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厄运值已拉满在线阅读 - 第181章 凉台有变

第181章 凉台有变

        “末日就要来了。”坐在屋子角落里的一名战士抱头低泣道,“这是恶魔的降临。”

        看到眼前的地狱景象,看着曾经的战友一个个如卑微蚂蚁般死去,他的精神已彻底地崩溃了,他的话语影响到了其余的战士们,他们一个个无力的倚靠在墙角,无声地悲泣着,与恶魔的力量相比,他们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了。

        萧林墨摇了摇头,虽然隔着防毒面具,武景愿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从那充满了绝望的双眸里,武景愿可以想像的到,此时的他的脸色绝不会比死人好到哪去。

        “从卫星传回的图象来看,怪物们已经彻底地封锁了整座城市,我们无论走哪个方向,都会至少遇到十几头怪物,根本不可能完全避开它们。”萧林墨他以微弱的声音回答道,就算是与他站在一起的武景愿,也只能勉勉强强听到。

        他的回答如同一盆浇下的冰水,将武景愿心中最后的那一点点希望的火花也扑灭了,武景愿的身体不禁晃了两晃,缓缓地倚着墙壁坐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武景愿狠狠地一拳击在了地板上,原本以为动用了非常规武器的自己一方,取得胜利将是理所应当的结果,虽然想到了在这一过程中,会有意外发生的可能性,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有如此恐怖的大型怪物出现,在它们的面前,拥有现代化武器的他们和手无寸铁的常人竟然没有什么不同,一个万人满员师竟然只剩下数百人,这都是由于自己的过错而造成的啊。

        “指挥官。”萧林墨轻声地说道,“我们彻底地失败了,那些怪蛙和蛇形怪物我们还有一搏之力,但是面对这些怪物。”

        武景愿无语地沉默了半晌,这才答非所问的说道:“防化衣还可以支持多久,我们绝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纵然是死,也不能死得这样窝窝囊囊。”

        萧林墨看了一眼腕上的气体检测仪,低声地说道:“这里的毒气浓度过高,我们的防化衣最多还能支持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武景愿的心更加绝望,川渝虽然是个不大的城市,但是从市中心走到毒气影响不到的效区,步行再快也需要几个小时,而现在川渝街道上早已经乱成一团。

        到处都是坦克、装甲运兵车、汽车的残骸,就算怪物们不来攻击他们,他们也根本不可能在一个小时内离开污染区,只有找到一个能快速移动的交通工具,他们才有可能脱离这里。

        “指挥官。”这时从窗口通风处传来一个战士惊喜交集的低叫声,“你们来看,外面的毒气似乎正在迅速变得稀薄。”

        武景愿不禁精神为之一振,这可是近半个小时以来,他听到的唯一一个令人兴奋的好消息,他与萧林墨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三步并做两步来到了窗口处。

        此时。

        天光大亮。

        旭日东升。

        火红色的旭日散发出无尽的光芒,给天空和大地披上了淡淡的红色,萧林墨先是仔细地打量了窗外半晌,确认周边并没有怪物的存在,这才将右手伸出窗口片刻,武景愿心中揣测不安地看着,两只拳头下意识地紧握在一起。

        萧林墨收回右手,看了一眼上面的检测仪,沉声道:“指挥官,真的是很奇怪,外面并没有风,但是笼罩在城市上空的毒气确实是比刚才稀薄了很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他的心中惊疑不定,发生在川渝市的一切已超乎了他所拥有的知识,应当毒气变得稀薄时,毒气却丝毫没有变化,而现在又莫明其妙的变得稀薄起来,令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武景愿紧皱着眉头思忖了半晌,和萧林墨一样,他也是感到此事十分的怪异,却又根本想不到一点头绪。

        如果说他们能站在建筑物的最高层,再有着如鹰般锐利的双眼,他们就会惊恐万状地发现,整个川渝市的表面街道上已没有半个活人。

        随眼可见的都是坦克和装甲运兵车的残骸,街道上伏满了窒息而死的战士尸体,他们的身体已经溃烂,乌黑的血,泊遍布全市,而那些令他们束手无策,惊骇万分的怪物们,全部都笼罩在了浓浓的雾气中,却是越靠近它们,雾气则是越浓厚。

