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

第两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

        .........许七安表情僵硬,再不复得意之色,怔怔的看着白衣术士。

        他的脑海里,红裙子和白裙子瞬间飘远。

        “你母亲是五百年前那一脉的,也就是我现在要扶持的那位天选之人的妹妹。当年我与他结盟,扶他上位,他便将妹妹嫁给了我。世上最可靠的盟友关系,首先是利益,其次是姻亲。

        “我娶了那位金枝玉叶后,便着力于策划山海关战役,窃取大奉国运。山海关战役的尾声里,你出生了。”

        呼!

        许七安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红裙子和白裙子又飘回来了。

        他虽然也算是大奉皇室后裔,但那是五百年前的一脉,和怀庆、临安其实没有太大的干系。

        上辈子同姓之人还经常说: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呢。。

        不过,非要论起来,怀庆和临安都是我的族姐。

        然后,他才有心思去思忖便宜父亲说的话是真是假。

        时间点是吻合的,我出生的那一年,在二叔的记忆力,他和许大郎在山海关打仗,所以婶婶和生母两人照顾我多时.........

        许七安一愣,意识到不对劲,沉声问道:“她,她为什么是在京城生的我?”

        说话间,他脸色一白,只觉得体内的某个东西在动荡,竭力抗拒着什么。

        同时,武者的本能在疯狂预警,依旧没有具体的画面,但那股发自内心的恐怕,让他感觉自己是踩在钢丝上的孩子,随时都会坠落,摔的粉身碎骨。

        这让许七安意识到,白衣术士炼化气运到了关键时刻,若是成功,这一身气运,将归于他人,和自己再没任何干系。

        而他也会随着这股与性命交缠的气运离去,身死道消。

        对于儿子即将面临的遭遇,白衣术士无喜无悲,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

        “你生母是趁着我不在身边,悄悄去的京城,在那里把你生下来。等我窃取了气运,才知道这件事。”

        “为什么?”

        许七安口鼻溢出鲜血?    深深的看着他。

        白衣术士语气不见起伏:

        “你的出生本就是为了容纳气运?    作为容器使用。这既是我与那一脉的博弈,也是因为时机未到?    在没有起事之前?    不宜将气运植入那一脉皇族的体内。

        “你生母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她表现的逆来顺受?    表现的为家族的崛起愿意付出一切,但那伪装。你是她的第一个孩子?    她舍不得你死?    于是逃到京城把你生下来。

        “监正在京城,他将是你最大的保护伞。”

        原来如此.........许七安叹息一声,再没有任何疑惑。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心里想的?    竟是监正那个糟老头子。

        大奉最惨的孤寡老人啊。

        “这么说来?    姬谦还算是我表哥?”

        许七安问,鼻子里的血留到了嘴边,很想擦一下,奈何无法动弹。

        “对!”

        白衣术士点头。

        杀的好啊,表哥都该死?    嗯,这不是我说的?    这是前世某位知名作家说的........他心里腹诽,以此缓解心里的焦虑。

        “这就是你的后手?”

        这时?    白衣术士突然说道。

        谷外,院长赵守带着许平志?    踏空而来。

        “你果然在这里?    你果然在这里.........”

        许二叔的声音尖锐?    表情既悲伤又发狠,双眼通红。

        白衣术士没看他,轻声道:

        “年少时,我常带他来此地,给他展示我的阵法,这里是我们兄弟俩的秘密基地。再后来,这里的阵法越来越完善,越来越强大,凝结了我半生的心血。

        “但也变相的尾大不掉,让我无法舍弃此地。这里并不安全,因为除我之外,还有二郎知道。你没猜错,当我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屏蔽天机之术就会自行破解。二郎会重新想起我。

        “因此我才刻意屏蔽了你的存在,这样,他的记忆会再次错乱。”

        但是你没料到,我早就洞悉屏蔽天机之术的奥义..........许七安面无表情。

        许二叔一头撞在气界,撞的头破血流,咆哮道:

        “许平峰,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他是你儿子,我侄儿,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干的是人事?”

        他脸庞肌肉扭曲,额角青筋一根根凸起,显得颇为狰狞。

        许七安第一次见到二叔如此暴怒。

        白衣术士淡淡道:“这是我们父子之间的事,他这条命都是我给的。”

        砰!

        许平志一拳砸在气界上,像一只被刺激到的老兽,又狰狞又发狠:

        “父子?你配吗!你配做他父亲吗,他是我许家的儿郎,是我养大的,你要杀他,你问过我了吗,我同意了吗。你把这狗日的阵法打开,老子要宰了你,宰了你!!”

