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

第两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

        “国师,我们先回去吧,等有新的进展,我再通知您,请您.........”

        许七安还没说完,就看见国师化作金光遁走,他表情顿时凝固,“请您送我们回去”再也没能吐出来。

        好歹送我们回去啊,我小母马没带呢!

        他心里吐槽,旋即看向身边的恒远..........嗯,幸亏没带小母马。

        两人翻出伯爵府的高墙,四下无人,迅速离开,进入大街汇入人流。

        行至街口,永安街的牌坊下,日晷显示的时间是辰时四刻(早上八点)。

        京城每一条主干道的街口,都立着巨大的牌坊,牌坊边则立着日晷,专门给百姓看时间的。

        “半小时左右才能回家,希望怀庆不要等急了。”许七安心里嘀咕。

        在京城,不管白天黑夜,飞檐走壁都是不被允许的。

        许七安也不想太惹人注目,他现在的声望,还是低调点好,不然会引来路人的狂热追捧,造成混乱。

        好在他不穿银锣的差服,老百姓们不会注意到他,大部分时候,其实人只能记住一些明显的特征,比如许七安前世硬盘里的文化瑰宝们,穿了衣服他就认不出来。。

        再说京城人口两百多万,不可能每个人都那么幸运,有幸一睹许银锣的英姿。

        很多人压根没见过许银锣真人。

        走着走着,许七安突然僵住,然后脸色如常的看向恒远,道:“大师,你被困地底月余,还是回养生堂看看老人孩子吧。”

        恒远点点头:“他们近来可好?”

        许七安坦然道:“我虽没去看过,但一直有派人送银子和居家用品。”

        恒远双手合十,躬身行礼:“许大人是贫僧见过的?    最有善心之人?    贫僧为结交许大人而欣喜。”

        许七安还了一礼,也很欣喜?    能被一位身怀罗汉果位的大师崇拜?    将来受益匪浅。

        惊才绝艳的楚元缜,侠肝义胆的天宗圣女?    天赋超绝力大无穷的丽娜,身怀罗汉果位的恒远?    以及才智无双的皇长女怀庆。

        最多十年?    天地会成员或许会成为九州巅峰的势力。

        嗯,七号八号暂时没有出现,希望不要让人失望。

        人流熙熙攘攘,目送恒远离开?    许七安松了口气?    恒远要是跟着他回许府,怀庆是一号的身份就藏不住。

        那以怀庆的性格,大家就一起死吧。

        ...........

        许府。

        怀庆坐在厅内,等的有些不耐,身为主母的婶婶迫于皇长女强大的气场和身份?    陪了一会儿,就借口身子不适?    回房去了。

        许玲月则是被李妙真挡回去,虽然许家大小姐比她娘更有担当?    可接下来要谈的事,涉及到机密?    不好让她旁听。

        李妙真对于怀庆自称案件有重大疑点的事?    保持怀疑态度。她自认为推理能力仅在许七安之下?    是天地会第二号查案担当。

        终于,她们看见许七安进了院子,穿过青石板铺设的走到,迈入厅内。

        身为主人的许七安看了眼两位的两张椅子,分别坐着怀庆和李妙真,只好坐在下方的客位,看向皇长女:

        “你发现了什么?”

        怀庆有几秒的措辞,嗓音清亮:“你怎么确认地宗道首是一气化三清。”

        这还需要确认么?许七安愣了一下,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怀庆又看向李妙真,询问道:“道门的法术,能否让人做到分裂元神,但不一定是化作三个人。”

        这种问题,李妙真不需要思考,说道:

        “一气化三清是元神领域最巅峰的法术。它能让一个人,分裂成三个人,且都拥有独立意识,即是单独的人,也可以三者合一。

        “若只是元神分裂,修出阴神的人都可以做到。但分裂的元神是残缺的,不完整的,与一气化三清不能比。”

        怀庆对这个回答很满意,转而看向许七安,秋水明眸灼灼逼人:

        “你说过金莲道长是残魂,这符合元神分裂的情况。地宗道首也许只是分出了善念和恶念,所谓的一气化三清,仅是你的推测,并没有证据。”

        许七安皱了皱眉,保持着语气沉稳,分析道:

        “或许,地宗道首分化出的三人已经割裂。嗯,这是必然的,不然金莲道长早被黑莲找到。”

        李妙真说道:“一气化三清也可以是独立的,不存在联系的三个人,并不是非要割裂才行。”

        许七安顿时语塞,他想起先帝起居录里,地宗道首对一气化三清的注解。

        一人三者,说的就是这个情况。

        可以是完全独立的三个人。

        怀庆继续说:“还有一点,你说过,楚州屠城案中,淮王得血丹,父皇得魂丹。但魂丹的效果,根本不足以让父皇冒天下之大不韪。”

        “是,我正是因为这个,才开始调查元景。”许七安颔首。

        “我问过采薇,了解了魂丹的功效。发现修补残魂是它最强功效,其余作用,都无法与之相比。可是,如果地宗道首真的一气化三清,那元神绝对不可能残缺。

        “我说的再明白一些,一位道门二品的高手,难道驾驭不住一气化三清之术?”

