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永泉旧事

第四十二章 永泉旧事

        “这……这几个竟然没逃走?”齐武阳望着草丛里若有若现的身影,惊讶地叫了起来。

        杨禅警惕地望了一眼,草丛里的几个应该是之前给那猪妖抬滑竿的轿夫,又斜睨了一眼齐武阳腰间的那块白玉,问道,“应该是人吧?”

        “不敢肯定啊!”

        齐武阳低头看了看腰间的白玉,并未亮起,虽说这块白玉遇着阴祟邪气会发光,但他也不敢大意,谁知道这地方会冒出什么东西来。

        操纵着五枚铜钱飞舞着护在身前,齐武阳冲着草丛里的几个身影喊了声,“嘿,那几个,是人是妖,都滚出来!”

        草丛里簌簌抖动越发剧烈,隐约似还能听到细微的哀鸣。

        “什么情况?”

        齐武阳眉头皱起,又瞥了一眼旁边的杨禅。

        杨禅也不废话,抬起手冲天开了一枪。

        刺耳的枪声响起,草丛里猛然滚出了一个人来,哀嚎着大叫道:“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这是个看模样应该十六七的少年,赤着上身,人瘦得厉害,从草丛里连滚带爬地跑出来后,几乎没有多言,噗地一声就跪在了两人面前,大声求饶起来。

        “求大仙绕了小儿!”

        草丛之中,在这个少年被枪声吓出来后,又有一个面容枯槁看着大概在四五十左右的汉子,着急忙慌地也爬了出来,跪倒在杨禅和齐武阳两人身前不远,连连祈求道:“求大仙饶了小儿,若要吃……那……那就吃我,莫要吃儿,莫要吃我儿。”

        “大仙饶命,大仙饶命。”

        在这个中年汉子哭喊求饶声里,又有一个缩着脖子,身上满是鞭痕的青年走了出来。

        青年目光闪烁,犹犹豫豫,瞥了一眼杨禅和齐武阳,又急忙低头,仿佛被某些东西吓进了骨子里一般。

        还有一个依旧没有从草丛里爬出,身体蜷缩着,几乎把头都要埋进土里,兀自抖动得厉害。

        杨禅和齐武阳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看出,这事情的不简单。

        这四个轿夫都是给那猪妖抬滑竿的,四个人里不论哪一个,都看得出处于极度惊恐的状态,可偏偏没有一个人逃离。

        若是寻常人,被惊吓到,这么久的时间,回过神来,已经远远逃离了。可从这四人的表现,明显像是被驯服一般,虽然害怕,可就是不敢跑。

        这样的情况,绝对非比寻常。

        “几位施主莫要害怕。”

        杨禅望着跪倒在地上的几名轿夫,再次入戏,双手合十,摆出了一幅出家人的模样,和声说道,“小僧和这位道长不是妖怪,也不吃人,那头猪妖已经被我俩杀……嗯,超度了。”

        “无量天尊。”

        齐武阳跟着行了个稽首,配合得也极为默契,“贫道此来特为降妖除魔。”

        两人话说完,跪倒在地上的那名汉子似乎愣了愣,微微抬起头看了杨禅和齐武阳一眼,眼中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方才贫道以掌心雷降服那猪妖,你们莫非没有听到动静?”

        齐武阳下巴微抬,摆出了一幅高人做派。

        说着,不等几个轿夫反应,他又望着远方天际已然有红日初升的天空,口中轻声吟唱道:“两脚任从行出来,一灵常与气相随,有时四大熏熏醉,借问青天我是谁?”

        杨禅站在一旁嘴角忍不住狠狠抽动了一下,这家伙真的是恨不得时时刻刻都“人前显圣”,哪怕只是几个被妖怪奴役、吓坏了的乡野村民也不放过。

        不过,齐武阳的这番人前显圣举动还是很有效果,几名轿夫情绪果然稳定了不少。

        甚至包括稍远一些将头都快埋进土里的轿夫,在听到齐武阳一番逼格极高的诗词后,也抬起了头,小心翼翼地从草丛里爬了出来。

        这个轿夫是个鼻梁歪斜极为丑陋的汉子,双目呆呆的。

        “几位施主还请起身。”

        杨禅见几名轿夫情绪稳定了下来,又再次说道:“我二人都是出家人,此次是来铲除妖邪的,不知几位施主是何方人士,为何会受到那猪妖奴役?”

