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21 情窦不开

021 情窦不开

        要是再不承认,可能师父一气之下真的给赶下山去可怎么办啊!

        “是我要带她去的,要罚就罚我吧!”昭华道。

        “你们……”元白脸色青一块白一块,逐下山去是不可能的,说什么都不可能的,他苦口婆心哄来的弟子,怎么可能舍得扔!

        “朱果到底谁偷的?”好吧,得找个从轻发落的借口。

        “是它!”昭华和素衣异口同声的指着被圈在地上气的快炸毛的圆滚滚。

        “你们两个上七宝峰偷取灵果,现在开始禁足在后山,两年之内哪也不许去,面壁思过,好好养病修炼!”元白语气很是严厉!

        才来两日就开始霍霍七宝峰了,要是这么放任下去,整个昆仑山都不够这两个闹腾的,早关起来早省心。

        “是!”素衣有些泱泱。

        元白看了看在小光罩里乱蹦的白仓,“就喂小花蟒吧!”

        听到这句话,小花蟒兴致勃勃的就准备去把它一口吞了,那样子看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它可是最喜欢吃这样的小灵兽,可惜并不多见!

        那白仓上窜下跳的更厉害了,俨然一副要把关罩撞破,快快溜走的架势。

        “不可以!”昭华和素衣又是异口同声的喊。

        “为何?”

        “它灵智已开,杀了也不太好,不如就放了吧。”毕竟用来种个菜还是挺有用的。

        “师父要是还生气朱果丢失的事情,我昨日恰巧发现了一枚灵果,我看灵气浓郁,应该不是凡品。”昭华拿出一枚乳白色的果实。

        元白接过来打量了半天,没见过,反正感觉比朱果还要好!

        这颗灵果已经是昭华能拿出来的没有再差的了,但毕竟不是凡间之物,如果元白能好好使用,再加一些顿悟,以他现在的资质,飞升并非是不可能的。

        这对元白来说,也是一场机缘。

        “既然如此,你们都回去闭门思过吧!”元白挥了挥手,放出白仓来。

        刚才还蹦着骂素衣不人道的家伙,这会扑在昭华身上感激涕零,被昭华嫌弃的丢到素衣身上后,蹭了又蹭,绝处逢生的感觉很美妙,

        至于昭华为什么要救它,自然是因为素衣喜欢啦。

        等他们回去后,本以为找机会偷偷溜出去一样可以玩。

        然而丢了朱果没有事情做的小花蟒,就自觉的担负起来了看管他们的使命。

        虽说打晕了也还是可以出去的,但那样确实有点太坏了。

        不过两人种菜做饭,看书修行倒也过的自在。

        两年一晃而过。

        素衣已经出落的愈发好看,肤白如霜雪,秀丽清雅,身形曼妙,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让人移不开眼去。

        随着在这里的修养,身体也越来越好,灵气充沛,倒也勉强能学一些粗浅的术法。

        此时晨起,天不过蒙蒙亮就将睡得正香的昭华给叫了起来,非要让他看看她昨日一夜没睡苦练的换型术。

        自从素衣知道自己体内可以聚集储存一些灵气,就兴奋的不分白天黑夜的修炼,惊扰的白仓和昭华也陪着她鸡飞狗跳,就没一天是安生的。

        昭华打开门,棱角分明俊美异常的脸上,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眯着,似乎是努力挣扎不愿睁开似的。

        打量了一圈,没人啊!准备转身关门时,看到地上……嗯?好大一坨粑粑?

        还不待他打量仔细,那坨粑粑华丽丽的转了个圈圈幻化成一个女子。

        “如何?像不像?”素衣扯着她那殷红的嘴唇,急切切的看着昭华。

        “我都说了,你不适合练换型术,体内的灵力支撑不起来这个法术的。”说着打了个哈欠,“练幻颜术就好了,不用转变体型,灵力也就消耗的少,更适合你。”

        “哎呀,我知道,我就想试试看,你就说刚才像不像石头?”

        石头?“像,像极了…”昭华偷瞄了眼正准备欢呼雀跃的女子,“粑粑!”

        素衣的欢笑瞬间卡在了脸上,转为温怒,“你说什么?!”

        接着就向昭华扑打过去,原本昭华就抱着一副看笑话的心态,只是斜斜的靠在门框上,也不太稳当。

        被素衣这么一扑,两个人齐齐的向后面倒去,待昭华反应过来了,感受到胸膛前面的柔软。

        绕是泰山崩于前都不动声色的昭华,一时间竟有些慌了神,这姑娘长大了!

        “快起来!”昭华提醒怀中的软香玉。

        “不起,谁让你刚才嘲笑我的。”说着干脆就抬着胳膊拖着脑袋看着他。

        昭华看着像往常与自己这般打闹的女子,一时间竟不知道有某种情绪在自己的心底升起来,有点欢喜,又有些忧愁。

        站起身子,将怀里的女子扶起来,神情严肃的看着素衣,“我便罢了,若是其他男子,切不可有这般肢体接触,知道吗?”

        “为什么?”素衣歪了歪脑袋,很是莫名其妙。

        这两年被关在后山,除了元白和初安,确实也不怎么见其他的人,而这里的几位琴棋书画术法药理,都可以教她。

        独独没有教过她何为男女授受不亲!

        “反正就是不许!”

        “可以前爹爹也这么抱我的呀!”

        昭华想了想,“你爹爹可以。”

        “初安师兄经常扶着我手教我练剑,师父也经常捏我的脸,他们不都是男子吗?”

        这话问的昭华竟然一时间有些语塞,“他们也勉强可以吧!”

        “那你为何要说出那番话来。”素衣很是不解。

        昭华一时间有些头疼,他活了无数个年头,确实是没人问过他这个问题。

        想当初还在天宫的时候,也没有人敢打阿素的主意,并且那个时候他哪有这般情绪,恨不得赶紧把素衣轰出去才好。

        “因为……”昭华露出一副既邪恶又不怀好意的笑。

        “因为别的那些男人都是修行不够,身上浊气太重,若是让他们碰了你,会污染你身上的灵气,到时候你不但不能长命百岁,说不定还会有生命危险。”

        “当真?”素衣惊吓出声。

        昭华语重心长的点了点头。

        自然是假的,某人为了防止自家阿素被人哄走,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