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关二哥

第六十五章 关二哥

        “嚯!”

        杨禅见着那巨汉从草屋之中出来,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两步。

        高,是在是太高大了!

        他不确定对方有没有赶上大姚的高度,但少说也是两米出头,体魄雄健,面容坚毅,眼睛微微眯成一线,脸上有着一股血气翻涌的红色。

        “这人——”

        杨禅心头一时震颤不已,看着巨汉走近,一时有些结巴。

        这形象,这形象实在是太鲜明了。

        从巨汉从茅屋之中出现,一步朝他走来,巨汉高大魁梧的身躯给了他一种极其强大的压力。

        杨禅自觉他如今也算是历练出来,面对一些妖魔鬼怪都不怂,可这巨汉带给他的压力却比那些妖魔还要强。

        “嗯?”

        巨汉见着杨禅的表现,红堂堂的面容上浓眉微微蹙起,似有不解。

        杨禅吞咽了一口吐沫,好半晌才问了出心中的话:“你……你是谁?”

        “原来你不识得某家。”

        巨汉微微诧异,似乎这一刻才明白杨禅出现在这村中,并非是来寻找他的。

        只是他却并未遮掩身份,反而下巴微抬,双目微微睁开两分,隐有睥睨之意,淡淡道:“某家关长生。”

        “关长生?”

        杨禅微微错愕了一下,随即脑海里想起了关于此人的一些资料信息。

        这些信息,哪怕他从小大到并未刻意去记忆,但随着各种电视剧、电影、游戏的反复强调,他也记得极为清晰。

        关长生,长生是字,这时候应该还没改,如果改了的话,那就叫云长。

        关羽,关云长。

        武圣。

        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

        ……

        “还真是……”

        杨禅一时有些眼晕,又仔仔细细端详了这巨汉一番。

        身高九尺,汉代一尺差不多在23到24厘米,也就是两米多,有了,肯定有了。

        丹凤眼、卧蚕眉,没有错。

        面如重枣,差不多。

        两尺长髯,嗯,这个好像还不到一尺,这个……这个应该是比较年轻的缘故。

        嗯,还有那股子发自心底的傲气。

        杨禅如今再怎么不济,也是穿了一身虎皮,此时天下未乱,

        ……

        “竟然真让我遇上了?”

        杨禅想过来到这东汉末年的世界,见到一些耳熟能详的名人,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尤其是在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旮旯头里遇上。

        “这……这位游缴,小老儿这位侄儿,并非……并非歹人。”

        正在杨禅神思不属间,方才那慌乱非常的老人,踱着缓慢的步子上前,朝着杨禅行了一礼,脸色有些尴尬,“方才……小老儿,小老儿失态……”

        “老丈不必如此。”

        不等老人后面的话继续说完,巨汉已经过去将老人扶起,“承蒙老丈收留,关某感激不尽,老丈不必担心,若是……”

        说着,巨汉瞥了一眼杨禅,昂藏的身躯朝前迈了一步,声音微冷,“若是这位游缴若要找关某的麻烦,关某自会料理。”

        “呃——”

        杨禅看着两人的反应,这时才有些明白了过来,“关二哥这是把我当做了捉拿逃犯、贼人的游缴了。”

        “等等,关二哥犯事了?对了,如今的涿郡,涿县……”

        杨禅飞速地回忆起了脑海里有限的三国知识,这方世界虽似神魔三国,但脉络迹象未变。

        若是其他人,杨禅不一定清楚,然而这是关羽,关长生,响当当的武胜关二哥,伏魔大帝。

        哪怕是简单的交代几句背景,什么河东解良人,势豪倚势凌人,被吾杀了,流落江湖等等,杨禅虽不记得十分真切,却也不曾忘记。

        这么一想,按照时间来算,这时候还真是关二哥犯事逃离家乡,流落至幽州涿郡的阶段。

        没错,是这样!

        杨禅再次确定。

        他一直对于自身处于东汉哪个年代不是特别清晰,官方的年号并不是那么好记,再加上他扮演的时间还不长,对于一些知名人士还了解得少,没法确定具体的在哪个时代。

        一直到了遇上太平道,他才骤然惊觉,说东汉末年,有些东西会让人觉得不太清楚,可换个说法,三国前期,立刻很多东西就清晰了起来。

        还有方才那老人见着他穿着一身官府,以为他是前来捉拿关羽的,心中惊惧之下,下意识的就呼喊了起来。

        这会见杨禅并非是来捉拿关二哥,甚至不认识对方,方才放下心来与杨禅打招呼。

        不过,老汉的脸色依旧带着几分惶恐和尴尬,毕竟方才的表现有些过了。

        而且,以关二哥的相貌和块头……这形象着实鲜明,若是真的有海捕文书、通缉榜文之类的,只要见了一眼,哪怕画师的功底再烂,恐怕都会记着。

        况且,汉家制度,游缴掌巡察缉捕之事,见着陌生人盘问一番,再正常不过。

        这老汉显然是知晓了一些关二哥的根底,此刻又为关二哥打起了掩护。

        “老人家,和这位关……壮士,不必惊慌,在下燕无咎,为故安县讨魔校尉,并非县乡游缴。”

        杨禅见关羽双目微眯,望着他隐有动手之意,出声解释道。

        他可不想真的跟关二哥动手,人的名树的影,这样的距离,一把小手枪,杨禅不觉得能应付的了堂堂武圣大人。

        哪怕这时候,武圣还不是武圣。

        “哦?”

        听到杨禅出声解释,关二哥神色稍霁,只是丹凤眼里依旧隐有寒光,并未完全放松警惕。

        “可有凭证?”

        “自然有。”杨禅从怀中掏出讨魔校尉的令牌,抬手扔给了关长生。

        关长生随手接住,瞥了一眼,又冲一旁的老丈轻轻颔首。

        讨魔校尉如今虽隶属各级郡县,但自成一体,只负责鬼魅事,并无缉盗追贼权力。这点两人都是知晓,不论之后杨禅是否会通知其他人,但这一刻并没有直接冲突。

        老汉长吁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上前行礼:“原来是校尉当面,小老儿失礼了。”

        “不敢不敢。”

        杨禅连忙虚扶,以如今的大汉习俗,这般老人除非犯事,否则是需要尊崇的,地位不低。

        “不知燕校尉来此何事?”

        关长生将讨魔校尉令牌扔还给杨禅,神色淡淡地问道。

        “呵,这关二哥还真是颇为倨傲啊!”

        杨禅见关二哥的神态,心中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不过他知晓其性情,倒没有生气,只是说道,“在下听说此间有妖魔盘踞,祸害百姓,是以来此查探,希望能够除去妖魔,还地方安宁。”

        “燕校尉来得真是时候。”

        这一次不等关二哥开口,那老人抢先激动地说了起来,“我适才便与长生说起,我这边出了祸害,长生已答应为我除去祸害。”

        “嗯?”杨禅听闻此言,再次抬头瞥了一眼关二哥,“三界伏魔大帝,难道这个时候就开始了?”

        似乎觉察到杨禅的目光,关二哥轻轻伸手摸了一下颌下长须,“关某这些时日寄居在老丈家中,有瓦遮雨,有饭饱食,自当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