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在线阅读 - 216.查杀知县(加更谢盟主们)

216.查杀知县(加更谢盟主们)

        王七麟第一次见到秦韬的时候,只觉得这书生看起来有点愚钝、有点傻。

        相处到现在他知道了,这书生不是看起来傻,他是真傻,脑子跟沉一有的一比,都差点事。

        徐大也看出来了,他摸了摸胡须说道:“嗨呀,难怪这书生连个秀才都考不上,原来是读书读傻了。”

        谢蛤蟆笑吟吟的摇头,他没说话,只是用耐人寻味的目光看着书生。

        驿所院子内多有石楠树,秦韬扶着树木抬头看向天空,脸上露出忧伤之色,开始自言自语:

        “媛媛,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那时候我想,怪不得都说人是万物之灵,原来可以生的这么好看、这么有灵气。”

        “后来我与你逐渐熟稔,你对我很好,陪我身边读书、陪我身边练字、陪我身边作画,我每天那么高兴,觉得生活真好,觉得读书写字真好。”

        “在你身上我才体会到读书的魅力,体会到诗词歌赋的优美,看着许多人为了考功名而去读书练字,我笑他们很傻……”

        接下来秦韬一阵长吁短叹,说的都是才子佳人的往事。

        王七麟听的纳闷,按照他的话,媛媛应该倾心于他才对,为何杨大眼却跟他们说,媛媛为人清白,平日里从未与任何书生走得近?

        谢蛤蟆也想到了这一点,问道:“这会不会是他的臆想?”

        王七麟觉得很有可能,这书生脑子不大对劲。

        秦韬继续说道:“可惜啊可惜,你见到了章如晦一干人。那些人很坏,我第一眼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他们虽然穿着青衫白衣,虽然读着圣贤书,可是品行低劣、性情恶毒……”

        又是一阵形容,他将章如晦等人批判一番,毫不留情、大为不齿。

        “只是那个李英有大能庇护、杜江涛又懂得旁门左道,我对他们无可奈何。而且媛媛你知道,我那时候很、很胆小,我太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机会了,算了,事到如今我不能再欺骗自己,我那时候就是太自私……”

        “当杜江涛在鸣筝阁见到了那个骑驴坏人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不妙,果然,他从那坏人口中学到了请鬼吃粮术!”

        “当他将这门邪术告知了章如晦的时候,事情就无法控制了,他们请了一个很有本领的鬼来,让那鬼上你的身,然后夜夜去伺候他们。我知道这事,可是我无法提醒你,对不起,我想告知你这件事,可我做不到……”

        说到这里,秦韬已经泪流满面。

        “后来我想,他们只是垂涎你的美色,只是享用你的胴体,并不敢伤害与你,这样的话就算了吧。世人女子皆自重清白,但你不是凡夫俗子,你应该与她们不一样。”

        “我想,就算他们毁了你清白,但没有关系,我不在乎这点,我更不是凡夫俗子,一具臭皮囊有什么好留恋的?我爱的是媛媛这个人,而不是媛媛的身子。”

        “可是,我错了!呜呜!我好后悔,你知道吗?我每天每夜都后悔,我不知道你会这样,你竟然会为了找出真相化为鬼!”

        “你化为鬼后我不怕,我依然爱你,媛媛,我全心全意的爱着你啊。于是我离开书院后,走遍九洲寻找女鬼,世人都笑我痴癫,我笑他们看不穿。我想找到你啊,媛媛,你化为鬼又怎么样?我只想与你生生世世在一起!”

        “可惜,你早已魂飞魄散,我走过千山万水,遇到过妖魔鬼怪,却唯独没有再遇到一个像你一样的姑娘,像你一样的鬼……”

        他这番话说的声音不大不小,咬字清晰、吐字明白,王七麟等人听的清清楚楚。

        听完之后徐大满脸唾弃,不屑的说道:“懦夫!伪君子!胆小鬼!”

        王七麟也很看不上秦韬,这人口口声声说着爱媛媛,可是媛媛从受害第一刻到她自尽,他明明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去救这姑娘,却从未出手!

        说什么‘做不到’,明明就是他自私!他不想得罪同寝室三人!

