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 两封密信

第一百五十章 两封密信

        黄昏时,许七安等到了从宫中回来的魏渊。

        宽敞奢华的马车驶入衙门,魏渊踏着小梯从马车下来,许七安就巴巴的凑上去,低声道:“魏公....”

        两鬓斑白的魏渊,看了他一眼,边走边说:“誉王写了封血书,状告平远伯、户部都给事中、兵部尚书三人,谋害皇室宗亲。”

        誉王的操作许七安已经从怀庆公主那里得知,点了点头:“陛下交由三司会审了?”

        “不!”魏渊摇头:“陛下的怒火不比誉王小,他等不了那么久,当即写了一道圣旨,请监正入宫,与那三位当面对峙。当时在场的,还有朝堂的衮衮诸公。”

        “结果呢?”许七安已经知道结果了,但他还是要问。

        魏渊叹息一声:“谋害皇室宗亲,夷三族。告书最迟明早便会下来。梁党完了。”

        夷三族....许七安微微动容。

        所谓夷三族,便是父三族、母三族、妻三族,可以归类到极刑之列。仅次于谋逆的夷九族。

        “哎,明日怕是要杀的人头滚滚了。”许七安也跟着叹息一声,不知道该拍手称快,还是为那些无辜受牵连的人惋惜。

        平远伯虽然被灭门了,但相比起夷三族,少说还得再死几十上百人。那些与平远伯三族之内的亲戚,一个都逃不掉。

        其他两人亦然。

        “梁党?”许七安疑惑道。

        魏渊点点头:“梁党是誉王退出权力舞台的斗争中,最大的收益者。以兵部尚书张奉、户部都给事中孙鸣钟为首。平远伯是去年加入梁党的。”

        “魏公,那,那我的事...”许七安低声道。朝堂党派,距离他太过遥远,许七安不甘心。

        他只关心自己的前途和小命。

        “不急,陛下正在气头上,这时候提及此事,反而不妙。”魏渊摇头。

        是这个道理....许七安点了点头,告别魏渊,在黄昏的余晖中,朝家的方向行去。

        ......

        黄昏,某个房间里。

        一只白皙的手握着笔,在信纸上书写:

        -------------------------------------

        尊敬的主人:

        桑泊案已经告一段落,礼部尚书曾说与我们合作是与虎谋皮,嘿,他看的还真准。

        一年前我无意中目睹了平阳郡主和恒慧和尚的遭遇,恒慧死而不僵,元神凝结怨气,我将他炼成傀儡,养在身边。

        并将此事告之于您,您说机会已至,京察之年,便是咱们图谋五百年伟业的开端。

        请恕我大不敬之罪,我本并不乐观。司天监的监正,人宗的道首都是世间屈指可数的强者。

        可在这起事件中,两人出于某种默契,选择了袖手旁观....再次赞美您,主人的才智天下无双。

        元景帝对此案的态度并不积极,否则也不会任命一位铜锣担任主办官,这一切都在您的预料之中。

        不过那位铜锣极其厉害,嗅觉敏锐。

        在查案的过程中,您的降临被他发现了,他几次三番来教坊司窥探妖气,冒昧问一下,您是故意的吗?

        此外,其他打更人暗中亦有探查。

        不得已之下,我只好将灰姬推出去挡祸,我知道她是您的族人,请恕我擅作主张。

        放心,东西已经交给了该得到它的人。

        非常抱歉,税银案的所有线索都断了....我多次接触周立,他确实只是一个有点小聪明的纨绔子弟,并不清楚他父亲周侍郎所谋划的一切。

        在此,我要向主人禀明四件事:

        一:税银押送途中,周侍郎有许多次出手的机会,那样更加安全,可他选择了在京城侵吞十五万税银。

        这一点实在让人费解,周侍郎是聪明人,却走了一步糊涂棋,我觉得其中必有原因。

        奈何周侍郎在流放途中“意外身亡”,再也没人能给我答案。

        二:根据可靠消息,周侍郎这二十年来,吞没的银两超过百万之数,可周府被抄家时,朝廷只搜刮出数千两白银。

        这些银子又去了哪呢?

        三:通过对司天监的暗中调查,发现监正最小的弟子叫褚采薇,是个很漂亮很有意思的小姑娘,当然,她远远无法与高贵美丽的主人相比。

        我要说的是,司天监的术士喊她小师妹,或者....六师姐。而监正的亲传弟子,只有五人。

        四:巫神教的人杀死了太康县的赵县令,便是发现硝石矿的那位官员。

        是的,巫神教的巫师插手了这件事,并且,他们本可以用更巧妙、更隐蔽的方式灭口,却选择了梦境中杀人。

        不难推断,他们试图误导朝廷,给镇北王泼脏水,离间元景帝与镇北王之间的关系。

        最后,有件小事难以启齿,我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不该爱的男人。我想请主人垂怜,替我重塑肉身。

        ——永远为您效忠的仆人。

        ..................

