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太平道

第五十八章 太平道

        城门前。

        杨禅望着凑上前问话的兵丁,对方年龄约莫在四十几岁,不高不瘦,蓄着此时常见的长须。

        根据杨禅继承的扮演记忆,依稀记得这名驻守城门的士兵姓丁,曾经还在县衙有过几次照面。

        当即轻轻策动马匹到了那城门守卫面前,指着马屁股上拖拉着的硕大蜘蛛精尸体,“丁大哥,你且来看,这边是前些时日在东沟乡破土地庙里,谋害往来行人的妖孽。”

        “唉哟,还真是!”

        那个守门的士卒举着一把铁枪,靠近了杨禅的马匹,瞥了一眼,似吓了个激灵,急忙朝后退了一步。

        旁边两三个看着干干瘦瘦的守门兵,也是探头探脑看见了马匹后面的妖怪模样,大叫出声,“妖怪,真是妖怪。”

        “燕校尉杀了一个妖怪。”

        “燕校尉将东沟乡土地庙里的妖怪除了!”

        几个守门兵大呼小叫地叫嚷了起来。

        此时,城门前大概是大雨过后的缘故,往来行人不多,可依旧有不少往来的行人被其呼喊声所惊,一个个朝着杨禅投来了注目礼。

        “你们几个,瞎咋呼什么呢!还不快去县中通报。”

        那个姓丁的兵卒显然地位要稍高几人,呵斥了一番,立时有机警的拔腿往城内跑去。

        那姓丁的兵卒又抬头望向马上端着着的杨禅,目光之中不自觉的多了几分敬畏。

        “燕校尉,你这……当真有老校尉的风采,我少时还记得老校尉铲除妖邪的风采呢,他老人家总算后继有人。”

        关于杨禅这个讨魔校尉的身份,这县中其实很多人都知晓,尤其是他三年未曾除魔,又不通人情世故,眼瞅着将要丢失这讨魔校尉这差事。

        那东沟乡的土地庙上个月就有报到县里来,言多有路人走失,也有村民大胆几人同行前去探个究竟的,多也一去未回,显然是土地庙里有凶得厉害的妖孽。

        这差事扔给燕无咎这个讨魔校尉,本以为只是老爷们想要换人了,可没想到还真让对方做成了。

        “侥幸而已,丁大哥,那我先入城前往衙门——”

        杨禅笑着拱拱手,又示意了一下身后马背上的蜘蛛精尸体,“这还要交差才行。”

        “理当如此,理当如此。”姓丁的兵卒连连颔首,让开了道路。

        杨禅一路骑乘着马匹,不徐不缓地进入故安县县城。

        故安县是大县,但以此时的生产力,一眼看过去并无什么出彩的建筑。

        市井上颇为宽阔,建筑也多以黄土和木屋结构居多。

        县城内,由于雨后的缘故,到处都是泥泞,不少街边墙角,还蹲着衣衫褴褛的流民乞儿,街道两侧的商家也有开门揖客的,不算萧条也谈不上繁华。

        杨禅一路骑着马,径直来到了县衙。

        县衙外,前后已经有十多个人等在了那里。

        “燕校尉来了!”

        见着杨禅骑乘着马匹靠近,县衙外的那十多个人里,立时有人高呼出声。

        “拜见明廷。”

        杨禅一跃从马上,朝着门前的众人之中,一个留着长须的中年男子作揖行礼。

        明廷是此时对于县令的敬称,这名中年男子便是故安县县令崔尚,据说是清河崔氏的子弟,高门大户,是天下望的世家,非寻常人能攀比。

        因为是扮演任务,杨禅继承了原主记忆,一些礼仪称呼毫无影响,哪怕是熟悉之人,也基本看不出内里换了人。

        这也是杨禅第一次在任务剧情世界里,算是和官方的势力打交道。

        从他进入这个世界开始任务开始,这几天的时间总让他有种穿越到了东汉末年的感觉。

        其他方面都还好,只是这个世界的阶级压迫,还有各种礼数繁多,颇让杨禅不适应。

        要不是扮演任务首先一点,就是这个身份,他真是受不了各种文绉绉的繁文缛节。

        “燕校尉可是除了东沟乡的妖魔?”

