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剑州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剑州

        白莲女道长,很想知道金莲道首挑了哪些江湖高手作为地书碎片持有者,她是有颜色的莲花,地位颇高。

        知道一些内幕,金莲道首挑选的碎片持有者,据说都是拥有大福缘的后起之秀。他们将来会是金莲道首铲除魔念的重要依仗。

        可问题是,这些年轻人都是后起之秀,实力再强,能强到何处?

        除非每一位都是四品,否则白莲不认为这些年轻人能挡住地宗入魔的几位莲花道士,能挡住黑莲道首,能挡住武林盟的人马。

        但,金莲道首似乎对他组建的“地书天地会”很有信心。

        九州各地,青年俊彦数之不尽,犹如过江之鲫,实在猜不出金莲道首物色的年轻人是谁..........白莲心里既忐忑又期待。

        ............

        犬戎山。

        深夜,身穿紫袍,金线绣出层层叠叠云纹的曹青阳,独自一人离开大院,朝着后山走去。

        后山有一人,与国同龄。

        月光黯淡,树影婆娑,他窸窸窣窣的沿着山间小路行走,紫袍下摆抚动路边的杂草。

        曹青阳,年过四十,五官端正,眸光锐利,面相上完美契合一个“正”字。

        关于这位盟主,剑州江湖一直有个为人津津乐道的传言,据说前任盟主痴迷于面相学,他有一次偶然间,遇见当时还是武林盟一个喽啰的曹青阳。

        大喜过望,直言此子面相非凡,是万中无一的后土相。天圆地方,大地厚德载物,拥有后土相的人德行无缺,能领群雄。

        遂收为弟子,传授一身武学,并将武林盟的盟主之位传授于他。

        不管面相学有没有道理,但前任盟主的眼光确实不错,从武学造诣来讲,曹青阳是剑州第一武夫,武榜魁首。

        从职业素养而论,曹青阳统领剑州武林盟,十多年来未犯大错,剑州江湖秩序稳定,甚至还会配合官府,缉拿一些江湖逃犯。

        山林间跋涉一刻钟,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面巨大的崖壁,高耸崖壁的底部,是一座石门。

        石门紧闭着,门口落满了腐烂的树叶,长满了杂草,似乎尘封无尽岁月,未曾开启。

        踏出林子,看见崖壁的刹那,曹青阳敏锐的察觉到崖顶亮起两道红灯笼,在他身上“照”了一下,继而熄灭。

        那是犬戎。

        曹青阳来到石门边,弯下脊梁,声音沉稳恭敬:“老祖宗,我会替你夺来九色莲藕,助您破关。”

        门内并没有回应。

        曹青阳继续道:“自二十年前的山海关战役后,大奉国力日渐衰弱,朝廷对各州的掌控力急剧下降。各州灾情不断,徒孙有预感,大乱降至。”

        门内终于响起苍老且缥缈的声音:“大奉的皇帝还在修道?”

        曹青阳颔首:“是的。”

        “哼!”

        冷哼声从门缝里传出。

        曹青阳继续道:“近来,从京城传回来一个消息,那位戍守边关的镇北王,为了冲击二品大圆满,屠戮楚州城三十八万百姓,被一位神秘强者斩于楚州城。”

        当即把消息简单的说了一遍。

        “斩的好!”那声音回应。

        “事后,元景帝为掩盖罪行,杀害进京伸冤的楚州布政使,包庇主犯之一的护国公。”

        “朝堂诸公不管?监正不管?”那声音低沉了几分。

        “是的。”

        曹青阳声音落下,忽觉脚下大地微微颤抖起来,石门也颤抖起来,灰尘簌簌掉落。

        崖壁上,那两个灯笼又亮了起来,冷冷的注视着他。

        “老祖宗息怒,此事还有后续........”曹青阳忙说。

        山体震颤声停止,崖壁上两盏红灯笼旋即熄灭。

        曹青阳吐出一口气,威严端正的脸庞,露出明显的放松情绪,接着说道:

        “后来,一位银锣闯入皇宫,擒拿护国公,痛斥皇帝罪行,痛斥镇北王罪行,将涉案的两位国公斩于菜市口。”

        石门内,许久没有传来声音,静默了半刻钟,缥缈的叹息声传来:“自古匹夫最可恨,自古匹夫最无愧。”

        曹青阳想了想,解释道:“老祖宗,那银锣并没有死。”

        “哦?”

