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点化佩刀

第一百八十五章 点化佩刀

        “我待会去一趟犬戎山,吃酒喝肉睡女人,你什么打算?”

        许七安笑眯眯的看向南宫倩柔。

        南宫倩柔皱了皱精致的眉头,嗤笑道:“一个江湖组织,有什么好应酬的。”

        许七安收敛笑容,轻声说:“我已经不是银锣了。”

        南宫倩柔眼里的戏谑和不屑缓缓收敛,似乎一下失去了交谈的兴致。

        良久,他淡淡道:“去凑个热闹。”

        咦,这不像南宫二哥的风格啊,莫非是担心我,害怕这是武林盟设下的鸿门宴?许七安心里嘀咕。

        .............

        犬戎山陡峭,云雾缭绕。

        此山是剑州有名的洞天福地,林莽苍苍,鹤鸣猿啼,从山腰处开始,一座座院子、阁楼星罗棋布,一直延伸到山顶。

        “犬戎山是剑州风景名胜啊,主峰雄奇,侧峰秀美,主峰有一挂数十丈的大瀑布,雨季时,山洪爆发,就算是六品高手,也经不起瀑布的冲刷。”

        “听说武林盟总部有八千骑兵,是当年那位逐鹿中原的武夫嫡亲部下。”

        穿过山脚高大的牌坊,许七安啧啧感慨:“八千骑兵,可以横扫剑州了,为何这么多年,朝廷一直容忍武林盟的存在?”

        南宫倩柔听着他喋喋不休,大多话题都不感兴趣,到了最后一个话题,忍不住说道:

        “因为当年那位匹夫和高祖皇帝有过一个约定。”

        “什么约定?”许七安满脸好奇。

        “我怎么知道,义父没说。”南宫倩柔白眼道。

        许七安继续侃大山:“剑州万花楼的美人,个个千娇百媚,有没有兴趣带一个回去做妾,想必萧楼主会很乐意。”

        南宫倩柔干脆不搭理他。

        “如果换成是我的话,能把萧楼主带回京城,当个妾室,那就完美了。”

        “你似乎没有娶妻吧,你若还是打更人衙门的银锣,确实不适合娶一个江湖女子为妻,至于现在嘛,她当你正妻绰绰有余。”南宫倩柔说道。

        “使不得使不得。”许七安连连摆手。

        “为何?”南宫美人眉头一皱。

        “正妻的位置,我要留给临安殿下,或怀庆殿下。”许七安一本正经。

        “滚!”

        南宫倩柔怒道。

        不信就算........

        很快,两人来到犬戎山主峰的大院里,经盟中管事通传后,他们被引进会客厅,厅中端坐着五官端正,神态威严的紫袍盟主曹青阳。

        简单寒暄后,曹青阳道:“南宫金锣稍等片刻,我有话要单独与许银锣说。”

        他从座位起身,默然前行,离开会客厅。

        许七安跟在他身后一同出去,穿过生活区,朝后山行去,渐渐远离了建筑群。

        “老祖宗想见见你。”

        曹青阳带着他进入密林,沿着小径深入,说道:“你放心,老祖宗不是嗜杀凶狂之辈,只是听说了你的事迹,很感兴趣。”

        许七安先自省了一番,监正给的玉佩戴了,神殊沉睡了,他现在只是平平无奇的许白嫖。见一见大佬,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最主要的是,对方是个武夫,即使有些许小问题,想必也看不出来。

        其实他来犬戎山赴宴,多少也抱着几分侥幸,没准能见一见那位武林盟老祖宗呢。

        嘿,我果然是有大气运的人.........他心情复杂的自我调侃。

        在林间小道穿梭了一炷香时间,曹青阳带着他来到一块巨大的山壁前,方甫踏出密林,许七安的汗毛没来由的竖起,头皮发麻。

        下意识的看向危险的源头,崖壁之上,一只巨大的怪兽垂下头颅,两只水缸般的猩红凶睛,幽幽的注视着两人。

        那只怪物通体漆黑,长着粗硬的短毛,形状似狗,却有一张类似人的脸庞。

        异兽犬戎........犬戎山因它得名.........很强大的异类,我打不过........许七安心里闪过种种念头。

        这时,犬戎缩回了脑袋,消失在崖壁。

        “犬戎是武林盟的守护神兽,它当年曾追随老祖宗征战四方,就像灵龙与人皇。”曹青阳微笑道:

        “灵龙你应该是知道的,京城里有养着一条,吞吐紫气,是顶尖的异兽。不过它只和皇室的人亲近。”

