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惊无险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惊无险

        大奉京城有大小衙门134个,抛开那些没编制的吏员,以及军事体系的,单是吃官家饭的官员,就多达万人。

        这其中,能参加早朝的只有十分之一,而能进入金銮殿与皇帝直接对话的官员、勋贵、宗室,撑死也就一百多人。

        寅时便在午门外等候的文武百官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处,说一些家长里短的话,绵里藏针。

        “陛下最近上朝愈发勤快了。”

        “京察在即嘛。”

        “去年京察陛下可没那么勤快的。”

        “自然是因为桑泊案了,哎,多事之秋啊。今天陛下要发脾气了,尔等少触怒霉头。”

        “本官只是个文臣,桑泊案与本官,与我们无关。”

        “哦,那与谁有关呢?”

        众人相视一笑。

        与谁有关?

        当然是与京城五卫的统领有关,当然是与负责保卫京城与皇室的打更人有关。

        自然,也就与打更人衙门的首领,魏渊魏青衣有关。

        午门前,魏渊一袭青衣,茕茕孑立,和周边的文武百官格格不入。

        魏渊是一个很特殊的人,当朝再没有比他权力更大的宦官,即使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手里握的权柄也不大。

        唯独魏渊不同,他既是打更人衙门的首领,也是都察院的都御史。

        这两个衙门,都有督察百官的权力。

        元景帝的意思非常明显,魏渊是我的刀,你们谁不听话,刀就会落在谁脖子上。

        魏渊不但是元景帝推出去制衡百官的刀,还起到了拉仇恨的作用。

        文武百官不敢仇视皇帝,但可以朝魏渊发泄情绪。

        眼下,永镇山河庙被毁,惰政已久的元景帝今日上朝,显然是有满腔怒火要发泄。

        魏渊必定首当其冲。

        文武百官们都乐得吃瓜。

        卯时初,厚重的钟声回荡在漆黑的夜空,显得苍茫寂寥。

        文武百官们从缓缓打开的东门进入,宗室王亲则从西门进入。

        元景帝高居龙椅,面无表情的俯瞰着数百名官员,整齐有序的从午门进来,文武分列。

        再有百余名官员、勋贵、宗室进入金銮殿。

        奏对完毕,刑部一位给事中跨步而出,朗声道:“前夜,有贼人闯入桑泊,炸毁永镇山河庙,实乃我大奉之耻。魏渊身为打更人首领,护卫皇城不周,臣请陛下将此僚斩首,以平众怒。”

        “臣附议!”

        “臣附议!”

        立刻就有多位给事中的职业喷子跳出来,要求元景帝砍了魏渊的狗头。

        朝堂上的攻歼,与菜市口买菜是一个性质,通常是往大了说,动不动就斩首,抄家。

        甭管事情大不大,砍狗头就对了。

        皇帝要是不同意,那就会砍价,从斩首到流放,从流放到革职。

        反正不能开口说革职,得给皇帝一个砍价的空间。不然皇帝一看,你们几个小老弟不给我砍价的机会?

        那就无罪。

        出于百官们的预料,元景帝直接驳回了针对魏渊的弹劾,而且对魏渊的工作进行了褒奖。

        这让百官们迷惑不解,交头接耳。

        “肃静!”

        元景帝的贴身大太监一抽鞭子,声音尖锐的警告百官。

        此事告一段落,但针对魏渊的弹劾并没有停止,而是换了个对象。

        刑部又一位官员跨步而出,道:“打更人许七安,在刑部衙门口公然杀害守卫,藐视皇权,臣恳请陛下严惩此贼,满门抄斩。”

        明明自己被弹劾时,老神在在无动于衷的魏渊,眯了眯眼,跟着出列:“陛下,刑部指使侍卫,阻扰打更人办案,居心叵测,臣怀疑刑部孙尚书与贼人勾结,炸毁桑泊,请陛下将其革职,押入天牢,由臣来审问。”

        都察院的御史们纷纷附议。

        “一派胡言!”

        “陛下,魏渊这是污蔑,其心可诛。”

        “陛下,刑部有大问题,臣等附议,将刑部众官撤职查办。”

        双方立刻开始打口水战,别的党派官员偶尔插嘴,煽风点火。朝堂之上,各派系进入了激烈的斗争中。

        当朝首辅、六部尚书、魏渊等几个大佬闭目养神。

        元景帝丝毫不怒,见众官员吵的差不多了,才示意大太监出声呵斥,让金銮殿恢复安静。

        “铜锣许七安,本就罪责在身,做事难免偏激,尔等因协力办案,而不是互相阻扰。若再有下次,朕严惩不贷。”元景帝沉声道。

        魏渊睁开了眼,闪过诧异之色。

        他料定许七安无事,只是没想到元景帝竟然亲自为那小铜锣说话。

        元景帝目光锐利的环顾百官,继续道:“自今日起,解除城门封禁,朝中官至六品以上,皆不得离开京城。”

        “退朝!”

