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世独尊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一笔一笔算!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一笔一笔算!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魔音只是小道?

        梅子画风轻云淡的说着,众人却是不敢苟同,无论从哪里看言天宸的音律实力都不低。

        他梅子画或许很强,可这般大言不惭,也未免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魔音是小道?言某,就好好领教一下梅公子的大道!”言天宸也是很骄傲的人,他没有犹豫,箫音在瞬间响起。

        他带着一丝怒意,重新吹奏起九幽魔音。

        当箫音响起的刹那,玉箫的空洞之中立刻有血光钻了出来,而后连绵不断的开始散逸。

        眨眼间,血光就弥漫出千丈之广。

        箫音宛若恶鬼在哭泣,又像是怨魂在惨叫,仿佛声音真的从地狱中传出来一样。

        噗呲!

        双月湖上有人离的太近,猝不及防之下,一口鲜血吐了出去。

        其他脸色大变,连忙远远推开。

        血光像是实质的液体,与双月湖的湖水融合在一起,与此同时那些恶鬼凄厉的声音也与箫音融合在了一起。

        至于梅子画,他所处的琴台早已被血光笼罩,甚至他身上都布满了血光。

        在旁人看不到的画面中,箫音幻化成诸多恶鬼,变成极为真实的幻象出现在他身边。

        这九幽魔曲,不仅异象骇人,同时还能直接对精神魂魄发起攻势。

        心境只要稍差,立马就会崩溃,陷入九幽炼狱之中,承受无穷无尽的折磨。

        若是心中有愧,做了见不得人之事,更会陷入疯狂之中。

        “这就是九幽魔曲吗?”

        “言天宸之前看来未尽全力啊,琅琊宫主说的确实没错。”

        “梅子画说他只懂皮毛太狂妄了!”

        众人被箫音所震撼,即便是湖边那些相距甚远的观战者,也觉得难受无比。

        可梅子画却像是没事人一样,一袭青衣面带笑意,甚至摇晃着头颅双眼微闭,似乎在品位魔音。

        旁人看来只听片刻,就无法支撑的音律,他乐在其中颇为享受。

        “不够,还不够……”

        梅子画晃晃悠悠的说道。

        言天宸眼中怒意更浓,本就刺耳的箫音,变得诡异莫测,更为恐怖起来。

        他身后出现一道虚影,那虚影仿若魔神般,唱起了古老的曲调。曲调仿若招魂一般,刺耳而尖锐,蕴含着无比古老的气息。

        湖岸上的人都忍不住捂住耳朵,他们耳朵都快要被刺穿了。

        虚空涤荡,又有异象出现,湖面上的血光衍化成一尊尊无比可怕的鬼神。

        而言天宸的箫音,仿佛变成了真正的地狱魔音,有九尊鬼王出现身上血气冲天,无尽幽冥之意暴走。

        那些鬼王骇人无比,让人心中升起无法想象的恐惧。

        轰隆隆!

        忽然,箫音再变,九尊鬼王各自腾飞,手持血光萦绕的兵刃朝着梅子画飞去。

        咻!

        梅子画睁开了眼,他动了,但琴声未响。

        他只用了一根手指,这根手指拉动了一根琴弦,那纤细的琴弦像是弓弦一般被他越来越长。

        弓弦如满月,看的人心都纠了起来,害怕琴弦随时会断。

        当九尊鬼王彻底笼罩过来,要将梅子画吞噬之时,他的手指忽然松开。

        刹那之间,有惊天巨响爆裂。

        轰!

        天碎之音响起,三十六层天的第一层天、第二层天、第三层天同时炸开,星光如瀑布一般倾泻写来。

        梅子画的身上爆发出刺眼的光芒,他像是夜色中的一轮银月,他的眼中有古老的符号浮现,绽放出亮眼的光辉。

        他本就丰神俊朗的面容,一瞬间,变得更为出尘,仿若仙人落下房间。

        这一刻,梅子画沐浴星光,风华无双。

        砰!

        只一瞬,箫音就被震碎了。

        九尊鬼王尽数化为血雾,音波激荡出去,言天宸一口鲜血吐出,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无比。

        噗呲!