        许七安一愣,迅速审视了一遍自己的推理,结合怀庆的话:

        我陷入思维误区了,在怀疑地宗道首另一具分身可能藏在龙脉中后,我就把魂丹的线索对接起来,自然而然的认为地宗道首炼制魂丹是为了补全不完整的魂魄..........但我忽略了二品道士的位格,地宗道首一气化三清,怎么可能会分魂残缺.........但金莲道长确实是残魂.........

        纷乱的念头如走马灯般闪过,许七安吞了口唾沫,吐息道:

        “这确实是一个不合理之处,但与我怀疑地宗道首一样,你的怀疑,同样只是怀疑,没有切实证据。”

        怀庆颔首,秋波流转,看了一眼这位被誉为传奇人物的银锣,道:

        “还有一个疑点,嗯,我认为的疑点.........诱拐人口是从贞德26年开始的,这是你查出来的。”

        许七安沉吟一下:“即使当时在位的是先帝,但元景作为太子,他一样有能力在皇宫里,暗中开辟密室。”

        怀庆缓缓摇头,“我想说的是,当时的平远伯还很年轻,非常年轻,他正处于蓬勃向上的阶段。他暗中组建人牙子组织,为父皇做着见不得光的勾当。这里面,肯定会有利益交易。

        “可后来父皇登基称帝,平远伯依旧是平远伯,不管是爵位还是官位,都没有更进一步。而这不是平远伯没有野心,他为了获取更大的权力,联合梁党暗害平阳郡主,就是最好的证据。

        “你觉得这合理吗?换成你是平远伯,你甘心吗?你为太子做着见不得光的勾当,而太子登基后,你依旧原地踏步二十多年。”

        厅内陷入了死寂。

        气氛悄然变的沉重,虽然李妙真听的一知半解,没有完全意会,但她也能意识到案子似乎出现了反转。怀庆说的很有道理,而许七安也没反对。

        怀庆主动打破沉寂,问道:“你在地底龙脉处有什么发现?”

        许七安便把救出恒远的经过说了出来。

        “所以,龙脉之上确实藏着一个可怕的存在,但,又不是地宗道首?”李妙真看一眼怀庆,又看一眼许七安:

        “那会是谁呢?”

        怀庆摇头:“不,现在还不能确定那人不是地宗道首,哪怕魂丹不是给了地宗道首,哪怕平远伯这里存在疑点,我们仍然无法肯定龙脉里的那位存在不是地宗道首。”

        许七安想了想,捏着眉心,道:“想要确认,倒也简单。恒远见过那家伙,而我和妙真见过黑莲。把画像画出来,给恒远辨认便知。”

        李妙真和怀庆眼睛一亮。

        许七安和李妙真同时说道:“我不会丹青。”

        对此,怀庆当仁不让。

        三人离开内厅,进了房间,许七安殷勤的倒水研墨,铺开纸张,压上白玉镇纸。

        怀庆一手拢袖,一手提笔,悬于纸上,抬头扫了一眼李妙真和许七安:“他长什么样?”

        他是一半人一半鱼的美人鱼,不是左右,也不是上下,有头有丁丁..........许七安描述道:“脸型偏瘦,鼻子很高..........”

        在他的描述,李妙真的补充下,怀庆连画四五张画像,最后画出一个与地宗道首有七八分相似的老者。

        “可以了。”

        许七安抓起纸张,抖手,用气机蒸干墨迹,一边把画像卷好,一边低声说:“再画一张,那个人你应该不陌生。”

        怀庆沉默了一下,铺开纸张,画了第二张画像。

        望着许七安匆匆离开的身影,李妙真蹙眉问道:“你画的第二个人是谁?”

        怀庆不答,脸色阴沉且凝重。

        ............

