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头

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头

        ........听完赵晋描述完事情的经过,李妙真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拎着飞剑去斩镇北王和护国公阙永修。

        但她已经不是当初下山历练时的新手李妙真,一年半的历练,让她更加冷静,经验丰富。

        “我知道了,想让我帮你可以,但我需要等待同伴的到来。在此之前,你留在客栈里,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李妙真望着坐在床榻边的赵晋,道:“明白了吗。”

        赵晋没有说谎,但他说的未必是事实,这并不矛盾。

        她已经踏入四品,可此事涉及更高层次的争斗,李妙真自知水平有限,强行干预,恐遭不测。

        “好的!”赵晋点头,表示没有意见。

        话音方落,他看见屋子里的李妙真离奇消失,紧接着,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刚刚睡醒。

        床边的地面上,残留着符箓烧毁后的灰烬。

        天宗的手段真是让人惊叹啊.......赵晋产生了武夫都会有的感慨。

        另一边,李妙真返回屋子,取出玉石小镜,以手代笔输入信息:【金莲道长,我有话要单独与你说。】

        等金莲道长屏蔽了其余成员后,李妙真传书:【我有紧要的事与许七安联络。】

        天地会成员之间联络过于紧密,也并非好事........金莲道长心里吐槽,充当老实的工具人,为李妙真和许七安开启了私聊。

        【二:许七安,你身在何方?速来山口郡,我有镇北王屠戮百姓的线索了。】

        ...........

        另一边,正陪王妃在小院里喝茶,闲谈的许七安,感受到了来自地书碎片的心悸,以解手为由,短暂离去。

        【三:你找到什么线索了。】

        【二:许七安,你的办法非常有效,今日我麾下的江湖人士中,有一个叫赵晋的突然私底下找我,向我吐露了镇北王屠杀百姓的内幕。】

        等等,你什么时候麾下又有马仔了,你是天生的大姐头么?许七安回应道:【他潜入在你身边很久了?】

        李妙真传书解释:【有几天了,算一算时间,大概是在我打出名声不久就找上门来,不过他并没有暴露自己,只说是久仰飞燕女侠的大名,想随我行侠仗义。

        【你知道的,不管我走到哪里,总有一批豪杰争相投奔,我并没有当做一回事,接纳了他。】

        不,我并不知道,相比起来,你特么才是主角吧,飞燕女侠娇躯一颤,便有王霸之气溢出,众豪杰纷纷折服,纳头就拜.......

        许七安:【这符合逻辑,他害怕飞燕女侠是冒名顶替,是镇北王的探子在钓鱼。于是决定近距离观察你,如果我没猜错,他肯定表现出对你万分敬仰,不停找人打听你的近况。】

        李妙真张了张嘴,这都被他猜中了。确实,赵晋对她的敬仰不加掩饰,表现出强烈的热情,积极的在团队里打探她的情报。

        李妙真原以为赵晋对她有意,试问哪个走江湖的男人不敬仰飞燕女侠,她早就习以为常。

        如今被许七安点出,她才恍然大悟。

        又学到了.......我看待问题的角度,与他果然存在巨大差异,不愧是许七安。

        李妙真沉淀一下知识,继续传书:【赵晋说,他背后的人物是楚州布政使郑兴怀,镇北王屠杀的百姓,就是整个楚州城。】

        “哐当........”

        地书碎片摔落,发出清脆的声响。

        许七安的大脑仿佛被重锤砸了一下,意识出现恍惚,大脑停止思考,整个人懵在原地。

        楚州城?!

        镇北王竟然屠了整座楚州城.........他怎么敢?他疯了吗?

        楚州城是整个州的主城,汇聚了整个州的人才,各行各业的精英,他把城给屠了,楚州的气运将荡然无存。

        过了许久,许七安深吸一口气,俯身捡起地书碎片,传书道:

        【这不可能,如果是楚州城的话,不可能瞒过蛮子,楚州官场和市井百姓、江湖游侠不可能不知道,这不符合逻辑。】

        李妙真没有回应他,似乎也在思考。

        这时,金莲道长传书说道:【如果是楚州城的话,不正好出人预料吗。你认为不可能,蛮族也认为不可能,谁都认为不可能。

        【呵,贫道刚才也是一样,认为妙真受人欺骗。可转念一想,越不可能,反而越有可能。你前阵子不是说,蛮族有术士暗中相助么。镇北王唯有兵行险着,才能瞒天过海。】

        许七安搓了搓脸,强行压住翻涌沸腾的怒火,传书反驳:

