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九章 人去楼空

第两百二十九章 人去楼空

        灌入气机后,地书碎片亮起浑浊的微光,微光如水流动,点燃一个又一个咒文。

        许七安和洛玉衡默契的跃上石盘,下一刻,浑浊的微光无声无息膨胀,吞噬了两人,带着他们消失在石室。

        再次身处纯粹无光的环境里,许七安浑身悄然紧绷,如临大敌,不由的想起了上次自己无声无息“死去”的一幕。

        想起了那恐怖的,沛莫能御的压力。

        这时,他感觉手臂被拂尘轻轻打了一下,耳边响起洛玉衡的传音:“跟在我身后!”

        拂尘又打了他一下,似乎是示意他可以跟上了。

        太黑了,完全看不清啊,我要是伸手往前摸索,能不能摸到小姨的翘臀?会被当场杀死的吧..........他一边想着,一边缓步行走。

        甬道寂静且漫长,走了长达一刻钟,许七安心里一紧,准备迎接那恐怖的呼吸声,还有泰山般沉重的威压。

        然而,前方什么都没有,风平浪静。

        嗯?

        他不动声色,随着洛玉衡继续行走,过了几分钟,前方出现了一抹微弱,但纯净的金光。

        我上次就是在这里“死亡”的,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停在原地没动。。

        相信以洛玉衡的手段和修为,不需要他多此一举的提醒,真要有什么危险,小姨完全能应付。

        况且这只是小姨的一道分身.........咦,她分身要是搞不定,那我这个真身岂不是药丸?想着想着,许七安猛的一愣。

        浮想联翩之际,他忽然看见洛玉衡身上绽放出金光,明亮却不耀眼,照亮周遭黑暗。

        小姨扭头,精致绝美的五官宛如金灿灿的雕像,淡淡开口:“这里没有异常,只有一个和尚。”

        没有异常?!许七安再次一愣。

        恐怖的威压呢,可怕的呼吸声呢?

        怀着疑惑,他和洛玉衡向着那抹散发佛门气息的金光靠过去。

        走的近了,他们看见前方有一间宽敞的密室?    密室的中央摆着一张石床?    一尊青铜丹炉,石床的侧边?    是一个断层的深渊。

        石床上?    盘坐着一个魁梧高大的和尚,头顶悬浮着一颗金灿灿的?    拳头大小的珠子。

        他闭着眼,早已没了生命迹象。

        恒远大师.........许七安心口猛的一痛?    产生撕裂般的痛楚。

        一瞬间?    脑海里浮现恒远过往的种种画面,浮现他问自己要银子时的窘迫,浮现他照料养生堂鳏寡独孤时的认真..........

        洛玉衡盯着拳头大的珠子看了片刻,道:“舍利子?    二品罗汉凝聚的果位。”

        顿了一下?    看向许七安:“他只是假死。”

        只是假死.........许七安翻涌不息的悲伤,忽然卡住,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转而问道:

        “舍利子是罗汉果位,但恒远他不可能是二品高手啊。”

        除非恒远是隐藏的佛门二品大佬?    但这显然不可能。

        洛玉衡沉吟道:

        “五百年前,佛门曾经在中原大兴?    想来是那个时期的高僧留下。至于他为何会有舍利子,要么他是罗汉转世?    要么是身负机缘,得到了舍利子。”

        许七安皱了皱眉:“我听说罗汉是不死的。”

        说完?    心里腹诽?    人家佛门的修行体系可比你道门稳定多了?    你们道门三宗完全是走了歪门邪道。

        洛玉衡斜了他一眼,淡淡道:

        “佛门的禅师体系中,四品苦行僧是奠基之境。苦行僧要许宏愿,宏愿越大,果位越高。

        “根据果位不同,便有了罗汉和菩萨的分别。果位一旦凝聚,便不能再改变。换而言之,罗汉永远是罗汉,无缘一品菩萨。

        “于是,就有了转世重修之法。罗汉若想成就一品,就必须转世重修,放弃今生的一切。每一尊罗汉转世,佛门都会倾尽全力寻找,然后将他前世的舍利子植入他体内,为其护道。

        “五百年前,儒家推行灭佛,逼佛门退回西域,这舍利子很可能是当年留下来的。因此,这个和尚也许是机缘巧合,得到了舍利子,并非一定是罗汉转世。”

        这就是恒远的秘密,这就是金莲道长把地书碎片交给他的原因.........不管恒远是罗汉转世,还是机缘巧合得到舍利子,他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低..........舍利子有灵,护住了恒远大师,让他免于危机?许七安恍然大悟。

        同时,他想到了度厄罗汉当初称他佛子。

        度厄是不是怀疑他是某位罗汉转世?

