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在线阅读 - 180.一个一个来(大章求票)

180.一个一个来(大章求票)

        夜幕降临,又是一日结束了。

        莫萧氏坐在窗前呆呆的看着初上的月牙,脑海中忽然掠过了昔年在倚翠楼的一些情景。

        那时候她明媚动人。

        那时候她花容月貌。

        那时候她夭桃秾李。

        那时候她是倚翠楼的头牌姑娘,日子风光,吃香喝辣、穿金戴银,双腿一张,钱铢跟水一样流入进来。

        莫萧氏却不喜欢这样的日子,她和楼里那些张嘴说‘草你’、闭嘴喊‘草我’的粗俗女人不一样,她出身书香门第,祖上三代都是举人。

        本来她的命运应该是在一个细雨朦胧的日子认识一个笑容爽朗的书生,然后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嫁给他,给他红袖添香、陪他博览群书。

        可惜一切都在一个午后变了,萧家大人落入大狱,她们兄弟姐妹一群孩子流落街头。

        流落街头的日子不好过,比她进入倚翠楼还要难过,但她是有过好日子的人,所以尽管后来进了倚翠楼后穿金戴银,可她并不满足,她想要的是红袖添香夜读书。

        于是她在成为楼里头牌的时候主动认识了来到楼里的赶考书生,并慷慨解囊资助他们去上京赶考,指望等他们功成名就能给自己一个名分。

        她不求正室,她只想给夫君红袖添香。

        可惜来到倚翠楼的赶考书生不少,能高中的不多,高中了还记得她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后来她想明白了,戏曲小说里的风尘女与有才郎的故事都是假的,或许世上有些有情有义的好郎君,可那些人怎么会来青楼寻欢作乐呢?

        而且她为了感动书生,还特意挑选了一些穷困潦倒的书生去资助。

        这些人在地上对她千恩万谢、情意绵绵,在床上柔情似水,可是转过头来就把她给弃之敝履。

        潦倒书生多薄情!

        想想也是,潦倒穷困还留恋青楼的书生算什么东西?骂他们一句‘泼皮’,街头巷尾的泼皮都不乐意,觉得侮辱了自己。

        总之经历过几次情伤,莫萧氏忽然惊恐的发现自己年纪不小了,小时候跟随阿爹读过的两句诗出现在她面前: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莫萧氏猛然惊醒!

        老话说得好,娼妇从良金不换。

        女人一旦下定决心,那做起事来比男人要心狠手辣多了。

        莫萧氏从她豢养的舔狗中选了最好的一条,也就是同福客栈的莫家豪,然后火速嫁给他。

        之所以选莫家豪,不光是莫家有钱,还因为他只有一个原配妻子,不像其他狗一样家里还养着若干母狗。

        莫家豪不是书生,莫萧氏不能给他红袖添香,所以她嫁过来有别的目的。

        她要给自己的后半生找一个稳妥的保障。

        所有阻拦她达成目的的拦路石都要搬开!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她回忆的思绪,莫萧氏端起火烛警惕的问道:“谁?”

        “老板娘,是我,小二,王小二。”

        莫萧氏扭胯摇臀去打开门,一张憨厚的圆脸蛋出现在她面前:“小二,我让你打听的事你打听到了?”

        王小二抹了把汗道:“打听了,后院那间房里确实有不少死人。”

        “他们都是怎么死的?”莫萧氏急忙问道,楼下响起砰砰砰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她又急忙说道,“你进来说话。”

        她心神不宁的往后退了一步要让开位置,王小二跟着她脚步要往里走,但他抬头往里一看圆脸蛋上猛的露出惊恐之色,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蹬蹬蹬’,人影消失在楼道里。

        事发突然莫萧氏未能反应过来,她愣了愣,随即浑身发冷:自己身后有东西!

        吓得王小二这二愣子连一句话都不敢说,转身就逃跑的东西!

        她了解王小二的性子,这年轻人脑袋里差点事,憨厚鲁莽,能把这样一个青年吓得不敢出声、只顾逃命的东西,是什么?

        莫萧氏的身躯变得僵硬起来。

        夜风从窗户吹进来,吹动床边茶几上的书卷哗啦啦的响、吹动床头的布幔猎猎飞舞,也吹动了什么在她身后飘荡。

        飘荡起来的东西扫过了她颈后,湿漉漉的像浸水的细布条,也像是——水草?

