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灵兽

第一百二十一章 灵兽

        许七安硬着头皮,从长公主身侧跨步而出,抱拳道:“是卑职新作。”

        一下子,所有人都盯了过来,二公主乌溜溜的眸子审视着许七安。

        太子皱了皱眉。

        三皇子不悦道:“你一个铜锣,做什么诗?”

        他说的还算委婉,意思是说,你一个武夫,懂什么是诗?

        “笃笃...”长公主青葱玉指,敲击着桌案,引来众皇子注意,她语气平静道:“他叫许七安,堂弟是云鹿书院的学子。”

        这能代表什么?一时间,没人能懂长公主的意思,而她本身似乎很喜欢看到兄弟姐妹满脑子问号,但故作淡然的模样。

        清冷的脸蛋挂上一抹笑容:“送紫阳居士便是他所作,临安先前念的那首诗,亦是许七安的作品。”

        在座的皇子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霍然转移目光,死死盯着许七安。

        那首名噪一时的《绵羊亭送紫阳居士之青州》的原作者,竟然就在眼前?

        是,据说那首诗是云鹿书院某个学子的堂兄所作,刚才怀庆说,这位铜锣的堂弟是云鹿书院的学子....三皇子对这些传闻最清楚,立刻反应过来,知道怀庆说的不会假了。

        这个仰慕怀庆的忠狗便是写出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诗人....二公主睁眼妩媚的桃花眸子,一瞬不瞬的望着许七安,她对这个铜锣有了些许改观。

        许七安先是大吃一惊,下意识的认为自己睡浮香花魁的行为,被长公主严密监控着。

        但很快便想通了,当初打更人跟踪自己,正是这位怀庆公主授意,那么,有关他的情报,长公主自然知晓。

        太子殿下质疑道:“可我听说,教坊司那位姓杨名凌,是长乐县学子。”

        长公主没有回答。

        许七安只好自己解释:“是卑职化名。”

        太子不说话了。

        三皇子追问道:“刚才那句诗我听着不错,醉后不知天在水....颇有意境,让人忍不住想知道后续。”

        出身皇家的龙子龙孙,接受过最优等的教育,即使是二公主这样只喜欢打扮,不喜欢念书的,小时候也被逼着读了好几年的圣贤书。

        文化底蕴扎实,鉴赏水平不差,被三皇子一打岔,注意力便回归到诗,因为知道了许七安的身份,反而愈发期待起来。

        许七安缓缓道:“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二公主低声念了几遍,觉得这两句诗勾勒出了美好的,只存在于童谣里的场景。

        静谧的夜晚,她穿着漂亮的裙子,躺在小舟的船头,头顶是璀璨无垠的星空,水面倒映着星河。

        小舟在湖上飘荡,荡起涟漪,她安详的睡着。

        临安公主芳心砰砰狂跳了两下。

        长公主眼波微闪,下意识的动了动脖颈,似乎想侧头看许七安,但忍住了。

        保持着清冷的白莲花姿态。

        四周诡异的寂静了,众皇子细细咀嚼、品味着这两句诗。

        与二公主不同,皇子们体会到的是一种远离尘世,怡然自得的缥缈之气。

        氛围是轻松的,贴近天下自然的,无忧无虑的,摆脱了案牍之劳,丝竹之闹,摆脱了勾心斗角。同时,梦醒时分,心里会有一丝丝的怅然。

        “好诗,好诗啊....”三皇子拍案,情绪亢奋,感觉自己见证了一首名作的诞生。这是任何读书人都无法抗拒的荣耀。

        “这是七绝还是七律?”年纪与许七安差不多的七皇子问道。

        “没了,只有这两句....”

        “!!!”

        众皇子们一愣,脸色复杂且古怪的盯着他。

        “莫要开玩笑。”三皇子怒道,有些急切,有些烦躁:“后面呢后面呢!”

        他那样子,像极了被断章折磨疯了的读者,终于有机会见到作者本人,压抑着随时爆炸的情绪说: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去码字!