        他思绪飞扬间,洛玉衡伸出指头,轻轻点在舍利子上。

        她用的是唤醒元神的道门秘法,不具备攻击性。

        舍利子轻轻荡漾起柔和的光晕。

        几秒后,许七安听见了恒远胸腔里,那颗死寂的心脏再次跳动,开始供血,又过十几秒,大和尚眼皮颤抖着睁开。

        “许公子?国师?”

        茫然顾盼后,恒远看见了许七安,以及散发明亮金光的洛玉衡。

        “大师,你命可真大!”许七安笑了起来。

        恒远刚想说话,猛的一惊,给人的感觉就像炸毛的猫道长,他霍然看向青铜丹炉方向,那里空无一人。

        竖起的“猫毛”缓缓收敛,恒远轻轻吐出一口气,眉眼间轻松了许多。

        恒远的反应让许七安有些悚然,他措辞片刻,将自己如何发现密道,如何求救国师,简单的说了一遍。

        然后问道:“你在这里遭遇了什么?”

        直到此刻,听完许七安的描述,验证了细节,恒远才相信眼前两人是真的。

        当即吞回舍利子,双手合十,娓娓道来:“当日我被淮王密探带走后,他们通过平远伯府的传送法阵,把我送来了这里。这里,这里.........”

        说到此,他露出极其惊恐的表情:“这里住着一个邪物。”

        邪物?!

        许七安脸色微变,脊背肌肉一根根拧起,汗毛一根根倒竖。

        “他想吃了我,但因为舍利子的缘故,没有成功。可舍利子也奈何不了他,甚至,甚至迟早有一天会被他炼化。为了与他对抗,我陷入了死寂,全力催动舍利子。”恒远一脸苦大仇深。

        “他长什么模样?”许七安连忙问。

        “他给我的感觉,与地宗的妖道很像,眼神充满恶意,仿佛看一眼,就会随着他一起堕落。残暴、贪婪、色欲........各种邪念滋生。这也是我选择进入“涅槃”状态的原因,如果不这样,我无法在和他的对抗中保持本性。”恒远心有余悸的说道。

        果然是地宗道首的另一具分身!许七安下意识的看向洛玉衡,见她也在看自己,双方都露出恍然之色。

        “那他人呢?”

        许七安目光扫视着石室,发现一个不寻常的地方,密室是封闭的,没有通往地面的通道。

        他立刻看向了石床右侧的深渊,怀疑那家伙在深渊底下。

        恒远皱着眉头:“不久前,我感觉外面的压力忽然没了.........”

        他也把目光投向了深渊。

        洛玉衡轻身飞起,投入深渊中。

        大概有个五分钟,洛玉衡驾驭着金光上来,许七安第一次从她眼里,从她表情里,看到极致的愤怒。

        “国师?”他试探的喊道。

        “下面安全。”洛玉衡没什么表情的说道。

        深渊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让她脸色如此难看?许七安怀着疑惑,征询她的意见:“我想下去看看。”

        洛玉衡精致如刻的嘴角挑起冷笑:“随你。”

        许七安纵身跃下深渊,做自由落地运动,十几秒后,轰的一声巨响,他把自己砸在了深渊底部。

        武夫真是粗鄙啊,一点都不潇洒.........他心里腹诽,紧接着便听见身后传来“轰”的巨响,恒远也把自己砸下来了。

        武僧同样粗鄙!许七安心里补充一句。

        不知道自己被许大人嘲讽的恒远,张嘴吐出舍利子,柔和庄严的金光绽破黑暗,让两人看清了地底的景象。

        许七安脸色陡然间凝固。

        视线所及,遍地尸骨,头骨、肋骨、腿骨、手骨..........它们堆成了四个字:尸骨如山。

        难以估算这里死了多少人,长年累月中,堆积出累累白骨。

        这些,就是近四十年来,平远伯从京城,以及京城周边拐来的百姓。

        有男有女,甚至有孩子。

        他们被送进皇宫地底,龙脉之上,在这里被屠杀,被某种原因,夺去生命。

        四十年,这里死了多少人啊..........许七安脸颊肌肉一点点抽搐,牙缝里蹦出两个字:“畜生!”

        他仿佛又回到了楚州,又回到了郑兴怀记忆里,那草芥般倒下的百姓。

        “阿弥陀佛..........”

