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二章 贞德26年(大章奉上)

第两百二十二章 贞德26年(大章奉上)

        长达三个时辰的行军,终于在黄昏前,抵达了楚州大军的扎营地点。

        一万大军抵达后,熟练的安营扎寨,姜律中带着一干将领,以及许新年和楚元缜进了楚州都指挥使杨砚的军帐。

        杨砚与楚州的高级将领早已等待多时。

        众人各自入座,杨砚环顾姜律中等人,在许新年和楚元缜身上略作停顿,语气冷硬的说道:

        “北方战事并不乐观,我们缺少火炮和床弩,缺少军需,所以一直以牵制和骚扰为主。无法对靖国军队造成重创。”

        姜律中微微颔首,楚州这边的军需有限,大部分火炮、车弩都要留在境内守城。不可能尽数调出,否则靖国骑兵来一个釜底抽薪,攻打楚州,那大奉军队的底盘就彻底散了。

        姜律中看了眼身边的副将,后者心领神会,汇报了本次携带的粮草、军需总数,以及骑兵、步兵、炮兵比例。

        杨砚听完,满意点头,同时也看向了身边的副将。

        副将起身,沉声道:“我给大家讲解一下如今北方的战局,目前主战场在北方深处,妖蛮联军和靖国骑兵打的如火如荼。。

        “妖蛮的单体战力要强过靖国,兵种也更丰富,但他们依旧被靖国打的节节败退。这几天我们分析了原因,归类为三点:一,妖蛮的军事素养不如靖国,妖蛮有神魔血脉,一旦热血上头,就会失去理智。在小规模战斗中,这是优势。但涉及到数万人,乃至十几万人的大规模战役中,这便是致命缺陷。

        “二,巫神教。战场是巫师的主场,诸位都是经验丰富的将领,不需要我多加赘述。最主要的是,靖国军队中,有一位三品巫师。正因为他的存在,才让伤势未愈的烛九束手束脚。

        “三?    夏侯玉书是顶级的帅才?    战役指挥水平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面对这样的人物,除非以绝对的力量碾压?    很难用所谓的妙计击破他。”

        顿了顿?    继续道:“现在与我们在楚州边境作战的军队是靖国的左军,领兵之人叫拓跋祭?    四品武夫。麾下三千火甲军,五千轻骑?    以及一万步兵、炮兵。拓跋祭打算将我们按死在楚州边境。”

        准备按死在楚州边境?    那也就是说,此刻双方距离的并不远..........许二郎心里判断。

        果然,便听姜律中沉吟道:“所以,我们如果要北上驰援妖蛮?    就必须先打赢拓跋祭。”

        杨砚缓缓点头:“打败拓跋祭的军队?    我们才能没后顾之忧。问题是,论骑兵,我们远不是靖国骑兵的对手。论火炮,他们也配备了不少火炮和车弩。除了数量上,我们有压倒性的优势?    其余方面并没有。”

        一位将领笑道:“所以你们来的正好,现在我们有了充足的兵力和军备?    兵贵神速,可以直接开战?    打拓跋祭一个措手不及。”

        楚州这边的武将们也露出笑容,他们等待援兵已经很久了。

        姜律中缓缓点头:“知道他们的位置吗?”

        杨砚“嗯”一声:“只知道具体方位?    有斥候盯着?    一个时辰回来复命一次?    目前为止,没有发生异常。”

        姜律中环顾众人,道:“此战必须速战速决,否则以巫师的能力,打持久战的话,尸兵会越来越多。我们在战场上,未必能及时烧毁尸体。”

        巫师有操纵尸体的能力,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当场焚烧战死的尸体,这样才能有效遏制尸兵的数量。

        众人就着这个话题,展开讨论。

        “司天监的术士会为我们给出方位,到时候先来几轮轰击。然后弓箭手和火铳兵推进..........”

        “但如果对方撤退,除了骑兵,其他兵力追不上。骑兵追的话,便是羊入虎口。”

        “要不趁着兵力多,形成合围之势?”

