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国师【中秋快乐】

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国师【中秋快乐】

        一枚普普通通的护身符,燃烧着明丽的火焰,迅速化作灰烬。

        观众们耳边还回荡着“国师救我”的呼喊,它就已经燃烧成灰,火焰熄灭。

        国师?他口中的国师是人宗道首洛玉衡吧,朝廷的女子国师.........

        什么,许七安能请来人宗道首?

        这护身符是召唤洛玉衡的法器?

        不可能,人宗道首洛玉衡在京城潜心修道,不问世事,怎么可能是一个许七安能召唤而来..........

        众人盯着化作灰烬的护身符,一个个想法、念头在心里闪过,内心戏极为丰富。

        然而........场内毫无变化,除了风儿变的喧嚣。

        又等了片刻,风儿更喧嚣了,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护身符的灰烬被风卷起,吹向远方。

        好尴尬,我就说不靠谱吧,金莲道长这是病急乱投医..........许七安嘴角抽了抽,有种英明丧尽的羞耻感。

        洛玉衡在他眼里,是高高在上的国师,二品强者,和他无亲无故的,又不是真小姨。

        怎么可能卖他面子,千里迢迢赶来相助。

        金莲道长把护身符给他,就是玩这么一出?楚元缜失望之余,又觉得本该如此。

        护身符不是法器怎么可能召唤来国师,退一步说,就算护身符能联络国师,又岂是许七安能召唤而来。

        他身为人宗记名弟子,代表人宗应战李妙真,即使是这样,国师对他的态度依旧冷淡,顶多就是些许的欣赏。

        换成地宗、天宗,乃至其他势力和门派,他这样的优秀种子,早就当成重点培养对象,甚至是未来的接班人来培养。

        洛玉衡性情寡淡,可见一斑。

        而许七安和她并无太大关联,顶多是见过几面,不陌生罢了。

        李妙真和楚元缜的想法差不多,洛玉衡是人宗道首,地位于天宗道首等同。

        身为天宗圣女的自己,在江湖中遇到麻烦,召唤天宗道首相助,你看道首帮不帮。

        肯定不会搭理啊,否则,师兄就不会因为情债,被女人万里追杀,至今下落不明。

        因此,许七安想召唤来人宗道首,过于痴心妄想。

        武林盟和江湖散人们摇头失笑,原来许银锣是在虚张声势,与大伙开个玩笑。

        地宗道士们哈哈大笑,展开一轮嘲讽,搭配肢体动作,尽情的奚落许七安。

        密探天机冷笑一声,讥讽道:“国师身份何等尊贵,岂是你这种蝼蚁说召唤就召唤,许七安,你这是要让人笑掉大牙吗。”

        女子密探天枢淡淡道:“黄毛小儿。”

        谁都没有发现,风儿愈发喧嚣了,吹起尘埃,吹起绿叶,吹皱一池寒潭。

        曹青阳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霍然回头,望向东南方向。

        极遥远的天际,亮起一道金色的星辰。

        星光疾速而来,像是划过天边的流星,拖曳着尾焰,撞入众人视线,撞入一双双瞳孔。

        随后,煊赫的金光撞入月氏山庄,落在许七安面前。

        她翩然落地,裹挟的金光如烟雾般扑在地面,化作涟漪扩散。

        长袖飘飘的羽衣,满头青丝用一根乌木道簪束着,眉心一点赤红朱砂,她的美,仿佛超越了世间极致,超越了单一的形象。

        清纯的、可爱的、妩媚的、冷傲的、素雅的...........她在不同男人眼里,有不同的形象。

        在场的男人,都从她身上找到了自己心仪的那一款。

        真,真的来了?!

        许七安瞠目结舌,愣愣的望着小姨的倩影,一句经久不息的名台词在脑海里闪过: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

        不远处,楚元缜有些茫然的望着场中倾国倾城的女子,心里最先涌起的不是震惊,而是一片空白。

        他陷入“发生了什么”的困惑里,久久无法自拔,以致于平日里擅长分析的敏锐思维,在此刻陷入凝滞。

        李妙真惊呆了。

        她注视着许七安,心里酸溜溜的,涌起强烈的羡慕情绪。她也想符箓一扔,一声令下,道首来救。

        .......对比之下,自己这个天宗圣女,就显得特别没有排面。

        “国,国师.......”

        天机忍不住后退几步,他瞪大眼睛,于心底狂呼:你怎么会来,你凭什么应一个蝼蚁的召唤而来........

