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泉柳乡

第五十九章 泉柳乡

        略显泥泞的黄土道上,两匹马匹并驾而行,速度不快。

        泉柳乡位于故安县县城以南二十里。

        以此时的交通条件,路并不好走,但好在故安县多数地方道路平坦,虽是雨后,人骑乘着马匹坐骑,倒也不算难走。

        出了故安县县城三五里之后,陈甘轻轻将手中的九节杖横放身前,看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杨禅,淡笑道:“燕校尉,不知你捉拿那人面蜘蛛精,所用的是何种术法?”

        “嗯?”

        杨禅正琢磨着该怎么和陈甘这位太平道持节的传道人,套近乎,探听下任务所要求的三妖,没想到这太平道的传道人先朝他问起话来。

        不过下一刻他也就想明白了,那蜘蛛精身上的几个伤口,可能在县令崔尚或者其他衙役看来并无可疑,但在陈甘看来肯定会有不少疑惑。

        杨禅也没有小觑这任务世界里所有人的看法,这么一个神鬼世界,还是一个即将起义的宗教势力传道人,不敢说人精,受限于见识可能有些也想不明白,但绝对不是什么蠢人。

        好在杨禅如今身上有一层虎皮,讨魔校尉秘传数百年,其中手段还可以遮掩一二。当即笑着道:“符祝有问,不敢隐瞒,这是我燕家讨魔校尉秘法。可算是机关术和雷法沾染些关联。”

        “原来如此。”陈甘见杨禅如此说,没有再继续追问。

        杨禅却借此打开了话头,接着说道:“不知符祝,此次前往泉柳乡,所为的可是泉柳乡解家被灭门一事?”

        陈甘轻轻颔首,目光又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杨禅,淡淡道:“妖邪出没,民生多艰,燕校尉你这职司……”

        “是燕某做得差,我任这讨魔校尉三年殊无建树,令本地百姓多有遭魑魅魍魉袭扰。”

        杨禅听出了陈甘话里的指责之意,心里并没有什么不忿,反而毫不犹豫地承认了自身能力不济。

        这讨魔校尉一职自成体系,县郡是讨魔校尉,州府或者一些大郡是讨魔将军,中央是太史令。

        按照常理,一县的讨魔校尉下面还会有几名缇骑和力士,以供差遣,但几百年承平,讨魔校尉从最初设立到后来渐渐边缘化,这些人手其实都不再常设。

        一个县里基本上就是如同仵作、更夫等胥吏一般,设一个讨魔校尉。

        杨禅扮演的这个身份燕无咎,本领不济,这几年虽然下面有案子报上来,但多半也无暇处理,要不然也不会等到杨禅一来,首先要解决的是处理一起妖魔事件,先保住这身份才行。

        陈甘似没有想到杨禅竟开口自承能力不济,一时微微讶然,而后,反而转了口风,摇摇头道:“妖邪频出,本就非校尉你一人之力能济事的,此乃天下大势,是苍天有恙。我奉大贤良师之命,便是为入世救济百姓,铲除妖邪。”

        说着,陈甘又上下打量了一眼杨禅,道,“真要说起来,燕校尉已是我在诸多郡县里所见之勇于任事者。”

        “符祝过誉了!”杨禅装得一连威严肃穆,郑重行了一礼。

        他觉得陈甘这话说得,不单是为他开解,恐怕还有点其他东西。

        果然,陈甘轻轻摩挲着马背上的九节杖,又道:“燕校尉难道就没想过,为何这世道一日日变坏,妖魔频出的原因为何么?”

        “符祝,燕某不过一个小小的讨魔校尉,如何晓得这些大道理。”杨禅到现在哪里还听不出陈甘在引导话题,只是并没有继续对方的话说下去,反而轻笑一声,朝前方指了指,“天色将晚,我与符祝还需快些赶往那泉柳乡才是。”

        “也好。”陈甘对于杨禅转移了话题,似也不在意,随口答了一句。

        杨禅其实不想掺和进着太平道里面,看样子现在应该是“黄巾起义”前夕,如今的太平道尚未举旗,朝堂也未曾将起打为反贼,不论是州府郡县,还是乡村之中,都有诸多传道人的身影。

        这些传道人用符咒、符水为乡间治病驱邪,正在暗中扩大影响力,也难怪事后举事之后,一呼百应,立时掀起了滔天巨浪。

        不过,这些杨禅自认都和他没有太大关系,他进入这方世界为的就是完成这次的任务,铲除三妖,完成之后,拍拍屁股也就走人了。

        至于说其他更大的想法,不是没想过,而是真的并非他敢想的。

        其实在上次“朱员外”的那个剧情任务,他就已经觉得背景世界极大,只是当时任务有很清晰的目标指向,他也没有去考虑太多。

        再加上那次的剧情任务世界并非他所熟悉的,但这次可就不一样了,东汉末期这些他可能还不算熟,但马上进入的三国,那可真的就是一堆猛人冒出来。

        他只是来这个世界完成一个扮演任务,管不了那么许多,这种又妖魔神鬼道法的世界,他的当务之急,依旧是找到那白鹤、白蛇和青龙三妖的踪迹。

        嗯,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也不介意和太平道虚与委蛇,甚至投身其中。

        关键是太平道能给他三妖的消息,甚至能提供一定的帮助,当然,他自是明白,有些东西不能轻易凑上去,还是得故作姿态一番。

        舔狗不得house啊!

        天色渐晚,两人一路沿着泥泞的道路前行,渐渐到了泉柳乡附近。

        进入这方任务世界的几天里,杨禅已经大概地查阅了一下县衙一些需要讨魔校尉解决的案子的卷宗。

        除了他刚解决的那间东沟乡的土地庙失踪外,还有其他各乡村七七八八的案子,其中一件就是泉柳乡的灭门之案。

        若是寻常的仇杀冤案之类的,一般由县衙的游缴和贼曹来处理,唯有涉及神鬼妖魔之事的案子才会交到讨魔校尉这边。

        当然,这样的后果便是一些衙门无法处理的无头悬案或者懒政不想处理的案子,都会落到讨魔校尉手里,使得案卷不断累积。

        这个案子上报来的时间大概是在一个月前,杨禅当时只是粗粗看了一眼,之所以没有选择直接将这个作为他保住讨魔校尉官职的突破口,就在于比较麻烦,透露着诡异。远不如东沟乡土地庙时常有人走失来得直接简单。

        两人一到了泉柳乡外,几个闲人已经远远就看到了他们,尤其是杨禅讨魔校尉的衣着和服饰,登时有人拔腿朝乡中跑去。

        不多时,从里面急急忙忙跑出来了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来到了杨禅和陈甘两人面前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