        莫萧氏没有回头,她咬紧牙关憋住尿,举着火烛走出门去。

        夜晚,楼道里漆黑又安静。

        这有些反常。

        同福客栈是大旅馆,平日里到了日落时分楼道里就会挂起灯笼来照明。

        不过偶尔也有一些品行低劣的客人会熄灭灯笼里的火光,所以出门看到黑暗她起初并不怕。

        毕竟这是她生活过二十几年的地方。

        这楼梯她也踩过了二十几年,每一阶都很娴熟,所以不怕踏空,她快步走了下去。

        她住的是四楼,只要走过三层楼梯就能进入大堂,可是她转过三次方向后却愕然发现,出现在她面前的——还是楼梯,还是黑暗。

        大堂没有出现。

        光亮也没有出现。

        只有她手里的一盏烛火发出昏黄黯淡的光芒。

        颈后又被东西扫了一下。

        她咬着嘴唇继续往下走。

        越走她的心里越慌张,越走她的身上越冷。

        大堂依然没有出现,她像是被关进了一座楼道组成的迷宫中,黑暗,寂静,冷清。

        她慢慢地沿楼梯往下走,借着烛光她数着经过的楼梯口——

        一个楼梯口,三楼。

        两个楼梯口,二楼。

        三个楼梯口,大堂入口没有出现!

        鬼打墙!

        楼梯口是熟悉的样子,可是此时光线太昏暗了,她看着楼梯口的轮廓,感觉看到一个怪兽张开了黑漆漆的嘴巴。

        她必须去面对这怪兽张开的嘴巴,楼梯口处有刻有楼层数的铭牌,她鼓起勇气看向铭牌,自言自语来壮胆:“我要知道这是第几层!”

        她还没有看到铭牌上的字,一张嘴忽然贴到了她耳后冷飕飕的说道:“这是第四层,八寒地狱!”

        这东西突兀的出现在身后,这声音突兀的响起在耳后,莫萧氏紧绷的心弦忽然断了,她转过身来便声嘶力竭的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啊!!!饶命!”

        “饶命,大人饶命!”莫掌柜冲王七麟连连作揖,“王大人,那些尸首真不是小人所害,小人哪有这胆量?”

        王七麟坐在他对面冷笑道:“要么告诉我关于那些尸首的一些消息,要么告诉我关于章大人的一些消息,总之你今晚必须得给我交代出点消息来,否则你今夜准备睡在牢里吧。”

        “看在咱多年交情的份上,本官提醒你一句,”窦大春凑上来微微一笑,“衙门的小牢在过去十天里已经闹了两次鬼了!”

        莫掌柜吓得满身肥肉直哆嗦,他哭丧着脸道:“各位大人,小人真没有什么好交代的。那些尸首我一概不知,那间房屋在我妻子死后就封了起来,期间从未开过。”

        “章大人那边同样没有什么能交代的啊,他每天从衙门回来便进入屋里不再出现,也不让人进他的屋,哦,前几天晚上李英李大人进去过,此外再没有人进过他屋子,也没跟他打过交道!”

        听到这里王七麟猛的坐直身体,问道:“李英去找过章如晦?这么重要的消息你之前怎么不说?他什么时候去找过的?”

        莫掌柜说道:“就是李大人入狱前一晚,也是章大人刚来的那一晚,当时章大人去他府上赴宴来着,午夜回来的。过了没多久李大人又追着来了,我领他进的章大人房间。”

        “后面呢?”

        “后面没多久,我刚下楼到大堂坐下,李大人就出来了,以我估计他在屋子里顶多跟章大人说了两句话。”

        “李大人出来后有没有反常的表现?”

        莫掌柜绞尽脑汁的想,想来想去还是摇头。

        这时候衙门外响起一阵喊叫:“大人!掌柜的!大人!掌柜的……”

        “何人喧哗!”杨大嘴手按腰刀厉喝一声。

        冲进来的是客栈的王小二,他着急忙慌的喊道:“听天监的大人、衙门的大人,还有莫掌柜,咱客栈闹鬼了!老板娘疯了,你快去看看,她一个劲的要寻死!”

        听到这话莫掌柜的顿时崩了,双腿一软倒在地上:“怎么会这样?”

