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讨厌

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讨厌

        观星楼,八卦台。

        白衣、白发、白胡子的监正坐在案前,手里捻着一杯酒,无声的眺望京城西北方向。

        左边还有一张桌案,案上摆满了美味佳肴,案前坐着鹅蛋脸大眼睛,五官精致,甜美暗藏的褚采薇。

        她一边吃东西,一边喋喋不休的说话:“师父,我什么时候能踏入六品,成为炼金术师啊。”

        监正笑着回答:“你什么时候不顾着吃,肯安心修行,时机就到了。”

        褚采薇为难道:“那这辈子都不太可能了呀。”

        她咽下食物,继续叨叨:“对了,那假银很容易燃烧,且丢水里就爆炸,根本无法保存嘛。这样不好向皇帝交差。”

        监正大人轻声道:“皇帝老儿吃饱了撑着,让他滚犊子就是。”

        褚采薇吐了吐小舌尖:“徒儿可不敢说这话,您自己去。”

        监正笑容和蔼。

        “师父,四师兄都快魔怔了,您也不管管。没事总往城外跑,说什么炼金术奥义的大门已经朝他敞开了。”

        “.....”

        “师父,我觉得许七安这个小快手挺不错,咱就不能把他收到司天监?哦,您不知道他是谁,就是破了税银案那人....”

        “....”

        “师父,什么是嫁接啊。”

        监正叹了口气:“采薇啊。”

        “师父你说。”

        “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吗。”

        “哦。”

        几秒后...

        “师父,你怎么老是往那边看。”

        “采薇啊,师父有些遗憾。”

        “师父你说。”

        “师父怎么就不会儒家的禁言术呢。”

        “嘻嘻....”褚采薇脸上得意的表情刚浮现,忽然发现案上的食物在刹那间腐败,散发出难闻的馊味。

        她小嘴一瘪,要哭的表情,心疼的无法呼吸:“师父,我错了。你快变回来。”

        监正依旧眺望西北方向,笑呵呵的说:“师父就再教你一个道理,在炼金术的领域里,绝大部分转换都是不可逆的。”

        褚采薇一边抹眼泪,一边哭唧唧的走人,“我再也不来陪你这个糟老头子了。”

        ......

        竹林边的雅阁,院长赵守沉声道:“此地三十丈内禁止靠近。”

        说话的同时,他挥了挥袖子,清气膨胀,将雅阁方圆三十丈笼罩。

        做完这些,他回身,看着被召集过来的三位大儒。

        李慕白手里捧着茶杯,脸色严肃,“询问过了,当时并没有学生在亚圣学宫附近,也没无法得知有谁进入其中。

        “石碑上的字迹,不属于书院任何一位学子。能写出这么丑的字,我不认为是我们学院教出来的。”

        说到这里,李慕白有些心虚,倘若不是学院的学子,今天又在学院内的,除了那个便宜弟子,还有谁?

        “笃笃...”

        这时候,张慎敲了敲桌面,这位大儒收起了所有的玩世不恭,面无表情的反驳挚友:

        “字迹是可以伪装的,丑陋的字更是如此。”

        陈泰忽然问道:“那么,伪装字迹的理由是什么?那块碑竖在那里十几年了,学院里的师生都尝试过,都乐意当这个英雄。没理由伪装字迹。

        “而且,当时许辞旧和许宁宴兄弟俩恰好在游山。”

        三位大儒讨论完,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李慕白喝了口杯里的茶水,喟叹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惭愧啊,我这些年早已断了仕途的念头,一心只想流芳百世,在青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纯靖兄高风亮节。”张慎竖起大拇指,表扬一番,接着说:“劝学诗就交给我来指导吧。”

        李慕白当即改口:“为国为民,与名垂青史也不矛盾。”

        院长赵守一愣,凝视着李慕白,眼中清光闪烁,诧异道:“你快立命了?!”

