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军过境

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军过境

        姿容倾城的白裙女子微微一笑,“你不妨先试着找找,镇北王血屠三千里的地方在何处。”

        面容模糊的男子摇头,无奈道:“这几日来,我走遍楚州每一处,观看气数,始终没有找到镇北王屠杀生灵的地点。但天机告诉我,它就在楚州。”

        白裙女子收敛颠倒众生的媚态,又长又直的眉毛微皱,沉吟道:

        “他在和我们争时间,一旦精血炼化完毕,我们再想阻止,就不可能了。到时候,只有杀了慕南栀,才能阻止镇北王晋升二品。

        “不过慕南栀和那小子在一起,要杀的话,你们术士自己动手。呵,被一个身怀大气运的人记恨,是非常伤气数的。

        “对了,你说监正知道镇北王的谋划吗?如果知道,他为何漠不关心?我突然怀疑慕南栀和许七安走在一起,是监正在暗中推波助澜。”

        白衣男子冷笑道:“你可以继续猜,等你猜到他的谋划,天机有感,监正就会过来。我肯定是有办法走掉,至于你嘛,这条狐狸尾巴别想要了。”

        白裙女子果然有所忌惮,没再多说监正相关的事情。

        “三天,三天之内必须找到镇北王屠戮生灵的地点,否则一切将成定局。”白裙女子沉吟道:

        “我有一个想法。”

        不露真容的术士眺望远处山河,接茬道:“许七安?”

        “是,也不是。”她嘴角浅笑,抚摸着六尾白狐柔顺的长毛,道:

        “你认为许七安的大气运,能为我们指路,这确实是个思路。但我的想法是,好像大家都忽略了魏渊这个人。他是唯一能与监正在棋盘上打成平手的谋士,我们为什么不去盯着使团呢。”

        白衣男子呵一声:“你既知道他能和监正打成平手,就该知道使团只是幌子。我从来没有轻视过魏渊,我只是估摸不准他在这件事上的态度。

        “魏渊是国士,同时也是罕见的帅才,他看待问题不会从简单的善恶出发,镇北王若是晋升二品,大奉北方将高枕无忧,甚至能压的蛮族喘不过气。

        “魏渊这些年一边在朝堂斗争,一边缝补日渐衰弱的帝国,他应该是希望看到镇北王晋升的。

        “但镇北王的所作所为,触及到了底线,魏青衣是默许,还是暗中捅镇北王一刀,呵,恐怕连镇北王自己都心里没底。”

        说到这里,白衣术士冷哼一声:“那蠢货,现在还在西行。”

        白裙女子轻轻抛出怀里的六尾白狐,轻声道:“去通知群妖,速入楚州,啸聚山林,等待命令。”

        娇小可爱的白狐坠下悬崖,过程中,体态膨胀,圆滚毛绒的身躯拉长,顷刻间化成一只一丈长的巨狐,身躯线条流畅,四肢强而有力,身后狐尾宛如孔雀开屏。

        它四足狂奔,于虚空中如履平地,迅速远处。

        ...........

        西行路上的许七安在阴凉的树荫下打了个瞌睡,梦里他和一个倾城倾国的绝色美人滚床单,白袍小将率千军万马七进七出。

        “呼........”

        许七安睁开眼,树影摇曳,光斑细碎,梦中的美人与那晚昙花一现的王妃渐渐重合。

        这让他分不清是自己太久没去教坊司,还是王妃的魅力太强。

        这女人就像毒药,看一眼,脑子里就一直记着,忘都忘不掉。

        想到这里,他侧头,看向依靠树干,歪着头打瞌睡的王妃,以及她那张姿色平庸的脸,许七安顿时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心底涌起一种另类的贤者时间。

        “喂喂,起来了。”

        许七安推醒王妃,看着她睁开迷糊的眸子,催促道:

        “午膳前能抵达下一座城市,我们去改善一下伙食,顺便看看能不能再杀几个蛮族或你丈夫的密探。”

        王妃皱了皱眉,听到“你丈夫”三个字不是很开心,她翻着白眼哼了一声。

        许七安蹲下的时候,她还是乖乖的趴了上去。

        王妃傲娇了一阵子,环着他的脖子,不去看快速倒退的风景,缩着脑袋,低声道:

        “喂,你打的过淮王吗,你准备怎么对付他。”

        尽管当时被他一瞬间展露出的气质所吸引,但王妃还是能认清现实的,很好奇许七安会怎么对付镇北王。

        如果许七安说:我打算一刀砍死镇北王。

        那她就决定劝劝他别做送死这样的傻事。

        许七安没好气道:“我准备捅他媳妇,白刀子进,绿刀子出。”

        “?”

