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解家寻踪

第六十章 解家寻踪

        “仙师,可是仙师当面?”

        从泉柳乡中出来的矮胖中年男子,一见到两人,目光就全部落在陈甘身上,神色殷切,上前行礼道,“小人刁仓,乃泉柳乡亭长,得见仙师,喜不自胜。”

        陈甘一跃从上马跳下,走到了矮胖男子身前,伸手将其搀扶而起,笑容满面道:

        “刁亭长无需多礼,我今日与燕校尉来贵乡,乃是为了此前你所报上的那桩案件而来。”

        “多谢仙师,多谢仙师。”

        泉柳乡亭长刁仓连连感谢不喋,双手握着陈甘的手感慨道,“乡人久困于诡事,能得仙师前来,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说着,刁仓又朝身后指了指,“还请仙师随小人先去乡中歇息,我命人备下筵席,为仙师洗洗风尘。”

        “无需如此。”

        陈甘微笑着摇摇头,“刁亭长,若有粗粮饭和干饼子,舍些与我和燕校尉,我二人今日便是为了那解家之事而来。”

        “好好好。”刁仓喜上眉梢,连连点头,又转头冲几个围观的闲人嚷道,“还愣着作甚,快去为仙师和……,为仙师准备些吃食,仙师此来乃是为了我等铲除祸患。”

        “谢仙师!”

        “仙师好人!”

        围在泉柳乡前方的七八个闲汉登时齐齐呼喊了起来。

        陈甘见亭长刁仓已经上前牵拉起他骑乘的马匹,便转过头笑着朝杨禅道:“燕校尉,我俩进去吧。”

        “好。”杨禅轻轻点点头,跟着牵马朝泉柳乡走。

        他从进入这泉柳乡几乎没有多大存在感,哪怕身上穿的是讨魔校尉的官服,可这些乡人对于他置若罔闻,反而对陈甘这个太平道的传道符祝热情有佳。

        从这些微末细节来看,他大抵也能猜到这太平道在乡间渗透到了何等地步,而且其名声极好。

        自然他这个讨魔校尉在泉柳乡,不,应该说在整个故安县恐怕名声都不会太好。

        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故安县虽有设置讨魔校尉,但他这个讨魔校尉三年未曾开张,手下也没有缇骑、力士奔走,基本等于一个空头司令。

        真论起对于乡人的影响力来说,比起太平道在民间传道的符祝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进了泉柳乡,所见都是土墙和木屋,还有茅草房,简陋朴素。

        杨禅对此也见怪不怪,这个时代的生产力便是如此,县城还算好一些,到了乡里村镇,几乎看过去都极为寒酸简陋。

        杨禅和陈甘两人在亭长刁仓的带领下,来到了刁仓的家中。

        这是一座相对于其他低矮的房屋,稍微看得过眼一些的土房。在一番乡人的忙碌之下,两人简单的吃了一顿粗粮饭。

        杨禅此前在其他几个剧情任务世界,基本上不太敢食用当地的水土,总是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

        但这次的扮演任务不同,他就是土生土长的这个汉朝的人,尽管有些魔改,但大体而言,还是基本上相差不大。

        短暂的歇息了一段之后,陈甘便让刁仓继续带领两人去往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杨禅作为讨魔校尉,此次辅助陈甘,自然随性。

        他其实也很有心看了一看这太平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法术,如果有的话,又是怎么样的一种表现力。

        上次剧情任务世界,齐武阳咋咋呼呼说自己会道法,结果出了几枚被开光祭祀的铜钱之外,所依仗的却是念力。

        另外那个“女元霸”更不必说,两把铜锤舞得虎虎生威,走的是武道路线。

        他所见的妖魔鬼魅里,真正涉及术法使用的,还停留在粗浅的迷魂术,或者一些简单的隐身之法等,谈不上真正的法术。

        泉柳乡此次的案子其实并不算复杂,那便是乡中的大户解家上下三十几口被尽数灭门,最初上报到县里衙门时,以为是有强盗贼人犯下的案子,但县中的游缴和差役来看过几次之后,就将这案子推到了讨魔校尉这边。