        甚至,王七麟觉得侵犯媛媛的人里也有秦韬一份!

        只有沉一在那里感慨:“阿弥陀佛,可怜人啊,他和喷僧一样,脑子都是被鬼弄坏的,唉,我俩都是可怜人!”

        徐大安慰他道:“你比他更可怜,也比他更好,你是好人,好和尚,他是坏人,坏书生!”

        沉一顿时双手合十唱喏:“阿弥陀佛,书生没有好东西!连我们山下卖猪肉的猪鼻老四都知道,仗义每逢屠狗辈、狼心狗肺人面兽心作恶多端丧尽天良恶贯满盈十恶不赦读书人!”

        林中英听的一愣一愣:“这话是你们山下杀猪的说的?他能说出这么些好词语来?”

        沉一不好意思的说道:“阿弥陀佛,喷僧稍微修饰了一下,不过他就是这么说的,每次喷僧去买肉他都会骂读书人。”

        林中英又愣住了:“你还经常去买肉?”

        沉一无奈的说道:“我师傅就我一个弟子,我不去买肉谁去?不过有时候我师傅也会去买,但他不会讨价还价,所以一般还是我去,他懂酒,所以一般让他去大酒,好酒劣酒他最清楚,酒里掺上一口水也骗不过他。”

        林中英没话说了。

        他哼哧了两下,忽然对徐大说道:“徐大人,你是读书人呀。”

        徐大恼了,他冲左右说道:“林大人挺好一个人,可惜会说话。”

        王七麟将这两个活宝踹开,去门外问秦韬道:“你说你是受到同窗邀请来吉祥县,是不是李英邀请的你?”

        秦韬摇头道:“不是,是章如晦邀请的我。”

        王七麟赶紧问道:“那章如晦哪里去了?”

        秦韬纳闷的说道:“我也找不到他呀,他在信里跟我说,他住在同福客栈,可是我去客栈打听了,章大人曾经住过,但早就走了。”

        章如晦消失这消息被衙门给藏了起来,现在只有一些内部人知道这回事,对外都是宣称他已经回到府城。

        王七麟问道:“他给你写过信?信呢?拿出来!”

        秦韬要他的包袱,徐大将包袱拎过来扔在地上,他很心疼的说道:“你轻点,里面有我的宝贝儿。”

        他小心的打开包袱,里面有三个小花盆,分别有小梅花树、小兰花、小竹子,兰白竹绿梅花红,很精致。

        其中兰花的花盆被徐大给摔碎了,露出蜿蜒的根须,这把秦韬心疼的掉眼泪,赶紧给它糊上泥土。

        徐大郁闷的问道:“你怎么还随身带着盆栽?”

        秦韬拿出一封信递给王七麟,随口道:“媛媛喜欢,这是我给她准备的。”

        王七麟打开这封信,一看里面全是‘之乎者也’,便头疼的递给徐大道:“你给我翻译。”

        他又问秦韬:“你自从来到县城,怎么从没有去找过李英?你们可是同寝好友。”

        秦韬摇头:“我跟他才不是好友,而且我不去找他的原因,信里已经说了。”

        徐大咳嗽一声读了起来:“六月初一,牛马走章如晦谨再拜奉书文略吾兄……”

        王七麟一听头大了:“别别别,我不是让你给我读,你给我翻译!”

        徐大说道:“噢噢,那我给你总结一下,信上说杜江涛给他来信,说当年恶事东窗事发,有恶鬼临门讨命。他随后托人查了查,得知杜江涛死无全尸,于是给这秦韬写信让他来吉祥县与李英共同会晤,之所以来吉祥县是因为李英曾经说过,他家里有祥瑞庇佑,诸邪不侵。”

        王七麟冷笑一声,九尾狐确实瑞兽大仙,可惜已经跑路了。

        他说道:“继续。”

        “没了。”

        “没了?”王七麟看向秦韬,“你不是说信里有你不去找李英的原因吗?”

