,本来就是靠着机缘,再加上昆仑山上灵力充沛,体内才勉强储存一点灵力才能施展,现在来凡间这么久了,体内的灵力越来越不如前了。

        “咦?”昭华将烘干的白仓鼠放在桌子上,看看自已的手掌,“为什么我的灵力少了四成?”

        这半年一直也用不上什么术法,也就没在意过。

        “你的也少?我还以为是我体质不行,没灵气养着才消散的,看来不是这个样子的。”素衣好奇的说道。

        “你的确实是你说的那个样子,不是因为别的,别想给自己找借口。”白仓毫不客气的打击。

        “.......”素衣满脸黑线,“那为什么昭华的也少?”

        “我就是因为这个来的,外面有个长得还不错就是心肝很黑的一个家伙,让我进来告诉你,昆仑镜被人动了手脚,等你们出去的那一刻,你的灵力也会被耗干净,到时候就是个谁也打不过的普通人。”

        “那个心肝很黑的家伙叫什么?”昭华问道。

        “秉文,名字很文气,人却很粗鲁!”白仓控诉着,那个秉文见到它的第一时间就把它抓在手里揉,揉的毛都炸了还不松手,说手感好。

        昭华听了,想来是素衣的命薄出了偏差,他怕有什么意外,就赶来了。

        “秉文是谁?”素衣问道。

        昭华想了想,“一个很好玩的人,就是那种随便打都不还手的那种好玩。”

        隔着一年半的时空的秉文:......现在的人都是怎么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也可以出去?”素衣星星眼的看着白仓,只见白仓摊摊手。

        “出不去的,以秉文的能力能将小白送进来就已经拼尽全力了,两个活人他带不出去。”昭华解释。

        “对啊,看他样子确实累的不轻,他说要不是怕你们有危险,他才不会把我送进来的。”白仓无奈的说道,“他还说他会尽力加快时间的运转,这样就可以早点出去了。”

        “我进来的时候你们已经被关进来半个月了。”白仓又补充道。

        “这样说的话,昆仑镜里的时间比现实流失的要快,等我们出去了也就在阵法里呆了两个月的样子。素衣分析道。

        “有没有查到谁要对我们不利的?”

        “还在找,那个黑心肝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你们平安的出去。”白仓说道。

        “有初安师兄的消息吗?”

        “没有,大概还没人知道你们被送到这里了,除了那个黑心肝。”

        素衣将白仓放在手里狠狠的揉了几下,还是熟悉的感觉。

        白仓:....你们都是魔鬼吗?

        等了些许时日,终于等来了难得的好天气,两人带上小白一家三口终于可以开开心心的出门去转转。

        可能是大家都在家里闷坏了,街道上,茶楼里格外的热闹,素衣他们二人照旧坐在香袅阁的对面茶楼里喝茶,香袅阁顶楼袅袅闺阁里传来阵阵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