        “即兴作诗,真没了....”许七安有些惭愧,这首诗并不是九年义务教育课本里的。

        当然,他作为一个文化人,不可能只学过课本里的诗词,平时自己也会网罗一些优秀的诗词作品,但都记不全,只能记住最精华的几句。

        眼下这首就是如此。

        “你,你....”三皇子指着许七安,愤怒的说不出话来。

        其他皇子冷眼旁观,暗中支持三皇子对付断章狗。

        长公主适时起身解围,道:“许宁宴,陪本宫去散散步。”

        “岂有此理...”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三皇子余怒未消的拍着桌子。

        “可惜了。”太子摇摇头。

        “哎呀,我想起来了。”二公主忽然叫了一声,道:“我还没问他桑泊案查的怎么样了呢。”

        是他!太子殿下眯了眯眼,难怪觉得许七安这个名字耳熟,经二公主提醒,记起了这号小人物。

        ......

        长公主屏退侍卫和宫女,与许七安并肩行在湖畔。

        许七安直觉的落后半个身位。

        “你找本宫何事?”长公主凝视着平静的湖面,声音透着冰块撞击的质感,以及女性声线的魅力。

        “卑职查案遇到了点麻烦,目前所有线索都断了。”许七安看了眼长公主,见她不甚在意的模样,语气不由的诚恳了几分,将硝石矿、小旗官灭口案告之长公主。

        “这些本宫都已经知道了。”长公主清丽的容颜没有表情,欣赏着湖面的风景。

        她已经知道了?嗯,以长公主的能耐,知道我查出来的这些情报,并不困难。

        许七安咬了咬牙,打算透露一点更内幕的东西:“妖族为什么要炸永镇山河庙?这是一个疑点,也是本案的突破口。”

        先验证是不是初代监正,如果是初代监正,那么和妖族勾结的对象,就可以锁定一个大致的范围。

        长公主收回目光,美眸望向了许七安,以一种平静的语气:“永镇山河庙之下,确实封印着一个可怕的强者或者物品。而这个秘密,只有父皇才知道。”

        “.....”许七安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长公主连这都知道了?

        她已经意识到永镇山河庙底下有封印物,是的,看了我的调查卷宗,以长公主的聪慧才智,能推测出这一点,不奇怪。

        只是许七安没想到,长公主竟坦然的与他说起此事,要知道,永镇山河庙里的秘密,可是只有元景帝一人知晓。

        “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愿为本宫效力?”长公主见许七安微微动容,知道他心里震撼,轻笑一声,抛出了橄榄枝。

        这正是许七安想要的,心所愿,未敢言,既然长公主这么会来事,许七安当即道:

        “卑职定为公主肝脑涂地。”

        这一套许七安很熟,上辈子在警局工作也是这么向领导投诚的。

        当然,只是工作上的盟友,互利互惠,而不是给皇权当狗...他心里补充了一句。

        相信以长公主的情商和智商,要维持相对体面的关系,应该不难。

        长公主明媚一笑,湖光都黯淡了几分。

        “说吧,查出什么来了?”莲花公主的语气、态度,有了极大转变,那份隐隐约约的隔阂消失了。

        许七安考虑了一下,打算如实相告,理由是,刚与长公主结成“盟友”关系,他需要展现自身的价值。

        让长公主觉得,这个小老弟很强,很不错。

        另外,他想搞清楚桑泊的封印物,缺不了长公主的帮助。况且,是长公主先打开这个话题的,还坦然的告诉他这个秘密只有元景帝才知道。

        “根据卑职调查,周赤雄背后还有黑手在操纵这一切,也是那位勾结的妖族。”许七安道。

        长公主眼中异色一闪:“何以见得?”

        许七安道:“太康县赵县令,今晨死于府衙地牢,我怀疑他是被人灭口。”

        长公主低垂着目光,边思考边颔首。

        许七安继续道:“卑职一直在疑惑,妖族为什么要炸毁桑泊,幕后黑手又为何要勾结妖族?我派人查了一切关于桑泊的案牍,发现一件非常诡异的事,锁定一时间点:五百年前!”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留给长公主震惊的时间。

        但他失望了,长公主仅是皱了皱眉,便消化了这条信息。

        辞旧说的没错....这个女人胸有沟壑,且深不可测啊。

        “五百年前,当时的太子不慎落水,后得了癔症,不久便溺死在桑泊。”许七安道。

        长公主露出恍然的神色:“本宫记得有这一段往事。”

        许七安点点头,接着说:“而五百年前,武帝重振朝纲,肃清宵小,有一个人是他避不开的障碍——初代监正!”

        听到这里,长公主真正花容变色。

        许七安凝视着长公主无暇的美丽面孔,一连串的发问:“初代监正为何装病?陛下为何对桑泊封印物秘而不宣?为何镇压五百年还不死?司天监术士为何对初代监正的过往一无所知?”