        轿夫之中,之前那个面容枯槁愿意为子舍身的汉子,目光浑噩,似有些不信地问了一句,“那妖怪……死了?”

        “当然。”

        齐武阳大咧咧地应了声,“有本道长在,什么妖怪都手到擒来。本道长还吃了一口猪头肉,呸呸……问你们是哪里人呢?”

        “死了,真的死了。”

        面容枯槁的汉子口中喃喃,愣了好一会,才似乎回过神来,又瞥了一眼旁边脸色煞白的少年,这才转过头,用有些干哑的声音说道:“法……法师,道长,我等都是永泉镇村民。”

        “永泉镇?”

        杨禅和齐武阳两人听到这个地名,登时眼睛齐齐亮了起来。

        两人原本的打算是剿平了鼠妖巢穴,再找地方休息一天,调查下永泉镇的情况,没想到撞上了猪妖。

        “法师,道长,我们……我们……”那面容枯槁的中年汉子眼里落下泪来,伸手用手背抹了抹,接着道,“我们实在活得惨啊!我全家十多余口,如今,如今就只剩下我与小儿了……我……我”

        说到最后,这汉子声音喑哑,几乎说不出话来。

        旁边的几个轿夫,方才在听到猪妖死了后,似乎也愣神良久。

        这时,听到面容枯槁汉子的喑哑的声音,那个鼻梁歪斜极为丑陋的轿夫口齿不清地说道:“怪他们,都怪他们……我儿被吃了,他们……”

        这名轿夫的声音呜咽、含糊,可却透着一股子痴傻,仿佛像是复读机一般。

        杨禅眉头蹙起,又朝那面容枯槁的中年轿夫问道:“到底永泉镇发生了何事?”

        这名面容枯槁的汉子似乎情绪平复了下来,在他儿子和旁边那个青年轿夫的补充下,开始断断续续地讲述了起永泉镇的事情。

        和系统任务提示的类似,大约是在五六年前,永泉镇突然有怪事发生。

        最初只是一些人家中少了几只鸡鸭家禽,邻里间闹了一阵,大家也没太在意。

        可后面大家就发现,不止是鸡鸭家禽,大的牛羊等牲口,都被咬死在圈中,吃得只剩下半个身子。

        打更巡夜的不断说,夜半有鬼哭狼嚎的声音。

        没多久,镇子上接着出现了小孩走失,找不回来的事情。

        最初村人们还当是有大虫之类的野兽流窜到了镇子里,永泉镇足足有一两千人,猎户之类的也不少,顿时齐心合力之下,组织青壮劳力进行过几次围捕,可都徒劳无功。

        直到有一次,夜里一户人家听到家中孩童传来惨嚎,敲锣打鼓叫醒了邻人,数百人浩浩荡荡去追赶,才发现那吃人吃家畜的不是野兽,而是全身长着黑乎乎长毛的妖怪。

        当时,镇上不少人被妖怪给吓着了,没敢将那妖怪抓住,之后镇上开始人心惶惶。

        有几个胆气壮的后生,拿着铁叉棍棒,又组织了一次围捕,可惜些人再也没有回来。

        等被人找到的时候,只剩下残破不全的身躯和被啃咬得不成样子的头骨。

        死了人的这几户人家哭天抢地,悲悲戚戚地给收拾了尸骨,办起了白事。

        诡异的事情又再次发生,那些白事上用的纸人夜晚会动,跑来跑去的,跑到一些人的家门前,趴在窗户上。

        几次三番之后,镇上其他处有亲戚投靠的,或者略有些家财的就已经跑了,剩下的这些,都是故土难离。

        怪事也越来越多,死人不断加剧,等那些故土难离的想搬走逃离永泉镇,却发现他们已经没办法逃离了。

        一但离开永泉镇境内,这些逃走的人在路上就会遭遇各种横祸,第二天的尸骨摆在了村口。

        大家也都知道了这是妖邪作祟,要将他们困在这里,但又没有办法。

        这时候,镇上乐善好施的朱员外站了出来,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既然避不开,他就去找妖怪们谈一谈,问问这些妖怪到底怎么才肯不伤人命。