        秦韬拍了拍额头,又找出一封信讪笑道:“记错了,是这封信里有原因。”

        徐大打开一看,道:“信写的很匆忙,字迹潦草,章如晦说他已经来到了吉祥县,但情况不妙,李英家中有变,并且人也有变,好像当年之恶鬼已经找上他了,让他来到吉祥县后小心为上,不得擅自接触李英。”

        王七麟问道:“信中说的当年恶鬼是怎么回事?”

        秦韬又不说话了。

        王七麟忍气问道:“又是诺言?”

        秦韬点点头。

        沉一伸手:“外面那棵树,还想听你讲故事。”

        说起来很简单,当年恶鬼便是二十年前被杜江涛等人驱使的那鬼,就是它上了媛媛的身。

        注意到这一点,一行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王七麟很不齿章如晦等人的为人,不过不得不钦佩他们胆量。

        他们敢骑鬼啊!

        这是亡灵骑士!

        秦韬说道:“这鬼很厉害,能吃掉一个人变成那人的样子。”

        林中英急忙问道:“七爷,这可坏了,章大人会不会、会不会……”

        王七麟没回答,但他知道答案。

        章如晦肯定被害死了,应该早就被鬼给掉包了,难怪那天他觉得章如晦很不对劲、李英也发现了异常,只是当时他们都没有想到,堂堂朝廷命官竟然是一个鬼所变化而成。

        他挥挥手说道:“先把他收押进牢狱中,我们去找李英。我早就感觉到这李英不对劲,只是没有找到什么破绽,现在看来,很有可能他就是那恶鬼!”

        “为什么这么说?”

        林中英反应过来,他惊悚的问道:“七爷你的意思是,当初来到吉祥县的章大人其实就是那个鬼,那鬼化作他的样子横行衙门将李英下牢,然后那天他去牢里将李英吃掉,又变幻成了李英?”

        王七麟缓缓点头:“应该如此。”

        他心情沉重。

        大印庇佑一县,李英若被妖魔鬼怪给办了,他这大印脱不了干系。

        所以虽然他一直与李英不对付,却并不希望他是被妖魔鬼怪给料理了。

        这样他又满怀希望的说道:“这说不过去,我们打听过李家的奴仆,他们说李英与以前相比毫无变化。”

        另外此案还有一个疑点,当初章如晦凭空消失,只留下衣服鞋袜完整的铺在地上,就像蛇蜕。

        这又意味着什么?

        他正在思索,徐大打断了他的思路,说道:“不,七爷,李英有变化!”

        “什么变化?”

        徐大说道:“这个月衙门集议,结束之后李英请你们吃了顿饭就散伙了,以往不是这样,以往官吏们例行要去倚翠楼爽一票。李英妻子早逝,他这些年频繁出入倚翠楼,可是我最近打听过了,他已经很久没去了!”

        王七麟问道:“你什么时候去倚翠楼打听的消息?”

        徐大期期艾艾的说道:“其实大爷背地里为你做了许多事,你只是不知道而已。”

        王七麟挥手道:“先把秦韬关进牢里,我们去找李英!”

        沉一问道:“七爷,你怎么脸红了?”

        王七麟恼怒道:“天太热!”

        “怎么又白了?”

        “肾虚!”徐大补充道。

        王七麟给他们一人一拳:“滚!”

        他风风火火往外走,林中英追上他后问道:“七爷,你刚才说这书生叫什么名字?”

        “秦韬,怎么了?”

        “没怎么,我可能记错了,”林中英眨眨眼说道:“那啥,七爷你们先去找李英,我回去找点东西。”

        王七麟挥挥手道:“去吧。”

        看着他的背影,徐大很不屑:“这家伙知道李英是鬼就不敢跟咱一起行动了,真他娘一个胆小鬼!”

        王七麟道:“没有他拖后腿正好!”

