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怪楼

第二十四章 怪楼

        “法师,我……我二人就送你到这里……”

        一栋二层高的木楼下,两个体型高大健硕的家丁,微微缩着肩膀,缩在了一个披着僧袍的年轻人身后。

        两人的目光左右游弋着,似乎生恐周遭突然就有什么东西会跳出来一般。

        “也好。”

        杨禅轻轻点了点头,尽管心头已然绷紧了神经,但面上还是强撑着一股云淡风轻的模样,朝着身后的两名家丁招了招手,“二位施主,将被褥和烛火交予小僧。”

        “那……那法师,我二人就告退了。”

        两个家丁听到杨禅这么说,急忙将手里的烛火和卷起的草席被褥塞到杨禅手里,顿时风也似的朝外跑了出去。

        “跑得够快的!”

        杨禅站在木楼前,回头看了一眼两名家丁离开的背影,脸上的平淡之色化作凝重。

        “看来这楼里的怪事不小。”

        抬头望了一眼黑暗之中的阁楼,此情此景,让杨禅不禁想起了前番的鬼屋之行。

        不过,那次的准备要比这次充分得多,只是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可后退的了。

        “你须刚猛、虔诚!”

        杨禅默默低声自语,一手将被褥卷在肋下,一手拿着火烛,推门朝着木楼走了进去。

        ……

        陈家庄大堂客厅内。

        匆匆跑回来的两个家丁来到门前。

        陈良吉呷了一口端起的茶水,缓缓放下,望着两人,“那小和尚已经上东楼了?”

        “上了。”

        “我二人见着他进入了楼中。”

        两个家丁点头应道,只是脸上依旧带着几分惧意。

        “退下吧。”陈良吉摆手示意二人离开。

        等两个家丁离开了大堂客厅,一直躬身站在下首的那名看门的矮瘦老人,这时仿佛睡醒似的睁开浑浊的双眼,凑到了陈良吉的身边,低低问道:“老爷可是想考验那小和尚?”

        陈良吉放下手中的茶水,幽然叹了口气:“延请了那般多的高人都是无用,我也只是死马当活马医,且等过了今夜吧。天怜可见,我陈家积德行善,可偏偏被这些个邪祟盯上,不得安宁。”

        ……

        嘎吱嘎吱的木板踩踏声响起。

        杨禅端着火烛,一步步朝这座木楼二层走去。

        此时尽管夜色已黑,但这个点还不算晚,可杨禅依旧打起精神,警惕地注意着周遭的异动。

        无波无澜。

        除了他踩踏楼道木板的声音外,一切阒然。

        这座木楼的建造风格和杨禅所知道的古代建筑风格类似,飞檐画角,颇有些古香古色的感觉。楼上住人楼下堆放杂物,正好也能隔绝潮气,算是很不错的设计。

        楼上是三个通体连在一起的房间,外间是一间待客所用客厅,各种桌椅茶具摆设,隔着简单的屏风阻断的里间是一个不算宽大的书房,放置有文房四宝、书籍以及一些瓷器和工艺的小玩意,侧面是一间用珠帘隔开的卧室,有雕花装饰,布局陈设都颇为雅致。

        看得出来,这处阁楼原本也不是下人们居住的,这种房间的格局在现代就是一个小户型,但是在古代,对于大户人家来说,这才算是卧房。外间的房间有时候是供给丫鬟住的,方便伺候好主人的生活起居。有书房给自己平日使用,还有简单的厅堂休息,或者简单的待客等等。

        杨禅推测大概这楼建造起来后,恐怕也是给公子小姐之类的居住,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反而让给了两个家丁。

        不过,即便此前是家丁居住,依旧也不显得脏乱。

        前番陈良吉和那两位仆人也说过,白日里还是会过来清扫,只是夜间自发生了那一回怪事之后,没人再敢上楼。

        杨禅简单打量一番客厅和书房,转而就推门进了卧室。

        先将烛火放在桌上,然后将怀里夹着的被褥草席扔在床上,又解下了身上背着的登山包,在房间左右环顾了一圈。

        “今夜就睡在这里了。”

        杨禅看着卧室的环境,其实还算满意,毕竟是古代,哪怕是神魔志怪的世界,这样的条件也算不错。

        陈家给的一床薄被和草席看着都还算干净,杨禅的登山包里也还有睡袋,但能不露宿荒野,即便水电洗漱之类的差些,也是能够接受的。

        这个时候,就是只能当做自己是穿越客,来到这古代世界生活。

        “趁着时间还早,再多做点准备。”

        这楼里之所以无人居住,定然是有些妨碍的,杨禅一时也摸不清楚。

        不过要提防的主要就是两点,一个是这楼里或许有鬼怪之类的存在,一个就是陈良吉和他的家丁仆人说的都是假话,有谋划坑害他的心思。

        不论哪一个,他都需要留心注意。

        对于鬼怪之类,杨禅如今倒无太多惧意,而且他大概推测这种会在人家中骚扰作怪的,也多半就是精怪游魂之流,真正的大妖厉鬼,恐怕这陈家庄的人上上下下早就死绝了。

        当然杨禅也不敢大意,这些神秘侧的诡异事物,最难防的就是其莫测的手段。

        至于说人,反而容易防备。

        杨禅上上下下的将卧室检查了一遍,这间卧室白墙漆木,装潢在这个时代想来应该算是不错,只是床大概是仆人所居,简陋了些。

        他在门窗上简单做了一个,外面有人推门进来,桌椅和杂物就会倾倒发出声响的小机关,然后又将随身背着的登山包放在床边,一把驳壳枪上满子弹放在床边,空出来的两格系统背包里,又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取用的武器。

        一切准备就绪,杨禅才安下心来,坐在床上喝着矿泉水,吃着压缩饼干,看着略有些晃动的油灯,静静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杨禅渐渐就有些眼皮打架。

        尽管时间并不算晚,但干坐着,人就无聊,也容易困。

        而且白天的锻炼,还有进入剧情世界后走了不断的路,多少显得有些疲乏。

        然而就在这时,哗啦啦一阵仿佛流水从竹筒漫出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但由于周遭安静的缘故,极为清晰。

        杨禅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手里拿着驳壳枪,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就见卧室门的珠帘下方,一个大概有十几二十厘米的小人,跳了出来。

        这小人活灵活现,感觉就像是一个正常人被变小了一般。

        身穿青衣,头戴黑帽,打扮有点像杨禅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差役模样,对着杨禅指手画脚,口中发出宛如蚊蝇的声音,似乎在呵斥发怒。

        “这……难道是精怪?”

        杨禅右手的驳壳枪已经打开了保险,左手也做好了随手从空出的背包里取出其他武器的准备。

        只是看着出现在卧室门前的奇怪的小人,不觉蹙了蹙眉,心中讶然。

        他已经做好了面对各种鬼怪的准备,可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小人儿,还真是让他有些心理落差。

        嗡嗡如蚊蝇的声音继续响起,那个站在卧室前的小人见杨禅似乎不为所动,忽然生气似的跺了跺脚,拔腿跑了出去,方向是外面被屏风隔断的书房。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杨禅心中疑惑,就想要离开卧室,去书房一探究竟。

        就在这时,哗啦啦又是一阵细碎的声音响起,跟着嗡嗡之声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