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爱情

第两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爱情

        清晨,云鹿书院。

        许家借宿的小院里,许七安脸色苍白,拄着拐棍,站在屋中,望着许平志,说道

        “二叔,咱们不必去剑州了,过段时间,你们就回府吧。”

        如今皇帝死了,京城最大的隐患已经排除,其他人物,包括太子在内,与他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甚至太子现在恨不得给他送锦旗,以示感谢。

        再者,有了斩昏君的凶名,谁还敢惹许银锣?

        因此二叔一家非常安全,不需要去剑州避难。

        许平志“嗯”了一声,看着他,欲言又止。

        许七安转身,看向婶婶,从怀里取出一叠银票,道

        “婶婶,这些年多谢照顾,以前我不懂事,性子冲动,你别见怪。银票是我的部分积蓄,你收好,一家人的吃穿用度,还靠你操持。

        “接下来,我要离京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婶婶抿了抿嘴,接过银票,轻声道“银票我会替你留着,将来娶媳妇用。”

        那这些可不够,我的媳妇可多了许七安嘴角翘了翘,转而看向许玲月,笑道

        “大哥这次离京,可能时间要久一点,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年以上? 想来那时,玲月已经嫁人了。。可惜喝不上你的喜酒。”

        许玲月咬着唇,美眸里蓄着泪水。

        十八岁的少女? 宛如六月里摇曳在清水中的芙蓉? 清丽? 皎洁,干干净净。

        这朵养在许家深闺里的娇嫩花儿,对大哥即将离去的事实? 分外伤感。

        接着? 许七安伸出手,揉了揉小豆丁的脑瓜,柔声道“让大哥抱抱你? 大哥从来没有好好抱过你”

        许铃音抱着大哥的脖子? 大声宣布

        “大哥? 我会藏好鸡腿等你回来的。”

        又藏在鞋子里?那还能吃吗? 吃了会不会当场去世啊许七安感动的揉着幼妹的脑袋? 笑道

        “在鞋子里藏几天? 然后留给师父吃,知道没。”

        许铃音用力点头“嗯!”

        告别一家人,许七安离开小院,沿着山阶,独自下山。

        “大哥~”

        身后传来许玲月的呼叫声? 大妹妹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 朝着他背影喊道

        “我想去灵宝观修行? 我? 我会等你回来的。”

        许七安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回头,继续下山。

        屋子里? 等许七安走后,婶婶望着手里的银票,轻声道

        “老爷,我想起来了,大郎的生母,生下他之后就走啦。走之前嘱咐我,一定要好好把他抚养长大。我记得姐姐是个很好的人,温柔端庄,很好相处。

        “她当年握着我的手,嘱托我照顾大郎,说的那么诚恳我知道她当年抛下大郎是有苦衷的。”

        婶婶抬起头来,泪痕满面“老爷,我养了他这么多年,他就是我儿子了。现在那人回来,要取他的命,我,我很难过”

        许二叔心如刀绞。

        灵宝观。

        许七安拄着拐棍,朝着守门的道童,微笑“我要见国师。”

        来之前,他向监正打听过国师和地宗道首交手的情况。

        监正说两败俱伤,然后“呵”了一声

        “业火灼身。”

        道童看了他一眼,道“道首有过交代,如果许公子来找她,可劲直入内。”

        灵宝观已经对我开启长驱直入的权限,那洛玉衡呢?

        许七安心里嘀咕着,拄着拐棍进了灵宝观。

        来到僻静小院,轻车熟路的推开静室的门,只见蒲团上,盘坐一位貌美的道姑。

        许七安愣了一下,从她身上看见了善良的小姨,妈妈的朋友,邻居家的大姐姐等等,一系列形象。

        这让他吃了一惊,因为洛玉衡似乎有些无法自控,无法收束她的“魅惑”。

        对于一位二品高手来说,这显然不是好事,这意味着业火灼身的情况很严重。

        “想必你看到了,我的状态很糟糕。”

        洛玉衡红唇轻启,声音透着熟女独有的妩媚。

        “我明白。”

        许七安叹息一声“来之前,我有洗过澡。”

        他这次来,除了探望洛玉衡的情况,其实也有“讨价还价”的想法,希望洛玉衡能宽限几日,待他容纳七绝蛊,如果身体状况好转,再兑现承诺。

        启料洛玉衡情况糟糕到这种程度。

        洛玉衡面无表情,继续道“你误会了,我只是一具分身,三天之内就会消散,本体已经闭关了。”

        一时间,许七安分不清自己是庆幸还是失望。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强行双修,只能是“小姨请自动”。

        这显然不符合他长枪所指,所向披靡的形象,会让洛玉衡看扁。

        但是,但是她实在太诱人了。

        洛玉衡分身继续道“双修需要一定的周期,一次至少七天,与地宗道首交战后,本体已经难以压制业火,又不知道你的情况究竟如何,为了自救,只能闭关,强行消弭业火。”

        一次至少七天,一次至少七天许七安满脑子就只剩这句话。

        有些吓到了。

        洛玉衡继续道

        “此次之后,本体恐怕再难主动压制业火。所以,双修势在必行。业火每个月发作一次,下个月的今日,她会去寻你。”

        说着,她袖子一挥,桌面多了一枚折叠成三角形的黄纸符箓。

        “这是定位符,你收好它,一个月后,本体自会来找你。”

        说完,分身主动消散。

        这是害羞了?许七安拿起三角形符箓,默默收好。

        看来,弑君之后,洛玉衡彻底认可了他,决定和他结为道侣。

        之前,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和自己双修,是因为还没完全认可,毕竟道侣是一辈子的事,洛玉衡谨慎对待,人之常情。

        他去山海关之前,修为只是五品,对于一位二品高手而言,确实差了些。

        现在,许七安是三品,大奉屈指可数的三品武夫,足以匹配洛玉衡的身份地位。

        也好,一个月后我也准备好了许七安离开灵宝观,朝皇宫行去。

        韶音宫。

        闺阁铺设耗炭无数的地龙,室内深秋温暖如春,空气中弥漫着檀香,胭脂水粉味儿,以及女子幽幽的体香。

        某一刻,锦榻上,蜷缩睡眠的女子突然惊醒,翻身坐起,脸色苍白。

        “红,红袖”

        她轻声呼唤,声音有气无力。

        趴在床榻边的宫女立刻醒来,柔声道“殿下!”

        临安低声道“水,我要喝水”

        宫女立刻走到桌边,轻轻扫开或倾翻,或摆正的酒壶,给她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

        临安殿下昨夜饮酒,烂醉如泥,酒喝多了,她也不耍酒疯,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