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抛弃的王妃

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抛弃的王妃

        许七安取出准备好的密信,放在桌上。

        苏苏迫不及待的展开,反复阅读数遍,她眼里的泪光似乎愈发浓郁,但怎么都落不下来。

        泪光是一种强烈的感情色彩,却不是真实的。

        鬼怎么会哭呢,对啊,她连为家人哭泣都做不到。

        “我,我父亲怎么会惹上这么多敌人?这,这不合理。”苏苏哀戚道。

        “苏家的案子,非同寻常。”李妙真拍了拍纸人女仆的肩膀,宽慰道:

        “我们来京城,查你家的案子是目的之一,放心,我会替你查清楚当年那件案子的。”

        许七安拱了拱手,“那就有劳飞燕女侠了,静候佳音。”

        李妙真立刻扭过头来,粉面带嗔,狠狠瞪他一眼。

        她当然只是随口说说的,给苏苏鼓气,这种事哪能只靠她嘛。肯定要许七安来主导的啊。

        这人就是看不得她出风头。

        “有劳许银........许公子了。”李妙真撇撇嘴。

        “本就是答应过你们的,只是吧,”许七安露出为难之色,道:

        “我原以为是一桩小案子,顺手而为的事,但,但没想到牵扯这么深啊。况且,我现在已经不是银锣,查案处处受阻,恐怕.......”

        苏苏脸色微变:“你想反悔?”

        许七安摇摇头,沉声道:“不,得加年限。”

        钟璃和李妙真一时没反应过来,但苏苏听懂了,羞涩的低下头,细声道:“多,多久?”

        许七安卖关子道:“以后再说吧。”

        他没想到苏苏真的答应了,方才不过是口嗨一下,逗一逗美艳女鬼。

        ..........

        正说着,院子里传来门房老张,略带仓惶的喊声:“大郎,大郎,官府的人来了........”

        李妙真闻声,眉毛一拧,抓起桌上的飞剑,便推门出去。

        许七安随她出门,恰好看见一群人马强势进入府中,为首的是穿禁军统领铠甲的中年男人,他身后跟着十几名披坚执锐的甲士。

        此外,还有几名打更人陪同,银锣李玉春,铜锣宋廷风和朱广孝。

        原本气势汹汹的禁军统领,目光锐利的在内院一扫,司天监的褚采薇、钟璃、天人两宗的李妙真和楚元缜.........

        他的目光悄悄柔和了几分。

        许七安和李玉春三人眼神略有触碰,便挪开,没做过多的交流。

        那位禁军统领,单手按住刀柄,扬声道:“许七安,奉陛下旨意,前来问询王妃被劫一事,请你配合。”

        元景帝对王妃很上心啊,尽管在这个敏感的时刻,他也依旧派人来调查我,这足以说明他对王妃很重视...........

        要好好应对,不然,很可能打破现在的和平,如果让元景帝知道我“私藏”王妃,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许七安无声颔首,语气平静:“将军想问什么?”

        禁军统领沉声道:“劳烦许公子召集府上所有人,另外,此地不是说话之处,进堂一叙。”

        许七安当即让门房老张召集府上仆人,而他则带着禁军统领和李玉春,以及宋廷风、朱广孝,进了内厅。

        因为仆人都被召集在了大院,因此无人奉茶,许七安坐在主位,面无表情的看着禁军统领。

        这是什么态度,简直狂妄.........禁军统领看了他一眼,也板着脸,道:

        “王妃被劫的经过,陛下已经听使团提及。但仍有一些细节未知,请许公子如实相告。”

        见许七安点头,禁军统领继续说道:“根据送回淮王府的婢女描述,在王妃被掳后,许公子追上了蛮族的四位首领,可有此事?”

        许七安如实回答:“是的。”

        禁军统领追问道:“后来呢?”

        “后来自然是逃走了,难道将军认为,我一个六品武夫,能力敌四位四品强者?纵使我有儒家赐予的魔法书,也做不到,对吧。”许七安以反问的语气说道。

        对此,禁军统领并未反驳,算是默认了,但他并没有完全相信,眯着眼,追问道:

        “既然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许大人为何要追上去?”

        许七安面色如常:“我当时也不知道还有一位四品强者守株待兔。之所以追上去,不过是尽一尽为人臣子的本分,看有没有机会救回王妃,见事不可为,自然便罢手了。”

        尽臣子本分?整个朝廷,就你最不当人子.........禁军统领沉默几秒,忽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似乎从未有人告诉过你王妃还活着吧?根据婢女描述,当时“王妃”已经死于蛇妖红菱之手,许大人是怎么知道王妃还活着的?”

