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神来之笔的射击

第六十九章 神来之笔的射击

        许七安缓缓扫过同僚们的脸,沉声道:“这是硝石。”

        硝石这个名称,对于在场几个读书少,缺乏相关知识的武夫来说,非常陌生。

        宋廷风与同僚们交换眼神,皱眉问道:“硝石?”

        许七安斟酌道:“我换个名称,焰硝你们也会更了解一点。它是制作火药的主材料。”

        在场,每个人,脸色都不受控制的变了变。

        火药是大奉的秘术,震慑四海诸国的手段之一,但凡与火药相关的配方、材料,大奉都管制的非常严格(主要是硝石)。

        即使是打更人,对火药的成分也一知半解。

        大黄山发现了硝石矿....并有开采的痕迹....宋廷风脸上再没有半点笑容,异常严肃:“立刻回京城,上报此事。”

        相比起妖物作乱,硝石矿的发现才是重要的事情。

        吕青盯着头发花白的里长,命令道:“绑起来带走。”

        大黄山竟然存在硝石矿,而身为里长,说毫不知情?不管如何,都得带回去审问。

        两名捕快摘下腰间的绳索,将里长双手捆绑在背后,押着他往外走。

        里长应该是不知情的,否则不会带我们来此,这不符合逻辑.....而且从肢体语言等细节分析,他也不像是知情人,一个没文化的老头儿,总不可能是演帝吧.....妖物驱赶灰户的原因是硝石矿?

        额...可能性不大,得请专业人士来判断这里的硝石矿的开采时间,才能做出判断。

        许七安梳着里各种念头,举着火把,刚踏出洞窟,耳边传来吕青的尖叫声:“小心!”

        与此同时,他听见了破空的呼啸声,一道黑影从侧方激射而来,快到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

        砰!

        胸口的铜锣裂开,许七安感觉自己被高铁列车正面撞中,强大的撞击力将他震飞出去,意识瞬间陷入黑暗。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众人措手不及,各自做出不同的应对。

        府衙的三名捕快抽出佩刀、摘下军弩。

        朱广孝一个扫腿把里长踢进石窟,宋廷风抽刀,跟着喝道:“滚进去,别出来。”

        石窟侧面的巨石上,趴着一只体长两丈的怪物,形似蝾螈,体表覆盖着厚重的甲片。

        额头长着尖角,琥珀色的竖瞳,闪烁着冰冷残暴凶光。

        前肢有四趾。

        它的腮帮鼓着,仿佛藏着暗器,随时发射出来袭击。

        “噗!”

        一道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黑影弹射而出,直击宋廷风。

        后者眼睛一眯,身体反应超过脑子,本能的后仰,避开了穿心的一击。

        吕青弓步上前,连续踏裂石块,溅起石粉,双手握刀斩击。

        嗡嗡...刀锋高频率的震动。

        “叮叮叮....”

        一连串牙酸的声音里,刀锋在舌尖砍出刺目的火星。

        众人这才看到,那怪物的长舌覆盖着一层细密的鳞片。

        怪物似乎感受到了疼痛,缩回长舌,四肢撑着庞大的身体,站在巨石居高临下的俯瞰众人。

        它腮帮一股,张开血盆大口,发出厚重的嘶吼。

        咆哮声惊起山林间的野鸟,纷纷振翅冲天飞起。

        宋廷风等人精神瞬间恍惚,后脑像是被人敲了一棒槌。

        炼神境....他心里一凛,强忍者眩晕,刀柄往胸口一敲。

        哐....

        铜锣嘹亮的声音,犹如暮鼓晨钟,抵消了音波,带来了清明。

        双方摆脱恍惚状态后,立刻做出应对。

        吕青一边后退一边吩咐两名炼精境巅峰的同僚:“你们用军弩助阵,攻击它眼睛、下颌、口腔。”

        这些都是相对柔软的地方。

        宋廷风则摘下铜锣丢给朱广孝:“你负责正面牵制,自己小心。”

        他刚才清晰的看见许七安的铜锣破损,知道一面铜锣无法抵挡妖物的舌头。

        想到许七安,宋廷风有些悲凉,虽然铜锣可以抵挡炼神境全力一击,可刚才怪物是偷袭得手。

        许七安毫无防备之下,也有可能被余力震碎了心脏。工龄只有一天的话,未免也太惨烈了。

        宋廷风收敛情绪,拖刀狂奔,从侧面攻击怪物。

        蝾螈琥珀色的凶睛一动,似要转身吐舌,朱广孝抢先一步敲击锣面,震荡妖物精神。

        同时气机灌输刀锋,于沉沉低吼中斩出浑厚刀气,弧形刀气掠出,空气出现高温扭曲。

        怪物体型庞大,无法躲避,它低昂着头,用坚硬的额角硬抗刀气。接着甩动尾巴,像是背后长了眼睛,精准无误的抽打宋廷风。

        宋廷风横刀格挡,身子倒飞出去。

        另一边扑杀过来的吕青逮住机会,一刀捅向妖物腹部。依旧被它未卜先知般的避开。

        炼神境的武者、妖族,拥有旺盛的精神力,可以辐射四周,让周遭的景物纤毫毕现于脑内。

        任何跟踪、埋伏、锁定、杀意都无法逃脱炼神境武者的洞察。

        这是炼神境独有的神异。

        .....

        我的妈,差点出师未捷身先死,好不容易突破练气,童子身还没破,就殉职....许七安经历了短暂的昏厥后,清醒了过来。

        他听着远处激烈的打斗声,没有起身,而是匍匐着前进,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爬到了某个制高点。

        掏出怀里的玉石小镜,扣动背面,倾倒出宋卿送的军弩和蚀骨毒,冷静的涂抹毒药后,他一声不吭的抬起军弩,瞄准妖物,静等机会。

        哐....