        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许七安补充道:“当然,这只是卑职的猜测,只是如果非要在五百年前找一个符合条件的强者,非初代监正莫属。”

        长公主似乎被震惊到了,很久没有开口,一阵风吹来,吹的湖泊泛起褶皱,她叹了口气:“所以,你找本宫是....”

        “卑职想查一查外面找不到的卷宗。”许七安道:“卑职在桑泊里发现了封印阵法,而阵法石柱上刻有佛文。”

        “佛文?”长公主拢在袖子里的手,无意识的伸缩了一下,盯着许七安看了几秒,移开目光,语气平静:“好,待宴席结束,本宫带你去文渊阁。”

        许七安松了口气,答谢完,忽听身后传来银铃般的笑声,以及水花翻涌的响动。

        扭头看去,红裙似火的二公主站在一头怪物的背脊上,双手握住怪物头顶的犄角,摇摇晃晃的稳着身形,背影曼妙婀娜。

        那怪物通体雪白,长着细密的鳞片,脊背有一块平坦的甲胄,正好可以站人。体长三米,腹生利爪,看着像龙。

        长公主回过身,解释道:“此兽唤做灵龙,乃中州独有的灵兽,性格温顺,相传是古时候人皇的水中坐骑。

        “喜食人间紫气,故而被历朝历代的皇室养在宫中,寓意紫气东来。人族正统。”

        长公主又补充道:“此兽自带望气术。”

        原来湖里看到的就是它啊....许七安“嗯”了一声,紫气是王公贵族独有的气运,这种怪物需要紫气温养,说明是种瑞兽。

        瑞兽时而昂起脑袋,时而贴水而行,水花一圈圈的荡漾,二公主笑靥如花,小母鸡似的咯咯咯笑个不停,玩的非常开心。

        皇子们含笑看着,另外两位皇女则跑到岸边,喊着让临安上岸,大家轮流玩。

        “灵龙虽性情温顺,但同样骄傲的很,会攻击接近它的普通人,临安是皇女,才能与它玩在一处。”长公主说着,嘴角撇了撇,做了一个许七安意想不到的事情。

        她食指扣在嘴边,用力吹了个口哨。

        灵龙听到口哨声,像蛇一样高高昂起的头,侧转过来。

        所有人都看到,灵龙僵硬了一下,它忽然躁动起来,喉中发出一声清越嘹亮的鸣叫,摇头晃脑的要把二公主甩下去,似乎被二公主骑是一件很耻辱的事。

        “呀....”

        “噗通!”二公主惊叫着砸入湖中。

        灵龙发狂着扭动身子游向长公主,一边破水而来,一边鸣叫不断,分不清是亢奋还是暴躁。

        哗!

        临近岸边时,它冲天而去,又重重砸落,脑袋砸在案边,溅起汹涌的泥浆。

        长公主素白的衣裙上溅了几滴泥印子。

        长公主有些诧异,灵兽今日似乎与她特别亲近,她吹口哨的原因不是召唤灵兽,而是吸引它的注意,做出扭头的动作,借此让下盘不稳的临安坠水。

        谁想,灵龙反应这么大,直接一晃脑袋把临安甩飞了。

        长公主的风格怎么有点像云鹿书院的读书人.....腹黑的很啊.....我家小老弟也是这么阴险歹毒的.....哦,长公主在云鹿书院求学过....许大郎对许二郎的警告有了更深的领悟。

        果然只有腹黑的人,才最懂腹黑之人。

        水面上的动静惊到了众皇子,太子当先赶到岸边,呼唤侍卫救人。

        “灵龙果然更喜欢怀庆啊。”

        “这是不是意味着怀庆的紫气比临安更强?”

        “似乎也不太对....灵龙对我们都不太热情,你看它卑躬屈膝的模样,我只在小时候看过一次,当时它面对的是父皇。”

        “怀庆过去了....”

        长公主提着裙摆,面带浅笑的走向灵龙,打算骑乘。

        这边,包括太子在内,众皇子皇女也在注视着这一幕。

        ......

        PS:以上是广告时间,现在才是正文.....四千字大章,求个月票不过分吧。想当年,我看小说的时候,喊的是:作者大大。

        现在我也写小说了,我喊的是:读者老爷!!

        哎,时代变的真快啊。求月票!

        老规矩,错字本章说见。

        另外,十二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