        许七安抵达时,假王妃已经身亡。

        使团汇报王妃被掳走,去向不明,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见到这一幕。而许七安当时明明见到这一幕,按理说,在他的认识里,王妃已经死了。

        现在,许七安对王妃未死之事毫不惊讶,这说明什么?

        面对禁军统领的质问,许七安同样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似乎从未有人告诉过你,我不知道那是假王妃吧。”

        禁军统领眉头一皱。

        许七安自信十足的笑了笑:“当时阙永修抛弃使团独自逃亡,他不但背负着“王妃”,同时还让侍卫背负婢女一起逃命。

        “呵呵,阙永修可不是大善人,如果这样我还看不出真王妃混在婢女里,那我大奉第一神捕的名头,岂不是浪得虚名?”

        禁军统领愣住了,他无力反驳许七安的话,甚至觉得就该是这样。

        如果假王妃能瞒住许七安,那他就不是传奇神捕。

        这时,一位禁军走到内厅门口,恭声道:“统领,已经检查完毕。”

        禁军统领当即起身,道:“告辞。”

        他也没看李玉春三人,径直带人离去。

        内厅里,只剩下曾经的同僚,往日里感情深厚的四人,一时间却找不到话题,彼此沉默着。

        过了许久,李玉春起身,许七安连忙跟着起身,春哥走到他面前,审视了一下,伸手替他抚平胸口的褶子,淡淡道:

        “衣服有褶子,就显得不够体面,这些小事你自己要记得处理。”

        说完,他低声道:“做的很好,我因你而骄傲。”

        “头儿........”许七安眼眶发热。

        李玉春摆摆手,看向宋廷风和朱广孝。

        “宁宴,你尽早离京吧。”

        宋廷风张开双臂,与他拥抱,在耳边低声说:“陛下不会放过你的。”

        朱广孝闷声道:“离开京城,便不要再回来了,我们兄弟仨也许再没有相见之日。不过挺好,总比没命强。”

        许七安咧嘴,笑道:“暂时还不会走,以后有空勾栏听曲,我请客。”

        他送三人走出内厅,刚行至门口,便看见钟璃贴着墙,小心翼翼的挪过来,一路上左顾右盼,预防着可能存在的危险。

        然后,她就和李玉春大眼瞪小眼,打了个照面。

        许七安清晰的看见,春哥后颈凸起一层鸡皮疙瘩,而后,像是遇到了可怕的事物,本能的后跳,同时飞起一脚。

        砰!

        钟璃被踹飞出去,咕噜噜滚到远处。

        李玉春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不敢去看钟璃,掩面而走。

        许七安飞奔过去,把钟师姐搀扶起来,她带着哭腔,委屈的问:“他为什么打我........”

        “.........”

        许七安也张了张嘴,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怜惜的摸了摸她头:“他这人有毛病,以后见着了,躲着他走。”

        ............

        禁军统领带着下属离开许府,骑马奔出一段路,这才减缓速度,问道:“许府情况如何?”

        下属回答道:“近来没有新入府的仆人,也没有易容乔装的痕迹,每个人的身份都问清楚了,回头可以找府衙、长乐县衙的户籍核对身份。

        “另外,我们简单搜查了一遍许府,没有发现来历不明的女子。”

        看来他确实与王妃毫无瓜葛..........禁军统领颔首,吩咐道:

        “这段时间,派人盯着许府,注意每一个出入府中的人,如果有新入府的下人,立刻汇报。”

        下属点头应是,而后问道:“许七安需要派人盯着吗?”

        禁军统领没好气道:“你盯的了一个六品武夫?”

        “.........”

        回宫后,禁军统领把事情如实汇报,元景帝没有回应,既没继续追查的吩咐,也没说就此作罢。

        ...........

        午后的阳光透着微微的燥热,绿叶在烈日的光辉中透出七彩斑斓的光晕。

        婶婶决定要给大家做酸梅汤喝,获得许铃音、丽娜、褚采薇一致好评。

        许七安推开二郎书房的门,许二郎正与楚元缜对弈,一边喝酒,一边对弈,一边谈天说地。

        笃笃.......许白嫖敲了两下桌面,引来两人的注意,沉吟说道:

        “二郎,我记得有一种官职,是记录皇帝宫廷内的一言一行,事无大小,都要记录。”

        楚元缜笑道:“是起居郎。”

        许七安立刻点头:“对对对,就是起居郎,嗯,是翰林院的对吧?”