        朱广孝敲击铜锣,震荡妖物的元神,蒙蔽他的感知。

        许七安正要射击,那妖物忽然一个翻身,这让宋廷风等人一愣,不知道它这般操作是几个意思。

        ....该死,偷袭对炼神境的高手不管用!

        知道真正原因的许七安暗骂一声。

        最稳妥的办法是继续等待,让宋廷风几个工具人消耗妖物,重创它,降低它的灵觉。然后他就有机会使用这把能杀死炼神境的法器军弩,完成斩首!

        很快,许七安放弃了这个想法....

        吕青仿佛一只矫健的雌豹,两条有力的大长腿疾奔,娇斥一声,终于将高频率震颤的刀尖捅入妖物腹部。

        鲜血浸染刀锋,如同接触到烧红的烙铁,嗤嗤作响,蒸起血烟。

        妖物吃痛怒吼,脑袋一歪,下颌鼓荡,破空的黑影激射而出。

        吕青脸色一沉,娇美的脸庞浮现惊惧,她避不开这一击。

        当是时,斜地里扑来一道身影,抱住女捕头丰满矫健的身躯,带着她像侧方翻滚。

        宋廷风救援随之而来,在妖物柔软的腹部刺了一刀。迫使它无法追击同伴。

        吕青感觉自己被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抱住腰肢,身上压着男人沉重的身躯,她呼吸急促了一下,凝眸看清身上的男人,惊讶的脱口而出:

        “你没死。”

        许七安咧了咧嘴:“差点。”

        如果不是宋卿给我的护心镜立功的话....

        吕青刚想说话,看见头顶劈下来怪物的尾巴,连忙抱住许七安,与他一起翻滚。

        砰!

        两人原先躺着的地方,抽打出深深的痕迹。

        “扯平了。”许七安朝她笑了一下,两人分开,默契的配合宋廷风围攻妖物。

        他放弃偷袭,选择投身战斗的原因:三位练气境根本打不过一头炼神境的妖物。

        到最后只会是妖物没被磨死,许七安自己成光杆司令了。

        见到同伴没有殉职,朱广孝和宋廷风眼睛一亮,暗藏喜悦。

        许七安从怀里摸出蚀骨毒,抹在刀刃上,抛给吕青,道:“抹在刀刃上。”

        吕青看了他一眼,退后几步,涂抹毒药。接着抛给宋廷风和朱广孝。

        宋廷风比较倒霉,涂抹毒药时,被妖物锁定袭击,长舌擦着手臂掠过,鳞片刮擦的血肉模糊。

        吕青在妖物身上划了一刀,看见伤口迅速变黑,继而散发腐臭,她惊喜的看向许七安:“有效!”

        有了许七安的加入,四名练气境联手围杀,再有两名炼精境在旁射箭干扰,优势极为明显。

        妖物力大无穷,舌技无双。

        但庞大的体型以及身体的构造,决定了它的无法像人类武者这样辗转腾挪,灵活多变。

        他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

        “小心!”许七安挥舞佩刀,灌注气机,劈开妖物的甩尾,救下了以伤换伤的吕青。

        他的虎口瞬间崩裂,鲜血长流。

        他怒视吕青:“你不要命了?一个女人这么拼命。”

        吕青眼波凝视他一下,破天荒的有几分女子的娇气:“嗯。”

        “嗷吼....”

        妖物震荡空气,再次爆发出可怕的精神风暴。

        许七安等人早有准备,飞速倒退,拉开距离,避免被长舌攻击。

        谁知,妖物逼退众人后,身子一转,四爪如飞,逃了....

        它钻入林子,粗暴的撞倒一棵又一棵树,开垦出一条清晰的、粗暴的路。

        吕青花容失色:“追,不能让它跑了。”

        妖物一旦入水,再想消灭就困难了。

        宋廷风纵身跃起,踏枝而行,像极了轻功超绝的武林高手。

        他在一棵树干用力一踏,飞到半空中,俯瞰整个林子,持刀的右手肌肉膨胀,撑裂宽松的袖管。

        “喝!”

        佩刀激射而出,于半空中画出一道银亮的光束。

        一秒之后,密林里传来了妖物痛苦的嘶吼声。

        宋廷风力竭,坠入林子。

        朱广孝随后接力,他的轻功不如宋廷风,但爆发力丝毫不弱,贴地狂奔,追上了妖物,暴喝着冲天而起,狠狠劈向妖物。

        啪!

        脊背插着一把刀的妖物一个扫尾把他抽飞,继续逃命。

        只剩下吕青和许七安在追击,雌豹般矫健的女捕头死死咬在妖物身后,没有落下,但也没有追上。

        很快就出了林子,追逐片刻,涛涛大河在望。

        “噗通!”

        妖物扎入河水中,溅起水花。

        英姿飒爽的女捕头失望中,余光瞥见许七安高高跃起,摘下腰间一把军弩,瞄都不瞄,潇洒的扣动扳机。

        箭矢射出的刹那,强大的气机波动炸开。

        女捕头甚至没有捕捉到箭矢的残影,耳边就传来了“咻”的入水声。

        几秒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河面泛起了血色的水,缓缓的浮上来一只体长两丈的怪物。

        它的死因是头部被箭矢贯穿。

        吕青愣愣的扭过头去,看着年轻挺拔的打更人。

        许七安耸耸肩:“我一向运气好。”

        PS:这章有修改,所以更新慢了,嗯,有错字记得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