        此前杨禅这个身份燕无咎,三年未曾有过除魔之举,哪里应付的了,很快就案子就悬在那里不了了之。

        然而,事情到此并未曾完。

        对于寻常乡人来说,少了一个大户固然短了不少营生,但其实还谈不上真正有切身的关联,最主要的情况就是,不少人都听到了解家夜晚总会传出许多声响,偶尔还有嬉闹喃喃之语。

        乡中有几个浪荡子曾深入解家查探,白日进去的回来后,多半害了重病。晚上进去的,则再也没有人出来。

        这可让乡人,尤其是泉柳乡的亭长、三老等着急上心了起来。

        既然县里的衙门、讨魔校尉没有指望,众人只能寻找其他途径来解决。

        其中最主要的便是如今大贤良师座下,在各地以符咒、符术治病救人、惩戒妖邪的符祝传道人。

        陈甘此次来到了故安县的缘由之一也是为了这个,如今天下妖邪渐生,他们这些传道人深入乡里,除了治病救人之外,也是为了乡人驱除邪祟。

        在杨禅看来,不论之后的太平道如何,此时这太平道在某种意义上,还真是承担起了一点社会责任。

        皇权不下乡,这乡里内外的许多事情,绝不像一般人所想的那般简单。

        在离开了亭长刁仓的家后,刁仓又找了七八名青壮,众人举着火把,拿着棍棒,浩浩荡荡地到了乡中大户解家。

        解家是在泉柳乡东面的一处大宅院,相比较起大多数都是低矮土方木屋的建筑,解下的宅院显然要气派不少。

        外间有一人多高的院墙,里间有马厩、仆役居住的下人房,正中是待客的前院大厅,还有家人居住的后院内堂,在此时的泉柳乡已经算是相当气派的大宅第。

        只是解家离奇灭门一案发生的时间距今已经过了半年,这半年里解家宅院无人搭理,到处已经是荒草密布,看着透露出了几分颓败的气息。

        站在解家院墙外,身材矮胖的亭长刁仓,举着火把,朝黑洞洞的房屋里瞅了一眼,又缩回了脑袋,冲着旁边站着的陈甘说道:“仙师,这解家每到夜间,就能听到悉索古怪之声。”

        陈甘站在众人中间,眉头微蹙,鼻翼不停地轻轻抽动着,似乎在嗅什么味道一般。

        好半晌,他才回过头来,朝着刁仓说道:“此地确实是有阴邪之气。”

        “是吧?!”

        刁仓听到陈甘此言,登时精神一阵,仿佛良久以来的猜测都得到了肯定,急忙说道,“还请仙师施法,为我等驱除邪祟。”

        “我来此间,便是为了此事,亭长不必担忧。”陈甘轻轻颔首点头,忽而又画风一转,“只是尔后诸位,当在家中祭祀我大贤良师,如此方可长久保得平安。”

        “自当如此,自当如此。”刁仓连连点头。

        旁边跟来打着火把的七八名青壮亦是齐齐高呼,“符祝治病救人,我等敬佩不已,自当供奉。”

        陈甘听到这话,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望向众人道:“那尔等是要随我进去还是……”

        “这个……”刁仓面露难色。

        其他几个青壮也是不自觉的朝后挪了挪脚步。

        陈甘脸上露出淡笑,他倒没有意外这些乡人如此表现,大贤良师曾与他们言,民间百姓乡人的心态为何,若想要统率众人衷心拥戴,空口无凭是无用处的,唯有让这些人切身体会到,方才能够收获民心。

        他初次来故安县,虽挂着太平道传道符祝的头衔,可名头不显,想要让这些顽愚的乡人信服,自然是要展露点手段才是。

        不过,他的目光又望向一旁站着的杨禅,笑道:“燕校尉呢?可要等在此处?”

        “燕某自当随符祝进这解家。”杨禅没有多做犹豫,伸手从旁边的一个闲汉手里接过了燃烧的火把。

        他进入这个东汉末年剧情世界,目前也就三天多的时间,前几天不是在看卷宗,就是梳理前身的记忆。

        对于这方世界存在的妖魔鬼怪,其实心中也颇为好奇。

        今夜泉柳乡除魔,虽不是他的任务目标,但杨禅觉得积攒一点经验还是很有必要的。

        如他之前所想,在这有一个“队友”的情况下,最好能够多面对一些复杂的情况,以为后来应对做出合理的判断。

        并且,这种在剧情任务世界里铲除妖怪鬼魅,都是能够增长积分的,他就当是做支线任务,获得的都是好处。

        陈甘见杨禅丝毫没有半点退却,笑着点点头,随手也从一个闲汉手里接过火把,又朝刁仓等泉柳乡众人说道:“我与燕校尉入解家查探一二,你等在此等待便是,若是觉得夜露深寒,寻些干柴点上篝火。”