        许二郎抬了抬下巴,颔首道:“翰林院负责修撰史书,而起居注是修史的重要依据之一,自然是我翰林院的清贵来担任起居郎。”

        许七安追问道:“你能接触到吗?”

        许二郎略有犹豫,点点头:“有些困难,但可以。”

        许七安小声道:“我要元景帝登基以来,所有的起居注。”

        ........许二郎一口拒绝:“荒谬,起居注带不出来,再者,也无法堂而皇之的抄录。”

        许七安摇头:“没让人抄录,更没让你带出来,用你脑子记下来,然后背诵给我。八品修身境,早就过目不忘了吧。”

        许二郎脸一[笔趣阁    www.biqugexx.co]白:“那也很累的,起居注篇幅过长.........”

        许七安拍了拍小老弟的肩膀:“你不是和王家小姐眉来眼去吗,大哥过阵子教你一招绝学:江户四十八手。”

        .............

        次日,许七安骑着心爱的小母马,来到一家酒楼,要了一个包间后,点好酒菜,慢慢等待。

        一刻钟不到,刑部陈总捕头和大理寺丞,先后赴约而来。

        两人穿着便服,鬼祟的很,似乎怕人认出来,做了简单的易容。

        “许大人现在是禁忌人物,与你私底下相会,得小心为上。”大理寺丞脸上挂着老油条的笑容,悠然的吃菜喝酒。

        陈总捕头脸色严肃,开门见山:“找我们何事?”

        许七安给两人倒酒,笑道:

        “劳烦二位一件事,我想查一起陈年旧案,事主名叫苏航,贞德29年的进士。元景14年,不知因何原因被贬江州担任知府,次年,因受贿贪污问斩。

        “此人曾经是诸公之一,身份不低,刑部和大理寺想必会有他的卷宗,我想看一看。”

        大理寺丞皱了皱眉:“未曾听说此人,许大人为何突然查一起二十多年前的旧案?”

        许七安随口解释:“实不相瞒,这苏航长女是我小妾。”

        说完这句话,他看见陈捕头和大理寺丞脸色猛的一变。

        “???”

        大理寺丞咽了咽口水:“元景14年死的人,他,他长女是你小妾?”

        陈捕头没有说话,但看许七安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好这口?

        额,苏苏的真实年纪确实能做我娘了.........许七安反应过来,不甚在意的笑道:

        “开个玩笑,其实是他长女的女儿,是我小妾。当年因为意外,那位长女恰好不在家中,故而逃过一劫。”

        大理寺丞点点头:“此事倒也好办,三日后,同样的时间,在此碰头。我把卷宗给你带来,但你不能带走,看完,我便带回去。”

        陈捕头道:“我也一样。”

        许七安松了口气:“多谢二位。”

        说着,取出两张面值一百两的银票。

        大理寺丞没接,自嘲道:“我刚说过郑大人唤回了我的良心,你莫要再污了我。吃你一顿酒席,就算是报酬了。”

        陈捕头:“我也一样。”

        您是张翼德么........许七安心里吐槽,举起酒杯,微笑示意。

        酒足饭饱,他跨在小母马背上,随着起起伏伏的节奏,往牙行而去。

        还有一位大美人等着她安置呢。

        ............

        午膳过后,王妃闷闷不乐的回到客栈,坐在梳妆台前一言不发。

        她怀疑自己被抛弃了,天宗圣女一走便是四天,杳无音讯。而那个臭男人,好像把她忘的一干二净似的。

        再也没来找过她。

        银子倒是还有,够她在这家客栈住一旬,只是她心里没了依靠,便再也找不到安全感。

        尤其今日吃过早膳,王妃伪装成寻常妇人,屁颠颠的一个人在城里逛啊逛,逛到戏楼去了。

        戏楼老有意思了,又热闹,又有好戏看。

        她掏了五个铜板,进去看一场戏,戏里讲的是一个出身富贵人家的千金,爱上一位穷酸秀才,但由于门不当户不对,家里不同意,于是两人私奔。

        最开始的生活是甜蜜且幸福的,书生为功名苦读,富家千金学着做绣工,素手调羹,小日子清贫,但还过得去。

        可是渐渐的,随着富家千金带来的银子花完,书生又只知道读书,生活变的捉襟见肘。

        于是富家小姐就被书生抛弃了,赶出了家门。

        她一个人凄楚的走在街上,最后选择投河自尽。

        看到尾声,王妃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可怜的富家千金。

        被人花言巧语的骗出家门,而后惨遭抛弃。

        “许七安这个挨千刀的,肯定把我给忘了,嫌我是累赘........”王妃坐在梳妆台前,默默垂泪。

        就在这时,客房的门被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