        就在杨禅行礼之后,故安县县令崔尚目光在杨禅身上掠过,很快就落在了那官马背上的硕大尸身。

        “正是。”

        杨禅点头应是,又在一旁的两个衙役的协助下,将那硕大的人面蜘蛛尸体给解了下来。

        围观众人见之,登时不由吸了口凉气。

        这蜘蛛的个头,着实惊人,且还有一张像是女子的面孔,若说不要妖魔恐怕都没人信。

        崔尚围着这蜘蛛精尸体,脸上夹杂着好奇和畏惧,嘴里啧啧有声。

        此时毕竟不比国朝初期,天下虽有妖邪除魔,但一代代讨魔校尉的斩杀,真正的妖魔已属少见,多数也出现在一些偏远乡镇之地。

        以他的出身,出任一方县令自是旁系旁支,然比起寻常人几乎也未曾见识过妖邪。也就是近些年,国力日衰,天下再有妖孽出,使得县郡之地能听到许多传闻。

        “明廷,此为人面蜘蛛精,善迷惑,有毒,食人精血,能以丝线操纵吞噬者。”

        就在县令崔尚围绕着人面蜘蛛啧啧称赞,人群之中走出来一个束发道袍、手持九节杖的青年。

        “如此说来,这当真是妖孽?”崔尚回头望向说话的道袍青年。

        “确实如此。”道袍青年轻轻颔首,“此妖孽面容如人脸,当是害过不少人。”

        “符祝胸襟宽广矣。”

        崔尚抚掌而笑,又望向站在一旁的杨禅道,“燕校尉,此为陈甘符祝,擅以符水咒说驱邪疗病,吾本欲让陈符祝替你任这讨魔校尉一职,如今看来,你不曾辱没汝父之名,确有铲除妖邪之能,这讨魔校尉之职司汝继续留任,往后当尽心效命,保境安民。”

        “呼——”

        杨禅听到崔尚这话说完,心中无声地松了口气,这次官职总算是保住了。拱手朝崔尚行礼感谢:“谢明廷成全,无咎必不敢松懈。”

        说着,杨禅的目光悄然在那道袍青年身上掠过,他是没想到这县令崔尚可是连替代他的人都找好了。

        只是对方的身份——

        陈甘?符祝?

        杨禅怔了怔,忽然猛地一下惊醒了过来。

        “这次的任务背景,还真是有些复杂啊!”

        杨禅再次望向这道袍青年,眼神都有些变了,他大概对于如今所处的时间线,又确定了几分。

        应该就是东汉末年。

        如今的年号是光和元年,他并不太清楚具体是哪个时间点,可这持九节杖的符祝,他曾经玩过的一款三国游戏里,可是有出现过的。

        这是太平道起事之前,在民间的传道人。

        在这么一个存在妖魔神鬼的东汉末年,这太平道,恐怕不会是他原先历史上仅仅借助宗教之名的起义军了,而是真正具备术法流传。

        “不过——”

        杨禅心中又隐约升起了一个想法,他这次要完成的任务是铲除三妖。

        这三妖他虽知晓名称,但具体在哪里,是哪座山,都全然无所知,似乎除了借助官方的力量之外,还可以试试从这太平道的符祝陈甘那里了解一些情况。

        毕竟,大平道和此时吏治渐渐崩坏的汉朝不同,这是深入乡村偏远之地,真正发动裹挟起了大量民众起义的。

        当然,从杨禅所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如今大汉境内并未有什么地方起义,整体而言,还处于一种水面之下的波涛暗流。

        正在杨禅思忖间,这位看着年岁不大的太平道九节杖传道人陈甘,已然笑着道:“明廷,小道之所以想谋贵县讨魔校尉一职,也是为了能名正言顺铲除如今出现在县中各乡村的妖魔。不过……”

        陈甘目光落在裴楚身上,笑容更盛,“不过,贵县的燕校尉能除去这人面蜘蛛精,倒是小道多虑了。”

        “符祝哪里的话。”

        崔尚对于杨禅的态度淡淡,有着此时世家子弟的倨傲,但对待陈甘却颇为热络,“符祝为吾家驱鬼,吾兄已来信告知,只是讨魔校尉职司毕竟非吾所能决定,若蒙不弃,符祝在本县出任一个门下游缴、议曹可否?”

        “明廷何须如此。”

        陈甘连连摇头,摆手道,“小道只是为了护县中安宁,为明廷除去一些滋扰百姓的妖邪而已。小道听闻贵县东沟乡和泉柳乡多有妖邪扰民害人,如今东沟乡妖邪已去,天时将晚,小道正好走一趟泉柳乡。”

        “符祝真乃大义之人。”崔尚闻言不由抚须称赞,又扫了一眼一旁的杨禅,“燕校尉。”

        “明廷。”杨禅上前行礼。

        崔尚淡淡道:“铲除妖邪乃讨魔校尉分内之事,符祝如今愿意相助,你当如何?”。

        杨禅闻言顿时大喜,他刚还在想该怎么和这陈甘搭上线,这下机会就来了,急忙上前说道:“若是符祝为本县铲除妖邪,在下愿从旁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