        “不行,合围就是在分散兵力,反而失去了我们的优势,对方朝任意一个方向突围都可以,甚至能展开反击。”

        “还得防备巫师的算卦术,如果有高品术士为我们遮掩天机就好了。”

        “卦师只能预测自身吉凶,若是此战中他们没有生命危险,是算不出来的。呵,如果对方有三品灵慧师,那当我没说。”

        激烈的争斗中,许二郎看了一眼楚元缜,这位曾经的状元闭目养神,没有插入讨论的意思。

        许二郎也只能保持沉默,一刻钟后,武将们依旧在讨论,但已经度过了分歧阶段,开始制定细节和策略。

        许二郎又看了一眼楚元缜,他还是没说话,但许二郎忍不住了,咳嗽一声,抬了抬手臂,朗声道:

        “诸位,不妨听我一言?”

        讨论声停了下来,众武将纷纷皱眉,目光锐利的盯着军帐里唯一的书生。

        许新年本来没资格坐在这里,不管是他定州按察司佥事的身份,还是他的资历。但姜律中和许七安是一起去过教坊司,一起云州查过案的交情,对嫖友和战友的小老弟,自然是格外关注。

        杨砚更不用说,他扫了一眼满脸不悦的武将们,不动声色的点头:“许佥事但说无妨。”

        得到楚州都指挥使的默许,许新年松了口气,反问在场将领:“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一位武将皱眉,沉声回复:“自然是杀退拓跋祭的大军,入北方驰援妖蛮。”

        许二郎颔首:“所以我们真正的目的是驰援妖蛮,而不是与拓跋祭死战。”

        “这有什么区别?”有武将嗤笑的发问。

        许二郎看了一眼杨砚,见他凝神聆听,没有打断的迹象,便说道:

        “当然有,行军打仗,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以最小的代价取得胜利,才是我们要做的。若是只知道蛮干,以士卒生命填出一个胜利,是粗.........”

        “咳咳咳!”楚元缜突然咳嗽,打断了许新年的发言。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是许七安所著兵书中的观念,你们可能没有看过,此书名为孙子兵法,许宁宴近来所著。对了,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许七安的堂弟,今科二甲进士,嗯,许佥事你继续。”楚元缜微笑道。

        许银锣竟会兵法?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妙啊..........

        原来这位白面书生是许银锣的堂弟.........

        众武将念头涌动,知道许新年是许银锣的堂弟后,纷纷收起了不悦的情绪,调整了态度。

        方才嗤笑发问的武夫,露出友善的笑容,道:“许佥事,您继续说,我们听着。”

        态度截然不同。

        许七安为楚州城三十八万百姓伸冤,为楚州布政使郑兴怀雪冤的事迹,早已传遍楚州。

        在场的军官里,部分是楚州本地人,这群人对许七安敬若神明,感恩戴德。

        当然,不是本地人的士卒、军官,对许银锣同样怀着敬意,说起他时,谁不吹嘘几句,竖起大拇指?

        这位没有规矩的白面书生,既然是许银锣的堂弟,那他就不是没规矩,而是和堂哥一样,都是敢于直言,且才华横溢的人杰。

        嗯,才华横溢还有待确认,但不妨碍众武将对他另眼相看。

        许辞旧脸皮还是薄了些啊,有一个声望恐怖的堂哥都不知道利用,早点搬出来,谁不卖你面子?非要我来帮你.........楚元缜摇摇头。

        我又不需要大哥的庇佑........许新年傲娇的嘀咕一下,深吸一口气,继续道:

        “摆脱拓跋祭才是我们的目标,靖国留下这支军队在楚州边境,就是为了牵制我们,消磨我们的兵力,为他们杀妖蛮创造时间,减轻压力。

        “倘若我们真的死斗,哪怕赢了,也只是局部胜利,对大局并没有益处。”

        姜律中皱了皱眉:“这个道理我们知道,你的想法是?”

        武将们纷纷看着他,这些道理他们懂,但不杀敌,如何北上驰援?

