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七章 反转

第两百五十七章 反转

        许七安眼前画面变幻,从模糊到清晰,仅是一秒不到。

        然后,他发现自己置身在某个山谷口,谷中幽静,花草凋零,树木光秃秃的,萧条又安静。

        许七安闭目,感应了一下空气的温度和湿度,微微松了口气,与京城的气候相差不大,这说明初代监正没有把他带出大奉,或带到边境。

        对于除武夫之外的绝大部分高品修行者来说,几十里和几百里,属于一步之遥。

        白衣术士抬起手,中指抵住拇指,弹出一粒血珠,“嗡”,血珠撞在看不见的气墙上,空气震荡起涟漪。

        “这里是我当年花费不少精力打造的秘地,只有我,或我的血脉能进,即便是监正也进不来。强行闯入,只会让此地崩碎。”

        白衣术士拎着许七安,跨入结界。

        许七安穿透了那层薄薄的,透明的气界,眼前景物完全改变,山谷依旧是山谷,但没有了草木,只有一座巨大的,刻满各种咒文的石盘。

        石盘直径达十丈,几乎覆盖山谷每一寸土地。。

        一看到石盘,许七安再次涌起熟悉的,头晕目眩的感觉,像是孕期的女人,忍受不住的想要呕吐。

        “这座阵法,我断断续续刻了三十多年,总共一百零八座阵法合成一座,攻防无双,除了一品的监正,很难有人能攻破此处。”

        白衣术士语气温和的解说。

        为什么他的秘地会在离京城不远的地方........许七安皱了皱眉,闪过这个疑惑。

        许七安没有多想,因为注意力被阵中一具盘坐的干尸吸引。

        干尸身上穿的衣服,比较古怪,以布料和兽皮缝制?    腰上挂着一枚枚色彩艳丽的石头?    头上戴着层叠的汗巾帽。

        南疆人?

        这是典型的南疆服饰风格。

        “他,他是天蛊部的前任首领?!”许七安心里一动?    道出心里的猜测。

        “没错?    他就是与我一起窃取大奉气运的天蛊老人。”

        白衣术士有问必答,云淡风轻?    似乎一切尽在掌控。

        “他怎么死在这里?”

        许七安盯着初代监正打了马赛克的脸,满脸质疑?    仿佛在说:你们搞内讧了?

        “他本就寿元不多?    与我谋划大奉气运,遭了反噬,山海关战役结束没多久,他便寂灭了。”

        初代监正感慨道:“窃取国运?    自是要遭反噬的?    包括现在抽取你的气运,我同样会遭反噬。这是必须要承担的代价。”

        丽娜说过,天蛊老人谋求大奉气运的目的,是修复儒圣的雕塑,重新封印巫神..........许七安沉吟道:

        “他会甘心给你做嫁衣?”

        一个能谋划大奉气运的强者?    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寿元和身体状况,怎么会做出这种给人做嫁衣的事呢。

        白衣术士与许七安并肩而立?    望着阵中心那具干尸,道:

        “这份馈赠是需要支付价格的?    价格就是封印蛊神,这是我与他的因果?    你不用管。”

        许七安沉默了一下?    低声道:“我必须死吗?”

        白衣术士沉默不语。

        许七安扭头?    神色诚恳的看着他:“我不稀罕这个气运,这本就是你的东西,可以还给你。”

        白衣术士缓缓道:

        “等你踏入二品,成为合道武夫,便能承受抽离气运的后果。但我等不了那么久。

        “魏渊死了,贞德死了,龙脉散了,这些都是滚滚大势,练气士需顺势而为,不抓住这个机会,等你晋升二品,时机就过了。

        “要成大事,必须抓住时机,你应该明白。”

        顿了顿,他叹息道:“而且,等你成为合道武夫,我未必能再制服你。”

        许七安眼里闪过一丝悲伤,他旋即收敛情绪,问道:

        “你是怎么瞒过监正,把气运放在我身上的?”