        【可他如何瞒住各方势力?有件事我没告诉你们,万妖国余孽也参与进来了。蛮族、神秘术士、万妖国余孽,这些都是九州顶尖的大势力。想瞒过他们,难度有多大,可想而知。】

        李妙真见缝插针,给出自己的看法:【会不会是术士干的,你说过,术士能屏蔽天机,让人忽略某些事件或人。】

        许七安想都没想,否决了李妙真的猜测:【首先,如果屏蔽天机的话,血屠三千里的案子不会出现。甚至镇北王自己都会忘记这回事。

        【其次,屏蔽天机是让人忘记相关记忆,或忽略相关事件。而不是彻底抹去痕迹,我打个比方,你李妙真把金銮殿给砸了,由术士替你屏蔽天机。

        【皇帝和朝堂诸公会忘记是你砸的金銮殿,并对金銮殿的破产感到迷惑。但金銮殿被破坏了,就是被破坏了,痕迹无法抹去。】

        李妙真明白了,并不是术士屏蔽了事件,如果是监正出手,那么朝廷至今也不知道血屠三千里事件。

        而现实里,楚州变成了废墟,变成了鬼城。

        现在是,大家都知道血屠三千里案,却都找不到它的地点,恰好相反。

        念头纷呈间,她看见许七安传书询问:【那个布政使郑兴怀,怎么逃出来的?】

        李妙真立刻回复:【据赵晋说,当日屠城的不是镇北王,而是都指挥使阙永修,当日镇北王率兵阻截蛮族游骑,不在楚州。】

        .........这是典型的制造不在场证据啊,同时也是烟雾弹,毕竟镇北王自身是各方视线的焦点,他离开楚州,也就带走了大部分的视线。

        那个什么都指挥使借机屠杀城中百姓。

        许七安传书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李妙真:【大概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三黄县青楼里的暗子采儿姑娘说过,大概在一个月前,三黄县突然实行严格的出入检查,最初我以为是在找我,如今看来,找的是这位楚州布政使。

        许七安念头转动间,又提出一个问题:【那位赵晋,没经历过此事吧?】

        李妙真传书道:【赵晋的有位兄弟,是郑兴怀府上的客卿,事发之后,郑兴怀在侍卫的护送下一路逃亡,潜藏了起来。于暗中招纳正义之士,试图揭发镇北王暴行,却都杳无音信。】

        许七安有一堆细节想问,但隔着地书,说不清楚。当即传书道:【行,我立刻过来,你短则半天,长则明日,我便能抵达。】

        结束传书,许七安收好地书碎片,返回院中。

        坐在桌边的王妃,一手托腮,另一只手在桌面写写画画,嘴里哼着小调儿,嗓音柔媚悦耳。

        “王妃,我知道镇北王屠戮百姓的地点了。”许七安在桌边坐下,脸色凝重。

        “不是西口郡吗。”王妃反问。

        许七安摇摇头,凝视着大奉第一美人平庸的脸蛋,表情严肃:

        “咱们出来这么久,一直躲躲藏藏不敢见人。现在,终于到了和你丈夫见面的时候了,一切恩怨,都要清算。”

        王妃笑容收敛,神色古怪的看着他:“你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她突然瞪大眼睛,只见对面的臭男人挥舞手刀,朝她后颈看来。

        王妃因为没有保护好后颈,被直击要害,“嘤咛”声里,趴在桌面昏厥。

        敲晕王妃后,许七安不太放心,又兑了一杯迷魂酒灌进王妃的小嘴。

        “应该够她睡两天了。”

        这才放心的取出地书碎片,把她装进里面。而后,他撕下一页纸,以气机引燃。

        “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能日飞千里。”许七安悠然道。

        呼.......气流被搅动,那是隐形的翅膀展开造成的。

        许七安扇动隐形的翅膀,脚下灰尘扬起,他冲天而起,直入云霄,到达一定高度后,陡然折转,朝着东北方向飞去。

        ............

        天高地阔,山脉河流俱在身下,蜿蜒的河流如同银带,起伏的山峰透着不同的巍峨和雄奇。

        儒家法术简直是作弊,他只用了一个半时辰,就从遥远的西南部,飞到了楚州的北部。

        “风景独秀,其实能带她上天玩玩,也是一个奇妙的体验,但我现在要去做正事,不能再随身携带王妃。

        “咦,我最近似乎常常把她放在心里,可我明明都不馋她身子.........”

        许七安心里嘀咕着,挑了一座无人的山峰降落,而后展开地图看了一眼,发现距离北山郡还有八十多里

        这一次没有施展儒家法术,步行前往,一来是太浪费纸张,二来肩膀吃不消。

        儒家法术的反噬,与施展技能威力的大小有关。

        这类飞行法术,顶多是事后肩颈疼痛,得歪着脖子。

        黄昏前,他来到了北山郡,顶着许二郎俊美的脸,戴着貂帽,歪着脖子。

        找人打听到客栈的地点后,不多时他便寻上门来,敲响李妙真的房门。

        “吱.......”

        李妙真打开门,见到久别的朋友,本来是很欣喜的,但是,这个朋友歪着头,斜着眼,冷冰冰的盯着他。

        “你怎么了?”李妙真后退一步,蹙眉道。

        “落枕了。”许七安歪着头说。

        “??”李妙真没有多问,引着他进来,吩咐捂着嘴憋笑的苏苏倒茶。

        “时间紧迫,咱们长话短说吧。”许七安故意失手,打翻茶杯,滚烫的茶水泼到苏苏的胸口。

        纸老婆36d的大胸漏气般的憋了下去。

        苏苏跺脚,怒道:“主人,你看他你看他,一见面就欺负我。”

        李妙真无奈的瞪一眼许七安,取出米糊和纸,道:“你自己糊一下胸,其实这样也挺好,省的你到处勾搭男人。”

        竟然比我大这么多.......

        打发了苏苏,她问道:“你的想法是?”

        许七安惩罚过女鬼,指头敲击桌面,没做犹豫:“当然是去见一见那位布政使。”

        李妙真皱眉道:“你不怕是陷阱?”

        许七安笑着摇头:“概率不大。”

        他笃定的语气让李妙真心里一动,迫切的追问:“怎么说?”

        她喜欢听许七安盘逻辑,能学一点是一点。

        ..........

        ps:感谢“”的白银盟,上一章沉浸在码字里,没有看后台。更新之后才知道多了一个白银盟,惊喜!大佬有空一起睡觉(很润居士脸)。

        今天状态不好,脑子浑浑噩噩。马上就要会一会镇北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