        王妃茫然片刻,猛的反应过来,柳眉倒竖,握着拳头用力敲他脑瓜。

        duang、duang、duang!

        打了一路。

        ............

        楚州卫。

        杨砚带着刘御史,停在军营外,所谓军营,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帐篷。

        除了行军时住帐篷,各地驻扎的军队都有专属的营房,与普通的民居房没有区别。

        正常而言,州城的卫兵,人数是五千到六千人。边境州城的卫兵人数一万到两万之间。

        而像楚州这样临近边关的州城,加上镇北王增幅,卫兵人数达三万六千人。

        这三万六千人是镇北王可以在短时间内直接支配的兵马,至于楚州各地的卫所,身为楚州总兵的镇北王同样可以支配,但需要经过一道手续。

        楚州都指挥使的印章!

        杨砚和刘御史坐在马背上,晒了一个时辰的烈阳,胯下马匹都热的直打响鼻了。

        刘御史无精打采,嘴唇干裂的趴在马背上,有气无力道:“杨金锣,我,我们先回去吧。本官快晒成人干了。”

        就在这时,一名卫兵按着刀柄出来,朗声道:“都指挥使大人请两位进去。”

        刘御史如释重负,虚脱般的吐出一口浊气,连滚带爬的翻下马背。

        两人随着卫兵进入军营,穿过一栋栋营房,他们来到一处两进的大院。

        进入大院,于会客厅见到了楚州都指挥使、护国公阙永修。

        阙永修有着极为不错的皮囊,五官俊朗,留着短须,只不过瞎了一只眼睛,未存的独眼眸光锐利,且桀骜。

        他端坐在大椅上,手里端着茶盏,独目冷冷的凝视着杨砚:“这不是魏渊的螟蛉之子吗,到我军营作甚?”

        螟蛉之子就是义子,只不过前者带了点嘲讽意味。

        杨砚这样的面瘫,自然不会因此动怒,眼睛都不眨一下,淡淡道:“查案。”

        阙永修明知故问:“查什么案?”

        杨砚语气冷漠:“血屠三千里,我要看楚州卫兵出营记录。”

        之所以从楚州卫兵这里开始查,是因为使团抵达北境,自然得先来楚州城,就近原则。再就是楚卫三万六千兵马,全是镇北王的心腹。

        也是楚州的主力军队。

        蛮族血屠三千里,镇北王肯定要出兵交战,那么出营记录就是证据。军队的调动是一个繁琐的工作。

        并不是说出营就出营,相应的辎重、器械等等,都是有迹可循的。

        碍于镇北王对楚州城的掌控,未必会留下蛛丝马迹,但该查还是要查,不然使团就只能待在驿站里喝茶睡觉。

        “什么血屠三千里!”

        阙永修拍桌而起,吓了刘御史一跳。

        这位护国公大步走到杨砚面前,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本公追随镇北王,镇守楚州十几年,是你这个魏阉狗的螟蛉之子,说查就查的?”

        杨砚没回应,面无表[笔趣阁    www.biqugex.biz]情的看着他。

        “本公在前阵杀敌,戍守边关的时候,你们在京城躺在美娇娘的床上。如今跑来跟我说什么血屠三千里,呸,滚回去告诉魏渊,告诉那群只会提笔杆子的酸儒,想构陷本公,构陷淮王,做梦。”

        护国公阙永修冷笑道:“现在,给我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刘御史勃然大怒,指着阙永修怒斥:“护国公,我等奉旨查案,你敢违命?”