        尊敬的大人:

        税银案的谋划失败,我要负主要责任。周侍郎的死,则纯粹是他的愚蠢。他那自作聪明的儿子,导致了一系列谋划的失败。

        ....

        正如您所料,万妖国的谋划成功了,他们释放出了桑泊底下的封印物。

        我会在信中详细描述近一年来收获的情报。

        大概一年前,勋贵与文官之间的斗争进入白热化阶段,誉王代表整个勋贵势力,在元景帝默许的态度中,担任兵部尚书,只差一步,便能进入内阁。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嫡女平阳郡主爱上了青龙寺的一个和尚,两人决定私奔,并向世交平远伯嫡子求助.....

        因为觊觎平阳郡主的美色,三位纨绔子弟打算凌辱她,再将他们杀人灭口,但遭遇了对方的激烈抵抗,平阳郡主吞钗自尽....

        万妖国安插在大奉京城的谍子,无意中发现了这一幕,她利用尸蛊把恒慧炼成了行尸傀儡,掌握着这个秘密,蛰伏起来。

        大奉展开了新一轮的京察,党派之间明争暗斗,愈演愈烈,不得不说,元景帝是个可怕的皇帝,他的帝王心术炉火纯青。

        但他并不是个好皇帝,在他眼里,只有权力和长生。

        万妖国的谍子手握着这个秘密,悄然在京中寻找着合作对象。最后,她将目标选定了礼部尚书,以及他背后的势力。

        因为恰好在那段时期,太康县的大黄山发现了硝石矿,这正是万妖国余孽需要的。

        这世上没有人能无声无息的在监正和人宗道首的眼皮子底下潜入桑泊毁坏永镇山河庙,但火药能帮他们完成这个任务。

        而礼部尚书背后的势力,一直渴求着独掌朝纲,力压众党派。作为拦路石之一的梁党,当然也在他们的清理名单中。

        双方一拍即合,达成协议,礼部尚书帮助万妖国余孽炸毁永镇山河庙,释放庙底的封印物。

        万妖国余孽将恒慧推上台前,引导着打更人去查平阳郡主失踪案。

        为了摆脱自身嫌疑,礼部尚书动用了暗子,金吾卫百户周赤雄,通过他将火药送入皇城,埋在永镇山河庙之下。并杀害大理寺、礼部、宫中当差共九名,以混淆视听,误导三个衙门的主办官。

        他们甚至还想通过火药,栽赃齐党的工部尚书,可惜小觑了铜锣许七安。

        金吾卫百户周赤雄,故意杀害小旗官刘汉,引起打更人和府衙的注意,并在对方的质询中,使用法器屏蔽望气术,引导着打更人将目光转向青龙寺,去发现恒慧和尚私奔案,顺藤摸瓜的探索一年前的党派之争。

        这一步棋走的极妙,卑职觉得非区区一个百户能做。毫无疑问,是那位妖皇之女在亲自落子。

        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卑职仍有两点尚未查清:

        一:卑职呕心沥血,仍未查明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究竟是何方神圣。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它与佛门有莫大干系。万妖国余孽释放它的目的也未查明。

        二:监正的态度委实让人捉摸不透,如果说元景帝开放城禁的目的,卑职还能猜测一二,监正的心思则非卑职能揣度。

        明明他什么都没做,卑职却总感觉一切尽在他的预料之中,掌控之中。

        ——完毕

        .....

        许七安回到家里,吃过晚饭,给二叔将了桑泊案的进展,以及平阳郡主案的真相。

        许二叔听的一愣一愣,半天没吃一口饭,喃喃道:“这些读书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坏。老子当年虽然砍了不少人,但和他们比起来,简直是光明磊落的很。

        “宁宴啊,你记得以后莫要跟读书人动嘴皮子,能动刀子咱就别犹豫,不然连自己什么时候栽的都不知道。”

        许七安嗯嗯啊啊的点头,心说你怕不是忘记自己有一个读书人的儿子了?

        吃完饭,逗了逗许铃音,与玲月妹子说了些话,许七安正打算回到自己的小院。

        “咳咳。”婶婶虚伪的咳嗽一声,眼睛看向一边,说道:“我让人给你做了件衣服,回头玲月会给你送去。合不合身....我也懒得管。反正你爱穿不穿。”

        “呦,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许七安惊讶的朝外张望。

        婶婶咬牙切齿,红润小嘴里蹦出一个字:“滚。“

        许七安当即滚回自己的小院。

        推开屋门的一瞬间,他忽然心悸了一下,并不是地书碎片传信的那种心悸,而是汗毛一根根竖立,鸡皮疙瘩一颗颗凸起的心悸。

        许七安僵硬的扭过头,看向床铺,看见一只通红的断手静静躺在床上。

        他瞬间头皮发麻,肾上腺素飙升,冷汗一颗颗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