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永泉镇

第四十三章 永泉镇

        晨光熹微,薄雾萦绕。

        茫茫的山道之中,一个身影踉踉跄跄地朝着南面的仓皇而去。

        这身影走得不快,好几次由于虚弱,还跌倒在地,可爬起身之后依旧步伐坚定地前行。

        走得累了,便做在路旁树下休息,渴了饿了,喝山涧幽泉解渴,吃一些路边的野花野果充饥。

        远远吊在身后的杨禅和齐武阳两人已经走得有些精疲力尽。

        看到那轿夫停下在水边休息,齐武阳急忙从系统背包里取出了两个苹果,随手扔给杨禅一个,咔嚓咬了一口,略有些含糊说道:“这病得不轻啊!”

        “可能不止是简单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那么简单。”

        杨禅随口回了一句,将齐武阳给的苹果放在嘴里,咬了一大口。

        “唉,这走了有一二十里了吧,太累了。”

        齐武阳三两口将苹果吃完,又用肩膀撞了下杨禅,“你那有什么喝的没?”

        杨禅随手从背包里翻找出了一瓶功能饮料,扔给齐武阳,几下吃完了苹果,也给自己来了一瓶。

        从鼠妖的洞穴出来,两人跟了这轿夫一路。

        这轿夫的反应有些浑噩,尽管杨禅和齐武阳都不什么追踪高手,但一直吊在身后也未曾被其发觉。

        只是两人本就一夜未睡,又赶了不少夜路,再加上炸鼠妖巢穴和斗猪妖,这会儿都感觉到了极度的疲惫。

        杨禅往嘴里灌了一口饮料,看向一旁仿佛死鱼似的躺在地上喘息的齐武阳,突然说道:“超能力?”

        “嗯?”

        齐武阳先是被杨禅没头没尾的话搞得一愣,跟着突然一下翻身跳了起来,双眼不可思议地望着杨禅,“我擦,你这都看出来了?”

        “还真是啊!”杨禅看着齐武阳的这幅表情,脸上露出了微笑,“是控制金属还是念力之类的吧?”

        杨禅从齐武阳可以操控五枚铜钱的时候就觉得有些怀疑,虽然齐武阳自称是道术,可明显那几枚铜钱来回由心,并不像是真正的道法手段。

        当然,杨禅觉得那几枚铜钱应该如齐武阳所说,很可能是有些来历,或者什么高人开过光的,所以对于妖魔的杀伤性比较高。

        主要的原因还是方才在对付猪妖的时候,杨禅最后朝着猪妖扔手榴弹,而齐武阳将本来有些偏斜的手榴弹位置,牵动了一下,正好落入到猪妖的嘴里。

        “不行不行,你这观察得有点仔细啊!”

        齐武阳连连摇摇头不已,没有直接回答杨禅到底是什么能力,反而盯着杨禅说道,“那你呢你呢,圆通法师,你什么能力啊?”

        杨禅摊了摊手,又笑着伸手做了一个射击的动作,“你不看到了?”

        “呃——”齐武阳微微语塞,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不是吧,我觉得我在这个对付妖魔鬼怪的沙场世界里,选择超能力已经很另类了,你,你还真是用枪炮这些东西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啊……杨禅心中无奈叹息,脸上却露出了淡定的表情,轻轻颔首点头。

        其实对于沙场世界里到底会是怎么一个情况,杨禅目前为止还是相当的不了解。

        比如说,沙场世界现在肯定不是他一个人的单机之旅,他自己使用的是“战争之王系统”,而其他队友到底是不是使用某种“系统”,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能力传承,完全说不准。

        而且,他能看出齐武阳用的并非什么道术,而是类似于磁力或者是念力的超能力,可再想要细问下去,对方这个念力是如何成长,是通过系统做任务兑换,又或者其他什么,显然齐武阳是不可能会说的。

        这一点,换做齐武阳问他,他这些武器如何来的,有系统的话,那系统是怎么兑换,他也肯定不会说。

        这是大家彼此之间最深层的秘密。

        或许彼此之间能够猜得到一些,但绝对不会轻易的揭开底牌。

        “不过,好像也可以。”

        齐武阳思索了一阵,突然说道,“这个炸弹啊什么的,杀伤力够的话,还是很可观的,至少前期肯定够给力,但如果一直这么发展下去……”

