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陈年旧案

第一百六十二章 陈年旧案

        国师竟然真的大驾光临,而且还是本体亲至?金莲道长面子这么大啊..........许七安一边感慨金莲道长面子大,一边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施礼。

        “见过国师。”

        再次审视洛玉衡时,他发现一些不同,在灵宝观见到的洛玉衡,美则美矣,但依旧是血肉之躯。

        而他眼前看到的女子国师,浑身散发着圣洁的微光,非要形容的话,大概是“冰肌玉骨”最好的诠释。

        洛玉衡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这是阳神。”

        阳神........道门三品的阳神?传说中不惧风雷,遨游太虚的阳神?许七安面露诧异,像围观大熊猫似的,眼睛都挪不开了。

        洛玉衡秀眉轻蹙,清澈眼波闪过愠色,淡淡道:“唤我何事?”

        察觉到自己的目光无意中冒犯了国师,许七安连忙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沉声道:“有件事想要告之国师。”

        顿了顿,他斟酌道:“楚州屠城案中,元景帝和淮王合谋,一人炼制血丹,另一人炼制魂丹。淮王炼制血丹是为冲击三品大圆满,而后吞噬王妃灵蕴。”

        既然已经翻脸,就不装模作样的称“陛下”了。至于王妃的秘密,许七安不信堂堂二品道首,会不知道王妃身藏灵蕴。

        “我想知道的是,元景帝炼制魂丹何用?”

        闻言,洛玉衡皱起眉头,沉吟数秒,缓缓道:“元景修道二十年,堪堪达六品阴神境。结丹遥遥无期。”

        这,这.......修道二十年还是个六品,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举国之力的资源,就算一头猪,应该也结丹了吧!!

        元景帝修道的天赋,与许铃音读书天赋等同?

        许七安收拢思绪,道:“会不会,是伪装?”

        洛玉衡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许七安连连作揖,以表歉意。

        如此质疑,是对一位道门二品强者的不尊重。

        洛玉衡继续道:“元景魂魄天生羸弱,这是他修道资质差的原因。”

        金莲道长说过,魂丹能增强元神,莫非元景帝是为弥补先天缺陷?许七安心里想着,又听洛玉衡蹙眉道:

        “但增强元神的方法极多,冥想、食饵都可以,不必非要炼制魂丹。”

        许七安颔首:“也就是说,魂丹另有作用。”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只有疯子才是无所顾忌,但元景帝不是疯子,相反,他是个心机深沉的君王。

        他做事情之前,肯定会衡量后果,利益足够丰厚,他才会去做。如果魂丹仅仅只是稳住六品的根基,他不太可能主动谋划屠城,代价太大了。

        最多就是默许淮王罢了。

        洛玉衡反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许七安苦笑道:“缺乏线索,无从猜测,我会试着查一查这件事。至于国师,您心里做到就好。”

        他相信以一位二品强者的智慧,不需要他做太多解释和叮嘱,给个提醒就够了。

        洛玉衡“嗯”了一声,问道:“王妃她,真的被蛮族掳走,而后再没消息了?”

        许七安扼腕叹息:“是啊,可惜了大奉第一美人,淮王已死,王妃恐怕也.......”

        他适当的流露一些惋惜,充分表达出一个正常男子对绝色美人惨遭不幸的遗憾。

        洛玉衡不动声色的看他一眼,沉默片刻,不经意的问道:“听金莲说,你曾在雍州城外的地宫古墓里,发现上古房中术?”

        你问这个干嘛?许七安愣了一下,如实回答:“是的。”

        “可有参悟透彻?”

        问话的时候,洛玉衡的美眸,专注的凝视着他。

        “这......未曾修行过,听金莲道长说,此术得精通房中术的男女同修才可,并非找一个女子,就能双修。”

        许七安也是老油条了,与一位绝色美人谈起这种私密事,仍旧有些尴尬。

        洛玉衡微微颔首。

        许七安从她眼里,看到了一丝丝的满意?