        这一次,低沉缥缈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的好奇。

        “此人名叫许七安,是一名打更人,去年京察崛起的人物,老祖宗要是想听,徒孙可以与您说道说道,您莫要嫌我烦便是。”

        苍老的声音带着些许笑意:“老夫故步自封数百载,不知世外江山,不知九州江湖,除了隔段时间听你唠叨,其他时候,无趣的很。”

        曹青阳便在石门前盘坐,一板一眼的说道:“近年来,江湖中最有意思的是飞燕女侠,朝堂上最令人拍案叫绝的便是这个叫许七安的银锣..........”

        当下,把京察之年,许七安崛起的一桩桩,一件件,娓娓道来。

        武林盟能称雄剑州江湖,让官府忌惮,朝廷默许,自然有它的独到之处。最让曹青阳自傲的不是盟中高手,也不是那两万重骑兵。

        而是他一手打造的情报系统。

        贩夫走卒,江湖游侠,这些人组成的情报系统,在曹青阳看来,虽及不上那魏青衣的打更人暗子。但论及底层的信息情报,却更胜一筹。

        从牢中破解税银案,到刀斩上级,从桑泊案到云州案,一直到最近的楚州案,曹青阳都能说的详细明白。

        剑州对这位许银锣,是花了很大功夫的。

        当然,也是因为那人做出的事过于惊世骇俗,过于高调,想不知道都难。

        石门里的老祖宗耐心的听着,听一个小人物的晋升之路,竟听的津津有味。

        “有趣,有趣,此子若不夭折,大奉又将多一位巅峰武夫。”苍老的声音含笑道。

        “江湖传言,此子天赋不输镇北王。”曹青阳颔首,不觉得老祖宗的评价有什么问题。

        “相比起镇北王,我更希望看到姓许小子这样的武夫出现。”苍老的声音叹息道:

        “武夫以力犯禁,越无法无天,念头就越纯粹,因为武夫修的是自身..........镇北王是一位纯粹的武夫,所以他能走到那个高度,但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做出屠城暴行,所以,自古匹夫最可恨。

        “姓许的那小子,同样是无法无天,做事只求问心无愧的人。因此,他为一个不相干的少女,刀斩上级,他会为一时的热血,独挡.......多少叛军来着?”

        “斩了两百多叛军。”曹青阳回忆了片刻,答道。

        “你刚才说他独挡一万叛军。”苍老的声音说道。

        ........曹青阳面皮微微抽搐,沉声道:“有的说是八千,有的说是五千,也有的说是一万、两万........传闻实在太多,我给记岔了。”

        苍老的声音“嗯”了一下,继续说道:“包括这次的楚州屠城案,人人忌惮皇权,不敢放声,唯独他敢站出来,冲冠一怒。所以,自古匹夫最无愧。”

        曹青阳低头:“谨记老祖宗教诲。”

        顿了顿,他再次提及此次拜访的正事:“地宗的九色莲花便在剑州,再过几日便成熟了。我想夺来莲藕,助老祖宗破关。

        “只是,那地宗道首堕入魔道,不足为信,徒孙半只脚踏进了三品,仍有半只脚怎么都迈不过来,恐无力对抗地宗道首,请老祖宗助我。”

        “道门天地人三宗,历代道首都是二品,我如何助你?”

        “老祖宗,来的只是一具分身,最多便是三品。”曹青阳补充道。

        石门缝隙里,挤出一滴剔透的血珠,撞入曹青阳眉心。

        .............

        清晨,阳光普照大地,带来强而有力的热量。

        许七安适时醒来,头大如斗,有些难受,边打哈欠,边心里嘀咕:“好久没去看望浮香了,甚是想念啊。”

        穿戴整齐,唤醒不远处软塌上的钟璃,招呼她一起去洗脸刷牙。

        两人蹲在屋檐下,握着猪鬃牙刷,刷的满嘴泡沫。

        “真正顶级的法器,并不是烙印其中的阵法,而是神器有灵。”

        这时,钟璃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然后歪着头,默默看着他。

        许七安皱着眉头,骂道:“有话你就说完,给我一个眼神,我就能领会了?”

