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小僧圆通

第二十一章 小僧圆通

        “谁啊?”

        庄园内,有声音传出。

        “有人在吗?小僧错过了宿头,想要在贵宝地借住一宿。”

        杨禅听着庄园内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厚着脸皮,大声回答了一句。

        某种强烈的羞耻感和既视感,让他恍惚间觉得自己成了那位打东土大唐而来的白胖僧人。

        对于向陌生人投宿借宿,他其实也没有经历过,一时也不确定今晚就能成功。

        但电视小说里都是这么演的,杨禅自觉应该没有问题,再加上他特地弄了一身僧衣,在古代世界,尤其是存在灵异的世界,想来一个出家人应该不至于被扫地出门。

        这也是他对任务开始前做的一些准备,他无法判断所处的任务世界是真实还是虚幻,又或者是平行世界等等,他都当成真实的古代世界来看待,大不了就当自己是穿越了。

        这是一个心态的问题,端正态度。

        若是行事无所顾忌,掏出枪径直干掉了这庄园里的人,也不是不行,反正任务对此并无要求,但他的道德水准还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况且,他也没法确定,真要无所顾忌地把剧情世界里的人当真npc乱杀一气,会不会有什么其他不可预料的后果。

        万一有什么化作厉鬼怨灵,又或者什么心魔来袭之类的,。

        就在杨禅等在门口思绪发散间,嘎吱一声,庄园厚重的大门打开。

        先是一个火把从门内探了出来,火把燃烧充分,颇为明亮,在门外火光摇曳着晃了晃,见门外似乎没有什么异常动静,跟着才有个扎着发髻的矮瘦老汉,钻了出来。

        这矮瘦老汉一身短打装束,似乎才从床上爬起,略显浑浊的双眼打量了杨禅一番,见他短发僧衣,虽背着一个怪模怪样的大包裹,看上去倒像是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才开口问道:“这位法师,这般夜深人静,你叩门想要作甚?”

        “法师?”

        听到这个称呼,杨禅一时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随即想到“法师”这个称呼除了是游戏职业外,在佛门之中指的是精通佛法,依法为师,指导他人修行的出家人,又或者知见端正、受过大戒、规矩本份、懂佛法教理,这些可以被称作法师。比如他方才联想到的三藏法师。

        而在道门也有这个说法,精通经戒、主持斋仪,度人入道,堪为众范者为法师。精通道法,能养生教化,为人师表者为法师。

        杨禅连一个沙弥、野和尚都不是的假冒者,自然当不起法师称呼,不过这是对方敬称。

        学着出家人的矜持模样,杨禅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微笑着说道:“老人家,小僧是个初次下山的僧人,欲要赶往玉泉镇,错过了宿头,想要在贵庄园借宿一宿,不知可否?”

        “借宿啊?”老汉点了点头,冲着杨禅说道,“法师,且等一等,我去问过庄主才成。”

        说着,转身又进入大门内,砰地一声将厚重的大门关紧。

        杨禅在门前摸了摸鼻子,倒没觉得难堪,反而第一时间确认了一件事,这个世界确实有佛门,有和尚。

        借着大门口灯笼的火光,细细观察起了庄子大门上的纹理,黑绿色的叩门环的材质,地上铺成的砖石之类的细节。

        这些都是让他一再确认,此刻不会误入到什么鬼府洞穴里,事关小命,怎么精细都不为过。

        差不多等了七八分钟的样子,杨禅已经无聊得想要从背包里取出手机玩会小游戏,就听到庄园内嘈杂之声渐起,有了不少人说话和呼喊的声音。

        门间的缝隙上,也隐隐有火光透了出来。

        大门再次打开,走出了四个人出来。

        为首的一个是颌下留着几缕青须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蓝白色的长衫,颇有几分儒雅气质。

        其他三个,一个是方才来开门的那个矮瘦老汉,另外两个则相对高大壮实一些,青衣小帽,看着像是家丁护院的模样。

        “法师,这位便是我家庄主,姓陈,这方圆十来里,都是我家庄主的产业。”

        前面开门的那个矮瘦老汉,从门中走了出来,为杨禅介绍起那名留着青须的中年男子,“对了,不知法师法号是?”

        “小僧……”

        杨禅脑海里各种知名高僧的法号飞速闪过,达摩、觉远、鉴真、三藏、慧能、悟空、悟净等等,最后选中了一个知名快递,学着影视剧里看过的佛门高人,双手合十上前行了一礼,说道,“小僧圆通,见过陈檀越。”

        “原来是圆通法师。”留着青须的中年男子笑着颔首,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法师可是一个人走夜路来此?

        杨禅轻轻点了点头:“小僧对宝地不甚熟悉,是以错过了宿头,前来贵庄投宿,希望檀越能大开方便之门。”

        “哈哈哈,好说好说,法师一路辛苦。”

        留着青须的中年男子听到杨禅一人行夜路而来,双眸微亮,神色稍稍热情了起来,还了杨禅一个作揖礼,笑着道,“鄙姓陈,陈良吉,赖祖辈余荫,这陈家庄算是由我主事。不知法师从哪处宝刹来,又要往何处去?”

        这个问题杨禅早有腹稿,只要对方不是要求他出示度牒,都好应付,当即神色肃穆道:“小僧来自郭北县兰若寺,此番是要去永泉镇,今夜错过了宿头,前来贵庄叨扰。”

        “永泉镇?”

        陈良吉忽而面色微变,脸上似若有所思,随即又恢复了笑容,“既然如此,那还请圆通法师入我庄中歇息。”

        这一刹那的变化,杨禅却是敏锐地觉察到了。

        他随口借用的郭北县和兰若寺,并未让这位陈庄主放在心上,反而说起永泉镇,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

        “法师这边请!”

        说话间,陈良吉在前面引路。

        几人进了门之后,虽然庄内只是点燃了火把火柱,杨禅依旧能够看得出这处庄院起码也有三四进,占地颇广。

        一行人穿过了玄关天井,在点燃了烛火的客厅,分主次坐定,有仆役上了糕点茶水。

        简单寒暄了几句,杨禅根据曾经看过的影视剧,应付也还算妥帖。只是对于桌上的茶点,却不敢妄动。

        “不知圆通法师对住处可有要求?”

        说了一会儿话,陈良吉坐在上首,笑着朝杨禅问道,“我这家宅虽大,可后院住了女眷,不是太方面。前面的房间,要么放置了杂物,要么就是这些仆役居住,下人粗鄙,只恐扰了法师清静。”

        “小僧但求片瓦遮头。”

        杨禅已经入了戏,举止之间,越来越有些装模作样的架势。他从陈良吉的话里,隐约听了点话外之意。

        “既然如此……”

        果然,陈良吉话锋一转,忽然拖长了音调,目光闪烁,似有些漫不经心道,“圆通法师,若不嫌弃空旷,又有胆气的话,我庄中东院有一楼,久无人住,是个清静之所,就是不知圆通法师你可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