        许新年环顾众人,道:“我方的优势是人多,我认为,抓住这一点的优势,并不是以多打少,而是合理的利用数量,调配军队。”

        他停顿了一下,道:“为什么不派大军绕道呢。”

        闻言,众将领无比失望。

        只有杨砚和姜律中凝眉沉思。

        “怎么绕?不解决拓跋祭,贸然绕道,然后等着被人家包饺子?”

        “许佥事,你的办法,嗯,还是可以的,只是不适用于这个时候。”

        武将们委婉的说。

        这个许佥事,和他大哥比起来,差的太多了。

        许新年双手往桌面一撑,淡淡道:“且听我说完,方才我听你们说过,拓跋祭军队的数量,统合起来,大概一万八千人,对否?”

        杨砚的副将点头:“不包括后勤和民兵的话,确实如此。”

        许新年问道:“一万八千人,攻城如何?”

        一位武将笑道:“痴心妄想。别说楚州城,纵使是一座小城,仅凭一万八千人,也不可能攻破。再说,边境防线数百个据点,随时可以驰援。”

        杨砚的副将补充道:“我们已经坚壁清野。”

        许新年笑了:“既然如此,我们再从楚州抽调一万兵力,不是难事吧。”

        杨砚的副将沉吟道:“你们带来的两万人马,有一万留在楚州城,把那批人马调过来,倒是没问题。也不会影响守城。”

        许新年笑容加深:“那我再冒昧的问一句,面对拓跋祭,不求杀敌,只求缠斗、自保,多少兵力足够?”

        这回是杨砚回答:“两万兵力绰绰有余,此地离楚州不远,调配的好,楚州守兵可以驰援,那么一万五就够了。”

        许新年颔首:“保守估计,还是留两万。而此时军营,有四万多士卒。抽出两万,与楚州城的一万军队会和。这三万人马绕道深入北境,和妖蛮会师。

        “至于拓跋祭这边,留下两万人马缠斗,迷惑对方,这样就不用担心他们会包饺子。”

        军帐里静了一下,众将领不再说话,各自衡量此计的可行性。

        “我们还有术士,望气术能助我们索敌,纵使他们反应过来,北上驰援,咱们也能拖住对方。”

        “敌动,咱们就动。敌不动,咱们就跟他们拖。如此一来,既能驰援妖蛮,又能拖住拓跋祭这一万八千人马。”

        “唔,虽然不是很爽,但这个计策确实可行.........”

        在场武将经验丰富,许新年这个计策行不行,稍一权衡,心里就能有个大概。

        军帐里,高级将领们看许新年的目光,多了几分认同,至少对他的脑子有了认同。

        认为他是一个可以参与议事的人物了。

        杨砚吐气微笑:“不错,此计可行,细节方面,得再商议。”

        军帐里,高级将领们看许新年的目光,多了几分认同,至少对他的脑子有了认同。

        认为他是一个可以参与议事的人物了。

        许新年吐出一口气,他并没有因此骄傲,军帐议事,想出一个好点子,不代表就真的是天才。在场这些将领,肯定也有灵光一现,出谋划策的时候。

        行军打仗,也不是光靠一个计策就够的。里头的学问太深厚了,深厚到军营的茅厕安排在什么方位,都有独特的讲究。

        辞旧确实有兵法天赋,缺的是指挥作战的能力,目前当个军师倒是不错.........楚元缜暗暗点头。

        ...........

        “国师明察秋毫!”

        许七安先吹捧了一句,接着分析道:“地宗道首与元景帝确实有勾结,这是这能说明什么呢?早在楚州时,我便已经知道此事。”

        再说,地宗道首现在六亲不认,满脑子都是干坏事和干女人,他这条线根本没有查的必要吧?

