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错综复杂

第一百三十六章 错综复杂

        车队里全是佩刀带枪的江湖人士,他们是听说了飞燕女侠的大名后,自发组织、跟随。

        这是他们第三次外出狩猎蛮族游骑,得益于飞燕女侠神功盖世,他们这次依旧满载而归,杀死蛮族游骑一百二十人,俘虏五十匹战马,六十八把弯刀,以及夺回了蛮族骑兵的劫掠了女人的粮食。

        战马、弯刀以及女人和粮食,在双方交战中出现不同程度的损坏和死亡。

        守城的士卒眯着眼眺望,瞧见白马之上,英姿勃勃,五官精致的飞燕女侠,顿时露出敬仰之色,呼唤着城头的守卫,手持长矛迎了上来。

        “飞燕女侠您回来了?哎呦,这次又杀了这么多蛮子。”

        “快,护送飞燕女侠去衙门领赏。”

        守城士卒们惊喜不已,只觉得飞燕女侠是江湖豪杰的标榜,是值得追随的大人物。

        两列士卒在前头领路,护送李妙真一行人进城,城中百姓见到白马之上的飞燕女侠,见到运送回来的蛮子尸体,热情的夹道欢迎。

        高喊“飞燕女侠”之名。

        李妙真身后的江湖人士们挺直胸膛,与有荣焉。

        大概一旬前,飞燕女侠突然来到北山郡,打着替天行道之名,严惩了一群哄抬粮价的奸商,把劫走数百石粮草,分发给揭不开锅的贫民、乞丐。

        奸商背后有官场大佬撑腰,当然不会就此罢休,于是派兵擒拿。但被飞燕女侠一一打退。

        再后来的事情,市井百姓就不知道了,只是那次事件后,飞燕女侠在北山郡拉拢起一批江湖人士,专门狩猎蛮族游骑。

        然后找官府领赏,赏金换成粮食,在城外建起粥棚,施舍给吃不起饭的流民和乞丐。

        一时间,飞燕女侠的善举在百姓中广为流传,津津乐道。

        甚至有其他郡县的流民,徒步走数十里,翻山越岭来北山郡等待施粥。

        .........

        施舍结束后,李妙真返回落脚的客栈,在苏苏的服侍下沐浴,洗掉身上的血腥味。

        她坐在桌边,沉吟不语。

        那天传书结束,李妙真按照许七安的意见,高调出场,到处行侠仗义,如今在北境算是小有名声。

        由于“出道”时间有限,想如当初那样名声传遍整个云州,肯定达不到。

        整整一旬过去,投奔她的江湖人士数不胜数。有的是为名声,有的是为利益,有的纯粹是想抗击蛮族。

        李妙真用天宗心法做了简单的排除,把心术不正的剔除。留下来的,多是些为名为利为百姓的江湖豪侠。

        在她看来,只要愿意做好事,为名为利都可以。

        然而,李妙真真正想等的人没有到来。

        “主人,那小子没有新的进展了么?他不是断案如神么,怕不是也没辙了。”苏苏捧着茶,放在桌上。

        见主人眉头紧锁,劳心费神的,苏苏就有些心疼。

        “这件事没这么简单。”李妙真通过地书传讯,已经从许七安那里得知了“血屠三千里”案件的真相。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楚州真的发生过血屠三千里的大事,即使官府要隐瞒,江湖人士和市井百姓的嘴是堵不住的。”

        李妙真愁眉不展:“可不管我怎么打听,都没有人知道。”

        苏苏歪着头,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露出很少见的沉思,忽然美眸一亮,喜滋滋道:“我想到啦,我想到啦。”

        李妙真保持怀疑态度:“你又知道什么了。”

        苏苏青葱般的玉指捻住一缕青丝,俏皮的眨眨眼,笑嘻嘻道:

        “你想啊,如果真的发生血屠三千里的大事,却没人知道,那会不会是当事人被消除了记忆?就像我记不起当初父亲是因何获罪,被判斩首。”

        李妙真闻言,嗤之以鼻:“如此规模的大型杀戮,即使消除记忆,也会留下无法抹去的痕迹。蛮族探子会查不到?你真是........”

        她忽然愣住,眼神一点点放空,整个人呆了呆。

        苏苏忙问:“主人,你想到什么了。”

        李妙真恍然回神,沉思道:“但你的想法未必不是一条线索,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却能瞒住所有人........那个体系,第几品的强者能做到?”

        首先,她把武夫排除出去,这是不需要思考的事。

        接着,她脑海里浮现两个字:术士!

        许七安曾经说过,高品术士能屏蔽天机,屏蔽某人或某些事,把自己变成小透明........李妙真只觉得大脑通电了。

        思路豁然贯通。

        当今九州,有这份能耐的术士,她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监正。

        李妙真因为这个猜测而浑身战栗。

        冷静冷静,许七安说过,先大胆假设,再小心求证........在没有证据证实之前,一切都是我的臆测,而不是真实.......李妙真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取出地书碎片,告诉许七安自己的大胆想法。

        这时,房间的门被扣响。

        李妙真淡淡道:“进来。”

        说话的同时,侯立在门后的小鬼,殷勤的打开了房门,请客人进来。

        来访者是一个中年男人,投奔李妙真的江湖匹夫之一,楚州本地人,叫赵晋,此人修为还可以,每次杀蛮子都身先士卒。

        不为名利,只因为是楚州人,想驱逐蛮子,造福楚州乡亲。

        穿着常服的李妙真不苟言笑,有着军人的严肃和沉稳,道:“赵兄,找我何事?”

