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承运而生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两个傻女人(求订阅)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两个傻女人(求订阅)

        秋山绘美神神叨叨,想用这种方式来引起吴子义的注意。但是吴子义不买账啊,于是只要“有屁就放”了,还赶紧的点点头说道:“昨天晚上,宫崎弘在酒店里住宿的时候,推开窗户,忽然就看到一个女人对着他笑。”

        “这很稀奇吗?也许是看他长得香甜,闻到味道了吧!”吴子义不以为意的吃一口米粉,喝一口汤,可惜秋山绘美这个女的没有顺手带麻坨过来,有点儿退步了啊。有些不满意的看了看她。

        看的秋山绘美有些莫名其妙的心惊,忙说:“不是在酒店里遇到的女人,是个正经的女人。”

        “你以为酒店里的女人都不是正经女人?”吴子义对着她叹气,“你的脑子有问题。”

        “我脑子没有问题……被你搅浑了,你不要打岔,我刚才说到了……对,就是他推开窗户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一个女人。他可是主宰二十多层的房间啊,那个女人就在窗户的外面,还飞过去的,冲着他笑了一下。”

        “很正常啊,如果是冲着他亮出牙齿,估计今天早上他也醒不过来了吧!”吴子义喝了一口汤,叹气,“所以你的意思是什么?他昨晚从窗户外面看到一个女人冲着他笑,然后这女人还会飞?”

        “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秋山绘美赶紧点头,“这不是很奇怪了吗?我一直以为你和你妹妹会……”她那个“飞”字没有说出口,而是用两只张开的手,做着翅膀一样煽动的动作,表示很神秘。

        “所以你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对不对?”吴子义终于很失望的放下了碗,汤也喝完了,这个女人还是没有醒悟过来,自己没有买麻坨。或许她觉得自己要说的事情远远比麻坨重要,而终于将麻坨给忽视了。

        “是啊,是啊!”秋山绘美连连点头,有些期待的看着吴子义,“她……也是你的妹妹?我说那个会……的女人。”她又没有说出那个“飞”字,又用两只张开的手煽动者,装作是飞的样子。

        “我有那么大年纪的妹妹?”吴子义说了一声,站起身来,不想和这个看不懂颜色的愚蠢的日本女人说话了,直接就端着碗走了。

        秋山绘美还想要说,但是吴子义已经离开了,她想跟过去,但是又怕被骂,只能一个人做在那里,用筷子搅拌着碗里的米粉,歪着头想了想,终于想明白一件事情了,自己今天过来没有带麻坨。

        恍然大悟的想起去买,但是吴子义又不在,还是带着去教室里吧。想着又悚然一惊,吴子义刚才说的话里面居然还有玄机啊。他怎么知道那个女人的年纪比他大?除非吴子义早就知道这个女人了。

        太震惊了。

        她就就像是发现了一个秘密宝藏一样的兴奋和得意,但是又不敢声张。她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初步额接触到了吴子义的那个神秘的大家族的成员了。而且除了吴子义,还有他妹妹,那个年纪大一点的女人可能是吴子义的妈妈。

        她甚至还能脑补出一个故事。

        吴子义出生于地球上一个神秘的家族里。从小就被父母流放在外面了。于是有一对夫妇捡到了这个还是婴儿的吴子义,并且抚养了他,等到他长大了之后,就告诉他真相,让他去寻找自己的亲身父母。

        于是吴子义就只身一个人来到星沙市读书,开始了寻找父母的旅程,于是先是妹妹利媌出现了。然后利媌找到吴子义之后,回家去告诉了家人。于是吴子义的亲身母亲也过来了,就有了宫崎弘看到会飞的女人的那一幕。

        唉,这是个命运多舛的神秘男子啊!

        秋山绘美叹气,为了吴子义不幸的身世,也为了他曲折的人生之路。一想到他今后很可能会回归他的那个大家族,她就感到欣慰。毕竟吴君也是她敬佩的神一样的男子啊。

        “加油!”秋山绘美捏紧拳头,对着自己说。

        也不知道她自己要加个什么油!自我感觉想明白了很多事情的秋山绘美顿时对敬畏的吴君充满着怜悯的母爱一样的情怀,一个缺少亲身父母爱的男人,真的让人有点儿母爱泛滥啊,简直是……加油!

        再次对自己捏紧拳头,她就飞快的扒完了米粉,然后轻松的蹦跳着去橱窗那边买了麻坨四个,打算和吴君还有自己,一人两个。这种东西一定要平等的分着吃,才能显示出自己和他是在同一条线上。

        校道上残留的一点雪,让这个校园显得依旧很明亮。封红叶故意用她的小红皮靴踩在雪上面,发出“咯吱”的声音,这很悦耳,听起来也让人心情莫名的舒畅。遇到一大片还没有融化的雪的时候,她就连续的在上面小跑,然后“咯吱”“咯吱”的声音就追赶着她,和她一起小跑起来。

        吴子义就站在校道的另一边看这个傻子一样的姑娘露出可爱的笑,然后在那一大片雪地的尽头,双脚并排跳起来,但是她肯定忽视了雪的属性,再加上雪下面的雪粒夯实紧了之后的溜滑。

        “噗通”一声,很沉闷的声音。

        一个姑娘身体腾空,两脚前伸,屁股凌空而下,实实在在的敦在了雪地上,坐得严严实实的,一点儿都不虚。

        一股忘了记很久的疼痛感从屁股延伸到了眼睛,把眼泪都催出来了,但是又不能像小女孩一样可以“哇哇”的大哭。只能是生生的忍着,觉得屁股痛的都不像是自己的了。试图想要爬起来,但是太滑了,又爬不动。

        吴子义就叹气,慢慢的走过去,伸出手,从她背后的腋下,直接将两只手穿过去,然后轻轻一提,这姑娘就被提一只肥兔子一样被提了起来,然后走两步,直接放在干透了的地面上,让她夯实的站住了,准备离开。

        “吴子义……哇哇……”

        看到自己是被吴子义提起来的,原本想要挣扎,却没来得及挣扎就被放到了地上的姑娘,忽然就再也忍不住了,“哇哇”的哭得像个小姑娘一样。

        “我……我……刚才是不是有很多看到了啊,糗死了,我还怎么混啊……”

        社会我封姐,形象从此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