        他忍不住想质问,想呵斥,想搬出陛下。

        他怒不可遏,他震惊迷茫,他脸色铁青.........但最后,他选择了沉默。

        面对一位二品强者,即使有陛下撑腰,也毫无意义,洛玉衡便是将他当场斩杀,也没人会为他出头的。

        死的一文不值。

        想到这里,天机侧头看了一眼天枢,发现她同样握紧拳头,娇躯微微发颤,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愤怒和震惊。

        “这位真的是人宗道首,女子国师?”

        有人喃喃开口。

        洛玉衡的容颜,岂是寻常的江湖匹夫能瞻仰,在场见过她的寥寥无几。

        “是,是许银锣召唤她来的.........”

        这句话说出口,场面一下安静几分,众人默契的挪动视线,看向了女子国师身后,扎着高马尾的年轻人。

        他脸色平静,身姿笔挺,似乎对人宗道首的应召而来信心满满,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这.........许七安和人宗道首是什么关系?

        以洛玉衡道首的身份,国师之尊,竟被许银锣召唤而来,简直,简直难以想象..........

        肯定是有什么隐秘关系的吧,即使许银锣声望如日中天,也该有个限度,不可能让堂堂二品这般对待.........

        二品可是站在九州巅峰的人物,要说他们两人没有猫腻,我打死不信...........

        这一刻,“观众”们的内心戏堪称爆炸。

        地宗的妖道,痴痴的看着宛如仙子般的洛玉衡,眼神里的恶意稍有减弱,被色yu取代。一副恨不得扑上来占有她的姿态。

        地宗的妖道本身就是放纵欲望,堕落人性,人性里最丑恶的部分,在他们身上会百倍千倍的放大。

        而洛玉衡的人宗路子,同样有这方面的弊病,因此地宗妖道们沉浸在欲念中,无法自拔,若非还有一丝清醒,知道对方是人宗大姐大,他们早就选择放纵欲望,狞笑着扑过去。

        但有一个人不会顾忌,金莲道长眉心旋涡再现,浓雾般的黑烟挣扎着探出,化成一个只有上半身的人影,面孔模糊。

        黑莲分身贪婪的望着洛玉衡,狞笑道:“洛玉衡,乖侄女,师叔早就想与你双修了,你身上业火,必定无比美味,能大大助长我的魔性。”

        金莲道长头皮发麻,脸色大变,急惶惶的补救,怒吼道:

        “妖道,休要胡言乱语,贫道今日清理门户,让你形神俱灭。”

        眉心旋涡骤然爆发出滚滚吸力,把黑烟吸了回去。

        洛玉衡满意的点头,放下了手里的拂尘。

        其实她是被黑莲克制的,黑莲已经放纵自己,堕入魔道,而她与业火纠缠,小心翼翼的维持本性。

        这种时候,一旦被黑莲的魔性污染,很可能导致体内业火爆发,她会因此堕入魔道。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她本体亲临。

        曹青阳脸色严肃,沉声道:“国师这具分身,即使在三品中,也不算弱者。”

        洛玉衡淡淡道:“知道还不快滚。”

        曹青阳并不恼怒,反而洒脱一笑:“对武夫来说,即使千军万马,也能一臂挡之。”

        简单翻译就是:武夫头铁,打死不怂。

        “这份心性倒是不错,并非所有武夫都能无惧生死。”洛玉衡点点头,然后一拂尘把曹青阳打了出去。

        当当当!

        一节节剑气在紫袍盟主身上炸开,推的他不断后退,把紫袍切割成褴褛布条。

        那炸散的剑气给周遭众人带来了毁天灭地的灾难,当场就有十几人死于非命,不过都是些散人。

        如天地会、地宗、密探以及武林盟武夫,这些势力都有四品高手护持,勉强能挡住余波。

        “退出去,快退.......”萧月奴娇斥道。

        “退出月氏山庄,走的越远越好。”

        众四品高手大喊。

        数百人一哄而散,朝着山庄外逃去。

        等各方人马离开,除了金莲道长兀自盘坐,再无旁人碍事后,曹青阳不再忍耐,单臂高举,并掌如刀。

        气机吞吐,凝成一把长四十米的大刀,刀芒扭曲空气。

        这不是简单的气兵,而是凝聚了三品刀意的气兵。

        “刀意不够圆融,原来是三品武夫的精血在拔苗助长。”洛玉衡语气清冷。

        曹青阳似哂笑似不屑的说道:“还请国师请教。”

        四十米大刀霍然斩落。

        一瞬间,洛玉衡眼里只剩刀光,耀眼的,惊艳的刀光,周遭的空气像是化作屏障,挡住她的去路,让她无法闪躲。

        洛玉衡微微垂眸,睫毛卷翘浓密,她右手握住拂尘,左手并指如剑,徐徐抚过拂尘。

        万千细丝凝成一股,笔直坚挺,拂尘在这一刻,变成了一把趁手的剑。

        她轻轻递出一剑。

        轰!

