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一章 恒远的秘密

第两百零一章 恒远的秘密

        【二:深更半夜你不睡觉,吵什么吵?】

        隔着地书“屏幕”,也能察觉出飞燕女侠不满的情绪,现在肯定是披着袍子,坐在桌边,有些慵懒,有些不悦的查看传书。

        另一边的楚元缜,本能的觉得李妙真的态度有些不妥,毕竟三号许辞旧和李妙真关系并没有达到可以嬉笑怒骂,随意指摘的地步。

        而且,李妙真还寄宿在许府。不过李妙真江湖气太重,率性惯了,为人处世上难免欠缺火候。

        【四:咦,恒远大师没有回应.........】

        又等了片刻,六号恒远还是没有回应,有了之前恒远说养生堂周围遭人埋伏的铺垫,众人立刻意识到不对劲。

        许七安传书道:【恒远出事了,他卷入了一桩大案里,元景帝派人搜捕他,不仅仅是为报复,极可能是杀人灭口。】

        卷入大案,杀人灭口,事关元景帝?!

        天地会众人吃了一惊,不明白三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说出这样的话。

        楚元缜发来信息:【三号,恒远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他问出了天地会所有人的疑惑,没有人说话,急性子的女侠,吃货小黑皮,身居高位的一号,以及窥屏的金莲道长,都在等待三号开口解释。

        【三: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现在紧要的是去一趟外城养生堂,查看情况。】

        【二:好!】

        当即,许七安放下地书,抓了一件袍子穿在身上,说道:“我要出去一躺,你随着我一起去吧。”

        钟璃点点头,从小榻起身,绣花鞋当拖鞋穿,跟着他出门。

        雨声哗哗,打在屋瓦上,淅淅沥沥地沿着檐角滴落,闪电亮起时,就象飘摇不定的珍珠帘;被寒风一刮,又飞花碎玉般地斜斜地打入。

        庭院里积了一层浅浅的水,粗暴的雨点砸下来,砸起蒙蒙的水雾。

        许七安迎着潮湿的水汽,看见庭院的另一头,李妙真穿着羽衣道袍,静静站在屋檐下。

        两人目光交接,没有多余的言语,李妙真抛出飞剑,悬于庭院,三人纵身跃起,踩在飞剑上。

        天宗圣女单手捏诀,飞剑“咻”一声,破开雨幕,直入云霄。

        在京城上空飞行,对于他们来说,只要监正默许,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很快,他们飞过内城上空,来到外城,李妙真脚尖发力,剑尖往下一压,朝着南城方向斜刺而去。

        李妙真没有鲁莽的降落,而是低空盘旋一阵,问道:“怎样?”

        “暂时安全。”

        许七安回应。

        他暂时没有捕捉到敌意,要么是埋伏在周围的人很好的控制了自己,没有抬头观望。要么是已经离开了。

        李妙真一本正经的分析:“他们很可能隐藏了自己,没准已经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我们到来。”

        许七安皱了皱眉:“不排除这个可能,元景帝知道我们和恒远是同伙,围点打援的计策不可不防。”

        “围点打援?”

        李妙真感慨道:“形容的妙,不愧是你,那就由你打头阵,你的金刚不败,即使是四品高手的“意”也很难破开。”

        许七安颔首,深表赞同:“你在上空帮我掠阵。”

        两人分析了一通,相视一笑。

        这时,他们听钟璃小声说:“下方没有埋伏,没有武者.........”

        许七安和李妙真表情一僵。

        差点忘记钟璃是术士,精通望气术,唉,都怪她平常展露出的软弱,给了我太深刻的印象.........许七安心说。

        李妙真同样是这么想的,她不再盘旋,于雨幕中降落,街面凹凸不平,年久失修,两侧低矮的房屋在雨中显得萧索、破败。

        养生堂,大门紧闭。

        许七安眯着眼,在周围扫了一圈,刚想说“没有战斗痕迹”,就听钟璃和李妙真齐声道:“有人死了。”

        他心里一沉。

        三人跃过围墙,进入养生堂内。

        生满杂草的院落漆黑一片,雨滴噼啪砸落,东边的堂内,窗户里透出一点黯淡的昏黄。

        三人靠拢过去,看见堂内架着简陋的木板床,一具尸体被白布盖着,体型消瘦。

        许七安一眼就看出不是恒远,但这并不能让他心情放松。

        一个老吏员坐在尸体边,颓丧的低着头,苍老的脸庞沟壑纵横,布满悲凉和无奈。

        许七安来过养生堂很多次,认识他,这位老吏员姓李,也是个孤寡老人,只不过身体状况健康,被安排在养生堂工作。

        “老李,发生了什么事?”