        赵晋豪爽的大笑:“咱们这次又是满载而归,换的米粮够城外的流民喝三天粥,兄弟们都很高兴,想找家酒楼庆祝一下。”

        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到桌边,手指探入李妙真的茶杯,蘸了蘸水,在桌面写下:我家大人想见您,事关镇北王屠戮百姓一事。

        “我就是过来问问,您今晚要赴宴吗。”赵晋声音洪亮,笑容豪爽。

        李妙真凝视着桌上的字迹,沉默了许久,道:“替我谢谢兄弟们的好意,不去。”

        赵晋点头,没有继续逗留,转身离开房间。

        他顺着楼梯返回大堂,一众围着桌子,喝酒吃肉的江湖人士立刻追问:“怎么样,飞燕女侠同意了么?”

        赵晋无奈摇头。

        众人一阵失望,嘘声一片。

        如李妙真这样的女侠,最符合江湖人士的胃口,这群人里,内心仰慕她,想娶她做媳妇的比比皆是。

        这种暗恋,十有八九都会无疾而终,成为多年后的回忆。

        赵晋喝了几杯酒,借口不胜酒力,回房间睡觉。

        关上门,他从怀里摸出李妙真刚才给的一张符箓,以气机引燃,嗤,符箓燃烧中,他只觉困意如海潮般涌来,眼皮一沉,陷入沉睡。

        朦胧之中,他再次睁开眼,房间里多了一位穿道袍的俏佳人,正是李妙真。

        “这是一场梦境,你见到的是我的元婴,呵,你们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知道有部分人已经知道我的身份。”

        天人之争发酵了一个多月,天宗圣女是李妙真,也是飞燕女侠的真相,知道的人不多,但也不少。

        不过这不是重点,李妙真盯着赵晋,沉声道:“你是谁?”

        “我真名就叫赵晋,是楚州游侠。”赵晋道。

        李妙真微微颔首,似乎有能力在梦境中分辨他有没有说谎,接着问道:

        “你家大人是谁,你怎么会知道镇北王屠戮百姓这件事,据我所知,除了蛮子,楚州似乎无人知晓此事。”

        她的言外之意,你一个江湖游侠,不可能知晓内幕。

        “我家大人,他........”

        ............

        暗中调查、走访数日后,陈捕头无奈返回驿站,表示自己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刘御史沉吟道:“我觉得可以从楚州布政使郑兴怀这里寻找突破口,此人风评向来极好,在楚州深受百姓爱戴,是少有的良臣。

        “他如果知道这件事,绝对不会隐瞒不报。也许,是受了镇北王和都指挥使的威胁。不如我们去找他探探口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杨砚看向大理寺丞和另一位御史,见两人没有反对,想了想,道:“那就去一趟布政使司衙门。”

        当即,他带着与郑兴怀有交情的刘御史,骑乘马匹,来到布政使司。

        通传之后,郑兴怀在内堂接见了两人。

        得知两人的来意,刻板严肃的郑兴怀眉头紧皱,反问道:“两位,我有个问题想请教。”

        刘御史笑道:“请说。”

        郑兴怀扫过杨砚和刘御史,道:“所谓的血屠三千里,只是因为一具尸体的残魂透露的只言片语。凭借这个,就要查淮王,诸位大人不觉得过于轻率了么。”

        刘御史皱眉道:“您的意思是......”

        郑布政使笑了笑,“本官处理楚州事务,何处有动乱,何处有蛮子劫掠,一清二楚。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相信我,淮王堵不住悠悠众口,理由,刘御史应该能懂。”

        即使是皇帝,也不可能堵住群臣的嘴,何况是镇北王。

        刘御史不再说话,皱着眉头坐在那里,陷入沉思。

        这时,杨砚淡淡道:“既然如此,为何阻扰使团办案?”

        郑布政使笑容不变:“淮王毕竟是亲王,朝廷派使团查他,在将士们眼里,这时子虚乌有的陷害。他们为淮王鸣不平,这也是人之常情。

        “更何况,淮王坐镇北方,手掌兵权,朝堂之上,不知道多少人想削他兵权。使团在楚州城的遭遇,是淮王一系的应激反应罢了。”

        刘御史和杨砚对视一眼,起身告辞。

        骑乘马背,并肩而行的路上,刘御史侧头,看着杨砚,道:“杨金锣觉得,郑大人所说,有没有道理?”

        “不知道!”

        杨砚的回答干脆利索,这几天如此努力,只是在给许七安找线索,不至于双方会合后,使团一行人什么线索都没找到。过于丢人。

        但他不擅长查案,只觉得此案莫名其妙,错综复杂。

        ...........

        “我家大人是唯一的活口,他从淮王的屠刀中侥幸逃脱,而后一直四处逃亡。”

        赵晋刚说完,就被李妙真冷冷打断:“淮王是三品武者,你家大人能从他屠刀中逃脱,又是何方神圣。另外,你既早就潜伏在我身边,为何始终不现身,直到今日?”

        “此事说来话长。”

        “先告诉我,你家大人是谁。”李妙真蹙眉。

        “我家大人是楚州布政使郑兴怀。”赵晋沉声道。

        ...........

        ps:书评区有裱裱的升星耀值活动和同人活动,有起点币,粉丝称号,打更人徽章(实物)做奖励,大家感兴趣可以翻一下书评区置顶帖。

        今天状态不是很好,感觉昨晚元气大伤的样子,我指的是熬夜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