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在线阅读 - 209.听天监秘闻(大章求月票)

209.听天监秘闻(大章求月票)

        王七麟立马抱拳行礼:“下官愚钝,不明白大人的意思。”

        许有福又笑了起来,他冲王七麟挤挤眼道:“用不着装糊涂,你这样的人才待在听天监真是可惜了,认真说,进我们大理寺怎么样?我们大理寺现在缺人手呀,尤其缺你这样的青年俊杰。”

        赵霖失笑道:“许大人你是来查案的还是来挖墙角的?”

        许有福热切的拍拍他的肩膀道:“别问太多,反正我一切都是为了圣上、为了朝廷。而且认真说,老赵,小王留在你们听天监真是浪费,他厉害的是脑子,而不是身子。”

        “那认真说,你馋他脑子?”赵霖学他的口头禅问道。

        许有福嘻嘻笑:“把他调给我们吧。”

        赵霖不乐意了,说道:“他留在听天监怎么就浪费了?歌帅上个月亲自来见过他,并且亲口对他说‘吾中意汝’。”

        许有福一怔,问道:“歌帅亲自来见过这小子?认真说,你逗我玩呢?噢,我知道了,他来吉祥县探查阴路吧?我听青龙王的意思,这次阴路不好办,路口在哪里迟迟查不到。”

        赵霖没回答,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多事之秋。”

        有披坚执锐的士兵快步走来行礼道:“许大人,卑职等已经整装待发,是否立刻踏上这座河洲?”

        许有福笑了笑道:“林校尉等且稍候,本官自己先上去瞧瞧。”

        他又问王七麟道:“都有谁上去过?”

        王七麟说道:“启禀大人,自从下官到来迄今,只有下官上去过,但并没有进屋。我询问过这里的渔夫和船家,他们发现鹦鹉洲后心里惶恐,并没人敢上去,所以应该从它露面到现在还没有人正式上去搜查过。”

        许有福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笑道:“你看,赵大人,心思这么缜密的人,是不是适合我们大理寺?”

        赵霖一脚踹在船上,小船顿时跟箭一样飞向河洲。

        一切如王七麟预测那样,朝廷派人接管鹦鹉洲后就将之给封了起来,不管县里的衙门还是听天监人员,没有邀请,一概不准涉足。

        他将昏迷的瘦汉子交了出来,看到这汉子赵霖猛的皱起眉头,他冲一个士兵说道:“速速去把许大人叫回来!”

        王七麟试探的问道:“赵大人,这是谁啊?”

        赵霖反问道:“他是被你抓到的?”

        王七麟说道:“对,是我和下属合力擒获的。”

        赵霖麻利的将汉子的上衣给拽下来,露出后背上一个漆黑刺青,见此他喃喃道:“不可能,这是个星宿!他至少是七品化元境,能身化连壁北方玄水,以你区区三品境怎么能对付的了他?”

        王七麟挺起胸膛道:“启禀大人,卑职已经升入四品御气境!”

        赵霖诧异的问道:“你已经进入四品御气境?我曾经听万大人说你是二品境,而上次歌帅说你是三品境,那你到底是几品境?”

        王七麟说道:“卑职前些日子有一番奇遇,在破解一桩案子的时候有所感悟,从三品境进入了四品境。”

        赵霖一阵无语,突破境界就如蛇蜕、又像妇人产子,怎么会这么简单?应该是困难至极才对。

        突破境界靠感悟,这个他知道,但这种感悟往往是在由死向生的时候出现,许多人都是刚悟了然后就死了。

        许有福驾船而来,船上撑蒿的是个身材敦实的冷脸汉子,王七麟不记得有过这个人,便冲着汉子猛看。

        见此赵霖说道:“这是许大人的神通,三色纸人。”

        王七麟恍然,难怪赵霖刚才说他是旁门高手,原来他和谢蛤蟆一样都会做纸人。

        许有福看到瘦小汉子后也是一愣,他飞快上前撕开这汉子衣服看向他身上的黑色刺青,问道:“他是哪里来的?”