        这个问题,困扰了他许久,要知道监正是一品术士,没人比他更懂气运,初代是如何做到不声不响,让气运在他身上沉睡二十年。

        白衣术士望着干尸,淡淡道:“这不是我的能力,是天蛊老人的手段。当初也是同样的方法,瞒过了监正,成功窃取气运。”

        什么办法........许七安等了片刻,没等来白衣术士的解释。

        “解铃还须系铃人,抽取你的气运,需要他的帮助,以及这座大阵。”

        白衣术士拎着许七安,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暗藏玄机的把他放在某处,恰好正对着干尸。

        他抽取气运,需要这座阵法的帮助,三十年前就开始谋划了啊..........许七安内心感慨,老银币做事,伏脉千里。

        他没有抗拒,也无力抗拒,乖乖站好后,问道:

        “我挺想知道,屏蔽天机,能不能把我的名字抹去。”

        白衣术士停顿片刻,道:“为什么这么问?”

        许七安没什么表情的笑了笑:

        “个人好奇而已。屏蔽一个人,能做到什么程度?把他彻底从世上抹去?屏蔽一个举世皆知的人,世人会是什么反应?比如皇帝,比如我。

        “世人是彻底遗忘,还是记忆错乱?如果一个被屏蔽天机的人重新出现在众人视线里,会是什么情况?

        “被屏蔽之人的至亲,和旁人又会有什么分别?”

        白衣术士看着他,许久没有说话。

        许七安目光平静的与他对视,“如果,把事情提前写在纸上,如果,至亲之人看见与记忆不相符的内容,又当如何?”

        ..........

        京郊,官道上。

        许平志策马,往云鹿书院的方向赶,大儒张慎一步三丈,悠哉哉的与马匹并行。

        前方清气缭绕,出现一道身影,戴儒冠,穿陈旧儒衫,洒脱不羁。

        “院长?”

        张慎愣了一下,颇为意外的语气,说道:“你怎么在这里。”

        院长赵守无视了他,从怀里取出三个纸条,他展开其中一份,上面写着:

        “如果明日忘记救(空白)的话,请把第二张纸条交给许平志。”

        中间有一段空白,救谁?纸张没有写,或者,曾经写过,但被抹去了。

        “这是什么意思?”

        张慎望着纸条上的内容,看见赵守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这让他意识到院长似乎遇到什么麻烦了。

        坐在马背上的许平志皱了皱眉,他也看到了赵守展示出来的纸条,许二叔虽然没读过书,但公职在身,吃了这么多年皇家饭,平日里总会接触书籍和文字,不可能一点都不识字。

        纸条上的字,他大多认识,只有两三个字不识。

        “我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但想不起来与谁交手,更想不起交手的缘由。直到我发现身上的这三张纸条。”

        赵守说着,展开了第二张纸条,上面用朱砂写着:

        “二叔救我!!”

        赤红醒目的四个字,映入许平志瞳孔,让他的瞳仁像是遭遇了强光,骤然收缩。

        让他脸颊肌肉微微抽动,让他额头沁出豆大的汗珠。

        许平志抱着头,痛苦的嘶吼起来,额头青筋一根根凸起,他从马背上跌落下来,双手抱头,疼的满地打滚,疼的不停咆哮。

        赵守沉声道:“一切都将过去!”

        言出法随。

        许二叔的头疼果然好了许多,他大口大口喘息着,脸色不再因疼痛狰狞,整个人汗津津的,像是从水里刚捞出来。

        许平志缓缓起身,嘴皮子颤抖,他粗犷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布满泪水。

        “看来,你似乎想起了什么。”

        赵守声音温和,接着展开第三张纸条,内容是:“到剑州犬戎山,找武林盟老祖宗,去了便知。”

        ............

        犬戎山,石门内。

        一个个蠕动的肉块,围绕着一张纸条游走,纸条上写着一行字:

        “等待云鹿书院院长赵守前来,与他同去救人,这很重要。

        “等待云鹿书院院长赵守前来,与他同去救人,这很重要。

        “等待云鹿书院院长赵守前来,与他同去救人,这很重要!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昏暗的石窟里,回荡着苍老的声音:

        “为什么会有纸条在这里,我似乎遗忘了什么。我闭死关多年,岂可轻易出关。这将消耗我所剩不多的寿命。

        “等等.........”

        其中一个肉块蠕动着,在角落里卷出一封信,信上写着:

        “前辈,不久的将来,晚辈将遭遇大劫,希望您能出手相助。报酬是,我许诺在半年之内,送您一截九色莲藕,助您踏入二品合道。”

        石窟里,再次回荡起苍老的声音:“谁的信,谁的信?”