        王七麟提起妖刀往外快步走去:“跟我来,路上说话。窦大人杨大人,你俩带莫掌柜后面过来。”

        王小二在路上把事情来龙去脉给他讲了一通,很简单,这时候是华灯初上吃晚饭的时间,客栈里头正忙活着,忽然听见四楼响起一声尖叫:

        “是老板娘的叫声,我听的清楚,她叫的很吓人!”

        “然后我们伙计和一些客人急忙跑上去,看见她倚着房间的门口在拼命的叫,看见我上来后她不叫了,冲我们笑了笑回到了屋里。”

        “我们松了口气以为没事了,有些人要走,还好我多了个心眼,跟着进屋去看了看,然后看见她推开窗子要跳窗!”

        “我把她给拉了回来,然后她又踩着凳子去屋梁上打绳结要上吊!”

        “我又把她救了下来,她改成往身上撒火油,要把自己烧死!”

        “本家大哥大人你看看,这不是闹鬼是闹什么?她被鬼附身了,这鬼要让拉她做替死鬼!对不对?”

        王七麟没有回答。

        这会同福客栈已经乱了阵势,大堂里面挤了许多人,柜台周围人尤其多,都在嚷嚷着退房:

        “你家客栈闹鬼,我不在这里住了!”

        “把房钱退还给我,奶奶个腿,你家老板娘的叫声吓死个人啊。”

        “怎么叫的?兄台能不能展示一二?我听说这老板娘曾经是倚翠楼头牌,叫声一绝。”

        王七麟进屋厉声道:“乱七八糟,都在干什么?”

        看清他打扮,闹腾腾的大堂顿时安静下来。

        “小二维持秩序,各回各屋,没有听天监命令,不准出来!”

        听到这话,有客人不满的说道:“大人,这客栈里闹鬼啊,谁知道我们屋子……”

        “违令者视为妖邪同伙,当斩!”

        这句话落到地上,想要抱怨的客人赶紧闭嘴,一些胆小的已经收拾自己的东西又跑回了房间。

        王七麟快步上四楼,王小二给他说道:“我们掌柜的两个老婆,正妻莫蒋氏住后院的,然后他娶了现在这个老板娘以后就让她住在顶楼,这样两个老婆隔着远,见面少一些。”

        “她们两个感情不好吗?”王七麟心里一动。

        王小二说道:“据说挺好的,不过掌柜的正妻出自县城的姜家,大家族出身,贤惠有能力,帮他将店铺从小旅馆变成了大客栈,陪他过了许多苦日子,然后掌柜的发达了就娶小妾,不管怎么说她心里肯定不舒服。”

        “但我们现在的老板娘也很好,她也是我们掌柜的贤内助,尤其能算一手好账。我没见过莫蒋氏,客栈里的老人说现在的老板娘就跟她一样好,一样厉害。”

        王七麟问道:“我要知道一些你们老板正妻的事,客栈里谁资格最老?或者说谁跟她打交道最多?带他过来找我。”

        王小二摇头:“没有了,我们客栈伙计都干不长,莫掌柜很好,我们干的时间久了,他就会给点钱支援我们做个小买卖。”

        听到这里,王七麟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他来不及细细思索,直接上了四楼进房间。

        此时徐大已经来了,正坐在一张椅子上喝茶。

        莫萧氏坐在旁边另一张椅子上,她看起来情况很糟糕,满身水渍、披头散发、还有一截袖子烧掉了。

        两人打了个照面,徐大道:“七爷来了?嘿嘿,今天这事可有意思了。”

        王七麟扫了眼房间道:“有什么意思?”

        徐大道:“下面那个房间里的人都是冤死的,变成冤死鬼了,还记得白天吹出来那阵阴风吗?那阴风有问题,它们借着这股风逃出来了。”

        王七麟问道:“就是它们在缠着老板娘?”

        “你自己看。”

        徐大起身往外走,失魂落魄的老板娘猛的抬起头要伸手抓他:“大人,别走!”