        倾城倾国的美人国师,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查案不是你在行的事么,若是我知道,还需要你去查?”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接下来,洛玉衡询问了几句他修为的事,并指点了他心剑的修行。得知许七安卡在“意”这一关后,洛玉衡沉吟许久,道:

        “招数是招数,意是意,没有意。你现在要做的是领悟意,而不是融合招数,本末倒置了。”

        可我没有“意”啊,如果白嫖属于意,我现在已经四品巅峰了小姨..........许七安耸拉着脑袋。

        “欲速则不达,旁人要花费数年,十数年才能领悟,你不过修行了一个多月。”洛玉衡告诫道:“不用着急。”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但我希望,你在两年之内,修成意。”

        嗯?为什么要两年之内,有什么讲究么.........许七安点头:“我会沉下心的。”

        洛玉衡颔首,没再多说,化作金光遁去。

        但她没有返回灵宝观,当空一个折转,降落在离许府不远的一座小院。

        不大的院子里开满了各色鲜花,空气都是甜腻的,一个姿色平庸的妇人,惬意的躺在竹椅上,吃着早熟的橘子,一边酸的龇牙咧嘴,一边又耐不住馋,死忍着。

        “你怎么又来我这里了,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慕南栀没好气的说道。

        “除了监正,没人能看到我。”洛玉衡淡淡道:“如果你觉得监正会觊觎你美色,那我就不来了。”

        “那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慕南栀嗯嗯两声。

        洛玉衡不搭理她,径直走到水缸边,看了一眼长势喜人的九色莲藕,满意点头。

        “最近日子过的不错。”她挪开目光,审视着王妃。

        “感觉腰粗了。”王妃掐了掐自己的小腰,抱怨道:“都怪许七安那个狗贼,总是带我出去吃大餐。”

        洛玉衡笑了笑,以前她还是淮王正妃的时候,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她却总是不爱吃,而今成了市井里一个平庸的小妇人,吃着粗茶淡饭,胃口却比以前好了。

        困在王府二十年,她终于自由了,眉眼间飞扬的神采都不同了。

        此时的她,若是展露出真面目的话,一定是世间最动人的女子。

        洛玉衡漫不经心道:“许七安要离开京城,你会随他去吗?”

        王妃连忙摇头,否认:“当然不去啊,我凭什么跟你走,我又不是他小妾,我只是借他一些银子,暂居他的外宅。”

        洛玉衡对这个回答很满意,淡淡道:“记住你的话,你要是出尔反尔,我就把你卖到窑子里。”

        慕南栀狐疑道:“与你何干!”

        洛玉衡不搭理。

        王妃丢过去一只橘子:“给你尝尝,我今早上集市买的,可贵了。”

        洛玉衡挥了挥手,把橘子打回去,看也不看:“我不吃。”

        王妃就说:“啧啧,真羡慕你这种不上茅厕的女人。”

        洛玉衡眉头微皱:“你现在说话的样子,就像一个粗鄙的市井妇人。”

        王妃嘿嘿嘿的笑。

        ...........

        另一边,许七安思忖着如何在地宗道首这里寻求突破口。

        “地宗道首肯定是不能去查的,首先我不知道地宗在哪,知道也不能去,金莲道长会举报我送人头的。但现在,龙脉那边不能再去了,因为太危险,也没收获。

        “起居录已经看完,没有重大线索,我该怎么查?不对,我要查的到底是什么?”

        许七安复盘了一下自己的线索和思路,起先,他查元景帝是因为对方支持镇北王屠城,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这里头很有问题。

        查了这么久,元景帝确实有大问题,但具体是什么问题,许七安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和方向。

        “我要做的是揭开元景帝的神秘面纱,魂丹、拐卖人口、龙脉,这些都是线索,但缺乏一条线,将他们串联。魂丹里,有地宗道首的影子,龙脉同样有地宗道首的影子.........

        “洛玉衡的思路是对的,地宗道首也许就是这条串联一切的线。但我该怎么寻找切入点?

        “我也陷入思维误区了,要找切入点,不是非得从地宗道首本人入手,还可以从他做过的事入手。去一趟打更人衙门。”

        他当即出了府,骑上小母马直奔打更人衙门。

        到了打更人衙门口,马缰一丢,袍子一抖,进衙门就像回家一样。

        守门的侍卫也不拦着,还给他提缰看马。

        进衙门后,找了一圈,没找到宋廷风和朱广孝两个色胚,也许是趁着巡街,勾栏听曲去了。

        好在李玉春是个敬业的好银锣,看见许七安来访,李玉春很高兴,一边高兴的拉着他入内,一边往后头猛看。

        “放心,那个邋遢姑娘没有跟来。”许七安对这位上级太了解了。

        “不,别说,别说出来........”