        王七麟将上午的遭遇说了出来,最后说道:“这人被下官打的昏迷,然后就被关在了一艘小船上,这导致先前下官忘了他的存在。”

        许有福笑道:“认真说,你不是忘了他的存在,是不想让我知道吧?哈哈,你小子倒是对听天监忠心耿耿。”

        王七麟赔笑,其实他对听天监忠心个屁,他先前没有将汉子招出来并不是想私下里交给赵霖,而是想等他醒来问他一些事。

        关于谢蛤蟆的事。

        谢蛤蟆有很多秘密,李长歌应该认识他,这汉子或许也认识他,王七麟想搞清楚怎么回事。

        现在他隐隐有种预感,谢蛤蟆出现在伏龙乡不是巧合,他能招募谢蛤蟆为手下也不是因为当时用听天监的名头压住了他,这一切应该都是谢蛤蟆的算计!

        谢蛤蟆故意要接近他,当初在伏龙乡即使他不去招募,那谢蛤蟆也会主动拜入他麾下。

        可是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他想不通,他连谢蛤蟆的身份都没搞懂。

        可惜这汉子迟迟没有醒来,而大理寺已经封岛了,他要是再不把相关人员交出来怕是会惹上麻烦。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黑豆都懂的道理,王七麟自然也懂。

        许有福蹲下捏着瘦小汉子的巴掌小脸仔细看了看,最终问道:“你自己拿下的他?”

        王七麟抱拳道:“不,下官是在账下游星的协助下才拿住他的。”

        许有福赶忙问道:“你这位游星何在?认真说,让他出来,我要见见他。”

        王七麟往周围看了看,谢蛤蟆身影不见了。

        赵霖轻轻一笑,道:“不必找了,这位谢道长应该又化为闲云野鹤了,他是世外高人,如果不愿意出来见我们,那不必强求。”

        他又给许有福说道:“上次歌帅来见王大人,这位道长也未曾现身,不过他似乎是歌帅旧识,歌帅提过他几句,都是赞不绝口、肃然起敬。”

        王七麟眨眼间,有吗?是私底下提到的吗?

        许有福憨厚的笑了笑没有追问,道:“那这样就正常了,如果只有王大人自己,绝不是壁水貐的对手。”

        他顿了一顿,语气变得凝重许多:“我曾经巧合之下撞到过他们当中的鬼金羊,他一手铄金毁骨真火使得炉火纯青,当时我大意之下险些吃亏。而我一名好友就没有我的好命了,他一身骨头有半数被真火熔毁!所以这次王大人能抓到壁水貐,也算是给我出了一口恶气!”

        赵霖脸色一沉,问道:“他是壁水貐?能确定?”

        许有福道:“不错,他身上这玄水镂身就是邪神猰貐,而且王大人先前不是说过吗?他上午与这人交战的时候,此人爪功甚是凌厉,且自称使出的功夫是猰貐爪,那么他自然是二十八星宿中的壁水貐。”

        王七麟听的茫然,他不明白两人在讨论什么,只知道自己抓到了一头肥猪。

        赵霖皱眉道:“二十八星宿,每一位都是祸害,也是高手,这壁水貐的名声我听说过,暴虐成性、神秘莫测,逢水而遁,非常狡猾,没想到这次竟然被王大人给抓到了。”

        王七麟苦笑道:“误打误撞,纯粹是瞎猫碰见个死耗子。”

        赵霖挥手道:“小七你不必自谦,这是你立下的一桩大功劳,我一定会亲自禀告玉帅为你请功。”

        王七麟抱拳道谢,然后问道:“敢问两位大人,这位壁水貐是什么人?”

        赵霖看向许有福,许有福咂咂嘴道:“按理说不该由你这级别的官员接触二十八星宿的机密,不过你已经抓到了壁水貐,怕是其他星宿特别是玄武座下的星宿会来找你麻烦,那让你知道一些秘闻也好。”

        “让我来说吧,许大人请继续去鹦鹉洲上查询反贼残留的信息。”赵霖急忙说道。

        许有福不悦道:“老赵你看你,你这人就是小鸡肚肠,怕我勾走小七吗?怎么可能,认真说我老许不是这样的人!”

        “你赶紧去吧,”赵霖将他送上小船,一脚踢在船尾上,“走你!”

        小舟在河面上飞逝,许有福大叫道:“给我看住壁水貐,万万不能让他出意外!”

        赵霖喊道:“放心,我亲自在这里看着他!”

        话说的笃定,他其实还是担心,等送走许有福赶紧蹲下将一个金龟子似的小黑虫塞进了壁水貐的口中。

        王七麟恍然道:“赵大人原来和巫巫师承一脉,都是蛊师?”

        赵霖有些忧伤的笑了笑,道:“巫巫的娘亲是我的师妹——哦,这都是我的私事,也是陈年往事,咱们现在不聊这些,先聊聊二十八星宿。”

        “首先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咱们听天监四大供奉圣兽?”