        “楚州屠城案暂告一段落,元景现在恨不得此事立刻过去,绝不会在短期内对你施行报复。”洛玉衡提点道:

        “至于后续,你自己多加防备。一旦发现他有报复的迹象,便立刻让家人辞官,等以后再起复吧。”

        许七安点点头,这是得罪一个皇帝的代价。

        幕后黑手暂时没有出手的迹象,是远患,而元景帝是近忧。

        我必须极快提升修为,这样才有自保能力........

        “这枚符剑收好,危机时刻以气机激发,勉强算我一击吧。若是需要联络,灌入神念便可。”

        洛玉衡的阳神,化作金光遁走。

        许七安收好符剑,捏了捏眉心:“短期目标,晋升五品。然后查一查元景帝,嘿,想不到我也有查皇帝的一天。”

        ..........

        “钟璃钟璃.......”

        许七安出了屋子,四处张望。

        “我在这里。”钟璃抱着膝盖,坐在窗户边,弱弱的回应一句。

        没摔伤就好.......许七安松了口气。

        他带着钟璃路过许二郎的书房边,从窗户里看去,许二郎和楚元缜把酒言欢,书生袖手空谈,还在继续。

        嗯,以楚兄对人情世故的老练,知道二郎“不愿透露身份”的前提下,不会贸然提及地书碎片。

        二郎能和楚元缜聊这么久,不愧是春闱会元,二甲进士,水平不错嘛。

        一路来到李妙真房门口,听见苏苏在里面脆生生的说道:“爹,哎,爹,哎........”

        复读机似的,一遍又一遍,乐不可支的样子。

        “你已经开始练习怎么叫我爹了吗?不要叫爹,要叫爸爸。”许七安推开房门,进入房间。

        苏苏穿着精美繁复的白裙,咯咯笑道:“关你什么事,你家那个蠢小孩真有趣,主人教你认字,写了一个“爹”,主人说:爹。

        “你家那蠢小孩说:哎!”

        苏苏笑的脚底打滑,趴在桌上,花枝乱颤。

        许七安:“........”

        难怪李妙真当时一副怀疑人生的样子。

        那楚元缜又是为何如此暴怒?他想了想,忍住没问,不想去揭同伴的伤疤。

        “我要出门一趟,你要是无事,陪我走一遭?”许七安看向天宗圣女。

        圣女的小脸蛋写满了“不开心”三个字,没好气道:“有事就说,别打扰我修行。”

        语气有点冲啊,你不要把小豆丁的气迁怒到我头上吧..........许七安解释道:

        “我知道曹国公的一处私宅,里面藏着了不得的东西,一起去探索探索?”

        你这么一说我就来兴趣了........李妙真笑起来:“好呀。”

        .............

        曹国公的私宅在离皇城几里外,临湖的一座小院。

        说是小院,其实也不小,两进,院门挂着锁,许久不曾有人居住。

        李妙真眯着眼,审视着这座宅子,冷哼道:“这样一座私宅,离皇城不远,地段好,又安静,少说得八千两银子。

        “而曹国公有十几座这样的私宅,用来金屋藏娇养外室,简直可恨,可杀。”

        抱歉,再过不久,我也成了买私宅养外室的男人........许七安无声的调侃一句,环顾四周,武者对危险的本能直觉没有给出回馈。

        周围没人埋伏,曹国公的这座私宅,确实隐蔽。

        见四下无人,许七安李妙真和钟璃跃过高墙,轻飘飘的落在院内。

        脚掌落地的刹那,许七安突然转身,张开双臂,下一刻,翻墙时脚尖被扳了一下的钟璃,一头扎进他怀里。

        钟师姐娇躯柔软,隔着布衣袍子,仍能感受到肌肤的弹性。

        “谢谢........”钟璃有些欣喜,本来这一下,她的脸就先落地了。

        “不用谢,熟能生巧。”许七安笑道。

        “........”李妙真张了张嘴,怜悯的叹息一声。

        术士五品,预言师,不知道卡死了多少天之骄子。

        这座院子许久没有住人,但并不显落魄,想来是曹国公定期让人来养护、打扫。

        穿过院子,进入内堂,三人摸索了一圈,发现这就是个正常不过的宅子,闲置着,没有太珍贵的东西。

        “应该是有暗室。”李妙真分析道。

        “不是暗室,是地窖。”

