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在线阅读 - 124棋子(二更)

124棋子(二更)

        迦楼的唇角始终噙着一抹温润的浅笑,连眉毛都没抬一下,仿佛皇帝这些挑衅全然没有被他放在眼中。

        他带来的那些随从就没这么好的气度了,神情冰冷,浑身上下释放出一股慑人的锐气,仿佛一言不合就要让人血溅当场似的。

        “好大的口气!”多摩冷声道。

        顾南谨的头隐隐作痛,试着缓和气氛:“父皇……”

        可是,皇帝正在气头上,根本就不想听顾南谨和稀泥。

        方才乌诃迦楼当众屡屡下他的面子,他身为大齐天子怎么能忍气吞声,这不是让南昊人以为他们大齐怕了他们南昊吗?!

        皇帝似笑非笑道:“不如贵国也露一手,让我大齐见识一番!”

        “听闻昊国重武,昊人皆自小习武,个个都能上阵为兵,乌诃大皇子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文武双全,出类拔萃。”

        他这番话就差直说让乌诃迦楼下场了。

        多摩等人神色更冷,目光如剑般射向了皇帝。

        大齐皇帝竟然敢如此轻慢他们大皇子!

        那些大齐朝臣神情各异,有的人暗暗为皇帝叫好,就该给南昊人一个下马威;有的人以为皇帝太过冲动,不该贸然羞辱南昊大皇子;也有的人自顾自地喝茶,拭目以待。

        楚千凰看着这一幕,在心里嘲讽地叹着气:真是蠢不可及,也难怪大齐朝会毁在顾琅手里!

        先帝一世英明,好不容易让大齐一步步地走出低谷,攘外安内,绝对是一个明君了,偏偏在立储这件事上犯糊涂,立了顾琅这么个太子,短短十几年就让局面走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

        有时候,她也会想,如果先帝择了宸王为继任者,大齐会不会是另一番光景,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宸王命不久矣,今上顾琅才是这大齐朝的天子。

        楚千凰直直地望着皇帝身旁的迦楼,嘴角微翘,带着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味道。

        迦楼只笑不语,抬手做了个手势。

        多摩立刻意会,随手拿起了一个放在旁边的长弓,又取出一支羽箭往弓上一搭,对空一射。

        周围的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嗖嗖”两声,羽箭急速射出,如流星般划破天空。

        这一箭准确地射中了一只麻雀,然后又继续贯穿了另一只……

        一箭双雕!

        看着这一幕,众人都目瞪口呆。

        全场霎时陷入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那贯穿两只麻雀的羽箭从半空中掉了下来,恰好落在了擂台上,就掉在了苏慕白和撒尔拓之间。

        苏慕白漫不经心地扫了几步外的两只麻雀一眼,心道:箭术还不错。

        听闻南昊有个神射手臂力惊人,莫非就是此人?

        皇帝则是面沉如水,笑意消失在唇畔。

        他有意借着这机会打压南昊人,却反而被对方压了一筹。

        皇帝把手里的折扇捏得咯咯作响,差点没折了它。

        他朝周围看了半圈,想点一个人也射上一箭,作为回击,可是目光所及之处,从陆思骥到忠勇伯到其他武将勋贵皆是垂眸,

        谁也没有把握可以重现方才多摩的一箭双雕,若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只会丢脸。

        多摩随手把手里的弓往桌上一抛,自信张狂地一笑。

        他的目光不自觉地朝楚千尘的方向望去,说句实话,若不是在今天这个场合下,他倒是想让楚千尘试上一试。

        青衣少年似乎看出了多摩心思,轻声用昊语说道:“她也许可以。”

        想起楚千尘在云庭阁露的那一手精妙绝伦的箭法,青衣少年的唇角多了一抹笑意。

        她可以。迦楼心道,转头也往楚千尘看了过去。

        楚千尘就坐在安乐的身旁,俯视着下方的擂台。

        她身旁的坐席大都空着,看台上的那些贵女不约而同地与她保持着距离,各自与亲友说笑着,显得她有几分格格不入。

        迦楼慢慢捻动着佛珠,想到下属打听到的消息。大齐皇帝与宸王顾玦不和人尽皆知,这旨赐婚是大齐皇帝趁着宸王重病下的旨,想逼宸王娶一个庶女。

        这旨赐婚是皇帝与宸王的博弈,楚千尘不过是一枚棋子……

        迦楼褐色的眸子渐深,捏住了手中的佛珠串。

        旁人都没注意到迦楼他们是在看楚千尘,因为安乐一直注意着楚千尘,敏锐地注意到了。她歪着小脸来回看了看,一脸天真地脱口问:“大胡子他们是在看你吗,姐姐?”