        王七麟摇头。

        赵霖道:“你不知道也正常,毕竟来到咱们听天监时间还短,职位也太低。那我今天给你讲一讲,听天监内有四大供奉圣兽,分别是听耳、角恶、彼岸雀、重幽。”

        “这四大圣兽都是灵兽,它们各有神通但名声不大,你应该没有听说过它们吧?”

        王七麟又摇头。

        赵霖说道:“这四大圣兽你没听过,那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呢?”

        王七麟道:“这些我自然知道,咱们听天监的总帅就是青龙王,他是一条青龙所化吗?”

        赵霖笑道:“是他的身上封印了一条青龙,另外还有三个人,身上分别封印了白虎、玄武和朱雀三大圣兽。其中青龙王统帅听天监,另外三人并没有为我们朝廷所用。”

        说到这里他挥手放出几个小蛊虫,又继续说道:“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是一段秘闻,你万万不能对外说。”

        “这段秘闻要从前朝说起,前朝皇庭有个机构叫做监谤卫,里面全是能人异士,但他们从不利用自身本领去护卫百姓,而是做朝廷的耳目。这从这机构的名字也能听出他们的职能,那便是四处监听百姓、官员,凡有对朝廷统治不力者,便会捉拿问罪。”

        王七麟点头,他听说过监谤卫,这机构手段残酷冷血、暴虐嗜杀,以至于前朝百姓人人自危,不敢轻易开口。

        但正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百姓们日子过不下去了,忍无可忍,最后多路义军并起,推翻了前朝统治。

        赵霖继续说道:“你知道监谤卫的存在,但你一定不知道,咱们听天监就是在监谤卫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

        王七麟一怔,随即想到了一望乡的小印于一望,那小印所修炼的逖听圆纹邪术便是前朝监谤卫所属。

        赵霖说道:“听天监有四大供奉圣兽,监谤卫也有四大圣兽,那便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不过四大圣兽一直封印在人的体内,这四大圣兽其实就是四个人,并称四圣。”

        王七麟失声道:“那青龙王本是……”

        “不错,”赵霖点头,“青龙王本是前朝监谤卫四圣之首,但他是汉人,看不过前朝对汉人的压迫,最终反出监谤卫,并协助太祖一手缔造出了听天监来对抗监谤卫。”

        “其他三圣却没有他这般慈悲心肠,他们执迷不悟,在前朝被推翻后依然效忠旧主,当年前朝皇帝能安然远走大漠便是他们的功劳。”

        “四圣之下就是二十八星宿,每一位麾下各有七大星宿,你所擒拿的壁水貐便是玄武圣麾下大将,而曾经害死许大人好友的鬼金羊则是朱雀圣麾下大将。”

        “当初青龙王反出监谤卫带走了足足一半的星宿,剩余的一半人与前朝皇族一样,都是冷血残酷之辈,对我大汉子民只有歧视与憎恶,他们在我新汉境内烧杀掳掠,作恶无数……”

        王七麟逮着壁水貐又是一顿胖揍,先出口气再说。

        赵霖失笑,赶紧拦住他:“小七你真是稚子心,天真烂漫、嫉恶如仇。这壁水貐你不必再打他,他会被带去大理寺的暗狱,到时候必然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七麟道:“那是便宜他了,应该把他送到秦晋劫手里!”

        曾怀恩死的是真惨,他迄今还记得曾怀恩遭遇折磨后那样子,真应了那句话,死亡成了解脱。

        赵霖说道:“先不管他,你现在应该知道了,每一个星宿对前朝余孽来说都是一笔珍贵财富,壁水貐折损在你的手中,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你后面要小心。”

        王七麟说道:“按照赵大人所说,这星宿应该很厉害才对?可是这壁水貐我怎么感觉平平无奇?他起初能在雨水中隐匿身影、能瞬移,倒是不好对付,可后来露出身形就不一样了,我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斩杀了。”

        赵霖道:“首先我告诉你何为壁水貐,所谓壁水貐者,貐为邪神猰貐,水为北方玄水,而壁则为室宿之外,形如围墙。总而言之,壁水貐就是能将人困于北方玄水中的猰貐邪神。”

        “你说过,当初你上了鹦鹉洲后发现自己被困在了里面,这就是壁水貐的神通。可是谢道长以大本领破除了他的神通,等于是废除了他最大的指望,所以他才那么不堪一击。”

        “其次,四圣麾下七星宿是按照实力排名,壁水貐居于最末,实力最差,单说北方玄武星宿,比他厉害的还有六个!”