        “是是是。”刁仓和一众青壮连连应是。

        ……

        夜风轻拂。

        解家宅院内簌簌之声轻轻响起。

        杨禅举着火把跟在陈甘身后,他的精神和注意力都紧绷了起来,他如今的力量、敏捷、体质感知都达到了6点,5点是普通人的水平,6点是资深者。

        综合起来,方方面面已经算是颇为出色。

        这解家宅院里的幽寂和空旷,让他有种之前在红星废弃工厂的感觉。

        破败、荒凉,丝毫不像是一处才半年多无人居住的所在。

        呼啦——

        突然,一声怪异的响动在杨禅前方不远的草丛里响起。

        杨禅几乎本能的就从系统背包里取出了毛瑟手枪,对于如今积分大户的他而言,毛瑟手枪其实已经可以替换,但在便捷性上,杨禅却还没有找到其他合适的枪械替换。

        步枪类的武器,在没有夜视仪或者探照灯的情况下,单手并不适合操作。而其他一些手枪类的武器,要么是威力还赶不上他的这把毛瑟手枪,要么就是兑换起来积分太高,得不偿失。

        还不如继续将使用毛瑟手枪作为随身武器,一来他有“初级枪械精通”的技能,使用毛瑟手枪在三五十米之内的射击精度还是有所保障,二来系统出品的毛瑟手枪,在卡壳或者其他方面的小毛病几乎没有。

        只要熟练地掌握了毛瑟手枪,杨禅自觉目前还是不错。

        “一头硕鼠而已。”

        似乎感受到了杨禅瞬间的警惕,前面的陈甘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这解家昔年看来家财颇丰,竟能养出这般大的硕鼠。”

        杨禅这时借着火把的亮光,也隐约瞧见了那一晃而过的黑影,看着确实像是一头老鼠。

        跟着他又听到了陈甘低声念叨起生民不易,天下困苦已久,富者连田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等等,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一股悲天悯人的心态。

        杨禅也不知陈甘这位年岁不大的太平道符祝,到底是天生有悲悯情怀,还是仅仅以言语来蛊惑于他,对于这些他也不在意,反正任务完成后就会离开这里。

        他没想过在这个即将三国来临的大乱世界继续呆下去,他觉得哪怕是对于很多穿越者来说,在没有和这个世界产生情感羁绊之前,如果可以回到原来世界的话,几乎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回到原来的世界。

        “符祝,燕某有事请教。”

        杨禅在听了陈甘几句碎碎念之后,突然想起他与陈甘随行的根本目的来,顿时觉得没有比这会儿更好的时机,低声问道。

        “不知燕校尉有何事?”

        陈甘举着火把,目光不时扫过这解家大院周围。

        杨禅将火把举在身前,手中的毛瑟手枪悄然收系统背包,询问道:“符祝行走八方,不知可曾听说过几个害人的妖魔?”

        “不知是何妖魔?”陈甘道。

        “白鹤精和白蛇精……”

        杨禅没有将最后的青龙精也一并问了,前两者在他看来应当还算常见,最后这“青龙”,他如今还不知为何青龙会被归类为妖精,是否有其他缘由,还是谨慎为好。

        “鹤妖与蛇妖?”

        陈甘声音微微提高了两分,似颇为讶然,而后道,“我前番倒是听人谈起过在一头白蛇祸乱之事,只是……”

        “只是什么……”

        杨禅急忙问道,他此刻脑海里想到的是要不要学着古人的样子,单膝下跪,然后说一番这两妖是杀父仇人,恳请陈甘告知或者相助云云。

        毕竟,《三国演义》里都是这样纳头就拜,方才显得诚心。

        “嗯?”

        就在此时,忽而一声微弱宛如喃喃的古怪声音,从解家紧闭的内院之中传了出来。

        ……

        ps:本书没有太监没有太监,我不会再太监书了!!

        之前几天断更,主要是白事,无暇更新,加上高温中暑,勉强也就写了几章人发杀机,接下来会尽可能保持更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