        言天宸接二连三吐出鲜血,最终单膝跪在地上,捂着胸口不停的吐血。

        他的脸色痛苦不已,没多久,耳朵鼻孔眼睛……七窍流血。

        嗡!嗡!嗡!

        松回去的琴弦,荡漾不止,余波激荡,席卷八方。

        双月湖上琅琊盛宴的百强选手,无一例外全都遭受到了重创,被这余音折磨的哀嚎不止。

        输了!

        一人之力,一根琴弦,压住了琅琊榜上一百人。

        湖岸边的众人全都不可思议的看向梅子画,一道道目光都显得惊愕无比。

        楼船之上的琅琊天宫众人,更是诧异无比,不可置信。

        虽然知道梅子画很强,可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强到这个地步。

        一个人就横扫了琅琊榜百强,琅琊宫主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这琅琊盛宴估计以后都没法办下去了。

        梅子画打脸太狠!

        四方无声,双月湖上一片寂静。

        梅子画缓缓起身,天上倾泻的星光落下,犹如星辰圣衣般披在他的身上。

        众人抬头看去,心中皆是一颤。

        “言天宸,明白了没有?”

        梅子画看向言天宸,淡漠的道:“我就是大道!”

        言天宸七窍流血,他抬头看去,眼里写满了不服气,可却无话可说,无处发泄。

        “绿儿,红儿,收琴吧。”

        梅子画拍了拍手,淡淡的道:“我就说这九幽魔音哪有那么好练,你确实只懂些皮毛,让你师弟过来吧,就你这点手段,估计这榜首也是颇有水分,我懒得找他了。”

        之前梅子画还打算主动去找林云,眼下与言天宸交手后,却是意兴阑珊不愿再动。

        两名侍女上前,将琴台和古琴一一收好。

        没人说话!

        没人争辩!

        即便是少宫主江映天,此刻也是震惊无比,还没有彻底回过神来。

        “没人动?”

        梅子画皱眉道:“真要让我找他,我怕他担不起,言天宸……你懂我意思吧?”

        “你!”

        言天宸怒不可揭,这家伙太嚣张了。

        “我劝你快点将你师弟找来吧,我家公子现在只是想要三生果,待会真去主动找他,可就不止是三生果的事了。”

        梅子画身边有侍女冷冷的开口道。

        言天宸气的不行,一口鲜血又吐了出来,这帮人真的太过分了。

        “谁在找我?”

        就在此时,两道身影从天而落,一男一女,携手而至。

        琅琊榜首,林箫来了!

        湖岸边顿时响起了

        男的俊朗不凡,女的倾城绝艳,正是林云和月薇薇。他见到传话的洛书遗后,没有耽搁,快速赶了过来。

        瞧见言天宸的伤势,神色瞬间阴冷了起来。

        七窍流血!

        好狠的手段!

        “薇薇,先把师兄带下去。”林云和月薇薇合力将言天宸搀扶起来,轻声说道。

        “师弟小心,他很强。”

        言天宸警示道。

        “没事,有我。”林云冲他笑了笑。

        “师兄先下去吧。”月薇薇脸色变化,言天宸伤的太重了。

        等到两人退去后,林云缓缓转身,目光一扫就落在九名侍女包围中的言天宸身上。

        “琅琊榜首,林箫?”

        梅子画打量着林箫,双眼微眯,带着一丝玩味。。

        “是我。”

        林箫淡淡的道。

        梅子画笑道:“是你就好,你的三生果我要了!”

        林云嘴角勾起抹嘲讽,道:“你谁?我凭什么给你。”

        “放肆!我家公子是神乐世家,梅家世子!”他身边侍女开口道。

        林云嗤笑道:“与我何干?你要我就给?你这九名侍女我也想要,你给不给?”

        九名侍女同时怒了,狠狠瞪向了林云。

        岸边正在给言天宸检查伤势的月薇薇,也是脸色一寒,气鼓鼓道:“渣男!”

        言天宸苦笑道:“师弟说着玩呢,别当真。”月薇薇见言天宸说话,笑眯眯道:“我知道呢,师兄你别说话!”