        许七安刻意制造出响亮的脚步声,吸引老李的注意力,但他仍是吓了一跳,浑身明显颤抖,似乎刚遭受过惊吓。

        “许,许银锣.........”

        见到许七安,老吏员浑浊的眼睛,迸发出希冀的光芒。

        他一下惊喜起来,颤巍巍的起身,激动的说道:“许银锣怎么来了。”

        许七安握住他的手,重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闻言,老吏员再次激动起来,说道:“下午时,有街坊乡亲跑来告诉我们,说外头有人在找恒远大师,还拿着他的画像。

        “我就让恒远大师出去避一避。到了黄昏时,一群神秘人闯入养生堂,没抓到恒远大师,就问了我一些关于他的事,然后就离开了。

        “谁知道,等天黑以后,他们又回来了,把养生堂的老人孩子们强行带到了门口,扬言说,如果恒远大师不回来,他们每过一刻钟,就杀一个人.........”

        老吏员说到这里,老泪纵横:“老张倒霉,被那伙人抹了脖子,他死的时候很难受,在地上不停的挣扎,血喷了一地。

        “后来恒远大师回来了,他们抓了人就走,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恒远大师现在是死是活,老朽也不知道........”

        李妙真脸色已是铁青。

        “你看清那些人的样子了吗?”许七安问道。

        “他们穿着黑色的袍子,带着面具,看不到脸。”老吏员哀声道。

        淮王密探!

        许七安和李妙真对视一眼,因为早有预料,所以并不惊讶,更多的是愤怒。

        毫无疑问,如果恒远不出现,养生堂里的所有人都会被杀死。

        “我们都低估了淮王密探的心狠手辣。”许七安低声道。

        一群冷血的畜生。

        再怎么样,人命也不该如草芥,说杀就杀。而且还是个孤寡老人。

        “我要杀光他们。”

        李妙真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我师父以前说过,不尊重生命的人,他的生命也不需要被尊重。”

        许七安沉默片刻,道:“其他人还好吗?嗯,后院那个孩子..........”

        老吏员点点头:“都受了些惊吓,没什么事的,睡一觉就好了。”

        后续肯定会有悲恸和伤心,只不过从来没有人在乎这些鳏寡孤独的感受罢了。

        “今晚我们歇在这里了,你一把年纪的,先回去休息吧。”

        许七安把老吏员送回屋,返回东堂,钟璃和李妙真站在堂内,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死寂。

        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

        恒远被淮王密探带走,注定凶多吉少。

        地宗至宝,地书碎片落入元景帝手中,而元景帝和地宗妖道有勾结.........

        甚至,他们可能从恒远口中撬出天地会内部成员的资料,恒远当然不会招供,但地宗有办法让他招供,比如杀人招魂。

        而一旦许七安是地书碎片持有者的身份曝光,地宗道首就会反应过来,楚州出现的那位神秘强者,就是许七安。

        元景帝八成也会猜到,桑泊底下与佛门有关的封印物,就在许七安身上。

        刹那间,压力汹涌而来。

        许七安抹了把脸,沉声道:“妙真,告诉他们,恒远被带走了,生死未知。地书碎片也落入元景帝手中。”