        “没事,你死不了。”

        徐大甩开她的手走出房间,顺便把王七麟也拉了出来并低声道:“自己看。”

        不多会之后,房间窗户嘎吱嘎吱的打开,一个游魂飘了进来,老板娘猛的瘫在了椅子上,眼泪刷刷的往下流淌,张开嘴想要惨叫,却没有发出声音。

        人在极度惊恐下,反而叫不出声来。

        游魂对门口的几个人视而不见,它绕着老板娘转了一圈后附身了上去。

        老板娘浑浑噩噩的站起来,她扭头看向门口,眼泪跟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流淌。

        她有意识,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游魂控制老板娘走到窗口爬了上去,然后一个游魂从窗户外面缓缓升了起来,一下子撞到了她身上。

        看起来要跳楼的老板娘被撞回地上,附在她身上的游魂被撞了出来,起身飘走。

        先前撞了老板娘的游魂顺势上了她的身体,老板娘的身躯僵硬的站起来,她慢慢的抬头看向屋顶,去衣柜里找出一张丝带,站在椅子上打了个结,将自己挂了上去。

        又有游魂出现在她身后并解开了丝带的扣子,它取代上吊游魂占据了老板娘的身躯,拉开袖子往手臂上倒了一些火油,用火折子将之点燃,顿时,火焰熊熊燃烧!

        老板娘举起手臂看着火焰,脸上露出一道诡笑。

        窗户口再次爬进来一个游魂,它附上老板娘的身体,一步步走向洗漱间。

        王七麟跟上去一看,老板娘将手臂和上半身都扎进了一个盛满水的浴桶中……

        这时候窦大春带着莫掌柜赶到了,莫掌柜气喘吁吁的爬楼进门,看到媳妇将半个身子塞在浴桶里他便懵了:“这这是干什么?”

        徐大道:“你媳妇鬼上身了,鬼要让她体会一下自己的死亡方式。”

        “潇潇!”

        听了徐大半句话,莫掌柜叫了一声便扑上去将媳妇给从桶里拉了出来。

        伉俪情深。

        他是凡夫俗子,看不到这游魂。

        徐大能看见,便提醒他道:“你媳妇身上的鬼在看着你,它想上你的身。”

        莫掌柜又叫了一声,一把推开媳妇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

        去他娘的伉俪情深!

        王七麟上前去抽出妖刀挥舞了两下,游魂野鬼吓得立马逃离。

        窦大春惶恐的问道:“七爷将那鬼给斩杀了吗?”

        徐大摇头:“没有。”

        窦大春和杨大嘴吓得立马后退两步。

        徐大不屑道:“不用怕,小小野鬼而已,它们并不可怕,也就是莫掌柜上了年纪平时又沉迷酒色被掏空了身子里的阳气,否则刚才他上前一扑就能把鬼给扑走。”

        王七麟点头道:“不错,所以刚才徐大人坐在老板娘身边,这些游魂野鬼不敢来作祟,他的阳气就能镇住这些鬼。”

        听了这话,窦大春两人对视一眼,突然凑到了一起。

        男上加男,两个男人两份阳气。

        几人后面的王小二愣头愣脑的说道:“不对吧,徐大人不也沉迷酒色?那他怎么能镇住那鬼?”

        徐大瞪眼:“是说大爷沉迷酒色了?”

        王小二道:“客栈里每天都有姑娘来,我经常从她们提起你来。”

        窦大春和杨大嘴诧异的看向他:“徐爷你来县里日子不久,这名气就这么大了?”

        徐大若无其事的说道:“大爷那也不是沉迷酒色,那是去释放多余的阳气!正所谓孤阳不生、阳极阴生,这人阳气也不能太旺盛,否则就不好。”

        慌张的莫掌柜叫道:“大人们能不能先救救小人的媳妇?她怎么变成这样?”

        王七麟道:“是啊,她怎么变成这样?莫掌柜的不了解情况吗?”

        莫掌柜茫然的眨眨眼,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确实无辜。

        王七麟道:“这样,我把事情给你捋一捋,或许你就有思路了。”

        “你的原配死了后,她的房间闹鬼,然后你把那屋子给封了起来。屋子封闭十几年,今日再打开,里面有十四具死状各异的尸首,有上吊死的,有烧死的,有摔死的,也有缠着水草像是淹死的。”

        “到了晚上,一直安然的客栈开始闹鬼,闹的不是一个鬼,是一群鬼。这群鬼却不纠缠你客栈里的任何人,它们都来找你这位二房娇妻。”

        “这群鬼缠上你妻子后也并不害死她,而是一个接一个的上她的身,让她经历各种死亡折磨。”

        “莫掌柜,你来告诉我,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