        不用解释的这么清楚,那只是一条卑微的舔狗.........许七安心里吐槽。

        他跟着曹青阳,在崖壁的石门前停下来,听着紫袍盟主恭声道:“老祖宗,许银锣到了。”

        石门里传来苍老的声音:“根基扎实,神华内敛,不错。”

        许七安顺势抱拳,语气恭敬:“见过前辈。”

        苍老的声音再次从门内响起:

        “我听说了你的事,聪明人就该尽早离开京城,有没有兴趣来我武林盟做事,老夫可以收你做弟子,呵呵,你已经用行为证明了自己的品性。

        “再历练几年,做武林盟下一任盟主绰绰有余。”

        怎么每个人都想做我爸爸.........许七安不卑不亢的回绝:“京城事情未了,而且,晚辈已经有师父了。”

        “是魏渊吧。”石门里的老人一针见血。

        许七安默然。

        “你有什么想问我的?”武林盟老祖宗没有纠结拜师的问题,颇为洒脱。

        前辈您可真上道。许七安正好有一些疑问,当即开口:

        “晚辈看过一些关于您的卷宗,知道您当年是能和高祖皇帝一较高下的强者。六百年悠悠而过,为何高祖皇帝早已宾天,而您却能与国同龄。”

        回应他的是沉默。

        就在许七安以为对方不会回答时,石门缝隙里传来苍老的叹息声:“以你现在的品级,这些事的层次过高,其实不该让你知道。”

        几秒的停顿后,武林盟老祖宗说道:“大奉皇室中,高手众多,其中不乏高祖皇帝、武宗皇帝,以及镇北王这样的人物。

        “但他们没有一个能活到现在,你可知为何?”

        “请前辈解惑。”

        “气运缠身者,不得长生。”

        这个回答,就像一记重锤敲在许七安脑袋,打的他脑袋“嗡嗡”作响。

        “这是为何啊?”他喃喃道。

        “那老夫就不知了,或许是天地规则吧,具体缘由,你可以向儒家请教,或者司天监的监正。”老人笑道。

        儒家知道这个隐秘.........许七安瞳孔收缩,骇然道:“所以,儒家圣人是真的死了?”

        一直以来,许七安心里始终有一个猜测,儒家圣人其实没有死,只是假装自己已经死了,毕竟一位超越品级的存在,怎么可能只活八十二岁,这不是侮辱人吗。

        “儒圣也不能例外。”老人回答。

        如果这位老祖宗说的是真的,那圣人不可能还活着了,大奉皇室没有长生的强者这件事,侧面证明了这位老祖宗没有说谎。

        儒圣真的死了啊.........

        许七安心里难掩惋惜,同时,他心里解开了一些疑惑,难怪元景帝对镇北王如此“宽容”,要说气运加身最多的人物,那必然是皇帝,而镇北王是纯粹的武夫,他肯定.........

        “不对!”

        许七安脱口而出。

        曹青阳疑惑的扭头,看了他一眼。

        “你似乎想到了什么事?”老人说道。

        对于一位巅峰武夫的搭话,许七安置若罔闻,他低垂着眸子,脸色木然,但大脑里的信息素,却如同沸腾的滚水。

        第一:气运加身者,不得长生,这并不足以成为元景帝信任镇北王的理由,因为镇北王是大奉亲王,同样无法长生。

        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所以,元景帝那般信任镇北王,背后还有一层不为人知的原因。

        第二:元景帝贵为一国之君,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个秘密,可他明知道气运加身不可能长寿,依旧二十年来修道不辍,渴望长生,这里就存在悖论了。

        难道他认为,自己能比高祖皇帝、武宗皇帝更加优秀?难道他认为,儒圣都无法抵抗的天地规则,他区区一个元景,能比儒圣更惊才绝艳?

        元景帝这人虽然不当人子,但他不是傻子,相反,他很有智慧。

        念头纷呈间,他低声问道:“前辈对元景帝修道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老人沉吟道:“他或许,自以为开辟出了一条既可以长生,又能坐龙椅的方法。呵,帮他的人,应该是人宗道首。”

        不可能是洛玉衡吧.........许七安皱了皱眉。

        这不是他偏爱小姨,主要是想起了一些细节,元景帝最初修道,是自己摸索。几年之后,才封洛玉衡为国师,封人宗为国教。

        身为京城土著,许七安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如果不是洛玉衡,那会是谁?嗯,不排除是洛玉衡暗中蛊惑了元景帝修道,回京后问问魏公........