        “真的是很不错。”站在川渝市最高建筑物顶楼平台上的蜀仲满意之极地看着那些怪物道,“他们变异地程度真是出乎了我们的意料,不但体形大了很多,模样也更为恐怖吓人,战斗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不过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他们竟然具有了将这些毒气吸入体内,并在战斗中释放出来的能力,这对我们日后行动的开展有着极大的好处。”

        “这能有什么好处,不过就是杀人更快了些罢了。”渚噬随口说道。

        “真是难得啊,这一次你竟然能一语中的。”蜀仲吃惊地笑道,“有了这百余个小家伙,我们占领行动会比现在顺利的多。”

        他们再不需要大量的怪蛙群和蛇形怪物去攻城了,只要有几只眼前的怪物,再辅以他们散发出的毒气,足够将一般城市拿下了。

        “在我看来,这些家伙也就是吓吓那些平常人类罢了。”渚噬不屑地说道,“等遇上了真正的修行者,除了那毒气能给人家制造点麻烦外,一无是处,长这么大的个子,岂不是明显的靶子吗。”

        “这个不用渚噬你提醒我,我们早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不过这样子对我们目前的计划已经是足够了。”蜀仲得意地大笑道,“这一次真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日后一定要好好地对他们感谢一番。”

        “城中还有些小杂碎活着,你打算怎么办?”渚噬摇了摇头问道。

        “太阳已经升起,我们也应当让噬血妖蝠起来活动活动了,那些小杂碎们正好可以给它们当做早点。”蜀仲狞笑道,“相信它们会很开心的。”

        “既然这样,我们也走吧,现在可是到了我吃早餐的时间了。”渚噬毫不迟疑地说道,“今天我们去吃川菜料理吧,我知道一家馆子在羊城很有名的。”

        来到人界后,渚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集各地的美食消息,为此,他复制了不下三百人的记忆。

        听到这话,正在喝可乐的蜀仲一口气缓不过来,将满口的可乐都喷了出去。

        “渚噬,你昨晚可是吃了十五个汉堡、八只鸡腿、十盒鸡块、五十支鸡翅,外加五大桶这个可口可乐,怎么一大早还要吃啊,再说了,有人一清早起来就要吃川菜的吗。”蜀仲大吼道,这个家伙怎么说话办事很少会走脑子啊,还真是只就记得吃的猪啊。

        “走吧,走吧,有钱什么事做不到。”渚噬迫不及待地拉着蜀仲消失在了川渝市的上空。

        随即。

        一团团黑云从川渝市的角落里升上了天空。

        “化武收复川渝市的行动失败,川渝出现巨型怪物。”

        第二天。

        各大媒体的首条,无一例外地均报道了这一消息。

        陈皮看着电视中愁眉不展的专家,不禁长叹道:“自做孽,不可活啊。”

        在川渝反攻失败后的第三天,陈皮再一次应夜明阳的邀请来到了夜式山庄,与他一同前往的还有神色显得疲惫不堪的天松子,至于赵友城和蔡雪姬都被留在了别墅,在夜明阳那朴素无华的静室中,仿佛几天内老了十岁的夜明阳一脸倦意地接见了两人。

        “陈先生,天松子道长,援兵什么时候可以到来?”心神交瘁的夜明阳说话间也带着浓浓的倦意。

        这两天来,各界的精英人士如走马灯般陆续来访,不是前来寻求庇护,就是前来要求夜明阳想尽一切办法尽快让修行者来援,稍有空闲,他还要分析出现在川渝市的百余只巨型怪物的资料,从中找出可乘之处,整整近六十个小时,夜明阳根本连闭目休息片刻的时间都没有。

        “事情有了新的变化,虽然我们已经说服了不少门派,但是短时间内恐怕没有修行者前来支援了。”陈皮一脸的冷若冰霜,毫不客气地说道。

        “那是为什么?”夜明阳大吃了一惊,既然已经说服了不少门派,为什么陈皮又会说不会有人前来支援呢?

