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医者无眠在线阅读 - 36 安全质量月

36 安全质量月

        八井子乡和大城市相比,节奏很缓慢、慵懒。

        段科长慢悠悠吃完早饭,脑子里回想着昨天院周会精神。

        中医院这种挂着二甲名头的小医院,院周会就是大家坐在一起聊聊天、扯扯皮。

        开会的时间并不长,院长同时还是泌尿外科主任,他中途接到一个急诊电话,就匆匆忙忙的去做手术了。

        和城市里医院的架构有些小小的区别,八井子乡的院长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行政领导,还兼职做临床业务。

        像段科长这种安贫乐道的人并不是很多见,主要是在他不会看病。

        医院小,收入少,不兼点职都活不下去。看着挺风光,其实面子和里子什么都没有。

        周院长在临走的时候才说了会议的议题——加强临床安全运行,有个什么安全质量月的活动。

        段科长其实对这些个活动一点认可度都没有,这都是闲的难受的那群人们搞出来的各种幺蛾子。安全质量月?只有这个月注意安全就行了么?

        对于职权,段科长没什么特殊的要求,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平稳退休。等自己儿子找个儿媳妇,好好抱孙子。至于什么狗屁安全质量月,周院长不往心里去,段科长自然也不会往心里去。

        去临床管那些医生?碰到几个脾气不好的老主任不得被骂回来么,段科长可不想讨这个没趣。

        凑合着干吧,段科长心里琢磨着。光发文件,然后偶尔去转转,最后总结的时候要提到周院长外一科。花花轿子人抬人,不得罪人最好再让顶头上司开心一点,那就完美了。

        至于安全……说的好像中医院能看什么大病一样。

        虽然该怎么做段科长心里清楚,可是一想起来还要弄这么多没来由的事情就有点烦。上班么,摸摸鱼、喝点茶水、刷会新闻,那多舒服。

        现在摸鱼比二十年前摸鱼好多了。那时候是一张报纸几乎都能背下来,现在数不清的信息爆炸式的灌到脑子里。

        段科长背着手来到医务科的走廊,在去自己办公室之前瞥了一眼医务科大办公室。

        那个戴着墨镜、清冷的人影斜斜坐在椅子上。说是坐都有点夸他了,准确的讲应该是瘫在椅子上。

        年纪轻轻怎么比自己还要咸鱼,段科长心里唠叨了一句,随后想起什么,满脸堆笑的走了进去。

        “小吴,来的挺早啊。”段科长笑呵呵的招呼到。

        吴冕的头似乎点了点,但又好像一动没动。

        “段科长,您早呀。”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女孩儿露出阳光明媚的笑容,客客气气的站起来说道。

        段科长觉得有趣,这个吴冕架子是真大,说话都懒得说还带了一个发言人。

        啧啧。

        “楚医生,你早啊。”段科长没有生气,他把目光从吴冕的墨镜上移开,一脸慈祥笑容的看着楚知希说道,“看专业书呢?”

        “没,看三体呢。”

        “啥?”

        “哦,一本科幻小说,写的特别好。”楚知希笑道。

        什么见鬼的小说起这么个名字,段科长把话题岔开,道,“昨天开院周会,周院长说是开展安全质量月活动。小吴你有时间么?”

        吴冕依旧懒洋洋的瘫在椅子里,眼睛看着窗外,似乎没听到段科长的话。

        “段科长,要出文件么?我来吧。在协和的时候我弄过这个,文件都在邮箱里,下载就行。”楚知希道。

        协和……段科长心里叹了口气。

        那可是国内医疗界高山仰止的存在,不过协和的那一套用在八井乡中医院里,怕是周院长都受不了。

        科班出身和野路子,那能一样么。

        “楚医生……”

        段科长脑子里开始琢磨该怎么把事情说清楚,又不能让吴冕认为自己看不起他,可是一句话只说了3个字就被吴冕打断。

        “小希,别下,没意义。”

        “嗯?”

        “中医院,还是八井子乡中医院,大家都野惯了,那套规章制度拿出来没人能干。”吴冕轻轻说道,“段科长,文件就麻烦您了,该怎么弄才好看您看着办。我一会和小希去临床走走看看,有什么事儿跟您汇报。”

        这位还真是门儿清啊!段科长微微点头,背着手转身去了对面。来到自己办公室前,闻到一股子厕所的味道弥散出来。

        “哥哥,你的意思是基层医院不规范?”

        “走走看就知道了。”吴冕道,“这里都是乡里乡亲,太正规混不下去。”

        “怎么可能!”

        “呵呵。”吴冕表情冷淡,呵呵中带着无尽的嘲讽。这是习惯,随后他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妥,便说道,“一个地儿有一个地儿的规矩,这里看病都是人情。而帝都、魔都就不一样。”

        说着,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我带你去看看。”

        楚知希今天梳了双马尾,马尾轻扬,她把书签夹在书里,跟在吴冕身后,一脸的好奇。

        吴冕没穿白服,依旧穿着卡其色风衣,戴着墨镜和黑色小羊皮手套。并不算是中医院职工的楚知希穿着一件白服,甩着双马尾跟在吴冕身后。

        一路来到急诊科,很清静,一点都不像是楚知希记忆里的急诊科。

        导诊台的护士正低着头,看那样子应该是在刷手机。

        吴冕也没管,他信步往里走,来到急诊科。

        中医院的急诊科出诊医生只有内科,要是有外伤患者,值班医生会打电话给外科病房,上面下来人处置。

        毕竟这里只能处理一些简单的外伤,太重的直接就送到省城去了,乡亲们对中医院的水平心知肚明。要是没钱,伤情还重,就送去县医院,反正不会放在这面救治。

        “大夫,那我们回去了。”几个男人从急诊留观室出来,很客气的和值班医生说道。

        “嗯,节哀顺变,估计也就这几天的事儿。”值班医生说道,“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后事,让老人走的风风光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