        声音有些激动。

        “不记得了,但这封信能被我收藏,足以说明问题,我似乎遗忘了什么东西,对了,赵守,等赵守.........”

        苍老的声音喃喃自语。

        ..........

        白衣术士笑道:

        “很有趣,你能思考到这些问题,让我有些惊讶。不过这不重要,抽出你体内的气运,只需要半刻钟。就算此刻,监正击退萨伦阿古,赶来此地,他也无法在半刻钟里崩散我花费三十多年刻画的阵法。

        “而且,这里有天蛊老人的留下的手段,拥有不被知的特性。”

        不被知的特性........这就是气运藏在我身体里二十年不被发现的原因?许七安恍然,他叹了口气,道:

        “真的滴水不漏啊。”

        白衣术士没再说话,轻轻一踏脚,一抹清光从他脚底亮起,瞬间“点燃”了整座大阵,清光如水波扩散,点亮咒文。

        这一刻,许七安泛起了巨大的危机感,一根根汗毛,每一条神经都在输送“危险”的信号。

        这是炼神境武者对危机的预警在给出反馈。

        但脑海里没有产生相应的画面,这股危机玄而又玄,似乎无法捕捉成像。

        冥冥之中,他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在远离,一点点的上浮,要从头顶出来。

        阵法在抽离我的气运.........许七安福至心灵般的产生明悟。

        这时,气运的抽离停止了,似乎遇到了难以跨越的关卡。

        就在这个时候,阵法中心,那具干尸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只有眼白,没有眼珠,似乎蕴藏着可怕的旋涡。

        咔擦!

        许七安仿佛听见了枷锁扯断的声音,将气运锁在他身上的某个枷锁断了,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拦气运的剥离。

        白衣术士见状,终于露出笑容。

        二十年谋划,今朝终于圆满,大功告成。

        但下一刻,他刚泛起笑容的脸庞僵住。

        那股庞大到无边无际的,常人无法看到的气运,在即将脱离许七安的时候,忽然凝固,继而缓缓下沉,坠回他体内。

        “你身上还有其他的,不属于大奉的气运!”

        白衣术士道,他的语气听不出喜怒,但变的低沉。

        “看来我赌对了。”

        许七安冷汗浃背,有种体力和精神双重透支的疲惫感,他明明没有体力消耗,却大口喘息,边喘息边笑道:

        “我现在确定了两件事,第一,你藏于我体内的气运,是被你通过练气士的手段炼化过。而我体内的另一份气运,你并没有炼化,不属于你们。

        “第二,你和监正不一样,监正的算无遗策,基于他“天命”位格的手段。只是二品练气士的你,则还在人的范畴内,你并不是什么都知道,比如,你不知道我曾经有过奇遇,得到了一份不知来历的气运。看起来,两份气运似乎融合了,所以你取不出属于你的那份气运。”

        “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容渐渐浮夸,有着劫后余生的畅快,还有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的后怕!

        白衣术士没有反驳,像是默认,微笑道:

        “只是多花费些时间而已,练气士要炼化一份额外的气运,这并不困难。相反,我要感谢你的馈赠,让我得到一笔丰厚得气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七安还在那里笑,笑的像个神经病。

        笑着笑着,眼泪就笑出来了。

        白衣术士皱了皱眉,语气罕见的有些不悦:“你笑什么?”

        许七安抹了抹眼角的泪花,望着白衣术士,有些悲凉,有些痛恨,从牙缝里挤出一段话:

        “我是该称你为监正大弟子,还是许家文曲星,许大人。或者,喊你一声爹?”

        ..........

        ps:下一章就是许白嫖秀操作了,看我的书得有点耐心,破案写习惯之后,写作手法有些难改了。破案是先给结果,再找线索。所以书里面的很多内容,都是先直接写出来,然后再把早就埋好的伏笔抛出。

        因为伏笔埋的比较隐晦,很多读者想不起来,所以会觉得不合理。这种情况贞德“造反”时也出现过,也有读者吐槽。后来被我的伏笔深深折服......

        屏蔽天机的弊端,下一章会写,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