        “而且,正在考虑是否要将天松子道长他们全部撤回。”陈皮根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接着说道,这冷冰冰的话语如同巨大的冰块,砸得夜明阳是头晕眼花,手脚冰凉。

        “陈先生,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是我们有什么接待不周的地方吗?”夜明阳一脸惶急地连声说道,“如果说是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两位指出,我们一定严肃处理,现在是生死存亡的时刻,更要齐心协力,不能给妖怪们以可乘之机啊。”

        要知道,新型怪物的出现,给修行界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在这个时候,他们更加迫切地需要援兵的存在。

        “哼哼。”陈皮一脸怒气地看了一眼天松子道,“你来说。”

        天松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以同样疲惫不堪的声音说道:“羊城最近的所作所为,令我们修行界感到承诺可信性过低,我们不愿意援助一个言而无信的协议,如此而已。”

        夜明阳的心中一阵慌乱,陈皮那一对黑色的双眼仿佛能看透他的内心一般,死死地盯住了他,令他既想转首避开,又不能移开双眼。

        可人在屋檐下啊。

        夜明阳咬着牙听完陈皮一通要求,最后一一答应下来,虽然中间出了些周折,但是支援能来就好。

        陈皮和天松子婉转地拒绝了夜明阳晚宴的邀请,刚刚赔了这么一大笔钱,所有知情的人还不对他们二人恨之入骨,他们可不想看其他人的白眼去,更何况,陈皮心中有着自己的庆功小宴。

        “前辈,我们成功了。”出了夜式山庄的天松子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的喜悦感,低声地在陈皮耳边说道,“我还真没看出来,前辈演戏的本领竟然也如此的了的。”

        “哈哈,你这个白脸唱得也很不错吗。”陈皮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方才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软硬兼施,楞是让夜明阳没能修改陈皮提出的任何一个条件,从而取得辉煌的胜利。

        “真是令人心花怒放的一天啊。”陈皮与天松子大笑着前往羊城,在那里,正有一场自己的庆功宴等待着他们。

        怪物们虽然潜伏在川渝市内,并无什么大的举动,但是所有的人心都是时刻牵挂着那里,时时刻刻地担心它们会毫无预兆地打人类一个措手不及,正是出于这种心理,觉醒者对修行界催得很紧,不断地催促着他们尽快进入羊城,熟悉这里的环境。

        “不必着急,蜀山掌门真人已经说服了修行界的同仁,他们已经同意派出援兵,现在正在挑选合适的人手,想必再有个一周左右吧,第一批三百人就应当入境了。”陈皮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事可是急不得的,最近川渝市的情况如何?”

        听陈皮问到川渝市的情况,夜芳华的脸色立即陈沉了下来道:“川渝市现在是臭气冲天,无论是人类还是怪物,都有大量的尸体在炎炎烈日下腐烂变质,我父亲很担心会发生大规模的传病,可是现在那些怪物仍停留在城市中,我方人员无法进入城市中掩埋尸体,父亲已要求气象部门进行人工降雨,尽可能性地避免最坏情况的发生。”

        陈皮无语地点了点头,这倒确确实实是个比较令人头痛的问题,川渝市内死亡人数超过了三十万,再加上那些死在毒气下的怪物尸体,如此众多的尸停留在小小的一座城市中,又是在炎热的夏天,确实有可能会发生疫病。

        现在已乱成一团,大量南部居民向北迁移,此时若是有疫病发生,防止起来将困难重重。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夜芳华告了罪,接起了电话,未说数句,已脸色大变,低声地说了几句后,将手机关闭。

        “前辈,凉台市出现了幽冥君王的踪迹,黄泉地府的人已经追踪下去了。”夜芳华的脸色苍白,昨日一夜之间,凉台市共有三千六百余人失踪,方才才被发现,所有人都被抽干了血,干瘪的尸在几个破旧的仓库里堆积如山,其中不乏老弱病残孕,现在消息还处于封锁状态下,但是没有人知道今夜里幽冥君王是否仍然会血洗凉台市。

        “他们出现了,太好了。”陈皮闻言先是一惊,随之喜出望外地跳起身来,这些幽冥君王的援兵理论上应当抵达已有多日,却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传出,对于这种隐匿在黑暗中伺机出手的家伙,陈皮可是更为谨慎小心。

        “前辈,您这是要做什么?”看着迈步就往外走的陈皮,夜芳华连忙站起身来问道。

        “当然是去凉台啊。”陈皮奇怪地看着一脸焦虑的夜芳华问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夜芳华说道:“前辈,你去了凉台,谁来负责这里的工作?”

        现在陈皮可以说是那些修行者的代言人,他若是就这样甩手走了,会不会影响到那些修行者的情绪,这才是他最为担心的。

        “这个啊。”陈皮笑道,“有天松子道长在这里,你又何必担心呢,好了,我要去凉台,有什么事我们电话联系。”

        话言未落,陈皮的身影已经从房间中消失了,只余下一脸无奈的夜芳华留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