        李妙真点点头,取出地书碎片,把事情告知天地会众人。

        【四:事情果然朝着最糟糕的一面发展。】

        楚元缜感慨传书。

        【五:那现在怎么办?】

        即使是不太聪明的丽娜,也感觉到了棘手。

        没有人回答她,现在连恒远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而且,他们的对手是皇帝。

        楚州屠城案那次,对手也是皇帝,但“盟友”有文武百官,有监正,有云鹿书院的赵守。

        情况是不一样的,当时,可以说是携大势而行。元景帝是逆大势,所以他败了。

        这一次,只有天地会。

        令人沮丧的沉默中,金莲道长突然传书:【贫道感应了一下,发现恒远的地书碎片就在你们附近。】

        许七安眼睛霍然一亮。

        金莲道长没说“你们”指谁,但许七安知道,是他们。

        对啊,我心乱了,低估了恒远大师,他既然决心用自己换养生堂的人活命,肯定不可能随身带着地书碎片..........许七安连忙看向天宗圣女:

        “妙真!”

        李妙真打开腰间香囊,释放出一道道青烟,袅袅娜娜的散开,以养生堂为核心辐射出去,寻找地书碎片。

        一炷香时间后,一道青烟裹着一面镜子返回,轻轻放在桌上,青烟飘到李妙真面前,邀功似的扭了扭。

        “明日给你双倍的阴气。”

        李妙真做出承诺,然后打开香囊,张嘴,发出无声的尖啸。

        俄顷,一道道青烟受到召唤,汹涌而回,钻入香囊。

        “恒远把地书碎片丢在了路边的杂草丛里,距离养生堂不远。”天宗圣女说着,传书告诉了其他碎片持有者。

        金莲道长传书道:【很好。诸位,贫道觉得,接下来我们该好好商议了。】

        【一:正有此意。】

        一号很快回复,显然,他(她)一直在关注着失态的发展。

        楚元缜随后传书:【三号,这件事是你发现的,具体是什么情况,是不是该告诉我们了。】

        许七安措词片刻,以指代笔,传书道:【还记得恒远大师曾经闯入平远伯府,杀害平远伯的事吗。当时,还是我救了他。】

        这件事发生在去年,桑泊案之前,众人当然记得。

        【四:元景帝这次对付恒远,与此事有关?】

        李妙真愕然的抬头,看了许七安一眼。

        【三:我从某个隐秘渠道得知一件事,平远伯操纵的牙子组织,背后真正效忠的人是元景帝。】

        【一:不可能!】

        一号直接反驳了他的话,短短三个字,态度坚决。

        【四:这,我虽不喜元景帝,但也不觉得他会是操纵牙子组织,拐卖人口的幕后真凶,因为并没有必要这样。】

        皇帝是什么人?

        整个朝廷权力巅峰的人,还有谁比他更有权力?没有了,监正比他强,但论权力,不得不承认,皇帝手里握着的权力是最大的。

        不说平民百姓,就算是王公贵族,皇帝也有主宰他们生死的权力。

        堂堂九五之尊,需要拐卖人口?

        我知道这很让人难以置信,就好比马云要靠偷电瓶车来维持体面生活..........许七安心里吐槽。

        他继续传书:【楚兄,你是读书人,但思维依旧不够敏锐,元景帝这么做,必然是有理由的。】

        【九:什么理由?】

        这次是金莲道长率先发问,他看来也蛮好奇。

        【三:我并不知道具体内幕,但我知道,牙子组织会定期送一批活人进宫。这个过程维持了多久,暂时无法确认,但肯定是很多很多年。】

        他没有停顿,继续传书:

        【平远伯自以为握住了元景帝的把柄,野心膨胀,想要获取更大的权力和地位,与梁党合作,害死了平阳郡主。

        【在这个案子里,元景帝什么都知道,但他选择包庇平远伯。直到平远伯不知收敛,惹来魏渊的主意。元景帝为了不让事情暴露,想了一个法子,他借平阳郡主案杀平远伯灭口。】

        李妙真猛的抬头,美眸圆睁,脸上极度震惊的表情,预示着她猜到了后续。

        【一:你的意思是,恒远成为了陛下手里的工具,杀了平远伯。】

        除了丽娜,天地会成员智商在水平线之上。

        当然,丽娜的战力也在水平线之上,南疆小霸王,力拔山兮气盖世。

        【四:那么,淮王密探这次针对恒远,是元景帝为了杀人灭口?不对,如果要杀人灭口,早就杀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三:不,你错了。杀人灭口也得看时机,看有没有必要。试想一下,恒远是谁?青龙寺的一个武僧罢了,他在平阳郡主案里,只是一个棋子,微不足道。一个不知道内幕的棋子,有杀人灭口的必要?】