        阙永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刘御史回京后大可以弹劾本公。”

        就是这么狂。

        刘御史脸颊肌肉抽动,怒不可遏,偏偏拿他没有办法。他非主办官,更非巡抚,无权处置护国公。

        更不可能在楚州与对方硬碰硬,没那个资本,能做的只有回京后,狠狠弹劾护国公。

        “走吧!”

        杨砚转身,打算离开。

        “.......”

        刘御史怒火几乎到达顶点,在外面晒了一个时辰的烈阳,痛苦不堪,好不容易进了军营,结果对方是故意让他们进来,借机狠狠羞辱一番。

        想查案,门儿都没有。

        “等等!”

        阙永修突然喊住两人,待杨砚回头后,他嘴角一挑,“杨砚,你护卫王妃不利,害被蛮族掳走,至今下落不明。

        “淮王很愤怒,不追责,是看在魏渊的面子上。但你若是认错,到军营外头跪两个时辰,本公就破例,让你们查一查卫兵出营记录。”

        说这些话的时候,阙永修嘴角冷笑,带着不加掩饰的挑衅。

        “欺人太甚。”刘御史怒发冲冠,刚想展现文官的唇枪舌剑,让这个粗鄙武夫领教一下,他全家女性是如何在不知不觉间贞操尽失。

        但被杨砚用目光制止。

        两人转身离开,身后传来阙永修猖狂的嘲笑声。

        “简直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刘御史气的心脏病快发作了,嘴皮子哆嗦:

        “回京之后,本官要让这个匹夫知道读书人笔杆子的厉害。”

        杨砚淡淡道:“他在故意激怒我,他想杀我们。”

        刘御史大吃一惊:“何以见得?”

        杨砚没有回答,一边跨上马背,一边压低声音:

        “血屠三千里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棘手,许七安的决定是对的。暗中北上,脱离使团。他如果还在使团中,那就什么都干不了。

        “而以他眼里不揉沙子的脾气,很容易中阙永修的圈套。在这里,他斗不过护国公和镇北王,下场只有死。”

        刘御史脸色陡然一白,继而收敛了所有情绪,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以许银锣的聪慧,不至于吧。”

        杨砚摇了摇头,“单纯的激将法自然没用.......”

        可如果是当初那姓朱的银锣那样,许七安还能忍吗?

        刘御史没追问,倒不是明白了杨砚的意思,而是出于官场敏锐的直觉,他意识到血屠三千里比使团预料的还要麻烦。

        否则,护国公如何会起杀机?

        ...........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背着有容王妃,跋涉在山野间的许七安,开口服软。

        倒不是因为被敲脑壳,许七安总结了一下王妃,小气、胆小、傲娇........后两者无所谓,就是这么小气,嗯,她赌气,好久没开口说话了。

        许七安觉得闷,想找到聊聊天。

        王妃见他服软,便“嗯”一声,扬了扬下巴,道:“姑且听听。”

        “从前有一只蚂蚁,它很喜欢玩自己的腿,有一天它看见一条千足虫,小蚂蚁大喜,说:哎呦我槽,这腿我可以玩一年。”

        王妃愣了几秒,想通了其中奥妙,“咯咯咯”的笑起来:“千足虫我没见过,但肯定是很多条腿的虫子对不对,所以小蚂蚁震惊了。”

        “是啊是啊。”

        “卧槽是什么意思?”

        “......就是表达震惊情绪时的用词。”

