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02 莹莹玉骨

002 莹莹玉骨

        废话,能不熟悉吗?秉文扶额长叹,只得心中默默祈祷,‘你不想活了,可别连累我,别连累我,别连累我.....’

        红红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瞬间后移数十步,扑通一声扑在地上五体投地,“素衣姑姑我错了,再也不敢冒犯姑姑,姑姑饶了我这条小命吧!”

        这可是素衣姑姑啊,千年前血洗六界,就算至今有些地方的血河还没干彻底的素衣姑姑啊!这下完了,一百条小命也不够赔的了。居然还敢拉着素衣姑姑的手。

        “行了,别废话了,你们两个赶紧去收拾屋子去。”话音刚落,两人一溜烟的窜进院子,那干活干的一个欢快。

        素衣坐在庭院中的石桌前,纤细的手架在石桌上,拖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园中尘土雾蒙蒙的飘的漫天,“快点啊,要是不能赶在我打瞌睡之前收拾好,我就拆了你们的骨头架,剁巴剁巴丢进忘川喂小鬼儿。”

        “阿素。”一道温漠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如同清风朗月,悦耳至极,“出来了,怎的不告诉我一声?”

        素衣抬头看着出现在面前的男子,男子身着一袭墨色直缀,身材挺秀高颀,“不告诉你,你不也是知道了?”

        “可是我想听阿素自己告诉我。”昭华君走到她旁边的石椅上坐下,静静的看着素衣。

        “你想的倒挺美,我还想把你的冥王殿拆了呢?”

        “阿素若是喜欢,拆了便是。”

        “我就说吧,昭华君是很关心你的。”秉书远远的听到还不忘,好好夸夸自家的冥王。

        “你闭嘴,信不信我现在就拆了你的骨头?”素衣没好气的说到。

        “阿素,这一千年吃的苦头,怎就没能让你改变一点点,还是这般狠厉?”

        “怎么?冥王要是想说教,就回你的冥王殿去。”

        昭华微叹一声,无奈的看着素衣,“阿素何苦这般与我置气。”

        “昭华君无事还是请回吧。”

        昭华看着素衣毫无动容,“阿素,能不能别这样。”无奈中又带了几分委屈。

        “阿素。”昭华顿了顿,还是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做。”

        “何事?”素衣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昭华拿出一个玉瓶放在桌子上,沉默了良久,还是缓缓的开口,“你这身皮囊不能留。”

        “呵!”素衣冷冷的道,“昭华君,当初可未曾说过,这三千年神罚中,还有剥皮这一项吧。”

        “阿素....”昭华轻轻的唤了声,终是没有再说下去,他又何尝忍心,这世间有万般不得已,即便是有通天之能的神仙。

        “您是冥王,掌管一切生死轮回,善因恶果,想要拿去就是,我岂会不从,无需用一副万般委屈的神情看着我,若是喜欢,把我这身骨头挫了带走也未尝不可。”素衣闷闷的说着,只是这内心却是生疼。

        昭华张了张嘴,没再说下去,只是手间一道微光笼罩在素衣的身上,她那身紧致光滑的皮囊,就这样一点点的变的透明,消散,露出里面玉质一般的骨头。

        头顶上方,凝聚了一滴鲜红的血液,泛着金光,被昭华收进桌子上的玉瓶中。

        在骨架倒地之前,昭华急急的接着,将其拦腰抱起,内心好像被人狠狠的攥紧,不由的发疼,当年活蹦乱跳的一个姑娘,如今被折磨的只剩下这一把骨头,轻的如同随时都会倒下消散一般。

        似是想起了某些往事,昭华的眼神散发着寒光。

        “阿素,我又怎么会害你呢?”

        “素衣姑姑,起床了!”

        素衣只觉得耳边如同轰雷连炸,炸的耳朵轰鸣,睁开眼睛正看到一张惨白的大脸凑在自己面前张着大口,口水横飞的嚷嚷。

        “什么鬼?”素衣吓了一跳,一脚踹出,红红直直的飞出屋外。

        素衣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脯,额,拍了拍肋骨,原来已经是早上了啊。

        “素衣姑姑,我只是想叫你起床而已啊!”红红委屈的揉着屁股走进来,那眼神犹如幽怨的小媳妇。

        “额,失误失误,做了个噩梦而已。”素衣打着哈欠说着。

        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说素衣姑姑不是吧,红红这么想着,只能委曲求全,“姑姑睡的可算香甜?昨晚冥王把您抱回屋内,又在园中里呆了许久许久才离开的。”

        “昭华抱我回来的?”

        “是啊是啊,冥王将你护在怀里的样子,简直英俊极了,要是什么时候我夫君能这么抱我就好了。”说着,红红那挤的都要看不见的小眼都闪着精光,口水哗哗的往下淌。

        “收收你的口水,再这样下去,这房间都快淹了。”素衣活动了下筋骨,“你说你寻个什么死法不好,偏偏要跳河,死相又不好看,还吞了一肚子的河水。”

        一提起这个,红红更是唉声叹气,“当年我和我郎君在一起,亲朋好友都不同意,家人也不愿意,说我们不相配,后来没办法,我们就相约殉情,下辈子再做夫妻,结果可好,我跳下去了,他临阵脱逃,害怕的跑了,然后我就死了。”

        “真是感人!”

        “虽然来这做了小鬼,我也觉得我这种对待感情的真挚很是感人。”红红骄傲的扬了扬头。

        “我是说你智商感人。”素衣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那你为什么不去投胎?”

        “我在等他。”

        “都这样对你了,你还等?”

        “当然等,等他来了,我就把他捆了,拿去当花肥。”红红咬牙切齿的回答。

        “哦,对了。”红红磨了半天牙,终于想起来了点正事。

        “这是昨晚冥王留下的,说等你今天醒了一定得让你喝下去。”红红小心翼翼的端着一杯红色凝露递给素衣。

        “不喝!”不提还好,现在提起昭华就来气,现在浑身的骨头简直就是钻心的疼。

        “冥王还说,喝了素衣姑姑就不疼了。”红红偷偷瞄了眼素衣,又接着说。

        这苦差事还真不是她自己想做的,昨晚收拾完房子,冥王让判官秉文在这守着,秉文缩了缩头,又把这光荣的任务交给了她,她思来想去,要是能抱的美男归,死了也值了,不愧是殉情的水鬼啊,然而现在她有点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