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书生

第二十二章 书生

        “嗯?”

        杨禅眉头轻轻一挑,双手合十行礼,问道,“敢问檀越,这楼为何无人居住?”

        陈良吉指了指身后的两名家丁,叹了口气道:“我这东楼,楼下寻常时节只放置些日用杂货,楼上原是他们二人居住。只是有天夜半,突然听见他二人大叫,我带人前去查看,就见他们二人面如土色,吓得口不能言。”

        话一说完,跟在陈良吉后面的两名家丁脸上都是露出了惭色,目光中又隐有几分惧意。

        其中一个圆脸壮硕的家丁跟着开口道:“那晚我二人刚睡下,火烛尚未曾熄灭,隔着床帐往外望去,见着了有个一尺多高的的怪物,蹦蹦跳跳的到了床前,顺着床帏就想爬上来,我二人当时吓坏了,大喊着就跑了出来。”

        陈良吉这时又接话道:“我这栋楼闹出了这事后,哪里还有人敢住,平日便锁着,不敢再用。只是出了这事,家人总是有些不安。”

        “原来在这里等着我。”

        杨禅听完了几人的话,一下明白陈良吉为何对他如此客气有加。

        这是个封建王朝时代,主仆尊卑有别,一个投宿的行脚僧,即便作为主人见上一面也就是了,哪里可能亲自陪同着说这么久的话。

        这次的任务世界,杨禅还没有具体摸清楚国号和此刻身处的地点,但在任务背景里就有介绍,朝廷式微,天下多有鬼魅妖魔出没,显然这庄上的人大概是见他一个“僧人”敢走夜路,认为他是有些本事在身的。

        这家宅不宁,正好想借他之手除去。

        杨禅倒是没想到,之前突发奇想准备了一身僧衣,竟然比他想象中的效果还要打赏一些。

        不过,他也从这番话里,大概推断出,这次的剧情世界,其他的尚不清楚,但大概率是有道士和尚降妖除魔的事情发生,或者说传闻。

        “我若是拒绝的话,看架势这陈家的人应该不会拿我怎么样,大概率不会把我赶出去,这个世界有灵异事,对于僧道巫觋多少都会高看几分。只是慢待恐怕是少不了的,当然,也说不准,下一刻就喊一声哪里来的贼秃,要将我拿下。”

        杨禅悄然观察了陈良吉和几个家丁一眼,心中快速在心头分析起了利弊。

        “如果是游戏思路的话,这种情况应该找到了接新任务的npc,如果是无限流,大概算是开启了一条支线任务。

        “我这次的任务是要击杀永泉镇的‘朱员外’,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应该尽量多击杀一些怪异,多赚取一些积分。”

        “这个陈良吉和两个仆人说楼里有怪,所以楼封了不用,但闹得有些家宅不安,只是看他们的神色,应该不至于闹出人命,那两个见过怪物的家丁也站在我面前。当然,不排除他们说谎的可能,可能是想要故意诳我。”

        “只是这次恐怕没那么容易,多人任务,我还不确定我的其他‘队友’或者‘对手’在哪里。杀点小怪,挣点积分,也让我多增加一些面对邪祟怪异的经验。”

        这个事情有利有弊,利的地方自然是斩杀怪物获得积分,还能增加面对鬼魅妖魔的经验。弊的地方则是,若是出现了杨禅对付不了的妖物,很可能把自己都搭了进去。

        但杨禅心下明白,从获得系统进入沙场世界开始,他就已没有什么退路可言。

        陈良吉见杨禅沉默不语,又出声问道:“不知圆通法师今夜可愿住宿东楼,法师一人行路,不惧盗匪鬼魅,想来定然佛法高深,不可能否还善男家宅安宁?”

        杨禅从客厅的椅子上站起身,唱了一声佛号,合十行礼道:“小僧愿意一试。”

        “好。”

        陈良吉闻言大喜,转身朝着身旁的一名仆役说道,“你带法师去东楼,再为法师准备好烛火和干净的被褥。”

        ……

        “娘亲,我怕!”

        “不怕不怕,娘亲在这里……”

        黑暗的地牢内,一间木制的监牢里,三四个头发蓬乱的女子蜷缩在一角,不时有低低的哭泣声响起。

        其中一个看着温婉的女子,面容憔悴,坐在潮湿发霉的稻草上,轻轻安慰着一个七八岁的女童。

        女童低低哼哼了几声,忽然像听到了动静,抹了抹哭红的眼睛,抬起头借着地牢墙壁上的一盏油灯,一双挂着泪珠的大眼睛望向了隔壁的牢房。

        隔壁的牢房里,此刻正有一个身影从地上爬起,盘膝而坐,看着牢房外那盏昏黄的油灯发呆。

        似乎像是察觉到了女童的目光,那个身影慢慢地转过头,望向看着他的女童。

        “娘……”女童轻轻拉扯了一下温婉女子的衣袖。

        温婉女子似有察觉,跟着抬头朝隔壁牢房望去。

        那是个约莫在二十八九岁的青年书生,穿着一袭青衫,面容俊雅,尽管处于这等绝境之地,可依旧无半分狼狈,反而有着一种别样的从容。

        温婉女子看了一眼,似察觉到青年书生的目光,又有些羞赧地低下了头,手指在耳旁鬓角划过,不经意地梳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丝。

        “呵,女人!”

        在隔壁牢房的青年书生见着温婉女子那不经意的撩发动作,不由瞥了瞥嘴,“这都什么时候了。”

        不过话是如此,青年书生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在自言自语一般:“连被关在这破地方,都能吸引妹纸,我真是一个为容颜所累的美男子呐!”

        虽不能完全确认此刻的处境,但栅栏的牢房,暗淡的灯火,基本判断得出他们正身处牢狱。

        青年书生又转过头,细细观察起了周围。

        从空气里弥漫着的久不通风的发霉气息,还有那孱弱的油灯,他大概能够猜到这是地牢。

        地牢总共有四间牢房,其中两间空着,他一人被关了一间,隔壁的几名女子孩童关了一间。

        从牢房中的设施来看,十分简陋粗糙,看着就想是草草搭建的,大概率是私狱,而不是朝廷官府的大狱。

        “这次的开局倒是有些意思。”

        正在青年书生思忖间,忽然外面一阵嘈杂的说话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