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救兵

第二十五章 救兵

        等价交换....宋卿的脑海里像是一道闪电劈过,灵魂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了。

        这种冲击感,就像传世诗词对于读书人。

        等价交换是炼金术不变的原则!

        “是的,没错,是这样的....”宋卿低声自语。

        每当他成功炼制出某种事物的时候,相应的,原材料就会消失,或者转化成其他东西。

        这种现象一直存在着,可是很少人会注意到。或者注意到了,可是没有想太多,没有想的这么深刻。

        “当年老师教我们炼金术的时候曾经说过,炼金术的本质不是“变幻”,而是转换!”

        “等价交换,原来是这个意思....”

        提纲挈领般的一句话,让这位炼金术的狂热爱好者忍不住战栗。

        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后,宋卿开始思考“爱德华·艾尔利克”这几个字代表的含义。

        是名字吗?

        哪有这么奇怪的名字。

        是暗号,还是某种炼金术领域的暗语?

        想不通,一时心痒难耐。

        宋卿深吸一口气,稳了稳情绪,迫不及待的翻到下一页,专业又耐心的阅读扭曲难看的字体。

        开篇第一句是:走进炼金术的世界!

        这是在教人踏入炼金术的领域?

        好狂妄啊!宋卿心说。

        炼金术从来都是言传身教,口口相传,天资聪颖者一年半载就能入门,天资愚钝者,三五十年都一事无成。

        司天监至今都没有一套正经的教科书。

        但是,开篇序言的那句话,给了宋卿足够的耐心。

        “第一节:物质的变化和性质,自然界中存在着许多肉眼看不见的例子,这些例子构成物质,物质之间存在着多种互相作用,也不断发生着的变化....”

        “我将这种变化归类为:化学变化和物理变化....”

        宋卿看着看着,陷入了沉思。

        化学是什么。

        原子是什么。

        我在看什么。

        为什么每个字我都认识,可它们组合起来后,我就看不懂了?

        圣人的经典还有集注呢,为什么到你这里,什么都没有?!

        但是,宋卿不是一无所获,他敏锐的察觉到,这是一部举世无双的天书。

        它阐述了世界的本来面目,指出了天地万物最本质的结构。

        宋卿身体微微发抖,有一瞬间,他想撕了这本书,这是神才能知晓的奥秘,凡人不该窥探。

        可内心深处,又有一股力量在支持者他,那是人类最原始的求知欲。

        炼丹房内一片寂静。

        白衣们面面相觑,不敢出声打扰,对于宋卿师兄变幻莫测的脸色深感担忧。

        “师兄又在思考什么令人无法接受的炼金术了吧。”

        “是啊,去年他试图把猫的血肉炼成树,这样砍掉头也能重新长回来,但被监正老师禁闭了一个月。”

        宋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边恐惧着,一边兴奋着,看着看着,他眼睛猛的一亮,因为他看到了关于如何炼制税银的炼金术详解。

        步骤一:首选要过滤盐水,提纯出氯化钠(精盐)。

        步骤二:蒸干盐水,析出结晶,用八百摄氏度的高温熔化。

        步骤三:注意!这一步骤是炼制税银的关键,成功与否,就在这里。

        宋卿双方放着精光,终于,终于要解开困扰他和师弟们许久的问题了。

        这真是一本神书啊。

        宋卿发现已经到页尾了,他口水蘸在指尖,迫不及待的翻到下一页。

        一片空白!

        宋卿:“???”

        没有了?!

        后面就没有了?

        第三个步骤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没有记载,这本书是谁写的,这种断章式著书是要千刀万剐的。

        宋卿一口老血喷出来。

        宋卿张了张嘴,忘记了什么,沉声道:“这书谁送来的?”

        “没注意。”

        “没听。”

        “忘了。”

        师弟们的回答异常的真实。

        宋卿立刻下楼,找到之前接待王捕头的那名弟子,详细追问经过。

        这是一个交换....宋卿分析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师兄,你到底怎么了。”白衣师弟们追着下楼。

        “这书有什么问题?”

        宋卿脸色无与伦比的严肃,扫过众人的脸,“诸位师弟,听我说。这是一个,让司天监飞速崛起的机会。是千载难逢的机遇,炼金术或许会迎来前所未有的辉煌。”

        .....

        绵羊亭。

        两辆马车缓缓驶在官道,分别坐着刚刚口吐芬芳结束的两位大儒。

        许新年与一众同窗骑乘马匹,坠在马车后面。

        “我刚刚不该说实话。”许新年有些懊悔。

        两位大儒吵的唾沫横飞,眼见就要大打出手,许新年直言不讳的说:其实老师和慕白先生只是为了得到一首传世诗吧。

        场面曾经很尴尬。

        虽然阻止了两位大儒掐架,但许新年也意识到说实话是不对的。

        “娘说的对,我向来不会说话,得改!”许新年进行着人生里第N次自省。

        他手伸出怀中,摸了摸那快温润的玉佩,许新年欣然远眺,正高兴着,视线里出现一匹疾驰而来的身影。

        俄顷,那身影的轮廓便映入眼帘,是父亲许平志。

        许新年愣了愣,一夹马腹,掠过马车迎上去。

        “爹,你怎么来了....”说完,许新年心里一沉,父亲的脸色让他察觉到事情很糟糕,尽管他对此一无所知。

        许平志以最快的速度把事情告之许新年。

        周侍郎的公子当街调戏妹妹.....差点纵马踏死铃音....大哥被押到刑部.....许新年脑子一热,气血倒涌。

        “年儿,你大哥的生死就靠你了。”

        “爹你别急。”许新年诸多念头闪过,很快就有了主意,调转马头,逼停了马车,高声道:“老师,慕白先生,辞旧有事请求。”

        帘子掀开,张慎和李慕白探出脑袋,“何事?”

        “家兄有难,请老师和慕白先生出手相救。”许新年将父亲告之的事复述了一遍。

        张慎盯着他,沉声道:“是那位写出“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才子?”

        他声音严肃认真,似乎这很重要。

        “正是!”许新年点头。

        张慎刚要说话,边上马车里的李慕白出言截断:“辞旧,你兄长的事就交给我吧,你与你老师先回学院。”

        “哼!”张慎冷哼一声:“闲杂人等,不要多事。我学生的事我会处理。”

        许平志喜出望外,没想到儿子的面子竟这么大。

        “老师,慕白先生,家兄被带去刑部了,请速去,迟恐生变啊。”许新年急道。

        这个时候就不要斗嘴了。

        PS:第一,上一章的摘星楼写错了,是观星楼,已改。

        第二,绵羊亭那章,那首别董大是七言绝句,只有两联。七言是七律的一种,但七律是四联。前面的就不改了,这里打个补丁。

        第三,感谢大佬“诗修”的盟主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