        大胡子?多摩吗?楚千尘一边想着,一边朝皇帝那边望去,顺口答道:“应该吧。”

        楚千凰也听到了,以为楚千尘在说迦楼,手里的帕子霎时收紧。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楚千尘到底是怎么认识了乌诃迦楼,而且还与他相熟了起来……

        楚千尘与迦楼对视了一眼,微微颔首,笑了笑,随即就收回了视线。

        她当然也看到了多摩方才的这一箭,他也没摆好姿势,随手一射就是一箭双雕,委实高明。

        他的这手箭法是在战场上千锤百炼地练出来的,因此远比她的箭法更灵活,更灵机应变,而她的箭法是在演武场上练出来的,她只是立射的准头好而已。

        按照秦曜的说法,她的箭法只是个花花架子,看着好看而已。

        常宁也记得他们在云庭阁偶遇过迦楼的事,赞了一句:“昊国擅武,箭法果然不同凡响。”

        其他贵女们也是惊叹不已,你一言我一语地纷纷道:“大齐人才济济,我看他就是运气好吧。”

        “说得也是,你看现在都没有一只麻雀飞过,想一箭双雕也没法射啊。”

        “听说宸王殿下也是箭术不凡,如果他在此,也不知道是孰胜孰劣。”

        “……”

        一说到宸王,气氛霎时一冷。

        好几人都悄悄地朝楚千尘望去,楚千尘唇角弯弯,心道:当然是王爷更厉害!

        常宁也朝楚千尘望了一眼,表情有些古怪。

        上次在云庭阁见到楚千尘,对方还只是“楚二姑娘”而已;今天第二次见,楚千尘就是未来的宸王妃了;等再下次见面时,她就要对着这个比她年纪还小的姑娘家喊“九皇婶”了。

        她们也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不仅是楚千尘,还有……

        常宁心念一动,笑眯眯对着安乐调侃道:“安乐,说不定方才乌诃大皇子是在看你。”

        常宁偶然听她父王顺王与母妃提起过齐昊两国要联姻的事。

        母妃说了,三公主是皇室唯一的嫡女,年年岁正好,乌诃迦楼是昊国大皇子,又是众望所归的储君,这门婚事最相配不过。

        这婚事是八九不离十了,皇帝一定会设法促成两国联姻的。

        周围其他的贵女们也听出了常宁话中的意味深长,面面相觑。

        “看我?”安乐傻乎乎地指着自己,懵懵懂懂地问道,“他为什么要看我?”

        她想的“他”是多摩。

        常宁见安乐这副不开窍的天真样,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笑眯眯地含糊道:“看你好看啊。”

        “我哪有姐姐好看!”安乐正色道,目光忍不住就往楚千尘脸上转。

        她这副样子把常宁等人都逗笑了,常宁点了下她的鼻尖,唏嘘道:“幸好你是个姑娘家!”

        安乐要是个男子,指不定被人当成登徒子呢!

        安乐以及一些贵女没听懂常宁的语外之音,楚千凰自是听懂了。

        楚千凰什么也没说,端起了茶盅,用茶盅挡住了她嘴角那嘲讽的笑意。

        长宁错了,大错特错。

        三公主将来是会嫁到南昊,但是,她嫁的并不是乌诃迦楼,而是迦楼的堂弟。

        江那边的南昊即将迎来一场政变,整个昊国为此天翻地覆。

        昊帝的亲弟乌诃度罗会弑兄登基,三公主嫁的就是将来的昊国皇太子,说穿了新帝乌诃度罗就是想借着与北齐联姻坐稳他的皇位,震慑国内,更是为了保证在他平定昊国国内之前,大齐不至于趁虚而入。

        楚千凰对自己说,她不能心急,她要静待时机的到来。

        只要她能留在三公主身边当好伴读,机会自然就会到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