        新汉朝的许多朝政遵从汉朝时代,官员休沐制度便是如此,每五天可以休假一天,今天恰好是休沐日,王七麟带人直接去青丘府去堵李英。

        这些日子来,李家生意开始出现问题。

        他们家做的是日用百货生意,可是南方江浙一带有大商号进驻吉祥县,他们为了掠取客源也为了站稳脚跟,以低廉的价格出售各种货品。

        而且这大商号有商队连通九洲甚至西域、罗刹国、南荒等地,货品齐全且质量更佳,这样来到吉祥县后很是影响李家生意。

        今天与王七麟第一次来青丘府不差两个月,可是这座府邸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

        之前青丘府磅礴大气、雍容有度,现在却给人感觉杂乱无章,人来人往、人心浮躁。

        王七麟赶到的时候青丘府上的管家正在擦着汗呵斥一群下人:“眼看就是中秋佳节,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每年老爷都要在府上招待本县的达官显贵,每年咱最重要的是什么……呀,王大人,哪阵风把您这贵人吹来了?”

        后面这句话说的恭谨,但腔调怪异,更像是在嘲讽他们。

        当然这也正常,自从王七麟上次坚持要抓李茂开始,他就等于跟李家撕破脸了。

        后面他的表现也是这样,一直对李英很不感冒,这样青丘府的管家自然对他没有好脸色。

        徐大提着拳头要去问候他的肚腩,王七麟拦住他道:“先办案,抓人!”

        管家一听这话下意识的阴下脸来,喝问道:“王大人好大官威,到了我府上就要抓人?怎么,是我家哪位少爷又犯法了吗?”

        王七麟一把推开他,厉声道:“给我找出李英来!”

        这下管家懵了:什么意思?来抓我家老爷的?

        徐大等人去找人,一名大腹便便的老者板着脸走出来:“是谁这么大的威风,竟然不知会一声就来我青丘府上抓人?”

        看到老者,管家急忙迎上去:“太老爷,这王七麟要来抓老爷!”

        老者正是李英的父亲,他才是目前青丘府的家主。

        听到这话他没反应过来:“他要来抓老爷?不是,你个奴才什么嘴巴,一件事都说不明白?”

        管家解释道:“太老爷,我没有说错,听天监就是来抓老爷的,来抓您二儿子!”

        老者要耍威风,李英已经大踏步走了出来:“王大人,听说你要捉拿本官?捉拿朝廷命官至少得需要知府大人并府尉大人的官文。这东西,你,有吗?”

        王七麟冷漠的说道:“捉拿朝廷命官确实如此,但捉拿妖魔鬼怪就不必了!”

        李英哈哈大笑,问道:“你是整天与鬼打交道傻了吧?你说本官是妖魔鬼怪?哈哈,哈哈,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

        旁边的管家奴仆跟着笑。

        大笑几声,他猛的板起脸怒道:“真是放肆,听天监太过分了,王大人,你今天入我门来所言所行,我都牢记于心,你最好真有确凿证据来证明这一切,否则我一定要向知府参你一本再状告御史,至少让你摘掉官帽!”

        要证据很容易,王七麟抽刀想杀上去。

        妖魔绝不会束手就缚,肯定会反抗!

        谢蛤蟆从后面拦住他,低声道:“王大人,其实你应该先找证据的,如果咱们推断有误,今天事情不好收场。不过现在总归还能收场,你要是冲他动手,那可就没法收场了……”

        王七麟心里咯噔一声,这个可能性确实存在,他终究年轻,做事有些冲动。

        不过他很有把握,于是他给徐大使了个眼色准备跟他配合行事。

        结果沉一站在徐大身边,他误会了。

        只见他一甩手亮出伏魔杖,双眸圆睁张开嘴做金刚怒吼:“阿弥陀佛!妖魔休要口灿莲花,我一眼看出你不是人!吃我……”

        徐大赶紧握住他的伏魔杖,说道:“你别冲动,这里没你的事!”

        他对李英的父亲说道:“本官接到密报,说你儿子皮囊下面换了个人,这已经不是你儿子了!你仔细想想,你儿子近些日子里有没有反常?”

        李家老太爷不是个能人,他们家族能壮大如今全靠狐仙施法庇佑,被徐大这么一说,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徐大继续说道:“老太爷,要辨认出这个人是不是你儿子很简单,滴血认亲!你拿一碗水来,滴一点血进去,然后让他也滴一点血,到时候我们看结果,一目了然!”