        【四:但现在,元景帝觉得,有杀人灭口的必要了。】楚元缜传书。

        【三:没错,那是什么原因让元景帝决定要杀人灭口呢?大家想想,恒远大师最近做了什么事。】

        阻拦宫中禁军、剑州守护莲子!

        天地会成员悚然一惊。

        【三:恒远大师和你们走的太近了,和我大哥走的太近了,我大哥是什么人?是魏渊的心腹,世上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

        【楚州屠城案中,元景帝其实暴露了很多东西,这个时候,他发现恒远大师和你们混在一起,他担心了,有了忌惮,绝对要杀人灭口。

        【而他杀人灭口的原因,我猜测是恒远大师在追查师弟恒慧下落时,知道一些重要的线索,他自己可能没有意会,但元景帝害怕他透露出去。】

        【一:你说的有道理,但我仍然有两个疑惑,第一,陛下为何要暗中劫掠城中百姓。第二,宫中禁卫森严,任何往来都有记录,宫中势力错综复杂,有各方眼线,有监正有国师有魏渊有各党派........

        【绝不是陛下想送人进去就能送进去的,更何况是一定数量的人口。】

        说白了就是运输渠道不合理呗........许七安皱了皱眉。

        这时,丽娜传书道:【这还不简单,挖密道就成了。】

        这蠢丫头一语中的了........

        地书聊天群猛的一静。

        是密道的话,平远伯肯定知道,但平远伯已经死了,还有谁知道呢?牙子组织里的小头目?如果是这样,魏公啊魏公,你就太可怕了..........嗯,也不一定,密道必定是极其隐秘的,平远伯怎么可能让手下知道..........许七安捏了捏眉心,传书道:

        【我们现在要考虑的不是元景帝的秘密,而是恒远大师怎么办?】

        没有人回答他,因为所有人都觉得无解。

        沉默的气氛里,金莲道长传书道:【先找到他在哪里,至于他的安危,你们不用太担心。恒远不会死的。】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地书聊天群的众人,同时在心里质问。

        【九:这涉及到恒远的一个秘密,未经他允许,我不便透露。但我可以告诉你们,那是我选择他作为地书碎片持有者的原因。

        【当然,该找他还是要找,现在没事不代表以后也没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不担心短期内身份曝光了,也就不用带着家人离京.........许七安松了口气,他传书道:

        【这方面交给我大哥处理吧,打更人负责巡街,淮王密探今日出入记录能够查到。】

        金莲道长补充:【想办法诱骗出淮王密探,在城外杀了他们,让妙真招魂审问。】

        又商议了几句之后,天地会结束了这次漫长的议事。

        ............

        天亮后,李妙真和许七安返回内城,后者去了一趟打更人衙门,委托宋廷风和朱广孝查阅昨日内城、皇城的出入记录。

        并约定好明日去勾栏听曲,这才离开打更人衙门。

        许七安骑着心爱的小母马,哒哒哒的回了府,然后独自离开,在勾栏变换衣着、容貌后离开,几经辗转,来到了未亡人慕南栀的院子。

        敲了半天门,无人响应。

        又敲了许久,院子里终于传来脚步声。

        “吱!”

        院门打开,王妃素面朝天,头发凌乱,睡眼惺忪的站在门槛里。

        “这么晚敲门,院子里是不是有奸夫?”许七安哼哼道。

        王妃白了他一眼。

        许七安踏入院门,忽然被一股微弱的灵气吸引,他愕然的看向院子里的水缸。

        缸里水波清澈,沉淀着浅浅的淤泥,一小截莲藕半埋在淤泥中,生长出细密的根须。

        它,真的活了。

        ...........

        ps:明天上班,睡觉睡觉,这章五千多字,算是弥补上一章的短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