        言天宸不语,只是看月薇薇的神色,觉得林云就算是赢了,师妹这一关也不好过。

        梅子画笑了起来,看向林云道:“你倒是个爽快人,我喜欢,那就一言为定吧。你能赢我,这九位美人就全是你的了,你要输了,三生果就归我,还算公平,应该不委屈你吧。”

        林云嘴角一抽,他就随口一说。

        “琅琊榜首本该有资格和我交手,不过你这师兄太废了点……”

        梅子画神色倨傲,淡淡的道:“玉儿岚儿,你们先陪他玩玩吧,琅琊榜首或许不过如此。”

        “是,公子。”

        两名侍女上前,正是九女中最强的吕玉和吕岚。

        二女一个吹箫,一个弹着古琴,琴箫之音乍起,正是之前吕红弹奏过的杀破狼。

        她们故技重施,在琴箫合奏之下,这以杀止杀的战曲变得更为可怕起来。

        眨眼之间,这双月湖就变成了一片古战场。

        狼烟冲霄,杀声震天。

        在有上梅雪神指的加持,这一首杀破狼,变得极为恐怖起来。

        轰隆隆!

        几乎是片刻,天色就变得无比昏暗了起来,双月湖上一片肃穆。

        杀破狼!

        林云听出来了,这首古曲不算罕见,天香宫内也有曲谱。

        可想要弹好却是极难,尤其女子更是如此。

        但二女这配合,显然不是第一次,琴箫之音不断叠加,很快就达到了风云变色的地步。

        林云来不及多想,反手一招,风雷琴出现。

        他直接坐了下去,湖水凝聚成一张凳子,又凝聚成一张琴台接住了风雷琴。

        十指拨弄,琴声响起。

        众人都在好奇,林箫要弹什么曲子应对,却没想到,林箫也弹了一首杀破狼。

        只是,他的杀破狼除了杀气之外,多了一丝悲壮。

        风声似在哭泣,雷声似在缅怀,琴弦则是在怜悯。

        琴音悲壮雄浑大气磅礴,有人在哭,有人在哀嚎,有人在思恋亲人,可没有一人是懦夫。

        这是属于林云的杀破狼,以爱止杀,以情动天!

        形势瞬间逆转,对方二女一重高过一重的杀气,像是碰到无法逾越的城墙。

        那城墙巍峨如山,那城墙爱比天高。

        战士们思君宝国,为妻儿子女,为高堂父母,镇守这一方天地。

        该死!

        二女脸色微变,眼中露出诧异之色,从未想过杀破狼还能如此弹。

        她们想要变幻曲调,将音律抽回来,可却诡异的发现像是陷落泥潭,魂魄都粘在了其中。

        因为那悲壮雄浑的曲调中,又有万种柔情释放,琴音变得轻快可爱起来。

        鲜花都到哪儿去了?

        都让姑娘们采走了。

        姑娘们都去哪儿了?

        都让小伙子们娶走了。

        小伙子们都到哪儿去了?

        都去打仗当士兵了。

        士兵们都去哪儿了?

        都战死沙场进入坟墓了。

        坟墓都去哪儿了?

        都让鲜花覆盖了。

        琴音轻柔,哀而不伤,唯有思念久久不散,一首杀破狼,刚柔并济,悲壮不失柔情。

        湖岸边的人,不知何时,悄然留下了泪水。

        “我怎么哭了?”

        “林箫这弹的是什么啊,忽然就觉得好悲伤。”

        “这家伙太绝了吧,这真是杀破狼嘛?”

        一群人惊骇莫名,无比诧异的看向林云,仿佛现在才认识他一般。

        玉、岚二女,面露羞愧之色,极为震惊的看向林云。

        同样是杀破狼,可这层次之高,让两人在林云面前像蝼蚁般渺小。

        林云十指放在琴弦上,神色冷傲,他眉头轻挑,抬眸道:“梅子画,别躲在女人后面了,伤我师兄的帐,我现在一笔一笔找你算!!”

        【虽迟但到,看在这章写的还有诚意的份上,大家轻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