        他一拳拳的捶打气界,捶的拳头鲜血淋漓。

        二叔.........许七安默默的看着,看着一个中年男人发狂。

        许平志在家唯唯诺诺,在外油滑,当年沙场中锻炼出的杀伐之气早被磨灭在官场上。

        但再唯唯诺诺的男人,如果自家孩子受到危险,他会毫不犹豫的重拳出击。

        哪怕面对的是一只大象。

        白衣术士收回目光,看了许七安一眼,嘴角一挑:

        “但是迟了!”

        他用力一拽,将那股常人无法看到的气运,一点点的从许七安头顶拔出。

        这个过程中,许七安身躯不断皲裂,血流如注,口鼻不停溢血,他痛苦的嘶吼起来。

        侄儿的吼声,像是一记重锤砸在许平志心里,砸的他浑身一抖。

        这个老男人忽然不敢再嚣张了,他贴着气界跪倒,苦苦哀求道:

        “别杀他,大哥,求求你了,别杀他,他是我养大的孩子,是我的崽,求求你别杀他.........

        “我养了他二十一年,你不能这做,你真的不能这么做........大哥,看来过去的情分上,你把他还给我吧。”

        白衣术士铁石心肠,视若无睹,自顾自的拔着气运。

        “退后!”

        赵守挥了挥袖子,将许二叔挥开,接着,他戴上儒冠,拢在袖中的右手,握着一把刻刀。

        儒冠和刻刀清气冲霄,彼此呼应。

        赵守持着刻刀,朝着刺出,亚圣儒冠和三品大儒的加持下,刻刀爆发出冲天的清光,白衣术士耗费三十多年光阴,布置的大阵,瞬间被攻破。

        最外层的气界溃散,再无法阻拦外人的进入。

        “此地,不得拔除气运。”

        赵守宣布道。

        但这一次,儒家的言出法随失效了。

        白衣术士拔除的动作有所阻滞,不过很快就摆脱了言出法随的效果。

        “此地与外界的天地法则不同,你儒家要在我的“世界”里称王称霸,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白衣术士“嘿”了一声,信心十足。

        赵守跨前一步,又一次刺出儒圣刻刀,亚圣儒冠洒下水波状的清光,加持在刻刀上。

        赵守道:“破阵!”

        言出法随力量随之加持在刻刀上。

        既然你改变规则,那我也可以破阵。

        持刀仿佛化作了骄阳,清光浓郁到近乎炽白,它快速挺进,伴随着一层层阵法溃散。

        这座由一百零八座阵法组成的绝世大阵,挡不住一位头戴儒冠,手持刻刀的三品大儒。

        即使主阵者是一位二品术士。

        但对于白衣术士来说,挡不住火力全开的三品大儒是预料之中的事,他要的仍然就是拖延时间,因为许七安身上的气运,已经被攫取出大半。

        就在这时,一道充斥着肃杀之意的刀光,从虚空中浮现,斩碎一个又一个阵法符文。

        刀意无双。

        白衣术士空余的手一按,某处阵纹亮起,组成气墙,挡在刀光之前。

        刀光劈砍在气墙上,宛如泥牛入海,消失不见。

        传送!

        他把刀光传送走了。

        “此地禁止传送。”

        赵守冷静的给出应对之策,随着阵法的溃散,儒家言出法随的力量进一步入侵此地。

        虚空忽然沸腾起来,一道又一道无匹刀意浮现,势不可挡,斩灭阵纹。

        这让赵守更轻易的挺进,眼见就要冲到近前,突然,天蛊老人的尸体,那双没有眼球,只有眼白的眸子,幽幽亮起。

        赵守一下子失去了目标,他茫然而立,前方空空荡荡,没有了许七安和白衣术士。

        这是“不被知”的手段,它把许七安和白衣术士藏了起来,以此拖延时间。

        赵守皱了皱眉,抬手,弹动儒冠。

        儒冠一颤,荡起水波般得清光,冥冥中,一股笼罩在赵守身上的力量被洗涤一空,许七安和白衣术士的身影再次出现。

        “够了!”

        白衣术士露出笑容,他已彻底炼化许七安体内的气运。

        “我并不知道二叔知道这里。”

        这时,他听见许七安低声道。

        白衣术士皱了皱眉,他这个血脉的脸上,丝毫没有大难临头的绝望和惶恐,反而一片镇定。

        许七安继续说:“所以,我真正的保命手段,不是赵守和武林盟老祖宗,至少没有完全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顿了顿,他脸上露出快意的笑容:“你真当监正什么事都不做?”

        “臭婆娘,还等什么!”

        他大吼道。

        话音落下,许七安身后,生长出一条条虚幻的,毛茸茸的狐尾,宛如孔雀开屏,唯美而恐怖。

        ......

        PS:延迟了七分钟,但总算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