        李玉春用力摆手:“时至今日,我想起她,依旧会浑身冒鸡皮疙瘩。”

        看来钟璃给春哥留下了极重的心理阴影啊,都有两室一厅那么大了........许七安没有废话,提出自己拜访的目的:

        “头儿,我想看一看当初平远伯人贩子的供状。”

        “好办,我让人给你取来。”李玉春没有多问,招手唤来吏员,吩咐他去案牍库取。

        这类案子的卷宗,甚至都不需要打更人亲自前去,派个吏员就够了。

        两人坐下来喝茶闲聊,李玉春道:“对了,广孝年底要成亲了,日子已经定下来。”

        “这是好事!”

        许七安露出由衷的笑容,心说朱广孝终于可以摆脱宋廷风这个损友,从挂满白霜的林荫小道这条不归路离开。

        去年云州查案的途中,朱广孝便说过等云州案结束,便回京城与青梅竹马成亲。

        又要交份子钱了啊..........许七安笑容底下,藏着来自前世的,本能的吐槽。

        说起来,上辈子最亏的事情就是没有结婚,大学同学、高中同学,幼时伙伴纷纷结婚,份子钱给了又给,现在没机会要回来了。

        想想就心如刀绞。

        不多时,吏员捧着人牙子组织的卷宗返回,厚厚的一大叠。

        当初平远伯死后,人牙子组织的大部分头目、喽啰都被抓获,只有极少一部分在逃。入狱的那些人早已被拖到菜市口问斩。

        只留下审讯时的供状。

        许七安直接略过小喽啰的供状,重点阅读组织内部小头目们的供状。

        组织名义上的首领是一位叫做“黑蝎”的男人。

        黑蝎身份神秘,当初打更人衙门还没来得及锁定此人,恒远就杀死了平远伯,打乱了打更人的计划。

        至于这些小头目们,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为平远伯服务,只负责诱骗、掳走落单的孩子和女人,乃至成年男性。

        男性卖去当奴隶,当苦工,女性则卖进窑子,或留下来供组织内兄弟们玩弄。

        对于平远伯暗中向皇宫输送人口的事,更加毫不知情。

        “以平远伯的身份,肯定不会亲自出面接洽人牙子组织,这个黑蝎是个重要人物。打更人还没来得及锁定他,恒远就杀到平远伯府了.........”

        许七安吸了口气,“浮香故事里的蟒蛇,会不会指这个黑蝎?他知道打更人在查自己,于是偷偷汇报了元景帝,得到元景帝授意后,便将信息透露给恒远,借恒远的手杀人灭口?”

        这个猜测在脑海里闪过。

        也仅仅只是闪过,黑蝎的下场,要么逃出京城,远走高飞,要么已经被灭口。

        这个人没有查的必要。

        许七安继续阅读供状,看着看着,一个不起眼的小细节,吸引了他的注意。

        有一份供状,出自一位叫“刀爷”的小头目,刀爷交代的供状里,提到自己入行时,是跟了一个叫鹿爷的前辈。

        这个鹿爷呢,自称人牙子组织的元老,刀爷年轻时就是跟着他混的。鹿爷年纪大了,慢慢的退下来,便扶持这位心腹上位。

        这条信息最大的问题是,刀爷二十出头入行,而今四十有三。

        在刀爷之前,还有一个鹿爷,这意味着,人牙子组织存在时间,至少三十年。

        人牙子组织至少存在了三十年,这是保守估计,元景帝修道不过二十一年...........许七安深吸一口气:

        “这个鹿爷的家人还在吗?”