        齐武阳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但杨禅已经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摇摇头,“哪里能想那么多!能活下去才是最紧要的。”

        如今他们面对的妖魔,还是一些普通的恶灵、厉鬼或者精怪小妖,要是顺利完成任务走下去的话,到了后面出现了一些厉害的顶尖大妖怪,那种神通术法,飞天遁地,似乎从成长性上来说,科技武器就变得不那么给力。

        当然,这是一部分人的认知,而杨禅在看过“战争之王系统”里的武器和一些技能之后,并不这么认为其会没有后续的成长性。

        他如今对于“战争之王系统”的认识,还有各种功能,还处于很初级的阶段。

        “唉唉……他继续走了。”

        两人坐在路旁草丛边休息了一阵,齐武阳突然站起身从杨禅示意。

        杨禅跟着起身望向远处山涧的一条小溪边,就看到那个鼻梁歪斜的轿夫,踉跄着又再次站了起来。

        从背影和行走的姿态来看,似乎依旧疲乏和浑噩,没有左顾右盼,只是闷着头朝前继续前行。

        杨禅和齐武阳两人顿时继续远远吊在后面,一路前行。

        这一路走走停停,基本上都是山路或者荒僻的小路,偶尔能够看到远处有村镇和人烟,但是那轿夫都刻意避让开。

        杨禅和齐武阳两人想跟着这轿夫一起到永泉镇,干脆也不落脚,一路跟在后面晃晃悠悠的走着。

        反正那轿夫走上一段就要休息,两人还有食物饮料供给,虽一夜未睡,可从体能上来说,还是比那干瘦如柴的轿夫要胜过不少。

        就这么一路走一路听,差不多走到了下午一两点的时候,杨禅和齐武阳两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双脚像灌了铅似的,终于那轿夫在一处路口的位置,停了下来。

        两人顺着轿夫停下的位置望去,就见那个路口前方是两山之间的一大片的浓雾弥漫的区域,那雾气浓而诡异,日光无法穿透,大风似也难以吹散。

        在这些浓雾之中,仿佛若隐若现有一处城镇的轮廓。

        杨禅和齐武阳对视了一眼,彼此大概都猜测到了,这里恐怕就是永泉镇了。

        从离开陈家庄到现在,两人一路又是夜路,又是山路,走了也差不多又四五十里了,算算此前陈良吉所指的方向还有说的路程距离,大致也差不多。

        “怎么办?”

        齐武阳瞥了一眼前面的轿夫,转而朝杨禅低声说道,“我们现在进去?”

        如今永泉镇在望,已经是目标所在的地方,按说为了能够尽快完成任务,这时候就该直接杀进去了。

        “先等等。”

        杨禅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这永泉镇如果真如此前那几名轿夫说的那样,已经完全是妖魔巢穴,两人这么贸贸然冲进去,恐怕就是羊入虎口了。

        毕竟这阵子里的精怪小妖数量,肯定要比之前鼠妖的巢穴多。

        而且那浓郁的雾气,总是给人一种莫名的诡异感。

        “我也觉得应该要恢复下状态。”齐武阳跟着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这任务比我之前做的要难得多。”

        “你之前经历了几个剧情世界?”杨禅听到齐武阳这么说,顿时问道。

        “三个吧。”齐武阳说道,“最难的就是一个类似僵尸道长一样的世界,我前面和你说的那个铜尸,是真的,你以为我吹牛啊!”

        说着,齐武阳身前浮起几枚铜钱,“这个铜钱,还有我腰上挂着的这块玉佩,都是从那个任务世界里得到的,确实能够对阴祟鬼物造成伤害。”

        “我猜也是真的。”

        杨禅点点头,他推断出齐武阳掌控的是类似操纵磁铁或者念动力之类的能力,其中的一个原因,也是齐武阳自吹自擂地说什么极度愤怒的情况下,用麻绳和铁链缠绕了那铜尸十七八圈。

        以齐武阳展现出来的伸手,想要以动作体能来做到这一点显然不成,唯一的可能就是对方有某种隔空操纵的能力。

        当然,具体多强,目前齐武阳还未完全暴露出来。

        在杨禅看来,念动力如果强到一个地步,恐怕是能够控制自己身体脱离地面,像飞一样的。

        而齐武阳在前面闪躲的时候,明显也做了几次,只是大概就起到了一个支撑点的作用。

        “嗯?那轿夫在干什么?!”