        李英愤怒的甩袖,道:“荒谬!你们真是胆大妄为,竟然……”

        “慌张了?怕了?心虚了?”徐大给他一个嘲讽的笑容,然后面向老太爷尽显男团首席喷子的功力:

        “老太爷你还不知道你们家里混进来一个鬼吧?嘿嘿,你仔细想想你们家最近有没有出什么诡异的事?嘿嘿,家里混进鬼还是小事,你儿子变成鬼就成大事了,你这等于头上一片黑绿啊,普通男人顶多是给别人养儿子,你呢?你给人家养鬼儿子,这叫绿云压顶……”

        老太爷被气到了,但他好歹纵横商场几十年,也不是傻子,并不会因为生气而落入徐大的套里。

        王七麟心里一动,补充了一句:“老太爷不妨想想你家最近的诡事,比如养了多年的猫狗也好牛马牲口也好,有没有无缘无故的消失,这鬼进你家门必然有目的,它或许是冲你家什么珍宝而来。”

        管家呵斥道:“王七麟,你休要花言巧语来挑拨我们……”

        “管家,”老太爷阴沉着脸打断他的话,“去拿一碗水来!”

        九尾狐!

        王七麟的话可真是击中了他的软肋。

        李英焦急的说道:“父亲,你不要上他的当啊!”

        老太爷说道:“你只要一滴血就行了,咱们爷俩一滴血就能扳倒一个大印,这个买卖很值当,一定要做!”

        李英愤怒的跺脚,他猛的怒视王七麟问道:“王大人,你们口口声声说有人密报污蔑我是鬼,敢问这是谁干的?”

        王七麟说道:“秦韬!”

        他不信任秦韬,所以此时趁机抛出这名字,想试试能不能从李英口中得到一点消息。

        听到这名字李英果然愣住了,他惊讶的问道:“谁?秦韬?不可能呀,他、他在哪里?”

        王七麟指向驿所方向。

        李英叫道:“你是说他此时在驿所之中?”

        此时就在驿所之中。

        秦韬背上包袱推牢门。

        无需钥匙,牢门枷锁自动打开。

        见此他笑了笑,道:“你在驿所门口贴了‘灵官冲厄符’又怎么样?我自己进不来,可是小小一个手段不就让你亲自把我引领进来了?那几个书生真是蠢材,区区一个请鬼吃粮术,学了那么多天才学会,差点耽误我大事!”

        他一边嘀咕一边轻车熟路的走向后院,正在池塘边逗风水鱼玩的黑豆看见他后吓一跳转身要跑。

        风水鱼猛的从水中窜出,大口张开一道水柱如白练般扫过,卷住黑豆将他拉入水中,然后跳回水池冒出个脑袋来紧张的看着这个身上带着诡异气息的男人。

        莲叶摇曳,无风自动。

        水中金光流转,草鱼身上鱼鳞片片绽放,如同一身盔甲。

        见此秦韬笑道:“大仙切勿误会,我只是来取一样东西,拿走后立马离开,绝不会伤害这里一草一木。”

        黑豆顶着一个莲叶钻出来,说道:“我我我,你怎么知道我是大仙?我跟你说我不怕你!我有个很厉害的绥绥姨,她超厉害的,比我舅舅还要厉害。我跟你说,以前也有人想拐走我,但是……”

        结果人家没听他的话。

        看到草鱼收敛鱼鳞,秦韬贴着墙根走过池塘进入屋子里,抱起了屋里桌子上的大菊花。

        拿到菊花,他脸上笑容更灿烂了:“哈哈,不愧是书院四君子,秦韬化作了兰花、杜江涛化作了梅花、章如晦化作了竹子,这李英竟然是化作了一朵菊花。嗯,梅兰竹菊,齐全了,恰好媛媛最喜欢花中四君子,我若是将他们四个种到媛媛墓前,媛媛一定很开心。”

        他又想了想,说道:“王七麟不好对付,我全靠装疯卖傻才能糊弄他一二,还有他身边那老道士的修为我也看不通透,不好惹。所以我如果带走李英,他怕是会追着我咬个不停。”

        自言自语几句,他脸上露出笑容:“有办法了,他看起来还有几分正义血性,这样我给他留个礼物,有这礼物他应该不会继续纠缠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