        他把那份供状递给李玉春看。

        李玉春摇头:“这案子不是处理的,不太清楚,我帮你去问问。”

        他拿着供状,起身离开,大概一刻钟后,李玉春返回,说道:

        “鹿爷早就病死了,按照大奉律法,略卖人口,视情节轻重判处凌迟、斩首、流放、杖责。父死子偿,罪降二等。

        “鹿爷的罪行,得判凌迟。因为病死的缘故,他儿子偿还,罪降二等,当时就已经流放边陲了。鹿爷的结发妻子倒还活着。”

        许七安一口喝干茶水,起身,道:“带我去找她。”

        .............

        鹿爷早年间虽敛财无数,但深知自己职业“凶险”,早早的留了后手,在内城购置了一套宅院,留下不少财产。

        他儿子流放后,鹿爷的发妻带着家眷住进了内院,本来依旧可以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奈何打更人都是一些滚刀肉,隔三差五的敲诈人贩子的家人,把他们赚的黑钱统统榨干。

        于是鹿爷的家眷又搬回了外城,如今在北城一个小院里的生活,一个孙子,一个儿媳,一个祖母。

        李宇春的带着许七安敲开了小院的门,开门的是个姿色不错,神情软弱的妇人。

        她正在浆洗衣衫,穿着粗布裙,分外朴素。

        院子里一个孩子在骑竹马,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洒料养鸡。

        看到李宇春的打更人差服,老妇人和小妇人脸色大变。后者唯唯诺诺,浑身发抖,前者则泼辣的很,簸箕一丢,又哭又叫:

        “官兵欺负人了,官兵又来欺负人了,你们逼死我算了,我就算死也要让乡亲们看看你们这群王八蛋的嘴脸..........”

        老妇人年轻时想来也是彪悍的,倒也不奇怪,毕竟是人牙子头目的发妻。

        李玉春上前踢了几脚,喝骂道:“闭嘴,再吵吵嚷嚷,就把你孙子抓去卖了。”

        似乎触及到了老妇人的逆鳞,她果然安静了,怨毒的瞪着李玉春和许七安。

        许七安把院门关上,绕过一坨坨鸡屎,迈步到老妇人面前,沉声道:“问你几个问题,老实回答。”

        等老妇人点头,他问道:“鹿爷是人牙子组织的元老?”

        老妇人眼神闪烁,道:“什么元老不元老的,我一个妇道人家,我什么都不知道。”

        “哦,什么都不知道。”

        许七安恍然点头,拉扯着小妇人往屋子里去,狞笑道:“小娘们长的挺标致,老子进屋爽一次。”

        尴尬的是,小妇人涨红了脸,偷偷打量许七安,竟然没叫。

        许七安恼羞成怒道:“再卖到窑子去。”

        小妇人这才尖叫起来:“娘,快救我.........”

        “把这小兔崽子也卖了。”他又补充道。

        老妇人急忙抱住小孙子,大声道:“别,别,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老妇人告诉许七安,鹿爷原本是个游手好闲的混子,整日无所事事,好勇斗狠,结交了一群市井之徒。

        直到有一天,有人托他“弄”几个人,再后来,从委托变成了收编,人牙子组织就诞生了,鹿爷带着兄弟们进了该组织,就此发迹。

        “这些是什么时候的事?”许七安询问。

        老妇人回忆了一下,皱着眉头,道:“没记错的话,是贞德26年。”

        贫苦生活迎来转折之年,对她意义极大,印象还算深刻。

        贞德26年,怎么有些耳熟啊.........许七安心里嘀咕了片刻,身躯陡然一震,表情登时凝固在脸上。

        先帝起居录记载,贞德26年,先帝邀请地宗道首进宫论道。

        先帝起居录记载,贞德26年,淮王与元景在南苑深处狩猎,遭遇熊罴袭击,随身侍卫死伤殆尽。

        贞德26年,有人托鹿爷秘密劫掠人口,而这些人口,被秘密送进皇宫。由此可以推测,平远伯府的土遁术阵法,建于贞德26年。

        全都在同一年。

        过了很久很久,许七安用尽全身力气般,喃喃自语:“地宗道首.........”

        ...........

        PS:大章奉上,算是弥补最近更新不够给力。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