        刀芒和剑气同归于尽,形容夹杂着锐利之气的冲击波,摧古拉朽的毁灭着周遭的事物。

        唯有金莲道长身前浮现光幕,挡住冲击波,散碎的刀芒剑气在光幕中击撞出光屑,以及水波般的光影涟漪。

        轰!

        在冲击波的影响下,寒池的池壁皲裂,炸起一道冲天水柱,一截金色的莲藕被炸了出来,连带着微微弯曲的茎,茎的尽头并不是蘑菇,是一个呈暗金色的莲蓬。

        此时,九片颜色各异的花瓣已经凋零,暗金色的莲蓬里,排列着十四粒莲子。

        曹青阳目光倏地炽热,闪现至寒池上空,探手抓向抛飞的莲藕和莲子。

        当当当!

        炸起的水柱还没落下,水滴尽数化作小剑,凝成剑雨,一股脑儿的打在曹青阳身上。

        把他一点点的打退,一点点的远离莲藕。

        洛玉衡趁机袖袍一卷,卷走莲藕、莲子,不知藏到了何处。

        曹青阳愤怒的低吼一声,略显褴褛的紫袍霍然一鼓,可怕的气机波动让逃出数百米外的众人一阵心惊胆战。

        洛玉衡精致的长眉一挑,御风而起,直入云霄。

        她准备带着莲藕离开,不与皮糙肉厚的武夫纠缠。

        曹青阳抬起头,似乎不打算追击,扬起掌刀,横竖撇捺,一瞬间斩出数百刀。

        这些刀光斩出后,突兀消失,再出现时,已将洛玉衡周遭数十丈笼罩。

        曹青阳猛的握拳。

        斩灭一切的刀意迅速收缩,将洛玉衡的身体斩成飞灰。

        半空中,一截莲藕,一个莲蓬坠落。

        曹青阳正要上前接住,源自武者的直觉让他意识到寒毛直竖,捕捉到了危机。不过他没有躲避,而是将计就计的一个斜靠,宛如坍塌的立柱。

        虚空中,剑指刺出,恰好与立柱撞在一起,砰的一声,白皙的小手炸成纯粹的光屑。

        曹青阳猛的僵住,不再动弹。

        洛玉衡的身影显现,气息微弱了几分,她抬起断臂,光屑汇聚,凝成一只藕臂。

        然后,她摊开掌心,一道道破碎的魂魄在掌中凝聚,化成一道不够真实的虚影,面孔隐约是曹青阳的模样。

        ...........

        苟在远处,防备各大势力袭击的天地会群众里的许七安,眼前光芒一闪,洛美人的娇躯在金光中显化。

        “国师!”

        许七安脸上浮现喜色,明白战斗已经结束,胜利属于己方。

        洛玉衡颔首,小腹金光闪烁,钻出几件物品,分别是莲蓬、一截成年人大臂长的莲藕,一小节巴掌长的莲藕。

        这节莲藕是被斩切下来的。

        “此人魂魄在我手中,你打算如何处置?”洛玉衡摊开掌心,悬浮着一个袖珍小人,面孔略显模糊,依稀能看出是曹青阳。

        “国师厉害,如此干脆利索的解决一位三品,成就一品指日可待,放眼九州,再找不出您这样的仙子。”

        许七安毫不吝啬的发挥口技,吹出五彩连环马屁。

        “空有三品力量,元神依旧是四品,一记心剑便让他魂飞魄散了。”洛玉衡语气平淡,似乎打败这样一位对手,不值得炫耀的事。

        顿了顿,她问道:“如何处置?”

        额,国师这么看重我的意见吗,有些受宠若惊啊..........许七安想了想,道:“不如先把他给我,此人对我有恩情。”

        曹青阳五个巴掌,把他拍进五品化劲,这份情得还。

        洛玉衡颔首,并不在乎曹青阳的结局,道:“这具分身已经耗尽,本座先回去了,你们自己小心。”

        说完,她化作纯净的金光消散。

        “问金莲讨要这小节莲藕........”

        金光散去前,许七安又收到了洛玉衡的传音。

        讨要莲藕,这是国师给我的任务?许七安一愣。

        .............

        PS:中秋佳节,多花了些时间陪伴家人。更新晚了些。祝大家节日快乐,记得也要在今天抽时间和家人坐一起聊聊天,说说话。对父母来说,这是最好的礼物。

        嗯,求一下保底月票,月初的榜单争的好激烈,吃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