        王七麟问道:“青龙王不是带走了十四位星宿吗?难道玄武麾下星宿一个也没有被带走?”

        赵霖无奈的摇头道:“不,根据我们的消息,时隔多年监谤卫又培养出了一批齐全的二十八宿。”

        王七麟心里一动,问道:“他们有没有培养出新的青龙王?”

        赵霖没有回答,而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难怪老许想把你要走。”

        一听这话,王七麟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赵霖笑道:“别担心,根据我们打探的消息,他们还没有培养出新龙王。龙乃天地神兽,哪有那么容易获得?”

        王七麟点头道:“说的也对,我还没有见过龙呢,有机会倒是想见见这等神兽。”

        壁水貐是一条大鱼、是一头肥猪,许有福还是放心不下他的安危。

        他在鹦鹉洲上大概查询一番立马又回到岸上,说道:“上面被打扫的差不多了,应该就是他干的,不过这不要紧,反正已经抓到了他,他知道的信息可比一座河洲上能记述的更多。”

        赵霖道:“你有什么计划?”

        许有福道:“我已经派遣金刚卫常驻这河洲上,由他们封锁河洲。咱们先一起把壁水貐送走,必须得赶紧将他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赵霖点头,整装待发。

        王七麟抱拳问道:“二位大人,有没有需要下官效劳的地方?”

        许有福笑道:“有,我们大理寺需要你效劳的地方有很多。”

        赵霖推搡着他道:“赶紧走赶紧走,小七你回家去吧,最近告诉你家人小心点,我怕二十八宿会再派人来报复于你。”

        许有福笑道:“你这就是想多了,二十八宿反而在近期不会来找他,因为他们知道,咱们肯定会在吉祥县内布下天罗地网,他们要是再派人来——派人来干什么?给咱们送功劳?”

        赵霖叮嘱王七麟道:“还是小心为上!”

        王七麟抱拳道:“卑职明白!”

        许有福上马,临走前还不忘再挖一锄头墙角:“王大人,大理寺的大门永远对你敞开,只要你来,立马给你官升一级、赐京城宅院一栋、赏金铢百枚、赠美女两名!”

        王七麟一愣一愣的,这么好啊?

        他率领衙役遣散了围观的百姓,骑马赶回县城。

        驿所里面,谢蛤蟆在地上铺了一张凉席,正斜躺在上面自斟自饮,他一只手举起酒杯饮酒、一只手在膝盖上轻轻的拍,时不时还哼两句小曲,那叫一个愉快。

        王七麟坐在他对面,死死的盯着他看。

        谢蛤蟆诧异的问道:“王大人你看什么?”

        王七麟不说话,就是盯着他看。

        见此谢蛤蟆也不说话了,眯着眼睛继续喝小酒听小曲。

        最后还是王七麟熬不住了,说道:“道长,你到底什么来路?”

        谢蛤蟆笑道:“关塞极天唯鸟道,江湖满地一老翁。老道士能有什么来路?你以为我是什么世外高人?错喽错喽,老道士就是老道士,只不过年轻时候跑过江湖、走过南北,所以知道的事情多一些、旁门左道会一些,仅此而已。”

        王七麟摇头道:“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你总是骗我。”

        谢蛤蟆着急了,问道:“我骗你什么了?”

        “你才不是一个老道士,李长歌的修为也比不上你吧?”

        谢蛤蟆失笑道:“李长歌的修为都比不上你!他所依仗的乃是一口浩然气,人家是天生厉害,后天修为并不怎么样。”

        王七麟道:“反正你是个高手!”

        谢蛤蟆悠悠的苦笑一声,道:“老七啊,在你面前老道士是个高手,就像你在百姓们跟前也是个高手。那么,你认为自己是高手吗?”

        王七麟摇头。

        谢蛤蟆也悲凉的摇头,道:“老道士同样如此。不过我曾经自以为是个高手,结果就变成了今天这地步。”

        “那你曾经……”

        “我曾经的事没什么好说的,过往云烟,我也看开了,往前看,咱都往前看。”谢蛤蟆打断他的话。

        王七麟还要追问,这时候后院响起半声尖叫,接着徐大喘着粗气说道:“你别叫、别叫,别让无关的人听到!”

        一听这话王七麟赶紧站起来:“怎么回事?老徐要强了木兮?”

        谢蛤蟆拍了拍屁股说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