        这时,旁边的齐武阳突然又说了一句。

        杨禅抬头望去,就见那鼻梁歪斜的轿夫,站在路口前,似乎想要朝雾气方向走进去,可刚一迈出步子,又突然顿住了脚步,然后朝后撤离,只是没退几步,又朝前走。

        如此这般来来回回,仿佛似在犹豫,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隐约间还能够听到那轿夫嘴唇微动,仿佛在碎碎念着什么。

        杨禅侧耳倾听了一阵,只能依稀听到几个诸如“大婚”、“逃走会死”、“饶了我”之类的字眼。

        他又看向齐武阳问道:“你能听到么?”

        齐武阳摇摇头,“我也只听到了几句,好像是今夜大婚什么的。”

        “那就对了。”

        杨禅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还记得之前那鼠妖手下的纸妇人么?”

        “你是说……”齐武阳也想了起来,“今夜就是那几个妖怪里的‘老大’,嗯,大概率是朱员外,今夜要大婚?”

        “应该是这样了。”杨禅点点头,“之前那几个轿夫也提了一句,说那猪妖到鼠妖的洞府上,也是为了这个成婚的事情。”

        杨禅虽还不知道,这个成婚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鼠妖一定要去陈良吉府上娶对方的女儿,这些妖怪都要赶着做这个事,但很明显其中有他们不知晓的内情。

        “记得任务描述里是说,朝廷式微,世道不靖,天下多有鬼魅妖邪出没,残害百姓。永泉镇乐善好施的朱员外,五年前突然性情大变,强抢民女,鱼肉乡里,犯下累累罪行,为民所厌之。”

        杨禅将之前这次沙场世界发布的任务介绍,回忆了一遍。

        从字面上看,这个任务好像就是一个封建世界锄强扶弱的任务,但经历了这些妖魔鬼怪之事,很明显里面完全不同。

        而且,从几个轿夫交代的事情上来说,永泉镇的情况,和任务描述也有些不一样。

        在任务描述里朱员外是主角,可是在轿夫的口中,好像朱员外是一个中间过渡的角色,妖怪是另外的一伙人。

        齐武阳看着那轿夫犹犹豫豫的模样,朝杨禅说道:“要不我们还是把那轿夫再抓回来,问个清楚吧?”

        “也行,这轿夫要是回去了恐怕我们也就暴露了。”

        杨禅微微颔首,从这轿夫的表现,可能不是单纯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好像还有其他的原因,对方显然不想回到永泉镇,可又似乎有什么羁绊。

        正当杨禅和齐武阳两人从后面钻出来,准备上前,突然齐武阳猛地一扯杨禅的衣袖,两人又缩了回去。

        “嘘——”

        齐武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杨禅跟着一起伏低了头,两人距离那轿夫的距离大概是五十米左右,这个距离他比常人略微强出一点的感知,并没能起到特别大的效果。

        就在两人重新缩回去后,就见那路口的浓雾之中,突然一条手臂粗细仿佛藤蔓一样的东西,嗖地一下蹿了出来。

        不等那轿夫开口,那条藤蔓噗地一声,直接刺穿了轿夫的胸口,拖拉这轿夫朝着浓雾里缩了进去。

        “嘶——”

        杨禅和齐武阳两人瞬间都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根据那些轿夫的描述,这突然蹿出来的藤蔓,恐怕就是永泉镇上的人无法逃出的原因所在。

        只是,这轿夫明显是有原因回来的,可这藤蔓丝毫没有留情,仿佛无法辨认出对方,直接刺穿了胸腹杀死。

        这让杨禅和齐武阳两人对于自己方才没有贸贸然进入永泉镇,感到一阵庆幸。

        两人一直等那条藤蔓拖着轿夫的尸体,彻底缩回到了浓雾之中,这才轻轻吁了一口气。

        “接下来该怎么办?”齐武阳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问道。

        杨禅目光闪烁,突然站起,看了一眼那浓郁的雾气,“先好好休息一下,然后今晚等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