        朱员外在镇上名声不小,这又是送死的事情,众人不敢去,自然由着朱员外去折腾。

        隔天朱员外准备了好酒好菜,说是要找妖怪,跟着就消失不见。

        一直过了好几天,朱员外才再次出现,对镇上的人说,妖怪们不肯离去。

        但他们可以保证不伤人,只要让它们住进镇子里。

        镇上的人当然协商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妖怪住进镇子里,谁也没有办法答应。

        这时候,又是朱员站出来,说为了大家平安,不再死人,就让妖怪们住他家里,他家宅广大,正好合适。

        不用住在自家的屋舍田地,镇里的人自然乐见其成。

        此后,在达成协议之后,果然妖怪不再伤人,镇民们开始也松了一口气。

        可没多久朱员外又找了镇上的人说,妖怪们在他家吃喝消耗极大,如果再没有吃的,妖怪们就要出来吃人了。

        镇民们觉得既然已经住下了,本着破财消灾的想法,就开始朝朱员外家送粮食酒肉供养那些落脚的妖怪邪祟。

        有段时间,双方相处都算平和,只是妖怪邪祟越来越多,甚至白天都能在街道上见到一些精怪、小妖,也不伤人,甚至还会帮人干活,蹿到一些人家中蹭饭。

        可没过多久,镇上又有人失踪。

        那朱员外又站出来说,妖怪们嘴刁,一个月需要吃一个人才行,他家里的人已经被吃了好几个。

        镇上的人在那朱员外的蛊惑下,无奈又答应了下来,由镇上所有人决定谁家出人给妖怪吃,一次一家。

        妖怪没吃一次人,镇上的人隔阂就加深一分,渐渐的原本同仇敌忾的情绪少了,自保时指责其他人的多了。

        彼此之间越来松散,整个永泉镇再没有什么凝聚力,就这么一步一步沦陷了下去。甚至其中还有为了保命,主动找那朱员外依附的,只要自家不死人,死别家的就可以。

        永泉镇里的妖怪们也渐渐越来越多,从最初只敢偷偷摸摸,到后面已经开始堂而皇之的出现,奴役起普通人。

        许多人被这些精怪小妖赶出家门,住进猪栏牛棚。每日里还要干活做工伺候妖怪等等,稍微一不如意,或者妖怪们要开什么席面,就要吃人。

        杨禅和齐武阳两人听完了几名轿夫的讲述,一时目瞪口呆。

        这妖怪的手段还真是有些厉害。

        几乎整个镇子里的所有人,都被玩弄在了股掌之间,从最初因为有妖邪受到恐惧,下意识的抱团,再到逐步一点一点蚕食,然后利用人事不关己的心理,逐渐让所有人心生隔阂猜忌,再没有办法团结起来。

        到了最后,妖怪们的数量众多,将整个镇子都霸占了下来,人都被这些妖怪奴役。

        “那到底你们永泉镇的妖怪有多少?”杨禅思忖了一阵,又问道。

        “我等不知。”几个轿夫都齐齐摇了摇头。

        听到这个回答,杨禅也不意外。

        齐武阳又说道:“那你们如今逃出来了,有什么想法,不如这样,跟我们一起去把那些妖怪都给铲除了,本道长和这位法师,刚好要人带路。”

        这话一说完,四个轿夫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其中只有那稍微年少一些的,眉宇间似有几分挣扎。

        “不要勉强他们了!”杨禅摆了摆手。

        那些妖怪奴役永泉镇的日不是一朝一夕,已经有数年的时间,这些人已经生不出一丁点的反抗心思。

        毕竟,有血性的,敢反抗的,要么之前逃走,要么就已经率先被吃了,留下的就是温顺如羊的。

        说着,杨禅又冲几名轿夫道:“那猪妖已经死了,你们如今自由了,想去哪去哪吧。”

        几个轿夫茫然地看了看杨禅和齐武阳一眼,好久才慢慢挪动着步子,朝山道外走去。

        不过四个人的方向并不相同,其中那对父子和青年轿夫是一路,另外一个鼻梁歪斜的丑陋轿夫则定定地站了一会,然后才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这些人,还真是有点惨啊!”

        看着几个轿夫离开的背影,齐武阳感叹了一声,又朝杨禅问道,“我们前面说是要去哪里来着?”

        杨禅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指了指那独自一人跌跌撞撞朝前走的轿夫,“跟着他吧。”

        “他?”

        齐武阳微微一愣,接着脱口道,“斯德哥摩综合症?”

        杨禅面色沉重,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