        恒远双手合十,垂头吟诵佛号,魁梧的身躯战栗不止。

        以慈悲为怀的他,心底翻涌着滔天的怒意,金刚伏魔的怒意。

        战栗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愤怒。

        很久之后,许七安把激荡的情绪平复,望向了一处没有被尸骨掩盖的地方,那是一块巨大的石盘,雕刻扭曲古怪的符文。

        这座传送阵法,就是唯一通往外界的路?

        地宗道首通过它离开了?

        为什么离开,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是我上一次的探索,惊动了对方?

        “国师。”

        他抬头喊道。

        头顶金光降落,洛玉衡悬在半空,低头俯瞰着他们,俯瞰深渊,俯瞰白骨如山。

        洛玉衡淡淡道:“你上次进来可能惊动了他,让他选择离开,把地书丢过去,我传送到那一端查看情况。你们现在回去,到平远伯府等我。”

        阵法的那一头,可能是陷阱。

        她索性是一具分身,没了便没了,不介意充当炮灰,只要及时切断本体与分身的联系,就能规避地宗道首的污染。

        许七安取出地书碎片,操纵气机,把它送到石盘上,而后隔空灌入气机。

        浑浊微光亮起,点亮符文,开启了传送阵。

        洛玉衡化作一道金光,投向传送阵,触及到微光后,身体骤然消失,被传送到了阵法连接的另一端。

        许七安召回地书碎片,与恒远迅速撤离了密室,在甬道中狂奔,然后传送回平远伯府。

        两人离开石室,走出假山,趁着有时间,许七安向恒远讲述了元景帝和地宗道首的“关系”,讲述了那一桩隐秘的大案。

        也告诉他金莲道长就是地宗道首的善念。

        恒远半晌无话,长叹道:“原来如此,贫僧到日就觉得奇怪,金莲道长竟能纠缠一位二品高手的魔念。嗯,许大人怎么会有地书碎片?”

        许七安脸色如常:“二郎去北境打仗了,三号地书碎片暂时交给我保管。”

        恒远大师,你是我最后的倔强了.........

        对许大人无比信任的恒远点点头,没有丝毫怀疑。

        在后花园等待许久,直到一抹常人不可见的金光飞来,降临在假山上。

        洛玉衡站在假山上,轻轻摇头:“那边是内城一座无人的宅院。”

        无人宅院?另一头不是皇宫,而是一座无人宅院?

        许七安陷入了沉默。

        地宗道首已经走了,这........走的太果断了吧,他去了哪里?仅仅是被我惊动,就吓的逃走了?

        还是,去了皇宫?

        监正呢?监正知不知道他走了,监正会坐视他进皇宫?

        洛玉衡见他久久不语,问道:“线索又断了?”

        许七安摇摇头,又点点头:“地宗道首的分身想必是撤离了,也许我第一次探索时,便已经惊动他。但我想不明白的是,他走的太仓促,藏身地点没有很好的处理。”

        恒远皱眉道:“也许对地宗道首来说,目的已经达到,京城怎样,已经与他无关?”

        许七安看向他:“你怎么知道他目的达到了?不过,如果地宗道首对元景帝的处境毫不在意的话,那他确实可以走的很潇洒。”

        许七安搓了搓脸,吐出一口浊气:“不管了,我直接找监正吧。”

        地宗道首离开,这案子再没有线索了,虽然没有地宗道首的亲口承认,他的推测终究只是推测,但这些不重要。

        地底下的累累白骨才是重要铁证。

        魏公不再,这事儿只能找监正处理。就怕监正和上次一样,不见他。

        “现在想想,监正是知道这些事的,不然哪这么巧,我上次要去探索龙脉,他就正好不想见我。但我不明白他为何冷眼旁观?”他低声说。

        洛玉衡蹙眉道:“确实不合常理。”

        许七安刚想说话,便觉后脑勺被人拍了一巴掌,他一边揉了揉脑袋,一边摸出地书碎片。

        一号地书碎片朝三号发起私聊。

        真想一巴掌怼回去,扇女神后脑勺是什么感觉.........他腹诽着选择接受。

        【一:我在许府,速回。】

        【三:什么事?对了,我把恒远救出来了。】

        怀庆半天没反应,过了好久,才带着疑惑的传书道:【平安无事?】

        她指的是,平安无事的就把人救出来了?

        【三:确实没什么危险,详情面谈。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一:你这案子有问题,回府再谈。】

        ............

        ps:这一谈就是九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