        “听说您当年和高祖皇帝有过约定?”许七安抓紧时间套取信息。

        “呵呵,只是口头约定罢了,当年大周覆灭后,各路义军逐鹿中原,我那时其实已经无心争夺皇位。因为我找到了晋升二品的道路,与皇位相比,我更渴望长生。

        “也是性格使然,我出身贫寒,年少时行走江湖,快意恩仇,身上的江湖气太重,更渴望无拘无束的生活。

        “之所以造反,是因为当年百姓过的实在不是人该过的日子,生活没了盼头,自然就要造反。他和我不同,他有野心,有壮志,渴望一统中原。反而对长生不感兴趣。

        “我记得他常说,人生在意,追求的应该是宏图伟业,而不是长生。长生没意思,当皇帝才有意思。

        “那一战我输了,并不是放水,输的心服口服。当时与他有过口头约定,将来如果他的不肖子孙重蹈大周覆辙,就由我先揭竿而起,推翻腐朽朝廷。”

        每一位开拓者都怀着赤诚之心,但后世子孙往往会在纸醉金迷中走向衰败............许七安心里感慨。

        “前辈如今,晋升二品了?”许七安试探道。

        问完,他连忙补充:“是晚辈唐突了。”

        “如果不像镇北王那样屠戮生灵,单凭自身,想要晋升二品,过于困难。我闭关五百年,依旧没能踏出最后一步。”

        老人不甚在意的说道:“青阳为了助我破关,想夺来地宗的莲藕,供我服用。”

        许七安立刻看向曹青阳,心说你对各大门派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要为武林盟夺来莲藕,以后大家每一个甲子都有莲子吃。

        曹青阳回应他的目光,道:“我可以养一截莲藕。”

        “养不活的。”许七安提醒。

        “那就不关我的事了。”曹青阳淡淡道。

        “.........”

        许七安不搭理他了,看向石门:“莲藕能助前辈晋升二品?”

        老人回答道:“几率极大。”

        就算这样,他也没有亲自出手,只是给了曹青阳一滴精血,这位武林盟的老祖宗状态很不对劲啊!

        许七安目光闪烁。

        “希望有朝一日,能助前辈一臂之力。”他说。

        告别武林盟老祖宗,他随着曹青阳返回主峰。

        黄昏后,犬戎山大摆宴席,各大帮主、门主参加宴会。

        许七安理所应当成为了宴会的主角,对于这样的场面,许白嫖如鱼得水。

        他前世没少陪领导喝酒应酬,下海经商闯荡,同样没离开过酒桌,来到这个世界后,宫门修行,教坊司里的常客。

        酒席应酬的修为,堪比一品!

        三两下就和武林盟的门主、帮主打成一片,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万花楼楼主萧月奴。

        杨崔雪等人也很开心,没想到许银锣这么上道,酒场好手,酒到杯干,毫不含糊,还能不避讳的和大家说一说朝廷里的秘闻。

        比如那位母仪天下的皇后姿色倾国,很青睐许银锣,有意召他做驸马。

        比如他是两位公主殿下府中常客,还能像模像样的说出公主府的布局,两位公主的一些私密小事。

        比如司天监的监正也有苦恼,监正的五位弟子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监正为他们操碎了心。

        比如王首辅的嫡女,对许银锣的堂弟情根深种无法自拔,为了他,不惜和王首辅反目成仇。

        当然,说的最多的还是教坊司的奇闻趣事。

        浮香花魁琴艺好,但更擅长箫技。明砚花魁舞姿无双,身段柔软。小雅花魁饱读诗书,却古道热肠........

        喝到微醺,酒席才散去。

        许七安拎着自己的佩刀,脚步虚浮的进了安置他的院落,进入房间。

        眼里的醉意立刻消失。

        “处理完京城的事,查完元景帝,我就来剑州,提前打好人脉,以后才能在剑州混的开........”

        他点上油灯,坐在桌边,抽出黑金长刀横在桌上。

        接着,取出玉石小镜,倒出一粒莲子,剥开,把莲子轻轻嵌入刀锋。

        他没有玉盒,就算有,也放不下一把四尺长的刀。

        钟璃说过,他这把刀,就缺一个器灵。而莲子能点化出器灵,把这把刀推向绝世神兵行列。

        .............

        ps:我最近在调生物钟,然后很悲催的发现一件事。每天按时睡觉,第二天醒来,头脑昏沉,一个白天都无精打采。

        然后,十点钟之后,灵感泉涌........以前我都是三更半夜的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