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裤裆藏雷

第三十章 裤裆藏雷

        陈家大门外。

        一队将近二十多人的迎亲队伍正停在那里。

        前面两个是举着大红灯笼的小厮,又有吹拉弹唱的几个站在后面,之后是一个马夫牵着一匹系了红绸带的黑马,中间八个人抬的大红花轿,后方又跟着几对身穿女衣的丫鬟。

        八抬大轿旁,正站着一个穿着花花绿绿浓妆艳抹的妇人,妇人手拿团扇,一见到新娘子被搀扶着走出了陈家大门,便急忙迎了上来。

        “唉哟,新娘子这身嫁衣真是好漂亮!”

        浓妆艳抹的妇人挥舞着团扇,嘴里发出咯咯地笑声。

        杨禅见着那浓妆艳抹的妇人凑到了身边,全身猛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差一点就忍不住想给对方头上来一枪,可又强忍了下去。

        依着广安县的风俗,这个浓妆艳抹的妇人算是媒婆,又或叫做干娘之类的,用来跟在轿子前,引领新妇进门。

        杨禅目光又望向迎亲队伍,脚步微微一滞,不自觉的就有点想打退堂鼓。

        这迎亲队伍的阵仗有些超乎了杨禅的想象,他原以为大概就是六七人,可面前这足足有二十来人的队伍,若是这些都不是人……

        杨禅悄然吞了口吐沫,这一瞬他已经有了几分退意,这二十多个要都是鬼怪妖精,那可真是有点难办。

        “时辰已到了,新娘子该上轿啦!”

        凑到杨禅身边的妇人,手里的团扇扇动着,笑嘻嘻地从陈家老妇人手中接过了那条系在杨禅手上的红绸缎,嘴巴仿佛合不拢似的笑个不停。

        杨禅故作小碎步,慢慢上了轿子,刚一坐下,就听到外面那妇人高喊了一句,“起轿。”

        从陈家大门走出来的“虞定国”一跃上了被马夫牵着的黑马,冲着送到门前的陈良吉拱了拱手,“泰山大人,小婿告辞了,明夜再带娘子回门。”

        唢呐齐鸣,两盏大灯笼在前方开路,整个迎亲队伍瞬间动了起来。

        杨禅身形随着轿子上,轻轻晃动着,红色盖头下目光不断闪烁着。

        约莫大概走了十来分钟,杨禅听到前面的喇叭敲锣声停下,耳畔安静一片,听不到抬轿人的呼吸,也没有脚步声和前面那“虞秀才”骑乘黑马的马蹄声。

        四野阒然一片。

        杨禅坐在轿子上,越走越觉得心里有些空荡不安。

        “不行,真要跟着他们去了老巢,恐怕我不一定能杀得出来。”

        他原本的想法是跟着迎亲队伍,到这些“非人”的巢穴里,来个一锅端。

        但此刻,他渐渐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周围是在是太安静了一些,几乎连鸟兽虫鸣的声音都没有。

        现在迎亲队伍里,只有二十多个“非人”,若是到了对方巢穴,杨禅都不敢想是怎么一副景象。

        “咳咳……”

        杨禅坐在轿子内,忽然压着嗓子突然低低咳嗽了一声,伸手将旁边的轿帘揭开,捏着嗓子尖里尖气的喊了一声:“停轿!”

        这一声“停轿”略显尖细,音调也拖得有点长。

        这得益于杨禅上学时刻意学过“新贵妃醉酒”和“北京一夜”两首歌里的女声,虽达不到一些大佬们以声音雌雄莫辨以假乱真的地步,但说话注意下腔调,倒不显得太过突兀。

        “新娘子可是有事?”

        那个敷着厚粉穿着花花绿绿的中年妇人,悄然从后方出现在了花轿旁边,仿佛凭空钻出来似的。

        “那个……”杨禅继续尖着嗓子,故作扭捏道,“我想要小解。”

        “咯咯咯……”

        站在花轿旁的浓妆艳抹的妇人,挥舞着手里的团扇,笑得宛如母鸡似的。

        忽然,妇人笑声一顿,双眸在暗淡的夜幕之中似有幽光,“新娘子莫非是在说笑?这新妇入门,中途可是不能下轿的?”

        杨禅心头一沉,在这一瞬莫名感觉这看着像是老鸨的妇人,身上似乎散发着莫名的阴冷气息。

        “我……我……忍不住了……”

        杨禅继续捏着嗓子,仿佛像是羞恼的口吻。

        他的右手却已经从系统背包里,取出了一个仿佛有木柄的小锤子。

        “马铃薯捣碎器”m24长柄手榴弹

        弹径:70毫米

        弹长:365毫米

        装药类型:三硝基甲苯(tnt)

        制导系统:手掷

        备注1:攻防两用,内部装有85gtnt,炸药与弹体之间还夹有3~4层由刻槽钢带构成的预制破片层,应用广泛,不但能有效杀伤目标,还能破坏坦克和装甲车辆。

        备注2:裤裆藏雷,不要乱摸。

        这种曾经被广泛使用后来又淘汰的老式手榴弹,2积分一个,和他购买的小型燃烧弹和闪光震撼弹一个价格。

        对于此前总共积分只有65点的杨禅来说,算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

        作为消耗品,他需要考虑数量上多一些,能应付出现的各种场景。

        其他大威力的手雷,杨禅也有兑换了一个5积分的,不过此刻的情况完全不适合用,不说别的,扔出去估计自己都得挂了。

        而且,他也花费40积分兑换了一件当前对于杨禅来说算是“重量级”的武器,剩下的25积分,全部兑换了各种弹药和炸弹也不算多。

        “不成不成,娘子还是忍忍。”

        花轿外,妇人石头裂开的干哑嗓音继续响起。

        “可是……”杨禅目光一凝,身体微微绷紧,做好了来一场突围的装备。

        这时。

        前面忽然传来了“虞定国”的声音,“干娘,出了何事?”

        “三……”

        妇人听到“虞定国”的话,下意识就要回答,只是话到嘴边,又突然顿了顿,略带着几分奉承的口气道,“虞大官人,新娘子想要落轿解手,这……这按风俗新妇未入门可是不能落轿的。”

        “嘎嘎嘎……”

        前面的“虞定国”发出了一声古怪的笑声,语气之中似乎带着得意,“我等哪里需要去计较这些,快点停轿,莫要委屈了我家娘子。嘎嘎,我这次可是抢在了大哥的前面。”

        众人得了“虞定国”的话,顿时整个迎亲的队伍停了下来,轿子落地。

        杨禅揭开了轿帘,小步走了出去。

        这一下立刻发现,他此时处在了荒山野岭。

        天上微微有些月光,不算明亮,杨禅脸上遮挡着红盖头,基本也就只能将所有人看出一个轮廓。

        只是,那种清冷、阴森的感觉,始终萦绕在他周围。

        仿佛从他走出轿门开始,就有一双双冒着幽光的眸子在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