        “!!!”陈泰和张慎一震。

        李慕白笑着抚须:“刹那顿悟,豁然开朗。”

        其他两位大儒瞬间就酸了。

        被院长赵守点破后,两人顿时察觉出李慕白气息出现的微妙变化。

        三品立命境,是一个寻找人生目标的境界,有人读书是为功名,有人为利禄,有人为福泽后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

        院长赵守的道,是为儒家开创新的流派,为天下千千万的读书人,打破思想的禁锢,找出一条新的道路。

        所以,他一日达不成这个目标,一日无法突破到二品境。

        其他人没有问李慕白的人生目标,因为这时候的他,自身也处在一个朦胧的状态里。

        张慎和陈泰对视一眼,心里暗暗决定,今日后在亚圣学宫闭关悟道,不出来了。

        “至今日起,亚圣学宫禁止学子入内。”赵守内蕴神华的双眼,扫过在场的大儒,道:“这件事,不准外传。我要对你们三人立言。”

        三位大儒互看彼此,微微颔首。

        赵守气沉丹田,力聚舌尖:“君子当三缄其口。”

        ......

        两骑飞快驰骋,临近京城时,兄弟俩放慢速度,让马匹小跑着赶路。

        他们租的是劣马,只比驽马好一点,优点是便宜,缺点就是体力不行。

        无法保持长时间的高速奔跑。

        跑死了,还得赔十几两银子。兄弟俩都是对自己钱包很有逼数的人。

        许新年吐出一口浊气,终于问出心里的疑惑:“大哥是否该解释一下。”

        他指的是那段惊世骇俗的格言。

        “你想要我解释什么?”许七安反问。

        “大哥只是启蒙而已,如何说出那般惊天地泣鬼神的话?”许新年骄傲的抬起下巴:

        “那是读书人才能说的话。”

        瞧把你得意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是吧....老子好歹是九年义务教育兼警校毕业.....而且还是资深键盘侠,深受键盘文化熏陶,什么都懂一点.....真比拼知识储量,你们这些读书人在我面前只能算弟弟!

        许七安很想把这个槽给吐出来。

        他沉吟片刻,换了个说法:“辞旧也觉得,当下儒家的思想有些问题,可当我问你,读书人该做什么时,你的回答依旧是符合时代的标准回复。”

        这一句,让许新年陷入了沉思。

        “这是思想的局限性,你们读书人受着某种思想的熏陶,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它的形状。即使意识到不对,也很难挣脱出来。”许七安侃侃而谈:

        “咱们可以换个说法:思想禁锢。”

        “思想禁锢...”许辞旧喃喃的重复这四个字。

        “云鹿书院的院长同样被思想禁锢着,被程氏的学术影响着,他想要突破,想要找到新的流派,但他自己身在旋涡,又如何带领天下读书人脱离旋涡呢?”

        “真正能做到的,只有身在旋涡之外的人。

        “可能正是因为大哥我没有读过多少书,才能剑走偏锋,才能标新立异,才能不受程氏理学的禁锢。”

        当然,我也有思想禁锢,来自21世纪的思想禁锢,只不过没有人给我当头棒喝而已....许七安在心里说。

        思想禁锢这东西,说白了就是三观,而三观是时代造成的。你身在这个时代,受其熏陶,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只有时间尺度达到一定距离,才能高屋建瓴,发现问题。

        许辞旧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他开始了思考,开始了格物,过了一炷香时间,他神采奕奕的看着许七安:

        “大哥一番话,让我豁然开朗。”

        大哥真厉害。

        悟性很强大...许七安心里做出评价,表面不当一回事,反而露出嘲笑神色:

        “可惜啊,你没有继承我许家的优良基因,你继承的是李家的。”

        大哥真讨厌....许辞旧忽然不想和他说话了。

        这话让娘听了去,又要气的拍桌子骂:这小混球就是跟老娘八字相冲。

        PS:哀悼一下疫情中不幸去世的烈士和同胞,本来今天想断更一天,以表伤感,想想还是算了。铭记于心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