        东城,养生堂。

        恒远探望过每一位老人和孩子,包括那个披着狗皮的可怜孩子,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不多,两件僧袍,几本佛经罢了。

        出家人孑然一身,行礼不过三两样。

        他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元景帝迟早会再来的,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离开这里,和老人孩子们切断联系,才能更好保护他们。

        老吏员站在房门口,颤巍巍的,满脸悲伤。

        “我暂时不会离开京城,打算去许府住一阵子,既是有一个较为安全庇护所,同时也能增强许府的防卫力量。楚州屠城案后,他的处境就变的异常糟糕了..........这期间,我会定期回来看看。”

        恒远折叠着僧衣,语气温和:“银子方面不用担心,许大人是心善之人,会承担养生堂的开支。”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

        老吏员不停的点头,伤感道:“大师,你要保证啊,不必回来了。我们都不希望你再出事。”

        恒远收拾完行礼,掠过老吏员,走出房间。

        院子里,八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或被孩子搀扶,或拄着拐杖,齐聚在一起。

        十二个孩子也到齐了,除了后院那个已经无法走路的孩子........

        孩子们仰着还算干净的脸蛋,一双双纯真明亮的眼睛,无声的望着恒远。

        “我们来送送大师。”

        一位老人开口说道:“走吧,别再回来了,你帮了我们太多,不能再连累你了。”

        孩子们含泪不说话。

        恒远沉默的合十,行了一礼。

        再抬头时,恰好看见许七安从养生堂大门进来,步履匆匆。

        “许大人?”

        恒远迎了上去,又惊喜又诧异。

        “恒远大师,你见过地底那位存在,对吧!”

        见恒远点头,许七安展开黑莲的画像,目光灼灼的盯着对方:“是他吗?”

        恒远凝神辨认片刻,摇头道:“不是他!”

        不是他.........对了,恒远也见过黑莲的,他也参与过剑州的莲子争斗,如果是黑莲,当时在地底时,他就应该指出来,我又忽略了这个细节.........嗯,也有可能是那具分身的容貌与黑莲道长不同,毕竟金莲和黑莲长的就不一样..........

        许七安抖手,将黑莲的画像燃掉,他展开怀庆画的第二张画像,语气古怪的问道:“是,是他吗?”

        恒远脸色顿时凝重,沉声道:“你怎么有他画像,就是此人。”

        这........许七安瞳孔一下变大,莫名有了种汗毛耸立,脊背发凉的感觉。

        先帝!

        怀庆画的是先帝!

        地底龙脉里的那位存在是先帝!!

        此刻,许七安的真实感受是既荒诞,又合理,既震惊,又不震惊。

        怀庆指出两个疑点后,他对先帝就有怀疑了,这才让怀庆画第二张图像,而怀庆果真画了先帝的画像,意味着怀庆也怀疑先帝。

        “原来当年地宗道首污染的,不是淮王和元景,而是先帝.........对,先帝多次提及一气化三清,提及长生,他才是对长生有执念的人。”

        许七安缓缓走到石桌边,坐下,一个又一个细节在脑海里翻涌不息。

        “一气化三清,三者一人,三者三人,一人三者。一人可以是三者,先帝可以是先帝,也可以是淮王,更可以是元景。”

        “原来他们父子三人是同一个人,所以多疑的元景对淮王推心置腹,赐他镇国剑,赐他大奉第一美人,展现出不符合帝王心术的信任。”

        “我想起来了,王妃有一次曾经说过,元景初见她时,对她的美色展露出极度的痴迷(详情见本卷第164章)..........难怪他会愿意把王妃送给淮王,如果淮王也是他自己呢?”

        “这样一来,当年南苑的事件,淮王和元景就算没死,也出了问题,或被控制,或被地宗道首污染,再之后,他们被先帝同化夺舍,成为了一个人,这就是一人三者的秘密。这就是当初地宗道首告诉先帝的秘密?在那次论道之后,他们或许就开始谋划。”

        “龙脉底下躺着的,就是先帝本体.........监正什么都知道,但他什么都不管,因为闹腾的人不是地宗道首,是大奉的皇帝。不,监正可能有他的谋划,但我猜不到。”

        “平远伯一直做着拐骗人口的事,却不敢邀功,这是因为他在为先帝做事。他以为自己在帮先帝做事,而不是元景。”

        “先帝为什么需要那些百姓?楚州屠城案已经给我答案——血丹和魂丹!”

        “先帝不是正统的道士,无法完美掌控一气化三清,他为此留下隐患,比如元神残缺,因此需要魂丹来修补.........”

        许七安头皮一阵阵发麻。

        ..........

        ps:这案子还没完,许白嫖只查出部分真相。一些没有解释的点,卷尾会解释。嗯,本卷快写完了,大概只剩十万字左右,以我的更新速度,也就一个多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