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承运而生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目光如炬

第二百九十一章 目光如炬

        这只是气运改变人的一种方式之一,至于赖成刚今后能够走多远,吴子义并不太关心,利媌也不太关心,因为她也干了一些改变人的身体极限的事情,有很多成了传说,有很多湮灭在历史的长河里,并没有留下痕迹,甚至她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干了一些什么事情,改变了那些人的命运。

        劳斯莱斯车很嚣张的开进了湘南大学的校园,然后招惹来很多人的眼光,包括学校里匆匆而过的老师们都对这辆车内的人赶到很好奇。

        利媌钻出车的时候,众人又觉得这样的小姑娘坐这样的车又好像是理所当然,所以除了羡慕以外,倒是没有人会觉得嫉妒和恨。

        仙女一样的女生和劳斯莱斯搭配起来,还真的是很配啊,都是属于那种普通人只能欣赏的气质的东西。

        下车之后,利媌在校园溜达一圈,然后去湖畔的湖上舞台那边,果然就在草坪上的座椅上看到了吴子义,正看着舞台上的一群如花似玉的女生们在练功,穿着露胳膊露大腿的跳舞的专用的服装。

        “说起跳舞,赵飞燕的舞才真的是美。”利媌乖巧的爬到吴子义旁边坐下来,还庄墓作用的点评,“我看到她被人托在盘子上跳舞,那脚很小,比我现在的脚都小。”说着她还踢掉了鞋子,露出她的小巧的脚来。她没有穿袜子,所以她的脚晶莹如玉,又带着肉嘟嘟的可爱,很养眼。

        吴子义瞟了一眼她特意翘起来的小脚,懒得理她。

        “其实……我也可以在手掌上跳舞的,只有有像哥哥一样有力的手掌就行了。”利媌说着说着还红着脸,勾下头,暗中瞟一眼吴子义。

        “被作妖啊,作妖要挨打的!”

        利媌就撇撇嘴,看了一眼舞台上那边正在压腿的封红叶,转眼有笑嘻嘻:“哥哥喜欢封红叶这样的啊?还是喜欢周青青那样的?还是喜欢名玉霞那样儿的?”

        看吴子义脸色不对了,利媌赶紧的爬下来,小脚蹬着鞋子,跑的飞快。哥哥打人可是真打的,还很狂暴,她可不想再挨打了。

        看了一会儿,时间也差不多了,走人。

        封红叶也想问吴子义关于秋山绘美的事情。虽然她也觉得这日本女的有点儿作妖,但是这么凶残的打她,好像里面有什么八卦可以挖掘的。正舒展自己的美腿的时候,显示小的利媌走了,等她准备收工,去和吴子义聊五块钱的时候,吴子义也走了。

        这就有些失落了。

        上课的时候日本女人里吴子义有点远,但是并排。这样做有个好处,就是可以随时的瞪着吴子义,却又不担心他随时会过来打自己。

        瞪着吴子义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之情。打宫崎熊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打自己?我是个女人啊,是女人总归要被人好好的对待的吧,绅士风度,全世界都通用的,女人和小孩都是被保护的对象。

        一边瞪吴子义,一边还悄悄的吃东西,抿着嘴不让发出声音,还一只手撑着脸,又可以让上课的教授看不到。还可以狠狠的咬着的样子,表明自己不是好惹的。

        “那个日本女人在瞪你!”坐在吴子义前面的利媌转过头小声的对着吴子义说。

        “我知道啊,又没有少块肉。”吴子义听课,打了个收拾,不让利媌回头影响他学习了。在听课学习上,吴子义一直都是认真的,这点从小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好学生。

        “我觉得她的眼光足够杀死一些空气。”利媌也嘲笑了一声,转过头,不敢忤逆吴子义的建议,虽然吴子义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温柔。

        吴子义又看一眼那个日本女人。

        眼光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你觉得背后有一样,心头有惑动,于是回过头,果然就能看到有人在用目光打量你。所以目光虽然无质无形,但是却又能让人察觉。古人甚至还有目光如炬的譬如。

        《南史·檀道济传》:“道济见收,愤怒气盛,目光如炬。”这个比喻估计朱可茜是最能够理解的,因为上次挨打的时候,妈妈看她的目光都好像要将她烧起来。热得很,还流汗了。目光如炬的现实意义。

        日本女人的目光肯定不会如炬,因为她的目光只不过是用愤怒来表现自己的可爱。目光如炬的人,肯定不会一边如炬一边还鼓起嘴巴,做出气鼓鼓的样子表演给人看啊。周青青就喜欢作妖的时候鼓起嘴巴,表明自己是一只可爱的生物。

        日本女人鼓起嘴巴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只是这种可爱是装出来的。谁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或许是挖别人的坟墓吧?

        看到吴子义看过来,秋山绘美瞬间将自己鼓起嘴巴的形象改变了,嘴巴完成一道月牙,对着吴子义露出了八颗牙齿的标准的微笑。

        一看就是公式化的。很符合日本女生的人设啊。因为吴子义有时候也很诟病,为什么在很多影片里面,日本女生的声音都是非常公式化的?感觉就是千篇一律,还不如看默片,所以有时候吴子义就调成静音状态。

        中午吃饭,吴子义在食堂吃。利媌跟着吴子义,也在食堂吃。等吴子义打菜的时候,她也将盆子伸过去,结果吴子义没有给她打卡。利媌就委屈的嘴巴一扁,委委屈屈的叫一声:“哥哥——给我打卡嘛,没钱吃饭——”

        吴子义无情的离开。

        食堂阿姨觉得这小姑娘又可爱又让人怜惜,心疼了,给她打了菜,手还没有抖,霸气的说:“是你亲哥吗?”

        利媌眼睛里都快出水了,越发的可怜兮兮,让人怜惜,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什么人呢,怎么当人哥哥的,阿姨请你吃,别理这种没心没肺的东西!呸!”阿姨真的很义愤填膺啊,多漂亮的小姑娘啊,多招惹疼,瞎了眼的哥哥。

        利媌端了饭菜,不敢和吴子义坐在一起,远远的隔了一张桌子,吃一口饭就抬头看一眼吴子义,发现他根本就没有朝自己看,表情又白做了。

        吴子义懒得看她,因为他在看手机信息。

        “团建准备好了,你到时候要讲话的,你是老板啊!大老板。”葛兰发来的信息,而且不容吴子义拒绝,“不能推辞,一定要说几句,我被你压榨,帮你赚钱,你不能撒手啥也不管。”

        “那行呢!”吴子义答应了。

        “这还差不多,中午都还忙的没时间吃饭,看看你们学校的饭菜,视个频。”葛兰发来了视频通话。

        吴子义接通了,葛兰一脸笑得灿烂,看了看饭盆子,感慨:“有点想吃学校餐了,下次专门去你学校吃一次……咦,吴利媌怎么也在那里?你同父异母的妹妹啊……啊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