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承运而生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居然要跑路

第三百五十五章 居然要跑路

        赖成刚是不会关心起火的事情,因为这个他没关系。关心这些事情的因该是学校领导。

        吴子义也不担心这个问题,也不关心。当然当看到起火的地方是学校的留学生公寓那边,就觉得这件事应该和一个叫做秋山绘美的日本女人有点关系。作死的性格果然依旧不变。

        左子文和韩飞很关心,刚才的“卧槽”,就是下意识的反应。随之而来的就是内心里隐隐的兴奋。读了十几年书了,终于看到自己读书的学校被烧了。可惜的是一直等到读大学了学校才起火,而不是小初高这三个阶段。不然妥妥放假起码一个月起。

        “老大,我们要不要去学校现场实地考察一下?”左子文凑热闹。

        “觉悟不好啊。是不起党员?”吴子义问。

        “肯定不是啊!就凭我刚才幸灾乐祸的情绪,入党了也可能会被敌人收买,但是一直想去团,老张都不批,直接打击我的积极性。人家初一都能入团,我都大学了,我倒是还想入啊,但是还有这个组织吗?”

        “这我就得批评你几句了。思想落后不要紧,关键你得想办法成长啊。”韩飞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左子文的肩膀,“等会回学校的时候,帮我把包拧好。我保你入团。”

        “滚,以后洗脚不带你。”左子文怒骂一句。

        几个人正聊着,赖成刚也缓过劲来了。

        “师父,我是不是最近飘了?”态度很好,还给吴子义端了一杯茶,恭恭敬敬的递过来。

        学校起不起火,他真的不关心,反正也没正儿八经的读过几句书。再说了,烧了就能停课?就能把学分自动给你修满?

        “确实有点飘。”吴子义笑了笑,“除了在我面前别飘之外,对于其他人,飘了就飘了吧,没什么的!”

        这话说的,赖成刚觉得吴子义不只是自己的师父了,还是知心大哥哥。点头犹如鸡啄米。只是心里又在盘算了,这次起火,学校又会让自己捐多少钱?

        事实也正如吴子义预测的一样。等他们去学校的时候,火灾事故已经调查清楚了。是日本友好学校的交换生秋山绘美在学做中国菜的时候,不小心引燃的,只是幸好没人员伤亡。而秋山绘美第一时间保证,若有所失由自己承担,并且会一力促成湘大和日本东北大学的友好学校关系的缔结。1这话虽然有些满了,但是秋山家族在日本的影响力,做到这一点还是没问题的。

        吴子义听到这个起火原因,只时间有些懵了。这算是“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吗?

        作为作死小能手,吴子义决定还是给她安慰安慰。

        拿出手机,给秋山绘美发了个信息:“今晚六点半,我做东,湘缘阁,爱来不来。”

        手机还没有放兜里就震动了。拿起来一看,秋山绘美回复了,就好像手里拿着手机,时刻盯着,看到信息,立马就回。

        “我提前到。”

        四个字,就能表现出秋山绘美同志的坚定决心和赴宴的意愿非常之高。如果不考虑她作死的能力,吴子义就差点要原谅她了。

        于是吴子义就回了一句:“我原谅你了!”发送完成。

        秋山绘美接到这条短信,立即就不安了,甚至有点儿害怕。

        “原谅你了”虽然短短四个字,但包含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一种可能是自己已经对他犯下了错误,他在心里一直没说,现在终于说出来了。关键是自己居然不知道犯了什么错。无知才是最大的危险啊。第二种可能就是自己即将犯错了,他提前给自己惊醒,就好像是轻描淡写的拍自己的肩膀说,你这个小同志哦,虽然不怕你犯错误,但是也不能允许你犯错误啊!最后一种可能就是自己烧了学生公寓。不过和他关系不大啊。

        各种看似无关的事情,往往都有些最深的联系,从而起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步。

        好深奥,秋山绘美想了很久没个确切的答案。

        吴子义定下了这件事,也没打算叫谁去作陪,秋山绘美还不够这个级别。起码得辅导员级别才够。

        从赖成刚那里回到了家里。利媌居然又翻窗户进来了。一点也不女孩子。

        “我最近有种感觉,一个与有关联的人会和我联系。所以我做出了一个决定。”

        利媌一见到吴子义就急切的说话。人猫在单人沙发上,这几乎只要吴子义不坐,就成了她专属的沙发似乎能够给她安全感一样。

        吴子义心里一动。刚才他想到了安全感这个词。有什么人或者事情能够让利媌缺乏安全感?

        你告诉我这个干嘛?吴子义疑惑,问:“你准备怎么做?”

        “我要跑路一段时间。”利媌很干脆,“以为不会再出现的人忽然又出现了,你说吓不吓人?”

        “与杭州的红线女的空冢有关?”吴子义能够想到的就是这个。

        利媌点点头:“你知道紫气东来是什么意思?”

        “知道啊,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紫气东来,这个事与那个空冢有关?”

        “哎,反正是有关联的。所谓紫气,就是大气运。而且还是原始的气运。紫气东来化而为龙。不过是气龙。孔子说过,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老子化龙了?这不是扯淡吗?

        “紫气化龙,老子失踪,这紫气之龙遨游九天,散入天地不知所踪。这世间再难看到紫气东来的景象了。但是又有一丝紫气自九天而落凡尘,分为阴阳二气。”

        “胡说八道。”

        “是有点胡说八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但是老子这个是真的,紫气是大气运也是真的。红线女的空冢也是真和这个紫气有关联,至于关键怎么来的,我只能猜测。”

        利媌自己都搞不清楚,吴子义肯定更不清楚,他没经历那些时代,也不知道那些传奇人物是怎么成为传奇的。但是利媌要跑路这是真实的。

        “是不是打算不回来了?”

        “要是没想到,先走了。还有投资,我已经让专人负责和小佳姐对接了。我房间保险柜里有个授权书,你想要钱,想要什么都可以随意。”

        利媌说完匆匆的走了。她等在这里,不过就是为了和吴子义说一声。

        等到吴子义和秋山绘美约饭的时候,利媌早就不见踪影了。

        就好像忽然来到你生活中的人,你已经适应她了,但是刚刚适应却又可能很长时间看不到,真的有空落的感觉。

        不过这种感觉肯定不包括秋山绘美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