        许七安迎着天宗圣女诧异的眼神,解释道:“房屋的结构,室内的大小,不足以隐藏一间密室。”

        李妙真恍然,解开香囊,轻轻一拍,一缕缕青烟冒出,钻入地底。

        俄顷,一缕青烟返回,在李妙真耳边诉说鬼语。

        李妙真倾听片刻,道:“随我来。”

        她带着许七安和钟璃,来到与主卧相通的书房,推开书桌后的大椅,用力一踏。

        “轰隆.......”

        地砖碎裂,坍塌出一个黑乎乎的地洞。陡峭的石阶通往地窖。

        三人顺着石阶进入地窖,沉闷的空气里,回荡着他们的脚步声。

        地窖并不深,如同寻常富裕人家用来储存冰块和蔬菜的地窖一般,只不过,曹国公用它来藏珍品古玩。

        李妙真点亮嵌在墙壁里的油灯,一盏接一盏,为幽暗的地窖带来火色光辉。

        地窖里放置着一排又一排的博古架,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古玩,瓷瓶、玉器、青铜兽、夜明珠等等。

        看的人眼花缭乱。

        世界上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许七安心里油然而生这句名言。

        然后,他便听李妙真说道:“这里每一件物品都价值不菲,拿出去换成银子,可以救许多无家可归,食不饱腹的难民。”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

        “?”

        许七安僵硬着脖子,慢慢扭头看着她。

        我带你来就是为了这个吗?信不信我杀人灭口啊.......他咳嗽一声:

        “确实如此,不过,做慈善要量力而行。倾家荡产做慈善是傻子才干的事。”

        “这些难道不是不义之财吗?”李妙真斜着眼睛看他。

        你确定你是太上忘情李妙真?

        “到时候抽三成给你做好事。”许七安摆摆手,不愿多谈,转而说道:

        “这些玩意儿,要么是贪污受贿来的,要么是其他见不得光的渠道。”

        钟璃伸出小手,拿起一枚蔚蓝的冰珠,它质地澄澈,宛如藏着蓝色海洋,在油灯的光辉里,折射出惊心动魄的光芒。

        “这是南海国盛产的鲛珠,非常珍贵,是贡品。”钟璃作为司天监的弟子,对奢侈品的认识,远超许白嫖和天宗圣女。

        私吞贡品?!

        许七安懂了,难怪曹国公要特意购置一座私宅来安置这些东西。

        接下来,他取出地书碎片,把这些珍贵玩意,一件件的收入镜中世界,比如容易破损的,比如瓷器之类的,则比较头疼。

        “这边有箱子,收到箱子里吧。”李妙真指着地窖深处的角落。

        啪一声,箱子打开。

        并没有让人沉迷的金色光芒,或银色光芒闪烁,许七安有些失望。

        箱子里摆放着一叠叠的密信,许七安展开看了几封,呼吸突然急促起来。

        他一篇篇翻阅过去,快速浏览,这些密信,是曹国公记录下来的,贪赃枉法的记录。

        有些甚至可以追溯到十几二十年前,私吞贡品、贪墨赈灾银粮、霸占军田........与之勾结的人里有文官,有勋贵,有皇室宗亲。

        如果把这些密信曝光出去,绝对会引起朝堂动荡,倾轧到的人,数不胜数。

        “给魏公,把这些密信给魏公..........”

        许七安下意识的,本能的反应是上交给魏渊,让他掌握这些资料,增加魏渊的政治资本。

        几秒后,他冷静下来。

        不急,就算要给魏公,也不急一时。不,不能全给魏渊,得给二郎留一些,他同样需要政治资本。

        心里想着,他又从底部抽出一封密信,展开阅读。

        “元景15年,已与王党、燕党、誉王等宗亲勋贵联手铲除苏航,彻底肃清.......党,苏航问斩,府中女眷充入教坊司,男丁流放。收受燕党、王党各八千两贿赂........”