        “哦哦.....”

        她含糊不清的“哦”了两声,含一口水,吐掉白沫,轻声道:“老师给你的那把刀,空有绝世神兵的架子,却没有相应的器灵。”

        许七安心里一动:“然后?”

        钟璃认真的建议,声音宛如屋檐下的风铃,清脆中带着软濡:“一定要拿到莲子,它能点化兵器,让你的刀诞生器灵。

        “拥有了器灵的武器,将成为一柄真正的大杀器。九州最顶尖的法宝,如镇国剑、地书这些,都是拥有器灵的。

        “也就是说,诞生器灵,是迈入九州最顶尖法宝行列的基础。监正老师赠你的佩刀,若是能拥有器灵,高品武夫的肉身便不再是那么无敌。”

        对啊,我之前怎么没想到,莲子是能点化万物的,自然也能点化我的佩刀..........许七安怦然心动。

        他心里估算了一下,若是黑金长刀诞生器灵,再配合他的《天地一刀斩》,那就不止是同阶无敌那么简单。

        极有可能,极有可能跨一个境界斩杀敌人。

        等他真正晋升五品,说不定能搏杀四品武夫,嗯,就算四品巅峰不行,但寻常四品还是不难的。

        以此类推,如果晋升四品,那是不是同阶中,攻杀之术数一数二?

        许七安现在最缺的,就是真实的战力,武器也是战力的一种。

        钟璃漱了漱口,软濡的声线说道:“器灵诞生后,刀便不是死物,你日日温养它,它会认主,旁人无法使用。你有地书碎片,你该明白。”

        钟璃真棒........许七安迫不及待想去剑州了,他故意板着脸,沉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地书碎片,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守护莲子,你是不是窥视我传书?”

        “?”钟璃傻乎乎的看着他。

        许七安抹了抹嘴角,把掌心里的泡沫涂在她头顶,再把原本就乱糟糟的东西弄成鸡窝。

        他得意洋洋,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我,我要洗头........”

        钟璃无辜的看他一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这样对待,委屈的走开了。

        哈哈,如果是王妃的话,这会儿就扑上来抓花我的脸.........许七安发出得意的“哼哼”。

        熟悉的心悸感,在这个节骨眼袭来。

        许七安皱了皱眉,丢下猪鬃牙刷,返回房间,从枕头底下抓起地书碎片,查看信息。

        【九:诸位,即刻出发来剑州,情况有些不妙。】

        楚元缜立刻回复:【四:情况不妙是什么意思,道长,剑州发生何事?】

        【九:一时半会说不清楚,这次的敌人有点多,局势很不妙,你们最好立刻过来,面谈。】

        这次敌人有点?许七安眉毛立刻扬起。

        有了钟璃的一番话,他对莲子势在必得,因为这能让他拥有一把绝世神兵,而不再只是收获一个可啪的小妾。

        “我要立刻离开了,嗯,先送你回司天监。”许七安抓起钟璃的胳膊,奔出房间。

        恰好,看见李妙真提着飞剑,从房间里出来,身边没有苏苏,可能是收入阴nang里了。

        “我送她回司天监。”许七安道。

        “嗯。”李妙真颔首。

        厄运缠身的钟璃,就算是平时都要小心翼翼,若是身处战场的话.........

        骑上小母马,带着钟璃返回司天监,许七安正要和李妙真会合,心里却突然涌起一个大胆的想法。

        杨千幻是四品术士,攻杀之术不及武夫,但一手阵法玩的很溜,还有法器..........

        许七安看见钟璃顺着石阶往下,即将消失在眼前,连忙喊道:“钟师姐,杨师兄是在底下对吗?”

        钟璃回过头:“嗯”

        “杨师兄?杨师兄?”他冲着地底大喊,声音轰隆隆回荡。

        “吵死了,喊我何事?”杨千幻不满的声音传来。

        “想找师兄帮个忙.......”

        许七安刚开口,便被杨千幻打断、拒绝:“不帮,滚!”

        许七安无奈的看向钟璃,钟璃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他想了想,叹息一声,高声道:

        “我此去,是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此去,是为杀尽宵小,震慑江湖。我此去,是去武道圣地的剑州,只为与剑州的江湖说一句话: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说完,许七安眼前白影一闪,杨千幻负手而立,沉声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