        ......

        卯时初,许七安准时醒来,洗漱穿衣,去二叔家吃早食。

        以前在长乐县当一名小快手的时候,他得卯时初赶到衙门,要点卯,相当于上班打卡。

        成为打更人后,因为考虑到铜锣许七安是个买不起房的穷逼,点卯就从卯时初,改成了卯时下三刻。

        留给他一个半小时的赶路时间。

        这一点,打更人衙门还是相当开明的。

        入冬了,早晨温度很低,人难免会被温暖的被褥多封印几个小时。

        丰腴美艳的婶婶就被封印在床上了,没有起来。瓜子脸的漂亮妹妹也被封印了。

        “你去喊铃音起来,小时候养成了惰性,长大后就难纠正。”许二叔道。

        许七安怀疑他是嫌饭桌不够热闹,因为许二郎卯时没到,就返回云鹿书院了。

        说今天早上院长要开堂讲课,他得在卯时初出城,才能赶上。

        如此一来,桌上吃饭的就许二叔和许大郎了。

        许七安当即去了内院,敲开许铃音的房门,开门的是伺候许铃音的丫鬟。

        小丫鬟半期待半警惕半羞涩的说:“大,大郎想做什么?”

        天还黑着,就来敲门,大郎莫非是想趁机对人家做点什么?

        许七安说我来喊铃音起床的。

        抬脚进屋,看见许铃音蜷缩在厚厚的棉被里,像一只枕头藏在被子下面,小小的那么一只。

        许七安一巴掌扇在她屁股上,把她拍醒。

        许铃音迷糊的睁开眼,擦了擦口水,含糊不清的说:“系大锅呀....”

        “起来吃早食。”

        “哦...”

        “那你起来啊!”

        “呼噜呼噜...”

        “今天早食是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

        砰砰...床上的许铃音忽然抽搐起来,四肢乱蹬,她的大脑还在睡觉,身体已经迫不及待的去吃早饭了。

        丫鬟伺候了小豆丁洗脸刷牙,许七安抱着她往前厅走,许铃音下颌枕在许七安肩膀,屁股蛋撅着,想睡又不敢睡,害怕错过美食。

        “莫要睡了,大哥给你唱首歌。”

        “噢...”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开开,我要进来。不开不开就不开,夫君没回来,谁来也不开。”

        .....

        来到前厅,许铃音目瞪口呆的看着包子豆浆油条,委屈的快哭出来了。

        “这不是我要的早食,我的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呢?”

        你这就记下来了?!许七安翻了个白眼:“大哥骗你的。”

        许铃音“哇”的哭出来,双手别在身后,身子前倾,朝着许七安发出音波攻击。

        ....

        吃完饭!

        “早知道就不喊她了,吵的老子胸闷。”许二叔抱着头盔,骂骂咧咧的走了。

        “是啊,我终于体会到婶婶的艰难了,婶婶辛苦了。”许七安骂骂咧咧的走了。

        留下许铃音在丫鬟的伺候下,一边哭一边吃。

        虽然没有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让她很伤心,但她可以一边伤心一边吃。

        .....

        魏渊离开金銮殿,在心中复盘着今日朝堂的局势。忽听身后有人喊道:“魏公,等等咱家。”

        扭头看去,是刘公公。

        魏渊发达之前,也是在宫中做事的,与刘公公交情极好,含笑道:“刘公公,何事?”

        刘公公左顾右盼一下,从袖里摸出几张宣纸,塞给魏渊:“咱们誊抄的,魏公可以看看。”

        魏渊心领神会,笑道:“改日进宫请公公小酌几杯。”

        出了午门,登上马车,驾车的杨砚一声不吭的往衙门方向走。

        魏渊掏出宣纸,看了一会儿,嘴角挂上了笑意。

        “义父在看什么?”懒洋洋靠在车厢,充当贴身护卫的南宫倩柔,好奇的问。

        “原以为今天会被陛下责难,没想到顺利过关。”魏渊笑道。

        “顺利过关?”车厢外,杨砚诧异反问。

        上朝的路上,魏渊在脑海里模拟了朝堂局面,他有这个习惯,上朝前模拟,上朝后复盘。

        在原先的模拟中,本次上朝必定会被弹劾,元景帝顺势责难,或给予一定的惩罚。

        魏渊猜的没错,桑泊案确实成了政敌攻歼的由头。

        只是他没想到事情这么轻描淡写的就揭过了。

        南宫倩柔蹙眉道:“没有人趁机攻歼义父?”

        魏渊笑着递过皱巴巴的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