        苏航,这名字好熟悉.........许七安心里念头闪过,便听李妙真花容失色,脱口而出:“苏苏的父亲.......”

        许七安猛的记忆,苏苏的父亲就叫苏航,贞德29年的进士,元景14年,不知因何原因,被贬回江州担任知府,次年问斩,罪名是受贿贪污。

        苏苏的父亲果然是死于党争,还是这么多党派联手?

        “原来苏苏的父亲是被他们害死的。燕党、王党,还有誉王等勋贵宗亲。”李妙真愤愤道。

        “不对,这封信问题很大........”许七安指着密信上,某一处空白,皱眉道:“你看,“党”的前面为什么是空白的,彻底肃清什么党?”

        党字的面前,留了一个空白,正好是一个字的宽度。

        “会不会是有什么原因,让曹国公忌惮,没有把那个党派写出来?”李妙真猜测。

        “如果是这个原因,他大可不写,或用代号替代。再说,都已经肃清了,还需要忌惮什么?”许七安摇头,否定了李妙真的猜测,指着密信说道:

        “这里更像是写了字的,就像是被什么力量硬生生抹去了,才留下了空白。”

        李妙真皱着眉头,做出努力分析的姿态,许久后,她把分析出的问号从大脑里抹去,放弃了思考,问道:

        “你有什么看法?”

        既然身边有一位经验丰富本事高强的推理能手,她何必自己动脑子呢。

        “我能有什么看法,就这点信息,根本不足以提供我建立假设。嗯,你不是说苏苏父亲的卷宗,在江州查不到吗。

        “那咱们就找机会去吏部和刑部查一查,或者大理寺。等查出更多线索再说。”

        许七安叹口气:“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苏苏父亲的死不简单。绝非正常的贪污受贿,其中涉及到的党争,牵扯的人,恐怕不少。我感觉,顺着这条线,也许能挖出很多东西。”

        当即,他们把瓷器收入箱子,再把箱子收入地书碎片,将这座私宅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一扫而空。

        当然,许七安也没忘记把地契和房契带走。

        他打算把这座宅子卖了,然后在许府附近买一座小院,把王妃养在那里。

        ............

        三人返回许府,苏苏正坐在屋脊上看风景,撑着一把红艳艳的纸伞。

        院子里,吃饱喝足的许铃音像模像样的打拳,锤炼气血,她还不忘给自己配音:嘿吼嘿吼!

        两条浅浅的小眉毛竖起,做出凶巴巴的模样。

        褚采薇和丽娜在边上闲聊,顺带指导。

        苏苏就坐在屋脊看热闹,风撩起她的秀发,吹起她的裙摆,宛如出尘的仙子,美艳绝伦。

        李妙真站在院子里,抬起头,招招手:“苏苏,下来,有事于你说。”

        “好哒!”

        苏苏嫣然一笑,轻飘飘的落地。

        小豆丁指着苏苏,对丽娜和采薇说道:“我也要学这个。”

        “你不行,你太胖。”丽娜和采薇一口拒绝。

        小豆丁生气的不理她们,跑来抱大哥的腿。

        “大哥我胖不胖?”许铃音试图从大哥这里找回自信。

        “你不胖,你是个脂肪肝。”许七安摸了摸她头。

        “娘是爹的小心肝,我是大哥的脂肪肝,对不对。”许铃音还记得这段对话,以前大哥和她说过。

        “对对对。”

        小豆丁就跑回丽娜和褚采薇身边,大声宣布:“娘是爹的小心肝,我是大哥的脂肪肝。”

        “闭嘴!”

        婶婶从屋里出来,臊的面红耳赤,拎着鸡毛掸子,满院子追打许铃音,然而,她竟追不上.........

        婶婶气的嗷嗷叫。

        许七安等人进屋,李妙真把苏苏按在桌边,表情严肃的说道:“我们,查到关于你父亲问斩的线索了。”

        苏苏娇躯可见的一颤,带着浅笑的嘴角慢慢抚平,活泼灵动的眸子黯了黯,继而闪过悲楚和茫然。

        她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痴痴的看着许七安:“你查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