        王妃恍然大悟,点点头,表示自己学到了,心里就原谅了许七安。

        许七安背着她跑了一阵,突然在一个山谷里停下来。

        “怎么了?”王妃问道。

        “尿尿。”许七安坦然回答。

        王妃啐了一口,从他背上下来,别过身子。

        许七安奇怪的看她一眼,这女人以为自己要在她面前尿尿?想什么呢,臭流氓。

        他钻进了山谷边的密林里,刚准备解开裤腰带,宣泄膨胀的膀胱,王妃的尖叫声突然传来。

        与此同时,许七安捕捉到了远处传来的动静,声音嘈乱,密密麻麻。

        急匆匆的把8∞d收好,冲出密林,迎面碰见脸色惊恐,带着要哭的表情追进密林的王妃。

        “许七安,卧槽.......”王妃大喊。

        宁可真是个好学的王妃........许七安嘴角轻轻抽搐一下,然后把目光投向远处,他顿时知道王妃为何如此惊恐。

        前方有一条三丈粗,十几丈长的巨蟒,游动着身躯进入山谷,沿途灌木折断,留下清晰的“足迹”。

        巨蟒身后,有两米多高的黑马,额头长着独角,双眼猩红,四蹄缭绕火焰;有一人高的大老鼠,肌肉虬结,领着密密麻麻的鼠群;有四尾白狐,体型堪比普通马匹,领着密密麻麻的狐群。

        这还不止,山谷两侧的林子里,潜藏着无数种类各异的动物,有猿猴,有山魅,有岩羊,有猛虎,有山猫.........还有更多许七安不认识的凶兽。

        大军过境!

        “是妖族........”

        许七安立刻把王妃拉到身后,如临大敌的直面妖族大军。

        眼前的情况让人猝不及防,许七安没料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样一支妖族大军,他怀疑妖族是冲他来的,可自己行踪无定,低调行事,不可能被这样一支大军追击。

        不管如何,遭遇了就是遭遇了。

        这时,前头带路的蟒蛇长嘶一声,停下来,高高昂起头颅,冰冷的竖瞳凝视着许七安。

        四尾狐狸、黑马、鼠怪等头领纷纷发出尖啸或嘶鸣,传递信号,山林里各种各样的吼声此起彼伏,遥遥呼应。

        然后,这支妖族大军停了下来。

        一道道视线从对面,从密林间透出,落在许七安身上,无数恶意如海潮般汹涌而来,全部被武者的危机直觉捕捉。

        王妃吓的面无血色,双腿打颤,死死抱住许七安的胳膊,仿佛这个男人就是她唯一的依靠。

        许七安大脑高速运转,思考着如何应对糟糕的处境:

        “密密麻麻的气息,这些妖族每一尊都不是弱手,我一个人单枪匹马杀出去都够呛,更何况还要保护王妃........不管它们是不是冲着我来,以妖族的行事风格,能顺手猎食肯定不会放过。

        “这些是北方妖族?妖族大军群聚楚州,这,楚州要发生大动乱了?”

        呼......许七安胸腔起伏,轻扣玉石小镜表面,倾倒出黑金长刀和儒家法术书籍。

        他一手牵住王妃,一手持着笔直的长刀,慢慢把书籍咬在嘴里,环顾周遭的妖族大军,略显含糊的声音传遍全场:

        “尔等之中,谁是领头妖物?”

        巨蟒口吐人言,冰冷的瞳孔盯着许七安:“你是何人?”

        不知道我.......不是冲我来的.......许七安松了口气,道:“我只是一个江湖武夫,无意与你们为敌。”

        他先摆明自己的态度。

        这年头,讲究和气生财,打打杀杀的不好。

        但他显然错估了妖族的习性,一道道声音从山林间传来:

        “吃了他,吃了他。”

        “好强大的气血之力,血肉大补。”

        “边上那个女人看起来也很鲜嫩可口,可以当个零嘴。”

        “吃了他,吃了他,敲骨吸髓。”

        海潮般的恶意,排山倒海而来。

        王妃脸蛋血色尽褪,宛如寒风中的小花,可怜无助。

        巨蟒吐了吐信,冰冷的瞳孔渐渐被进食的欲望代替,它们奉公主命令,潜入楚州,理当低调为好。

        但这个男人的气血实在太诱人。

        看来是无法息事宁人........正好,神殊和尚的大补药来了........许七安叹息一声,剑指点在眉心,嘴角一点点裂开,狞笑道:

        “你们确定要吃我吗!”

        眉心处,一点金漆亮起,迅速扩散全身,灿灿金光散发巍然之意,映入众妖眼里。

        “金刚神功?!”

        惊恐的尖叫声从密林间响起,妖族瞬间一片大乱。

        几位领头的妖族首领,下意识的后退。

        .........

        ps:感谢“二手逼王”杨千幻的600+打赏。半小时后改错字。